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64.太后病了【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64.太后病了【一更】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

    聞言,她忽然看向底下那些各懷心思的嬪妃,「姝婕妤突發紅疹,如今太醫已經過去了,都是姐妹,你們可要與本宮一起過去看看?」

    話落,底下的人都面面相覷的望著彼此,似乎沒想到還有這種事出現。

    「怎麼說發紅疹就發紅疹了,該不會是為了躲懶不給皇後娘娘請安,所以才編造出來的借口吧?」一個嬪妃搖著團扇不陰不陽道。

    說完,其他人也都低聲議論了起來,只有淑妃坐在那沒有出聲,像似在看好戲。

    皇后一拍桌面,正聲道:「女子容貌何其重要,你們休要在這妄自揣測!」

    霎那間,底下的聲音也漸漸消散,但心裡肯定是巴不得柳凈的臉給毀了。

    也就是柳凈得寵,不然換作其他一個不受寵的妃子,皇后怕是理都不會理,更別提上門查看。

    礙著皇後面子,一群人自然跟著去看看,只是等來到流雲閣時,就看到一群太醫在那裡低聲議論著什麼。

    看到皇后,院子里的太醫自然是立馬過來請安。

    「微臣叩見皇後娘娘!」

    皇后擺擺手,看了眼忙碌不停的裡屋,「姝婕妤這是怎麼了?」

    話落,後面一個嬪妃忍不住捂嘴說了一句,「該不會是天花吧?」

    「咦!」一群嬪妃頓時退後幾步,跟裡面有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不是不是,回皇後娘娘,姝婕妤只是碰了蔻紅花的花汁而已,這已經算好的了,一些嚴重的甚至會全臉潰爛。」

    「啊!」一群妃嬪聞言嚇得都開始左顧右盼,生怕這院子里有什麼。

    皇後有些不耐煩的看了眼後面的妃嬪,隨即又對那個領頭的太醫道:「你接著說。」

    緊接著,那太醫才接著道:「這寇紅花的花汁本是民間用來驅蚊的,但都知道是碰不得的,還好姝婕妤碰的不多,所以只需微臣開幾副內服藥即可。」

    「那會不會留疤?」後面一直未言的淑妃忽然出聲道。

    一旁的德妃倒是忍不住瞥了她眼,「怎麼,什麼時候淑妃妹妹這麼關心姝婕妤了?」

    話落,淑妃也只是笑著扶下了鬢上的朱釵,不咸不淡道:「都是宮中姐妹,本宮才不像某些人,因為一些小事就會記一輩子。」

    「小事?那淑妃妹妹倒是說說,什麼是小事?」德妃不知被觸到了那根神經,整個聲音都尖銳了起來。

    其他地位妃嬪都不敢說話,只有皇后不悅的瞪了兩人一眼,「好了,成天就知道吵鬧,成何體統!」

    說完,又看向那個太醫,「這個紅疹是否會對姝婕妤有影響?」

    太醫聞言沉思了一會,這才恭聲道:「回娘娘的話,如果姝婕妤調養的好,應該不會留下疤痕,但如果用一些不當的食物,那許是會慢慢留疤。」

    霎那間,一群妃嬪又低聲議論了起來,別的她們不知道,反正這段時間這個姝婕妤肯定不能是再侍寢了。

    聽完太監的話,皇后這才邁步走進裡屋,葯香遍布的內殿中非常寂靜,只見大床那邊靠坐著一個穿著白色單衣的女子,她肌膚白皙,雖不施粉黛但依舊格外動人,只不過臉上那一顆顆紅疹卻格外突兀,讓人看了慎得慌。

    「嬪妾見過皇後娘娘。」柳凈看到她進來,立馬下床預備行禮。

    皇后快速上前扶住她,「這個時候還顧這些做甚。」

    這走近一看,皇后也皺緊了眉頭,似乎沒想到一張好好的臉竟然變成了這樣。

    「哎呦,姝婕妤怎麼突然變成這樣了?當真是嚇人。」淑妃捏著帕子捂住嘴似乎在低笑。

    一旁的德妃卻是不咸不淡的瞥了她眼,「姝婕妤變成這樣,淑妃姐姐似乎很開心?」

    話落,淑妃立馬沉下臉,「德妃,有些話可是不能亂說的。」

    「呵,誰知道……」

    「皇上駕到!」

    直到屋外突然傳來太監尖細的通報聲,所有人才連忙站在一旁,彎腰行禮,「臣妾(奴婢)見過皇上,皇上吉祥。」

    蕭靳似乎才剛剛下朝,龍袍都沒來得及換,擺擺手讓幾人起來后,就一路來到床邊,看著柳凈這張臉,他面色瞬間沉了下來。

    「朕走時還好好的,怎的突然就變成了這樣?」

    看到皇上生氣,眾人都是不敢言語,只有一旁的綠胭大著膽子回道:「回皇上,主子一開始也是好好的,洗漱后就開始梳妝,誰知就是在這個時候臉上突然發現了紅疹,奴婢們就立馬去請太醫了。」

    聞言,蕭靳才冷冷看向一旁的李長福,「宮裡哪來的蔻花汁?還不給朕查!」

    「奴才這就去。」李長福立馬下去安排人調查。

    倒是一旁的紫葵突然出聲道:「皇上,主子是臉上生紅疹,可見是這個地方碰了那蔻花汁,可今日早晨主子也就是洗漱時碰了水而已。」

    話落,那邊的皇后也附和道:「定是有人在水裡加了蔻花汁,還好姝婕妤碰的不多,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皇後娘娘說的是,一定要找出這歹毒之人嚴懲不貸!」淑妃也是一副義憤填膺的模樣。

    德妃冷眼看了她眼,嘴角不由勾起一抹冷笑。

    其他妃嬪自然也是跟著附和起來,見此,李長福自然知道該怎麼調查了。

    床上的柳凈紅了眼,拉著蕭靳的手哽咽道:「不知道嬪妾做錯了什麼,竟然有人對嬪妾下這種毒手。」

    瞧她那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其他妃嬪只覺得牙根痒痒,當時這姝婕妤在外面可是張揚的很,連淑妃都不放在眼裡,現在倒是變成一隻小綿羊了!

    「你且放心,太醫說了,你這個只要好好調養便不會留疤。」蕭靳握住她手,緊緊攥在手心。

    柳凈點點頭,紅著眼沒有再說話。

    其實這樣也好,她被人謀害,短時間內那些人肯定不會再嫉恨她了,而且天天侍寢的話也不好,不如吊一段時間的胃口,讓人想著才好。

    很快李長福就讓人押著一個小宮女走了進來,看到裡面這麼大陣仗,那宮女嚇得一把撲倒在地,拚命的磕著頭,「皇上明鑒,奴婢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

    「今日是你給姝婕妤打的水,而且你房裡還有沒有用完的蔻花汁,這個你要怎麼解釋!」李長福猛地將搜出來的小瓶子丟在地上。

    其他妃嬪都倒吸一口涼氣,似乎沒想到真的有人下這種狠手。

    蕭靳臉上看不出什麼情緒,只是定定的看著那個宮女,「誰指使你的?」

    話落,那宮女嚇得只會一個勁的磕頭說冤枉,其他字卻是一個也不說。

    「快說,不然就把你丟慎刑司去!」淑妃一臉聲厲色茬。

    「皇上明鑒啊!奴婢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宮女腦袋都磕出了血,但依舊還在那裡歇斯里底的喊冤枉。

    蕭靳似乎有些不耐煩,直接一抬手,「拖出去斬了!」

    話落,那宮女嚇得立馬想上前,卻被侍衛一把拉住胳膊往外拖,眼看就要被拖出去了,才瘋狂喊道:「是雪嬪娘娘!是她讓奴婢這樣做的!」

    頃刻間,所有人都是呼吸一頓,一臉異樣的看著那個宮女。

    誰都知道雪嬪是太後娘娘的侄女,也是這屆秀女第一個侍寢的,不過後面這個姝婕妤勢頭這麼猛,那雪嬪這樣做也不是沒有道理。

    「放肆,你休要胡說!」皇后突然站出來怒目瞪向那個宮女。

    就連淑妃眼中也閃過一絲訝異,看那個宮女的眼神透著股異樣。

    「奴婢絕對沒有胡說,奴婢的家人都在丞相府做事,雪嬪娘娘拿奴婢家人來威脅奴婢,所以奴婢才敢這樣做啊!」宮女趴在地上一臉斬釘截鐵道。

    一時間眾人都開始低聲議論了起來,柳凈沒有說話,就靠在那裡看戲。

    沉默片刻,蕭靳這才看向李長福,「把雪嬪叫來。」

    雪嬪一直打著照顧太后的名頭從未給皇后請安過,眾人自然也巴不得她吃癟,不過人家背後有太后,最後結果怎麼樣還不好說。

    皇后不知想到什麼,忽然看向蕭靳,「皇上,這雪嬪與姝婕妤無冤無仇,理應不會這樣做的,定是這個奴婢胡說八道。」

    話落,一旁的德妃可就不樂意了,「皇後娘娘此話差矣,這不是雪嬪,難道還真是這奴婢得了失心瘋要害自家主子不成?」

    見沒有熱鬧可以看了,柳凈才這回身往自己馬車那邊走,等上了馬車她嘴角的笑意就再也忍不住了。

    「誒,這成平侯也是立了不少戰功吧?」她靠在榻上悠悠的磕著瓜子。

    紫葵聞言也是笑了一聲,「成平侯就只有淑妃娘娘一個女兒,聽說在府中也是千嬌百寵著,其實淑妃娘娘如今性子已經收斂許多了,剛進宮時可沒少與貴妃娘娘杠上,不過皇上每次都幫著貴妃娘娘,所以淑妃娘娘漸漸也收斂了一些。」

    聞言,柳凈卻是一愣,微微抬頭,「你們覺著……貴妃娘娘是個什麼樣的人?」

    話落,車廂內都靜瑟了下來,幾人面面相覷不知從何說起,還是青梔大著膽子道:「回主子,奴婢以前伺候黎太妃時曾經聽聞過,眾人皆傳貴妃娘娘與皇上是青梅竹馬的感情,可實際皇上幼時一直在學功課,先皇對皇上也寄予了很大希望,再加上太後娘娘的嚴加看管,根本沒有時間玩樂,那貴妃娘娘也就隨著徐侯夫人偶爾進宮一兩回,就算有見面不過也是點頭之交,再深的感情又能深到哪裡去?」

    等青梔說完,柳凈卻陷入了沉思,她也覺得此事怪怪的,上次文貴妃說身體不適時,蕭靳是猶豫了一下才走的,可見他還在衡量其中利弊,如果真的喜歡,應該下意識就想去看看,而不是還在猶豫。

    倒是紫葵卻跟著道:「可是皇上對貴妃娘娘的寵愛眾人都看在眼裡,每次太後娘娘找茬,都是皇上護著貴妃娘娘,哪怕皇後娘娘可都沒有這個待遇。」

    「說的也是。」青梔點點頭,一時間也很不解。

    而這時馬車也開始緩緩前行,可見蕭靳已經來了,柳凈靠在那靜靜的吃著葡萄,一邊看著手裡的書。

    從京城到蘇州的避暑山莊得行整整八日,許是女眷事多,等到避暑山莊時已經是第九日了。

    一路顛簸,在驛館也沒睡好,柳凈迫不及待就跟著山莊里的李管事到了她住的地方。

    只見院子里跪著大片丫鬟奴才,看到她進來立馬高聲喊道:「奴婢給姝婕妤請安!」

    柳凈擺擺手讓紫葵下去訓話,自己則進了內殿,好在這個地方還算通風,後面還有一片竹林,晚上應該會很涼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