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3.柳媛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3.柳媛死了字體大小: A+
     

    「不……不……娘娘饒命啊!」絮兒有些回不過神,一向順風順水的她可從未見過這種場面。

    不管她如何嚎叫,兩個禁軍還是立馬把她拖了下去,綠胭也跟著走了過去。

    掃了眼那些夫人各色各樣的神色,柳凈忽然輕笑一聲,繼續端坐在上首,悠悠笑道:「本是府中醜事不該污了各位的眼,不過這有些人就是這麼不長眼,也是娘親心地好,不然換作本宮……」

    她說著不由垂下眼眸,懶懶的拂了下鬢上擺動的流珠。

    知道她這是在給柳夫人撐腰,其他人自然是連連稱是,看她這行事手段,以後還怎敢看不起柳夫人?

    接下來無非就是一些不痛不癢的吹捧而已,聽著沒意思,柳凈便推說累了想休息,其他人知道她懷著龍裔自然不敢有意見,連忙送她出去。

    等回到到內殿時,綠胭也立馬走了進來,還伏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柳凈來到一盆臘梅盆栽前,隨手拿起一旁的剪刀,不急不緩的修剪著枝條,一旁的柳母幾番欲言又止,卻又不知從何開口。

    「娘,您要知道,對於這男人,無論何時,哪怕您不要寵愛,但也得把他牢牢握在手心,不然他就會跟些枝幹一樣……沿著這底盤慢慢離開您的地盤。」柳凈微微偏頭,眼角一瞥,「她的確是懷孕了。」

    綠胭找的大夫,一個月身孕,這個錯不了。

    聞言,柳母彷彿早就料到一般,面上頓時浮現出一抹苦笑,「我沒有為你爹留個香火,若是她生個男孩,倒也罷了。」

    柳凈搖搖頭,抬手按在她娘的肩頭,「男孩便男孩,到時候收養在您膝下便是。」

    話落,柳母似乎有些回不過神,「你……你的意思是……」

    她眸光一閃,櫻唇微啟,「去母留子!」

    「這……這使不得!」柳母立馬激動的搖搖頭,「你爹肯定不會同意的!」

    「何須他同意,您才是這後院的主母!」柳凈拉過她娘的胳膊,目光灼灼的道:「爹如今只是受了那葯的迷惑而已,只要以後離開那個女的,自然不會再想著了,可如若您再讓他這樣下去,這樣遲早會把爹害死的!」

    「可……」

    「沒什麼可是!」柳凈臉色不變,聲音冷冽,「待會就把那個女的送出去養著,等她生了再把孩子抱回來,隨便找個府中侍妾養著便是,至於母親就不用留了,這種人留著也只是禍害,就算等那孩子知道生母是我們所害又能如何,他若真有其他心思,到時候便把他送出去永不回京!」

    聽到她的話,柳母有過片刻的愣神,看著眼前這個殺伐決斷的女子,她幾乎有些不敢認,這當真是她那個嬌俏可愛的女兒?

    還是說,是那深不見底的後宮將她變成了這樣?

    「對不起……」柳母忽然一把將她抱住,一邊抹著眼角的淚珠,「娘當初也沒想到你能進宮,這些日子只顧著府中之事,卻忘你在宮中必定也是受了不少苦……」

    柳凈眨眨眼,不由笑著拍拍她肩,「女兒如今可是懷著龍胎呢,天天山珍海味的養著,有什麼不好的?」

    這府里與宮裡不同,宮中每個后妃背後都牽扯了許多勢力,她前面的淑妃德妃等人都不是說隨便一兩個陷害就能拉下馬的,所以柳凈從來不輕易動手,可這府里不同,她娘是正妻,又有她撐腰,一個侍妾而已,那還不是跟捏死一隻螞蟻一樣,這樣拖拉下去後果只會越來越嚴重,還不如快刀斬亂麻。

    「話雖如此,可那宮裡……又怎麼是人待的地方……」柳母還是有些愧疚的抹著淚珠。

    柳凈安慰了她好一會才作罷,眼看時間不早了,她才跟著綠胭來到院中空出來那間柴房。

    屋外冷風凜凜,破舊的柴房門一開,裡面頓時透出一股潮濕的味道,柳凈捂著鼻子慢慢走了進去,只見角落蹲著一個被繩子綁住的女子。

    綠胭立馬搬過一條凳子給她坐,然後順勢關上了柴房的門。

    「嗚嗚……」絮兒瞪著眼,嘴巴腫的通紅,裡面還塞了一塊麻布。

    一想到她還想搞垮她爹的身子,柳凈就沒什麼好氣了,更不想跟她說什麼廢話。

    「接下來你最好如實回答,若敢多說一句廢話,本宮便把你扔去青樓,也讓你那葯多發揮發揮作用!」柳凈直接將那包東西砸在她身上。

    後者嚇得一哆嗦,畏懼的目光投向地上那包被絲帕包著的東西上。

    綠胭這是也上前將她嘴裡的麻布給扯了出來,後者頓時劇烈的咳嗽起來。

    「你來柳府前,成平侯都與你說了什麼?」她冷聲問道。

    話落,絮兒嚇得頓時低下了頭,支支吾吾一句話也說不出。

    「我再數三下,你要是不招,青樓里那麼多人怕是很喜歡你那助情的藥物吧?」綠胭冷著臉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後者嚇得連忙嗚咽出聲,「我……我說……是侯爺……他……他讓我給老爺生個兒子,然後……挑起府中內鬥,最好……取代大夫人的地位,這樣朝中御史便會有人蔘老爺寵妾滅妻一本……」

    她縮在潮濕的角落,楚楚可憐的小臉上滿是淚痕,就是那嘴巴腫成了不是樣子,毫無美感可言。

    柳凈算是明白了,這是要從她後方下手啊?

    「所以你就要用這下作的藥物來博取寵愛?」柳凈忽然站起身,一步一步來到她跟前。

    絮兒不敢抬頭,只能縮在那一個勁的抽泣,不過可惜,柳凈不是男人,不會憐惜她。

    看了她眼,柳凈沒有再說什麼,而且往屋外走,走到門口時忍不住停下回頭望了她眼,「你放心,孩子我會給你留下,畢竟這也是我們柳家的種。」

    不過這大人可就不好說了。

    走出柴房,她深呼吸一口,正準備再去找她娘說兩句,倒是李長福找上了門,說是時辰不早了,得起駕回宮了。

    沒有辦法,柳凈只能讓綠胭去把一些事情告訴她娘,自己則跟著李長福來到大廳,卻見蕭靳正與他爹說著什麼。

    看到她過來,蕭靳立馬對她招招手,「你好歹也是你爹的女兒,怎麼這棋藝如此天差地別?」

    話落,一旁的柳侍郎頓時惶恐的低下頭,「皇上過獎,微臣這棋藝又怎能與娘娘相提並論。」

    「柳侍郎不必過謙,你的棋藝比太傅不過差一點而已,可已經很不錯了,不像某些人。」蕭靳眼睛一瞥,聲音意味不明。

    柳凈這就有些不高興了,頓時上前拉著他胳膊搖晃了兩下,「皇上這話說的臣妾就不開心了,臣妾一個女兒家會綉女紅不就好了嘛。」

    看到這一幕,其他一些大臣們不禁心中暗自留意了起來,看這姝昭華的受寵程度,可見這柳家前途無限啊,看來他們以後可以多結交一下。

    「女紅?你女紅怕是比你的棋藝還不如。」蕭靳忍不住輕笑出聲,見柳凈又要生氣,只好拉著她起身,回頭看向柳侍郎,「今日就不多逗留,朕宮中還有事,改日再與愛卿好生切磋一番。」

    話落,一群人頓時又跪倒在地,齊聲喚道:「微臣恭送皇上!」

    等跟著蕭靳上轎后,綠胭也回來了,看來事情已經交代完了。

    等起轎后,柳凈便有些睏倦的靠在蕭靳腿上睡覺,想起她娘那軟弱的性子便有些無奈,隨著她爹地位高漲,後面肯定不乏有人送美人上門,成平侯也就算了,反正是對頭,可若是其他人的話,若是不收,怕是不利於同僚之間的結交,畢竟在這個時代,三妻四妾什麼的最正常不過了。

    「想什麼?」蕭靳手裡拿著書,不由伸手捏了把她的小臉。

    柳凈轉動著眼珠子,懶懶的道:「沒什麼,就是在想以後臣妾要是難產怎麼辦?聽說好幾個姐姐都是這樣一屍兩命的。」

    聞言,蕭靳卻是輕笑一聲,無奈的瞥了她眼,「你才幾個月,而且好端端的怎會一屍兩命?」

    「那可不一定。」柳凈不知想到什麼,忽然坐起身子,雙手抱住他胳膊微微搖晃一下,「如果到時候臣妾難產了,需要保大和保小,皇上是要臣妾還是孩子?」

    系統:「……你是不是電視里看多了?」

    柳凈:「難道還不能我做個假設?」

    系統:「……果然,懷孕的女人整天只會胡思亂想。」

    柳凈:「……」

    「你這什麼問題?」蕭靳微微皺眉,視線慢慢從書上移開,「朕不會讓這種情況發生。」

    見他說的認真,柳凈卻有些不以為意,這世間之事誰又說的准?

    「臣妾的意思是……」她抱緊他胳膊,腦袋靠在他肩頭,聲音輕柔,「如果真有這一日,無論如何,皇上也得保住孩子。」

    以往只覺得父母嘮叨,可只有自己做母親才能體會到那種恨不得把一切都給孩子的衝動,柳凈已經死過一次了,她不怕死,如今有了孩子,她自然要拼盡全力給他最好的一切!

    看著這張恬靜俏麗的側顏,蕭靳眸光微閃,一時間,轎中氣氛好似就這麼安靜了下來,良久,他才攬過她肩,聲音低沉,「孩子朕要,你,朕也要。」

    微微勾唇,柳凈沒有說話,一個帝王的承諾聽聽就好,誰要是當真了,誰就是傻瓜。

    ……

    等回到宮中時已經是戌時一刻了,奔波了一日,雖然沒有費力,可柳凈還是覺得很累,她自己都感覺被養的嬌氣了,想想以前她一個扛水桶和煤氣罐可都是一個人,而現在……

    「主子,您不在的時候,柳美人來了。」紫葵慢慢替她卸著鬢上的朱釵,一邊認真道。

    看著銅鏡里的自己,柳凈忍不住捂嘴打了一個哈欠,「她有什麼事?」

    若是又來找她懺悔,她可不會在那麼好心聽她解釋了。

    「奴婢也不知道,只是感覺她有些怪,還說什麼要幫主子您一個忙。」說著,紫葵好似想起什麼,忽然從袖中抽出一封信遞給她,「這是柳美人給您的。」

    接過那封信,柳凈不急不緩的慢慢拆開,聲音里透著股諷刺,「她現在知道當面說沒有用,改換迂迴政策了。」

    紫葵笑了下,然後立馬替她卸著鬢上朱釵,不知想起什麼,忽然道:「今日這淑妃娘娘的人又跟文妃娘娘的人在御膳房鬧了起來,也是皇上不在,後面皇後娘娘把兩個宮女都打了二十板子,此事才作罷的。」

    紫葵的聲音帶著抹調笑,不過柳凈卻是一句也沒有聽進去,看著手中這封信,臉色逐漸開始變得凝重。

    好似發現她的異樣,紫葵不由停下手中東西,低頭問道:「這柳美人……」

    「主子!」這時紅璇忽然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待看到屋內的柳凈時,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上前幾步,來到她身後一臉嚴肅道:「柳……柳美人歿了。」

    五指一緊,信紙頓時被她攥緊在手中,果然……

    柳凈慢慢閉上眼,握緊手中信紙,半刻無言。

    殿內氣氛頓時變得凝重起來,紫葵看著她那一臉說不清的神色,也不知道她心中到底是什麼想法。

    良久,她才深呼吸一口,睜開眼,目光清明,「她怎麼死的?」

    聞言,紅璇才立馬回道:「聽說是中了毒,還是被身邊宮女下的毒,如今皇後娘娘和各宮的娘娘們已經過去了。」

    「那……」紫葵欲言又止的看了她眼,此時也摸不透她心中所想。

    柳凈驟然起身,隨手拿過桌上的護甲目光灼灼的給自己戴上,「我們也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