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80.天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80.天花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

    也就是看著柳凈有前途,不然太監才不會說這麼多。

    後者點點頭,也沒有問太多就跟著他漸漸出了宮門。

    綠胭在那已經等很久了,不過也知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沒有問太多就讓車夫快點回去。

    馬車裡柳凈心裡有些可惜,她又沒有看清那個皇帝的長相!

    「叮!恭喜宿主入宮,主線任務達成百分之三,獎勵技能姿勢大全一本!」

    系統突然出聲嚇了她一跳,可等她聽清楚時,整張臉都黑了下來,「這是什麼鬼?」

    系統:「學會這一本,包你和皇帝夜夜笙歌,從此君王不早朝!」

    柳凈:「……」我謝謝您了!

    「宿主,你以為我讓你日夜練舞只是為了好看嗎?那你就太膚淺了!」系統非常嚴肅的道:「等你侍寢后,就知道我讓你練舞是件多麼明智的事情!」

    柳凈:「……」不要以為她聽不懂!

    覺得這個系統真是越來越污了,柳凈根本不想理會,只是好奇駱寧那邊怎麼樣了,不知道以她的性子會不會真的答應嫁過去,雖然那鎮南王的兒子在戰場上也立了很多功,但不知道會不會包容駱寧這個跳脫的性子。

    等回府後,她爹娘早早就在門口等著,柳凈連忙將中選的事告訴了他們。

    大廳里,柳父摸了摸下巴處的鬍子,一臉深沉的坐在上首,「既是如此,這也是你的造化,只不過這一屆秀女里不乏家世出眾之輩,那個丞相府嫡女慕容雪乃是太後娘娘的侄女,你入宮后切不能將她得罪,還有那個國公府嫡女與你皆是以舞揚名,屆時定會有一番比較,不過我們能忍則忍,切不能為出這一時風頭,而惹來無盡的禍端。」

    柳凈當然知道這個道理,如果沒有這個狗屁任務,她鐵定低調低調再低調,可這個狗屁任務就是想讓她吸引所有女人的嫉恨,她也很無奈啊!

    「爹爹放心,女兒自有分寸。」她微微點頭,一副乖巧的模樣。

    知道她今日辛苦了,柳父立馬讓她先回去休息,而整個柳府都陷入了一片喜氣洋洋的氛圍之中。

    入夜,長樂宮裡一片寂靜,悠悠燭火照不盡這一時華貴,香爐鼎上飄散著陣陣白煙,聞者心曠神怡。

    「啪!」

    皇后隨手將冊封的名冊扔在桌上,抬手扶額,面上露出一絲疲憊。

    一旁的大宮女立馬對其他人使了個眼色,直到其餘人退下后,才上前一步恭聲道:「娘娘,可是皇上給了那慕容雪很高的位份?」

    擺擺手,皇后聲音格外沉靜,「她是太后的侄女,再高的位份也是值當的,那個老婆子不就是想捧自己侄女進宮嘛!只不過可惜了……」

    她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弧度,讓一旁的宮女有些摸不著頭腦,只得大著膽子去看那個冊封名冊,可翻開兩頁卻是眉頭緊皺。

    「慕容雪封個婕妤倒也不高不低,只不過……柳侍郎之女冊封貴人?這……國公府那位姑娘都也只是貴人,以這柳家的家世怕是不合規矩吧?」宮女顯得很驚詫。

    皇后冷笑一聲,修長華麗的護甲微微劃過桌面,「只要皇上喜歡,什麼規矩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這男人啊,就喜歡新鮮嬌嫩的,進來一批又一批,最後還不是跟那嬌艷的花朵一樣過了季節就凋零?」皇後起身往寢殿內走去,「等著吧,這宮裡又要熱鬧了。」

    ……

    柳凈是次日收到冊封聖旨的,別說是她,就連柳府其他人都很震驚,按理說以她的家世怎麼也勾不上一個貴人,但是她爹娘卻覺得這樣的風頭會給她招來禍端,那叫一臉憂愁。

    第三日是所有中選秀女進宮的日子,柳凈的住處在一眾宮殿中算不上極好,但也勝在幽靜,進殿時,院中已經跪滿了烏怏怏一片奴才,看到她進來后,都齊聲喚道:「貴人吉祥!」

    柳凈只是讓綠胭去訓話,她並沒有去,有些人並不會一兩句話而對你如何忠心,只能來個狠招才能讓她們的心定下來。

    「主子,剛剛皇後娘娘、淑妃娘娘、德妃娘娘都派人送來了賞賜,不過……貴妃娘娘那邊並沒有動靜。」

    紫葵是流雲閣的掌事宮女,是不是別的宮插進來的柳凈不知道,不過眼下她還得靠她了解這宮裡的局勢。

    「貴妃娘娘……可是那位文貴妃?」她坐在銅鏡面前,慢慢卸下鬢上的朱釵。

    紫葵低下頭,恭敬的站在一旁,「回主子,如今這宮裡可是貴妃娘娘獨攬風頭,不過她身子不好,一般晨昏定省都甚少出來,縱然如此,您明日還是去拜見她一下為好,畢竟見不見是她的事,您只需把禮數做全即可。」

    似睏倦了,她只得擺擺手,「去什麼去,我最不喜歡熱臉貼別人的冷屁股。」

    紫葵:「……」

    綠胭給了她一個無奈的眼神,沒辦法,她家小姐就是這個性子。

    折騰一天柳凈決定等睡一覺后再了解這宮中的局勢,只是剛等她一躺在床上,系統又不甘寂寞的跳了出來。

    「宿主!你睡什麼睡!都進宮了還不去完成任務!」

    柳凈深吸一口,「你告訴我,要怎麼完成任務?」

    系統:「當然是御花園偶遇啊!」

    柳凈:「……你以為是瑪麗蘇言情小說嗎?」

    她真的很心累,得了一個這樣的系統和任務!

    御書房。

    太監端著一個盤子邁著小步來到書桌旁,「皇上,該翻牌子了。」

    書房內飄著陣陣寧神靜氣的白煙,看了眼正在批閱奏摺的皇上,一旁的李長福忍不住低聲道:「皇上,今日可還是去明華殿?」

    屋內依舊一片寂靜,那個敬事房的小太監也不敢出聲,就靜靜的端著盤子站在那,良久,蕭靳才放下手中的狼毫,抬手揉了揉額角,「今日哪也不去。」

    話落,李長福立馬對底下的太監使了個眼色,後者立馬端著盤子慢慢往後退。

    「等一下。」

    太監腳步一頓,訝異的看向那邊出聲的皇上。

    雖然隔的遠,蕭靳還是看到了盤子上的綠頭牌,只不過越看越不悅,「朕記得這批秀女里好像有個……會跳舞的,怎麼沒看到她的牌子?」

    李長福臉色微變,立馬怒目看向底下的太監。

    太監瑟瑟發抖的站在那不知如何回話。

    蕭靳眸光一閃,聲音微冷,「誰的手這麼長,都伸到朕眼皮子底下來了!」

    說完,又看向桌上那杯已經不冒熱氣的茶,忍不住怒目回頭瞪向青梔,「你們是怎麼伺候的,茶都冷了也不會換!」

    後者嚇得立馬上前去換茶,柳凈又很不悅的挑起眉,「雪姐姐是貴客,去把皇上賜的君山銀針拿出來!」

    「是!」青梔聞言立馬下去換茶。

    這個君山銀針聽說一年才三斤的產量,柳凈可沒有問蕭靳,是他自己給的,聽說好像只有太后和皇後有,文貴妃身子弱一般不喝茶,所以她就得了半斤,放在普通嬪妃里絕對是天大的榮寵,柳凈這樣說,也只是想觀察觀察這個雪嬪的動靜。

    不過看對方依舊一副溫和有禮的模樣,她就有些頭疼了,這個時候既然還不嫉妒和吃醋,可見是個硬茬啊!

    「姝妹妹太客氣了,這茶喝一點少一點,妹妹還是留給自己喝吧。」雪嬪一臉淺笑的看著她。

    柳凈故作不悅的皺起眉,「怎麼會,雪姐姐是貴客,妹妹還嫌招待不周呢!」

    說完,又看向那邊的位置,「雪姐姐快坐!」

    話落,雪嬪這才笑著坐在下首,卻是把上首位置留給了她。

    如果不是知道這後宮里沒有女人一個是善茬,柳凈都要以為這人真是個溫和有禮的大家閨秀了,不過很可惜,這宮裡絕對不會有這種人的存在。

    「妹妹不必客氣,我今日前來也只是有件事想與妹妹商議。」雪嬪笑吟吟的看著她。

    柳凈也不客氣的來到上首坐下,然後看了眼綠胭,後者立馬將其他人帶了下去。

    「雪姐姐有事不妨直說。」她靠在那護甲輕輕滑過桌面。

    「妹妹應該知道,太後娘娘半月後大壽,我們做妃子的自然要獻上一份力讓他老人家開心,聽聞妹妹舞技超群,姐姐就想著不如我們合作一番?」

    話落,柳凈頗為不解的皺起眉,「妹妹不是很懂姐姐的意思?」

    雪嬪淡淡一笑,「機緣巧合下,我曾經拜過天下第一琴師為老師,還學會了失傳了曲雲散,但我若一人獻技未免太單調,所以才想與妹妹合作一番,只要太後娘娘高興就好。」

    說完,柳凈面上雖然沒有沒有什麼動靜,但心中卻是掀起了駭浪。

    這一個壽宴還沒到,一個個就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德妃說的果然沒有錯,那一天這些妃子肯定都想在那一日博得聖寵,不過這個雪嬪倒是有些居心叵測,沒事找她來合作?

    「這個……妹妹怕是得辜負姐姐厚愛了,姐姐也看到了,妹妹的臉……」她尷尬的笑了下,沒有繼續說下去。

    聽到她的話,雪嬪也只是有些疑惑的看了她眼,「姐姐那日看妹妹紅疹並不會很嚴重,回去也問了太醫,雖說得兩月才能好全,但不過只是防止複發,半月的話……妹妹臉上的紅疹應該能好全的。」

    柳凈眸光一閃,果然啊,這人都是有備而來的。

    「以後的事誰知道呢,況且萬貴人那舞跳的也不錯,絲毫不遜色於妹妹,姐姐不如先去找她?」柳凈眨著眼淡淡道。

    聞言,雪嬪似乎猶豫了會,又認真看了眼她蒙上面紗的臉,最後才輕嘆一聲,「既是如此,那就可惜了,不知何時才能欣賞到妹妹的舞藝。」

    柳凈輕笑一聲,「姐姐放心,會有這個機會的。」

    說到這,便也沒有什麼聊下去的必要了,兩人又閑扯了一些雜事,柳凈才將她送走。

    進入內殿,她扯下面紗,依舊靠在軟榻上嗑著瓜子,後面的綠胭聽了此事後,臉色卻有些不好,「奴婢以為,這雪嬪就是想試探主子的臉好的怎麼樣了,那日會不會與她們一起爭寵。」

    「她這是一箭雙鵰啊。」柳凈冷哼一聲,「我若真的答應了,那她就能更加清楚的摸清我的底細,到時候來個意外,我不但不能跳了,這風頭還全給她搶走了,這宮裡的女人為了爭寵還真是費盡心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