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9.驚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9.驚險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六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她柳眉彎彎,溫婉的鵝蛋臉上五官柔和端正,頗有一種江南水鄉女子的韻味,一襲鵝黃散花百褶裙將她曼妙的身姿展露無遺,只一眼,便讓人過目不忘。

    來到內殿中,她微微屈身,聲音溫婉柔和,「嬪妾給皇上請安,給皇後娘娘請安。」

    她一來,其他人都帶著一股異樣的眼神打量著這個太後娘娘的侄女,就連淑妃也是眯著眼,面上讓人看不出喜怒。

    「皇上,嬪妾與雪姐姐無冤無仇,她又怎會謀害嬪妾,定是這奴婢胡說八道,她的話切不可信。」柳凈拉住蕭靳胳膊,一副著急辯解的模樣。

    其他人也是一臉異樣的看著這個姝婕妤,似乎沒想到她還會替自己對頭說話。

    蕭靳定定的看了她眼,隨即又看向還蹲著的雪嬪,「這宮女的家人是否在丞相府做事?」

    雪嬪一愣,顯然在路上已經聽人說過了此事,望向那個被堵住嘴的宮女,她面上似乎有些不解,「這個嬪妾並不知曉,如果皇上允許,大可傳嬪妾娘親進宮詢問。」

    傳丞相夫人進宮,這事不就鬧大了嗎?

    眾人心中都是冷笑一聲,暗嘆這雪嬪果然好算計。

    「皇上,臣妾以為,此事還是不宜鬧大為好。」皇后忽然出聲道。

    雪嬪眸光一閃,手中錦帕微微一緊。

    蕭靳猶豫片刻,最後還是擺擺手,「將這宮女處死!」

    話落,立馬就有侍衛把那個不斷掙扎的宮女給拖了下去,眾人都知道,此事必定就此作罷了。

    回過頭,看著一臉紅疹的柳凈,他伸手將她攬緊懷中,「放心,朕不會嫌棄你的。」

    柳凈臉一紅,然後害羞的偏過頭,「皇上~」

    眾人咬著銀牙,暗嘆這姝婕妤果然是個狐媚子!這次怎麼就沒把臉給毀了呢!

    皇后看到這一幕也是手心微緊,眸光一閃,繼而出聲道:「姝婕妤養病期間必定不能出去走動,臣妾想不如把姝婕妤母親傳進宮陪她幾日?」

    後宮里只有嬪位以上的妃子才能傳家人進宮,但卻不能過夜,哪怕是皇后也不行,除非有皇上肯許,乍然聽到皇后這話,眾人心中都是冷笑連連,不過是起了些疹子而已,又不是坐月子,還搞的那麼興師動眾!

    蕭靳想了想,最後還是淡淡道:「皇后做主即可。」

    柳凈眨眨眼,一臉感激的看向皇后,「嬪妾多謝皇後娘娘恩典。」

    皇后笑的一臉端莊,讓人挑不出一絲錯處。

    因為還有政事要處理,所以蕭靳很快就回了御書房,而皇后也帶著其他妃子走了,只有德妃留了下來。

    摒退其他人後,她立馬來到床前坐下,一臉關愛的拉住柳凈的手,「姝妹妹剛剛為何不讓皇上繼續調查下去?」

    柳凈故作憤恨的冷哼一聲,怒聲道:「那小賤人是太后侄女,就算是她做的皇上也不會把她怎麼樣,還不如徐徐圖之!」

    柳凈當然不會把水潑到雪嬪身上,畢竟人家背後是太后,她現在還只是個婕妤,別到時沒報仇,還被太后盯上,那她還有活路?

    「姝妹妹說的很對,的確是該徐徐圖之。」德妃看到這副氣憤憤的模樣,心中頓時打消了一些顧慮,反而湊過腦袋輕聲道:「本宮看那淑妃把你也是當做眼中釘,姝妹妹可要小心了。」

    知道她又來拿自己做槍使了,柳凈自然是配合的點點頭,「那淑妃我早就看不慣她了,仗著自己有個好家世就在那裡耀武揚威,真是讓人噁心!」

    她越生氣德妃就越高興,但面上還是一臉惋惜的拍拍她手,「唉,就是本宮也奈她不合,所以姝妹妹可得小心了。」

    柳凈一臉嫉恨的點點頭,然後又說一大堆淑妃的壞話后,德妃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她一走,柳凈立馬讓綠胭端杯熱茶進來,說的她口都幹了。

    「主子,這皇後娘娘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綠胭遞上熱茶,有些不解。

    柳凈掀開茶蓋,冷笑一聲,「捧殺唄,我得到的越多,其他人就越嫉妒,那我的麻煩自然也就越多。」

    「可是……她看起來似乎很維護雪嬪?」陸胭還是有些不明白。

    「表面上的功夫誰都會,人家能在皇后這個位置上坐那麼久,自然不是一般妃子可以比擬的,你要記住,這宮裡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小看。」她抿了口茶,語氣悠悠,「這次的事不管是誰做的,我都不過是個跳板而已,人家的目標是雪嬪。」

    綠胭認真的點點頭,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看她似乎有些疲憊,沒有說太多就慢慢退下去讓她好好休息。

    躺在床上,柳凈忍不住又開始呼喚系統。

    「系統!有沒有什麼葯可以讓我快點好起來?」

    她才不要等個什麼兩個月才好,那時候這後宮的人怕早就把她給忘了!

    系統:「有是有,但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應該知道的。」

    柳凈:「……我這是在做任務,你不是應該幫我的嗎?」

    系統:「那不一樣。」

    咬咬牙,她氣的胃疼,「好吧好吧,有什麼要求快點說。」

    想起之前那葯的副作用,她只對這個系統已經不敢再報太大的希望了。

    系統:「完成支線任務,半月內截胡一次淑妃的侍寢,獎勵解毒丸一顆!」

    柳凈:「……你是嫌我命太大了嗎?」

    讓她截胡淑妃的侍寢?那淑妃會把她撕了吧?

    「完不完成全看宿主,反正你這臉自己慢慢好也能好全。」系統不以為意的道。

    深呼吸一口,為了她漂亮的臉蛋,還是豁出去似的一咬牙,「行,我做!」

    「皇上,嬪妾與雪姐姐無冤無仇,她又怎會謀害嬪妾,定是這奴婢胡說八道,她的話切不可信。」柳凈拉住蕭靳胳膊,一副著急辯解的模樣。

    其他人也是一臉異樣的看著這個姝婕妤,似乎沒想到她還會替自己對頭說話。

    蕭靳定定的看了她眼,隨即又看向還蹲著的雪嬪,「這宮女的家人是否在丞相府做事?」

    雪嬪一愣,顯然在路上已經聽人說過了此事,望向那個被堵住嘴的宮女,她面上似乎有些不解,「這個嬪妾並不知曉,如果皇上允許,大可傳嬪妾娘親進宮詢問。」

    傳丞相夫人進宮,這事不就鬧大了嗎?

    眾人心中都是冷笑一聲,暗嘆這雪嬪果然好算計。

    「皇上,臣妾以為,此事還是不宜鬧大為好。」皇后忽然出聲道。

    雪嬪眸光一閃,手中錦帕微微一緊。

    蕭靳猶豫片刻,最後還是擺擺手,「將這宮女處死!」

    話落,立馬就有侍衛把那個不斷掙扎的宮女給拖了下去,眾人都知道,此事必定就此作罷了。

    回過頭,看著一臉紅疹的柳凈,他伸手將她攬緊懷中,「放心,朕不會嫌棄你的。」

    柳凈臉一紅,然後害羞的偏過頭,「皇上~」

    眾人咬著銀牙,暗嘆這姝婕妤果然是個狐媚子!這次怎麼就沒把臉給毀了呢!

    皇后看到這一幕也是手心微緊,眸光一閃,繼而出聲道:「姝婕妤養病期間必定不能出去走動,臣妾想不如把姝婕妤母親傳進宮陪她幾日?」

    後宮里只有嬪位以上的妃子才能傳家人進宮,但卻不能過夜,哪怕是皇后也不行,除非有皇上肯許,乍然聽到皇后這話,眾人心中都是冷笑連連,不過是起了些疹子而已,又不是坐月子,還搞的那麼興師動眾!

    蕭靳想了想,最後還是淡淡道:「皇后做主即可。」

    柳凈眨眨眼,一臉感激的看向皇后,「嬪妾多謝皇後娘娘恩典。」

    皇后笑的一臉端莊,讓人挑不出一絲錯處。

    因為還有政事要處理,所以蕭靳很快就回了御書房,而皇后也帶著其他妃子走了,只有德妃留了下來。

    摒退其他人後,她立馬來到床前坐下,一臉關愛的拉住柳凈的手,「姝妹妹剛剛為何不讓皇上繼續調查下去?」

    柳凈故作憤恨的冷哼一聲,怒聲道:「那小賤人是太后侄女,就算是她做的皇上也不會把她怎麼樣,還不如徐徐圖之!」

    柳凈當然不會把水潑到雪嬪身上,畢竟人家背後是太后,她現在還只是個婕妤,別到時沒報仇,還被太后盯上,那她還有活路?

    「姝妹妹說的很對,的確是該徐徐圖之。」德妃看到這副氣憤憤的模樣,心中頓時打消了一些顧慮,反而湊過腦袋輕聲道:「本宮看那淑妃把你也是當做眼中釘,姝妹妹可要小心了。」

    知道她又來拿自己做槍使了,柳凈自然是配合的點點頭,「那淑妃我早就看不慣她了,仗著自己有個好家世就在那裡耀武揚威,真是讓人噁心!」

    她越生氣德妃就越高興,但面上還是一臉惋惜的拍拍她手,「唉,就是本宮也奈她不合,所以姝妹妹可得小心了。」

    柳凈一臉嫉恨的點點頭,然後又說一大堆淑妃的壞話后,德妃才心滿意足的離去。

    她一走,柳凈立馬讓綠胭端杯熱茶進來,說的她口都幹了。

    「主子,這皇後娘娘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綠胭遞上熱茶,有些不解。

    柳凈掀開茶蓋,冷笑一聲,「捧殺唄,我得到的越多,其他人就越嫉妒,那我的麻煩自然也就越多。」

    「可是……她看起來似乎很維護雪嬪?」陸胭還是有些不明白。

    「表面上的功夫誰都會,人家能在皇后這個位置上坐那麼久,自然不是一般妃子可以比擬的,你要記住,這宮裡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小看。」她抿了口茶,語氣悠悠,「這次的事不管是誰做的,我都不過是個跳板而已,人家的目標是雪嬪。」

    綠胭認真的點點頭,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看她似乎有些疲憊,沒有說太多就慢慢退下去讓她好好休息。

    躺在床上,柳凈忍不住又開始呼喚系統。

    「系統!有沒有什麼葯可以讓我快點好起來?」

    她才不要等個什麼兩個月才好,那時候這後宮的人怕早就把她給忘了!

    系統:「有是有,但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你應該知道的。」

    柳凈:「……我這是在做任務,你不是應該幫我的嗎?」

    系統:「那不一樣。」

    咬咬牙,她氣的胃疼,「好吧好吧,有什麼要求快點說。」

    想起之前那葯的副作用,她只對這個系統已經不敢再報太大的希望了。

    系統:「完成支線任務,半月內截胡一次淑妃的侍寢,獎勵解毒丸一顆!」

    柳凈:「……你是嫌我命太大了嗎?」

    讓她截胡淑妃的侍寢?那淑妃會把她撕了吧?

    「完不完成全看宿主,反正你這臉自己慢慢好也能好全。」系統不以為意的道。

    深呼吸一口,為了她漂亮的臉蛋,還是豁出去似的一咬牙,「行,我做!」

    柳凈繼續抱住他脖子,湊過腦袋在他耳邊吹了一口氣,「皇上口是心非,嘴裡說著不想嬪妾,現在還不來了這?」

    反手握住她脖子,蕭靳偏頭對上她那狡黠的視線,忍不住又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那朕走就是了。」

    見他真要起身,柳凈立馬緊緊抱住他脖子,「不要!」

    他回過頭,目光揶揄,「不要什麼?」

    柳凈沒有說話,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嘟著嘴一臉不滿。

    後者頓時笑著將她攬入懷中,然後壓在身下,「那本書都沒有和愛妃一起看完,朕怎麼捨得走?」

    柳凈紅了臉,恨不得立馬把那本書給手撕了!

    她練舞是用來跳的,不是用來做這種事的!

    「叮!恭喜宿主完成艷冠群芳任務,獎勵柔膚水一瓶!」

    霎那間,柳凈只感覺自己手裡好像多出一個瓶子,見此,她立馬拍了拍身上人的肩膀,「外面好熱啊,嬪妾身上全是汗,皇上不覺得臭嗎?」

    埋頭在她脖間,大手不老實的在她身上遊離著,「愛妃身上永遠都是香的。」

    說完,不知想到什麼,蕭靳忽然從她身上坐起來,一本正經的理了理身上的衣袍。

    不知道他是怎麼了,柳凈也坐了起來,不解的看著他。

    後者回過頭,在她腦袋上敲了一下,「不是熱嗎?朕帶你去湯泉池。」

    「宿主,那本書第六十八頁有鴛鴦戲水還有……」

    柳凈:「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深呼吸一口,柳凈就握著那個小瓶子,坐上了蕭靳的龍攆,光明正大的去了湯泉殿。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