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63.出乎意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63.出乎意料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

    寂靜的車廂中,柳凈翹著二郎腿,一邊剝著瓜子,一邊在心裡默念道:「系統,你有沒有什麼瑪麗蘇光環給我,這樣我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務呀。」

    系統:「……」

    「宿主,你能不能有點志氣,為什麼要用這些外物,不能用你自身的魅力嗎?」系統的聲音透著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柳凈撇撇嘴,又磕了粒瓜子,「對不起,我的志氣早在被你綁定的那一刻埋在土裡了。」

    系統:「……為什麼你要這麼抵抗這個任務?以你現在的才貌,哪怕在後宮裡也是出類拔萃的存在呀。」

    說到這,柳凈就來氣了,「誰特么瘋了才會喜歡這個任務!」

    其實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想當初她還是個21世紀的大好青年,誰知道相親途中出了車禍,醒來時就到了這個地方,腦子裡還莫名其妙多出一個紅顏禍水系統,說只要她成為寵冠六宮的人人嫉恨的人妖妃,就能送她會現代。

    柳凈當然不信,她才不要去跟那麼多女人爭一個男人,哪知道她剛拒絕,靈魂就從身體里飄了出來,嚇得的只能立馬答應了下來。

    所以自此就是一入系統深似海,從此節操是路人……

    「其實除了這個任務,我們位面空間還有其他兩個任務任你選擇。」系統忽然正聲道。

    柳凈立馬來了興趣,「快說!」

    系統:「一,幹掉皇帝,自己做女皇!二,嫁給一個男人,最後讓他造反!」

    柳凈:「……其實我覺得現在這個任務也挺不錯的。」

    馬車行了兩刻鐘,終於緩緩停了下來,柳凈整理一下身上衣物,然後便撩開帘子,由丫鬟扶著走了下去。

    此時的宮門口人滿為患,一片鶯鶯燕燕花紅柳綠好不熱鬧,其實當柳府的馬車剛剛停下時,便有許多人注意到了這邊,待一個個看到柳凈時,頓時忍不住在那嘀嘀咕咕起來。

    「瞧,那不是柳侍郎家的嫡女么?瞧她打扮的跟個花蝴蝶似的,一看就是個狐媚子!」

    「可不是嘛,那腰一扭一扭的,好像深怕別人不知道她腰細似的!」

    「切,若不是她長年練舞,那腰哪會這麼細!」

    一群成群結隊的大臣千金忍不住在那低聲議論起來,看柳凈那邊的眼神也透著抹嫉恨。

    今日柳凈穿了一身鵝黃翠煙衫,散花百褶裙淺淺迤邐至身後,手挽淺色輕紗,簡單的飛仙鬢上零零散散只插了兩根蝶翼珠花朱釵,一身裝扮在盛裝打扮的秀女群中絕對算不上亮眼的,不過她勝在身形玲瓏纖細,面容俏麗精緻,一雙清澈的眸子楚楚動人,在一眾秀女中姿色絕對是拔尖的存在。

    「小姐,奴婢好像看到駱寧小姐了,我們要不要過去打個招呼?」綠胭在她耳邊輕聲道。

    柳凈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的確發現了一個正在開懷大笑的紅衣女子,不過最後她還是搖搖頭,「不用,我們先進去再說。」

    這次選秀之前已經過了一輪了,現在留下的只需經過兩道身體有無異常檢驗便能參加最後的殿選。

    遞了牌子后,柳凈便隨著眾人去了靜華殿,裡面不時有秀女一臉羞澀的走了出來,也有被太監抬著大喊大叫出來的,不過這種皆是體形不過關,或者已經失了貞潔,最後哪怕回府必定也尋不到一個好人家。

    輪到柳凈時,等她進去后,只見裡面守著幾個老嬤嬤,一個個臉色非常嚴肅,看到她進來,直接手一指,「把衣服脫了,躺上去!」

    都是女人,她沒什麼好害羞的,直接脫了躺在了大床上,幾個嬤嬤在她腿上腰上按來按去,一個個那叫一臉異樣,似乎沒見過身形這麼嬌軟的姑娘。

    直到雙腿被人分開,眼角不知瞄到什麼,她突然從床上坐了起來,一手拽住那個老嬤嬤的手,「嬤嬤,請問您這是何意?」

    她從那老嬤嬤指縫中拔出一根銀針,面色微冷。

    霎那間,其他幾個嬤嬤也是一臉異樣的看著那個老嬤嬤,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卻不想竟被人給發現了。

    「這……這……」老嬤嬤眼神飄忽不定,支支吾吾不知如何解釋。

    柳凈一把鬆開她手,捏著那根銀針冷聲道:「用這種下作手段污人清白,不知我是如何得罪了你?」

    「劉嬤嬤!你也是宮中老人了,怎能犯這種錯誤!」其中一個穿著紅色嬤嬤服的人頓時手一揮,立馬就有兩個宮女把那個老嬤嬤給拖了下去,之後還對著柳凈笑著道:「柳主子,這事也不光彩,老奴一定會回報皇後娘娘處理此事,您看……」

    柳凈點點頭,「嬤嬤放心,今日之事我也不會訴與其他人。」

    話落,那個嬤嬤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後面的檢查還算順利,等出來時,她臉色已經恢復正常了,外面秀女的秩序也很穩定,可見剛剛之事並沒有傳出去,當然,柳凈也不會蠢到把這事大肆宣揚,能把手伸到這個程序的人,又豈會是良善之輩?

    就是可憐了之前被那嬤嬤害了清白的秀女,不過是姿色稍微出眾些,就落了個如此下場。

    殿選是午時一刻開始的,此時的儲秀宮裡已經站滿了人,能留到現在的,皆是姿色出眾又或者家世不俗之人,縱然如此,一個個面上還是含羞帶怯的期待著什麼。

    柳凈其實很想剝瓜子,不過為了保持她的氣質,她還是強忍著端坐在那喝茶。

    系統:「待會殿選你準備怎麼應對?」

    她抿了口茶,面色淡定,「照你說的,當然靠我自身魅力呀。」

    系統:「……」其實她真沒發現這個宿主有什麼魅力!

    與此同時,殿內的另個角落,幾個秀女圍在一起時不時把目光投向柳凈那邊,嘀嘀咕咕不知在議論什麼。

    「你們知道嗎?剛剛我看到慕容雪被太後娘娘召見過去了,就是不知道這次皇上會給她一個什麼位份?」

    「人家是太後娘娘侄女,一個婕妤鐵定是板上釘釘了!」

    「和這種人比什麼,看到那個柳侍郎家的嫡女了么?她和那個國公府家嫡女的舞可是京中一絕,今天可有好戲看了。」

    「切,我就是看不慣這種狐媚子,走個路還扭著腰,就跟我府里那些不入流的姨娘一般,天天就知道勾引男人。」

    議論間,這時幾個太監突然走了進來,霎那間,整個殿中都是一靜。

    為首的綠袍太監拂塵一甩,站在殿前尖著嗓子道:「殿選還有一刻鐘將會開始,還請各位主子做好準備,屆時咱家念到誰的名字,那人就跟著咱家走就是。」

    哪怕只是一個太監,這個時候眾人也不敢得罪,都是齊聲喚「是」。

    柳凈沒有見過這個皇帝,也不知道他長的好不好看,不過系統倒是信誓旦旦的告訴她說很好看,但她心裡還是有些不相信,她不知道自己被這個系統已經坑過多少次了。

    「柳姐姐!」

    柳凈還在問系統話,驟然就看到一抹明艷的身影朝她奔了過來。

    「柳姐姐,你看我今天好看嗎?」駱寧在她面前轉了一圈,流光溢彩的裙子似要閃了她眼。

    其他秀女也悄悄往這邊打量過來,柳凈拉著她坐下,微微笑道:「很好看。」

    「可不是嘛,跟個花蝴蝶似的,能不好看嗎?」另一處的一個藍衣秀女忽然譏笑一聲,其他秀女看著駱寧也捂嘴低笑出來。

    不等駱寧出聲,柳凈便放下手中茶盞,淡淡瞥了那個秀女一眼,「花蝴蝶總比嗡嗡亂叫惹人厭煩的蜜蜂好。」

    話落,那個秀女不由臉色一變,突然邁步朝她走來,「你以為自己定能中選嗎?狐媚子!」

    「別說了。」其他與她關係好的秀女一直在拽她。

    「我是不是狐媚子我不知道,不過我知道那些有家教的嫡女是一定不會動不動就把這三個字掛在嘴上的。」柳凈懶洋洋的扶了下鬢上的朱釵,面上一片風輕雲淡。

    既然要做個紅顏禍水的妖妃,她就沒打算忍氣吞聲下去。

    「你……」藍衣秀女還欲說什麼,卻被身後的秀女硬是拽走了。

    其他人沒想到她竟然這般囂張,一個個眼底都露出一絲輕蔑,覺得像柳凈這樣有臉沒腦蠢貨,在宮中絕對活不了多久。

    「柳姐姐……你剛剛真的是太厲害了,這些人仗著自己有家室以為就可以看不起別人,到時候皇上才不會看上她們!」洛寧撇撇嘴,然後又湊過腦袋低聲道:「我都打聽過了,皇上喜歡溫柔如水的女子,我這樣的到時定會落選,那我就可以繼續留在府中了!」

    駱寧是禮部尚書的嫡女,也是她爹的上級,不過她跟駱寧關係還是不錯的,也知道這小姑娘不喜歡這偌大的皇宮,想來為了落選也是費盡了心思。

    此時那個太監已經再叫名字了,每個人都是一副期待緊張的模樣,只有極少數人顯得雲淡風輕,柳凈拉住她手,低聲道:「那你待會也不能太過分了,在皇上面前留個好印象,指不定皇上會為你指個好人家呢。」

    「柳姐姐!」駱寧紅著臉嬌嗔一聲。

    「禮部尚書駱慶之女駱寧出列!」

    直到太監叫到自己名字,駱寧才對柳凈眨眨眼,「那柳姐姐我就先走了,你自己也當心些。」

    說著,她還看了眼其他秀女,這才跟著太監與其他幾個被叫到名字的秀女一同離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眼看殿內的秀女越來越少,眾人都有些緊張的在門口張望起來,就怕皇上中止了選秀,記得三年前也是這般,還選了不到一半人,皇上就走了,剩下的也只好全部落選。

    這時那個綠袍太監又走了過來,眾人都在整理衣裳期待自己的名字出現。

    「朝南郡王趙坤之女趙燕出列!」

    被叫到名字的女子立馬面上一喜,緊接著又上前老老實實站在太監身後。

    「禮部侍郎柳茂之女柳凈出列!」

    當所有視線投過來時,柳凈已經起身靜靜的邁步來到太監身後站著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