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6.文妃的過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6.文妃的過往字體大小: A+
     

    訂閱不足百分之五十將顯示防盜章,七十二小時后恢復正常章節

    「沒有,主子明鑒,奴婢真的只是想替皇上更衣而已!」花榴一個勁的在地上磕頭,次次砸的嗡嗡作響,讓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生憐惜。

    柳凈定定的看了她眼,然後擺擺手,「先帶去柴房。」

    「主子!」花榴猛地抬起頭,面上一片恐懼。

    後面的綠胭立馬讓外面兩個小太監進來把她給拖了下去。

    因為辰時得去給皇后請安,所以她不能再繼續睡下去了,趁著紫葵在給她梳發,柳凈就忍不住在心裡瘋狂呼喚系統。

    「系統,有沒有什麼可以讓人瞬間抖擻的葯?」不然她怕自己撐不到長樂宮了!

    系統:「有是有,不過……」

    「有什麼好不過的!你自己說會幫我的!」

    要不是實在是撐不住了,她也不會厚著臉皮問系統要這葯啊!

    系統:「行吧,這葯有點副作用,不過我也不知道什麼副作用。」

    柳凈話還沒說過,只覺得嘴裡好像多出什麼東西,覺得可能是藥丸,她就乾脆吞了下去。

    不到兩秒,她那幾近殘廢的身體立馬精神抖擻起來!

    該死的系統還說練舞好,特么的練舞的結果就是讓她變成這個半死不活的模樣!

    正在給她梳發的紫葵忍不住偷偷瞄了她眼,似乎覺得她有什麼不一樣了。

    隨便用了點早膳后,柳凈就帶著綠胭去了長樂宮,許是她住的地方離長樂宮太遠,她足足走了一刻鐘才到地方,若不是吃了系統給的葯,她可能半路就挺屍了!

    此時長樂宮裡已經坐了許多了妃嬪,一個個在那裡低聲說笑著什麼,直到外面響起一陣「柳貴人」到,眾人才回頭望向門口。

    只見女子身著一襲碧色挽紗宮裝,凌雲鬢上一支金絲蝶翼步搖栩栩如生,雖說宮中從不缺美人,但她的姿色絕對是拔尖的,特別是看著那個一晃一晃的小腰,一眾妃嬪又忍不住在心中暗罵一聲狐媚子!

    「呦,柳貴人來的好早,這侍寢第一日還難為你過來給皇宮娘娘請安,當真是辛苦你了。」一個坐在右排第五個紫色宮裝的丹鳳眼女子懶懶的搖著團扇,聲音不咸不淡卻又帶著抹嘲諷。

    話落,她旁邊那個藍色宮裝的女子也忍不住低笑一聲,「能不辛苦嘛,我都聽說今日皇上上朝還差點遲了時辰。」

    宮裡向來沒有什麼秘密,比起先皇,她們皇上已經很節制了,從來不會出現像今日這種情況,眾人只覺得這個狐媚子當真是好手段!

    柳凈沒有接她們的話,而是上前來到殿中屈身行禮,「嬪妾貴人柳氏給皇後娘娘請安,皇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今日皇后穿了一身暗紅鳶尾褂裙,她雖年逾三十,可依舊風韻猶存,雖不及底下妃子年輕貌美,但也算秀麗端莊,渾身的氣勢絕不是一般妃子可以比擬的。

    「流雲閣離長樂宮遠,你們應該多體諒體諒柳貴人。」皇上聲音不輕不重聽不出喜怒,只是眼角視線忽然瞥向後面的宮女,「慕雲。」

    話落,那個叫慕雲的宮女立馬端著一個盤子走上前來,柳凈看到上面的東西后,立馬又屈身謝道:「多謝娘娘賞賜。」

    皇後端起茶盞輕輕一抿,面色不變,「既然進了宮,就時刻要恪守宮規,還得替皇上開枝散葉,莫要多生事端!」

    後面一句也是加重了語氣,柳凈只得老老實實說了句好。

    等坐回她的位置上時,殿外才突然響起一道太監尖細的嗓音,「淑妃娘娘到!」

    淑妃是成平侯唯一的嫡女,當年也是名滿京城的美人,進宮后也是極為受寵,不過是僅次於文貴妃。

    當所有人把目光投向殿外時,只見外面走進來一個面容艷麗的貌美女子,她梳著飛天鬢,上面布滿華麗耀眼的朱釵,一襲流光溢彩的雲錦製成的宮裝讓人微微晃眼,霎那間,所有人都是話聲一頓老老實實坐在那沒有說話。

    「昨夜風大,臣妾今日竟是起晚了,皇後娘娘莫怪。」淑妃笑著給皇後行了個禮。

    後者微微垂眸,聲音平靜,「淑妃保重身子才是,若是不適,今日便不用過來了。」

    話落,淑妃也扶著宮女來到自己位置上坐下,笑著扶了下鬢上朱釵,「哪能啊,這新來的秀女不懂規矩,可臣妾若是不懂那便有些說不過去了。」

    話落,其他人都沒有說話,誰都知道前日雪嬪侍寢后並沒有過來給皇后請安,可挨不住人家背後是太后,誰敢說什麼?

    不知看到什麼,淑妃忽然目光一頓,看著柳凈淡淡道:「柳貴人今日精神氣倒是不錯,果然年輕就是不一樣。」

    柳凈眨眨眼,淡淡一笑,「娘娘說笑了,您看起來跟二八少女也並無不同。」

    眾人都知道淑妃是在說她侍寢后還能這麼有精神,不過柳凈的話卻讓淑妃臉色微變。

    她忽然唇角一勾,抬手端過一旁的茶盞悠悠道:「你是在說本宮與你一樣?」

    淡淡的語氣讓殿中其他人都看起了熱鬧,誰都知道那日殿選時這個柳貴人在淑妃面前和皇上說笑,這讓一向好面子的淑妃怎麼可能不氣?

    知道她是故意找茬,柳凈笑了笑:「自然不是,娘娘看起來定比嬪妾年輕許多。」

    眾人只覺得這柳貴人不是真蠢就是在裝傻,感覺淑妃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

    「柳貴人的嘴果然夠甜,難怪皇上如此喜愛!」淑妃說著忽然將手中茶盞重重放在桌上,「作為皇上嬪妃是讓你盡心伺候皇上,不是讓你耽誤皇上的朝政,你可知罪!」

    對著上面的人行了個禮,柳凈又跟著另一個太監遠離這個地方,到無人處時,她還硬是塞了個紅包給那個太監,「公公,不知禮部尚書之女可有留牌子?」

    太監連忙收好荷包,左顧右盼一眼,這才笑眯眯道:「回柳主子的話,禮部尚書之女並沒有留牌子,不過皇上將她許配給了鎮南王嫡子,也是一段良配呢!」

    也就是看著柳凈有前途,不然太監才不會說這麼多。

    後者點點頭,也沒有問太多就跟著他漸漸出了宮門。

    綠胭在那已經等很久了,不過也知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沒有問太多就讓車夫快點回去。

    馬車裡柳凈心裡有些可惜,她又沒有看清那個皇帝的長相!

    「叮!恭喜宿主入宮,主線任務達成百分之三,獎勵技能姿勢大全一本!」

    系統突然出聲嚇了她一跳,可等她聽清楚時,整張臉都黑了下來,「這是什麼鬼?」

    系統:「學會這一本,包你和皇帝夜夜笙歌,從此君王不早朝!」

    柳凈:「……」我謝謝您了!

    「宿主,你以為我讓你日夜練舞只是為了好看嗎?那你就太膚淺了!」系統非常嚴肅的道:「等你侍寢后,就知道我讓你練舞是件多麼明智的事情!」

    柳凈:「……」不要以為她聽不懂!

    覺得這個系統真是越來越污了,柳凈根本不想理會,只是好奇駱寧那邊怎麼樣了,不知道以她的性子會不會真的答應嫁過去,雖然那鎮南王的兒子在戰場上也立了很多功,但不知道會不會包容駱寧這個跳脫的性子。

    等回府後,她爹娘早早就在門口等著,柳凈連忙將中選的事告訴了他們。

    大廳里,柳父摸了摸下巴處的鬍子,一臉深沉的坐在上首,「既是如此,這也是你的造化,只不過這一屆秀女里不乏家世出眾之輩,那個丞相府嫡女慕容雪乃是太後娘娘的侄女,你入宮后切不能將她得罪,還有那個國公府嫡女與你皆是以舞揚名,屆時定會有一番比較,不過我們能忍則忍,切不能為出這一時風頭,而惹來無盡的禍端。」

    柳凈當然知道這個道理,如果沒有這個狗屁任務,她鐵定低調低調再低調,可這個狗屁任務就是想讓她吸引所有女人的嫉恨,她也很無奈啊!

    「爹爹放心,女兒自有分寸。」她微微點頭,一副乖巧的模樣。

    知道她今日辛苦了,柳父立馬讓她先回去休息,而整個柳府都陷入了一片喜氣洋洋的氛圍之中。

    入夜,長樂宮裡一片寂靜,悠悠燭火照不盡這一時華貴,香爐鼎上飄散著陣陣白煙,聞者心曠神怡。

    「啪!」

    皇后隨手將冊封的名冊扔在桌上,抬手扶額,面上露出一絲疲憊。

    一旁的大宮女立馬對其他人使了個眼色,直到其餘人退下后,才上前一步恭聲道:「娘娘,可是皇上給了那慕容雪很高的位份?」

    擺擺手,皇后聲音格外沉靜,「她是太后的侄女,再高的位份也是值當的,那個老婆子不就是想捧自己侄女進宮嘛!只不過可惜了……」

    她嘴角勾出一抹嘲諷的弧度,讓一旁的宮女有些摸不著頭腦,只得大著膽子去看那個冊封名冊,可翻開兩頁卻是眉頭緊皺。

    「慕容雪封個婕妤倒也不高不低,只不過……柳侍郎之女冊封貴人?這……國公府那位姑娘都也只是貴人,以這柳家的家世怕是不合規矩吧?」宮女顯得很驚詫。

    皇后冷笑一聲,修長華麗的護甲微微劃過桌面,「只要皇上喜歡,什麼規矩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這男人啊,就喜歡新鮮嬌嫩的,進來一批又一批,最後還不是跟那嬌艷的花朵一樣過了季節就凋零?」皇後起身往寢殿內走去,「等著吧,這宮裡又要熱鬧了。」

    ……

    柳凈是次日收到冊封聖旨的,別說是她,就連柳府其他人都很震驚,按理說以她的家世怎麼也勾不上一個貴人,但是她爹娘卻覺得這樣的風頭會給她招來禍端,那叫一臉憂愁。

    第三日是所有中選秀女進宮的日子,柳凈的住處在一眾宮殿中算不上極好,但也勝在幽靜,進殿時,院中已經跪滿了烏怏怏一片奴才,看到她進來后,都齊聲喚道:「貴人吉祥!」

    柳凈只是讓綠胭去訓話,她並沒有去,有些人並不會一兩句話而對你如何忠心,只能來個狠招才能讓她們的心定下來。

    「主子,剛剛皇後娘娘、淑妃娘娘、德妃娘娘都派人送來了賞賜,不過……貴妃娘娘那邊並沒有動靜。」

    紫葵是流雲閣的掌事宮女,是不是別的宮插進來的柳凈不知道,不過眼下她還得靠她了解這宮裡的局勢。

    「貴妃娘娘……可是那位文貴妃?」她坐在銅鏡面前,慢慢卸下鬢上的朱釵。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