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79.洗三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79.洗三禮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

    柳凈眨眨眼,一臉不解,「皇上要什麼有什麼,嬪妾可沒什麼好給您的。」

    話落,蕭靳只是意味不明的笑了下,然後又坐到對面去,「愛妃話不能說太早,你只需答應,屆時你輸了,乖乖聽朕的話就好。」

    看著他還在撿棋子,柳凈撐著下巴淡淡道:「嬪妾什麼時候不聽皇上話了?」

    說完,又接著道:「既是有彩頭,那如果皇上輸了怎麼辦?」

    把黑白棋子全撿回棋瓮里,蕭靳抬頭睨了她眼,「近日吏部侍郎一職空缺,你若贏了,朕給你父親調遷。」

    柳凈:「……系統!有沒有迅速讓人棋藝大漲的東西!」

    系統:「你穿過來時我就讓你多鑽研鑽研琴棋書畫,現在知道後悔了吧?」

    「……」

    「不公平!嬪妾是女兒家,棋藝自然沒有皇上好!」她坐在那開始耍賴了。

    蕭靳無奈的敲了下桌面,「這女兒家與下棋有何區別?」

    「當然有區別了,女兒家鑽研的肯定是女紅之類的,不信皇上去後宮問問,哪個女子會鑽研棋藝?」柳凈撇撇嘴,小臉上全是不滿。

    瞧她那伶牙俐齒的模樣,蕭靳忍不住伸手捏了把她的小臉,「好好好,你有理,那你想怎麼樣?」

    柳凈眨眨眼,忽然拿過那瓮黑子,然後從裡面拿出十顆棋子出來。

    看到她這一舉動,蕭靳只是笑著伸手敲了下她的腦門。

    柳凈捂著頭瞪了他眼,然後率先拿出白子先走。

    期間綠胭進來換茶時看到她家主子那聚精會神的模樣就覺得稀奇,她雖棋藝不精,但也看的出,自家主子還在垂死掙扎啊!

    柳凈緊緊盯著棋面,一臉肅穆,「系統,你快出來幫幫忙啊!」

    系統:「對不起,這種關於智力和經驗的的事情恕我無能為力。」

    柳凈:「……」

    不知道掙扎了多久,她最後還是一把將棋盤上的棋子給打亂,「不下了不下了,不公平。」

    見她又耍賴,蕭靳似乎已經習以為常,「朕已經讓了你十個子,怎麼又不公平了?」

    「當然不公平,嬪妾又不擅長下棋,如果讓皇上來跟嬪妾比跳舞,那您一定也會輸的!」她一臉認真道。

    就知道她要耍賴,蕭靳沉下臉,聲音低沉,「就知道胡攪蠻纏,棋下完了就反悔,剛剛做什麼去了?」

    「可是……本來就不公平嘛~」她一臉委屈的眨眨眼,最終還是受不了對方那眼神上壓迫,只得弱弱的低下頭,「好吧好吧,皇上想讓嬪妾做什麼就說吧。」

    反正她已經是條鹹魚了。

    見她願賭服輸,蕭靳臉色這才好了些,他沒有說話,而是起身來到床那邊,在最下層的被褥中間翻出來了一本書。

    柳凈盯著那本紅色的書只覺得異常眼熟。

    重新來到軟榻上坐下,蕭靳一臉趣味的翻開那書的第一頁,那俊朗的面上頓時出現一抹異色,「觀音……坐蓮?」

    柳凈:「……」

    「啊!不要看!」柳凈嚇得一把撲了過去。

    蕭靳把手抬高,看著她只得跳著腳在那裡干著急就覺得好笑,「這是誰給你的?」

    宮中妃子進宮前家人應該都會教導一些這方面上的事,所以蕭靳並不驚訝,只不過像這種姿勢驚奇的書,他還是第一次見。

    「給我給我!」柳凈急的都要哭了,可她太矮,就算跳著腳也搶不到那本書。

    「你先告訴朕,是誰給你的?」他伸手攬過她腰,眉梢一挑。

    柳凈紅著臉低下頭,就連耳根也染上了一抹異色,「這……這個……是……是嬪妾娘親給的……」

    說完,她只想這個地縫鑽進去!

    她就說怎麼書不見了,原來是在壓被子下去了,竟然還被人給看到了!

    「喔?」他翻開第二頁,好似看到什麼稀奇的東西,「老樹盤根?」

    救命啊!柳凈只想一頭撞死在這算了!

    湊過腦袋,他托起她小巧的下巴,挨在她耳邊輕聲道:「愛妃輸了,可得什麼都聽朕的。」

    柳凈:「……」

    系統:「宿主加油!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無償贈送精神抖擻丸一顆!」

    柳凈:「……滾!!!」

    「皇上,這……這種東西……您怎麼能當真呢。」她羞紅著臉,伸手作勢把那本書搶過來。

    蕭靳卻突然一把將她抱起,大步邁向床榻,「可是朕當真了!」

    ……

    夜露深重,外面的李長福不知道打了多少個瞌睡,可看著裡面還亮起的燈火就覺得心驚,雖然皇上還年輕,可……太醫都說了,縱慾對身體不好啊!

    直到卯時三刻,他看著裡面才剛剛熄下的燈火就替他們皇上心疼,但還是大著膽子去敲門。

    「皇上,該上朝了。」

    李長福的聲音還是特意加大了些,裡面的人一下子就聽到了,然後迅速翻身下床。

    迷迷糊糊的柳凈隨手拉住他衣角,「皇上,明日還得上朝,睡吧。」

    還明日?

    蕭靳俯身替她蓋好被子,然後低頭伏在她耳邊輕聲道:「朕下次再來找你試第二頁。」

    柳凈迷迷糊糊什麼也沒有聽到,反正她身體不適,還不用給皇后請安,隨她睡多久。

    只不過宮中消息傳的極快,這姝婕妤就連得了紅疹還霸著皇上不放讓很多人都不滿,一時間各宮又不知碎了多少瓷器。

    柳凈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日上三竿了,這一次她沒有吃系統那什麼狗屁精神抖擻葯,反正又不用請安,她也不要去哪。

    梳妝時,見她一直在打哈欠,後面的綠胭忍不住輕聲道:「主子,夫人那邊傳來消息了。」

    柳凈眉梢一挑,「什麼事?」

    不知想起什麼,綠胭又看了眼屋內其他人,柳凈擺擺手,讓她儘管說,反正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她不可能防著紫葵她們一輩子。

    見此,綠胭這才上前一步恭聲道:「夫人說,老爺已經調到了吏部,聽說還是皇上下令調遷的。」

    柳凈精神一震,突然覺得自己昨夜的辛苦沒有白費啊!

    不過也有可能是蕭靳本來就有這個打算,不然也不會莫名拋出這麼一個彩頭。

    「今日柳美人過來了,不過見主子還在歇息便走了,還有其他一些貴人主子們也說要來看望您的病情,不過皆被奴婢擋了回去。」綠胭認真道,

    柳凈微微點頭,「日後誰來也不見。」

    這宮裡踩高捧滴的多的是,見她受寵,如今就上前來巴結了,柳凈早就看透了。

    「我們閣中可有其他比較寬敞點的屋子?」她忽然問道。

    話落,一旁的紫葵立馬上前回道:「回主子,西殿那邊有間屋子倒是挺寬敞的,主子可是要……」

    「把裡面的東西全搬出來,然後打掃乾淨。」柳凈伸手慢慢套上護甲。

    紫葵有些不解,但綠胭卻知道她的意思,「紫葵姐姐,主子這是要練舞呢。」

    聞言,紫葵這才恍然大悟,她只聽聞自家主子舞藝超群,如今竟可以大飽眼福了。

    作為一個紅顏禍水,太后壽宴這麼隆重的場合,柳凈怎麼能讓風頭給別人搶走!

    系統:「叮,支線任務,在太后壽宴上達成「艷冠群芳」技能,將獎勵柔膚水一瓶!」

    蕭靳眉梢一動,略微嚴肅,「誰若笑你,朕就把他拉下去砍了。」

    「可那嘴上不笑,心裡必定都在嘲笑嬪妾,那以後嬪妾多沒面子啊。」柳凈拽住他手,死活都不鬆開。

    低下頭,蕭靳忽然把手上那個玉扳指取下給她,「這可是藍田玉,要不要?」

    柳凈一頓,然後一臉彆扭的接過那個玉扳指,很是不開心的瞪了他眼,隨即便轉過頭拿起邊上籃子里的花瓣撒進水中。

    鮮紅的花瓣漂浮在水面,挨著她白皙的肌膚,蕭靳眸光一暗,但還是起身去穿衣服。

    等他一走,柳凈便沉入水中,暢快的遊了起來,其實她一點也不想兩個人一起洗!

    系統:「宿主,一個小小的玉扳指就把你給收買了?」

    系統的語氣顯得很不可思議,柳凈浮在水面上,舉起手裡的玉扳指輕聲一笑,「你懂什麼,這個扳指一看就是戴了許久,我以後還有大用處呢。」

    系統:「你該不會是想誣陷別人偷你東西吧?」

    柳凈:「……」

    「你想法能不能先進一點?我誣陷誰啊?而且誣陷人那是最低級的作法,我們要干就要干大的!」柳凈一把沉入水底,然後游到池邊將濕發撩到腦後,「這男人啊,別看他現在那麼好說話,等一旦膩了,誰還會理你?」

    系統:「那你得來個捨身擋刀,這才叫記憶深刻。」

    柳凈嘆口氣,不知道該說什麼,「說那麼多有什麼用,你給我個不死藥丸啊,那我見一次擋一次!」

    系統:「……只要任務完成百分之七十,宿主將得到九轉還魂丹一枚!」

    柳凈:「……」還真有!

    不過等她任務都完成百分之七十了,誰特么還來擋刀啊!

    ……

    等柳凈回到流雲閣時,綠胭等人皆是一副低眉垂眼,做事小心翼翼的,似乎深怕她不高興。

    知道她們覺得自己被截胡心裡肯定不高興,柳凈本來不想說什麼,可一想到大概有許多人盯著她這裡的反應……

    一進殿,她就沉下臉坐在上首,拳頭緊握,周身散發著怒氣讓人不敢靠近。

    一個宮女顫顫巍巍的端著茶盞上前,柳凈臉色不好的接過茶盞,彷彿被燙著了,手一松,茶盞立馬跌落一地,遍地狼籍。

    「奴婢該死,還請主子恕罪!」宮女撲通跪在地上一臉驚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