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2.掌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2.掌嘴字體大小: A+
     

    看到皇后這樣,柳凈也跟著小心翼翼看了眼周圍,「是這樣的,先前文妃姐姐說是給嬪妾送禮,嬪妾還以為她……她又想找皇上……」

    說到這,她故作羞澀的低下了下頭,然後又立馬跟著道:「可是臣妾發現她一舉一動都很奇怪,一準備喝茶的時候然後就跟害喜似的,跟臣妾平日里害喜時一模一樣,這也太奇怪了,所以臣妾才敢往這方面想。」

    話落,皇后頓時一掌拍在桌上,怒聲道:「此事並非兒戲,怎可輕易下決斷!」

    「可……」

    「行了!」皇后擺擺手,一臉嚴肅,「此事本宮心裡有數,有時間會去讓太醫給文妃診脈的,用不著你操心。」

    眨眨眼,柳凈便慢慢的低下頭,「臣妾明白。」

    說完,皇后不由多看了她眼,目光灼灼,「這不是兒戲,你且不可將此事到處宣揚。」

    垂下眼眸,她老老實實的點點頭,「臣妾知曉。」

    又說了幾句無關痛癢的話,柳凈這才離開了長樂宮,她知道皇后雖然表面沒什麼動靜,可私底下一定會去調查,以皇后那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的性子,有一半的機率不會讓文妃這個孩子生下來,畢竟這些年文妃可是在一直挑戰她她這個皇后的威嚴,皇后又怎會讓她安安穩穩的生下孩子繼續挑戰她的地位?

    等她一走,慕雲也慢慢走了進來,卻見皇后一手攥著拳頭,一臉晦澀不明的坐在那想著什麼。

    「娘娘,這姝昭華……」

    「她說文妃懷孕了。」皇后忽然抬起泛滿精光的雙眸,聲音意味不明,「你覺得本宮該相信她嗎?」

    聞言,慕雲也是垂眸思索的片刻,最後才輕聲道:「奴婢以為,不管此事是真是假,娘娘都該仔細核查一番,如果是真的,文妃多少會留下一點痕迹。」

    皇后食指輕擊著桌面,面上看不出什麼情緒,「你說的對,不過姝昭華應該不會拿此事來誆本宮,因為這根本沒有意義。」

    「那娘娘的意思是……」慕雲湊過腦袋,滿目精光,「這文妃娘娘果真懷孕了?」

    話落,皇后卻是冷笑一聲,然後從一疊冊子里抽出最厚的一本來,「本宮不知她為何會突然懷孕,其中必定沒有好事,可你以為這姝昭華就是什麼好貨色?」

    說著,她頓時將那本冊子摔在桌上,面上出現一絲溫怒,「你數數這兩個月皇上進後宮的次數,特別是這一個月,皇上可只去了姝昭華那,她可是懷著孕呢,憑這手段,她的威脅不比文妃低!不過是想利用本宮替她除去文妃肚子里這個禍害而已,倒真是打了一手好如意算盤!」

    見此,慕雲眼中忽然閃過一絲精光,不由認真分析道:「但以皇上對文妃的寵愛,就連太后也耐她不何,姝昭華至少還有太后壓著,可如若讓文妃娘娘這胎生了下來,女孩倒也罷,頂尖也是個皇貴妃的位份,可如若是男孩……」

    說到這便也沒有說下去的必要了,皇后當然深知其中利害,這也她惱火的地方,就算明知道這是一個套,可她還是得往裡面鑽!

    「想坐收漁利,沒那麼容易!」她冷笑一聲,扭頭對慕雲道:「你先讓我們在清華殿的人仔細留意一下文妃是否有懷孕的跡象,至於兩儀殿那邊……你讓承乾宮那邊的人在德妃面前多煽動幾句,她可是恨死了姝昭華,必定不會讓她這胎順利的生下來。」

    聞言,慕雲立馬應聲,然後點著頭慢慢退出了內殿。

    ……

    柳凈本以為蕭靳只是隨口哄她開心而已,卻不想並沒有騙她,沒兩日就讓人準備和她一起回府省親。

    消息一出,整個後宮都炸了,這可是連皇后都未曾有過的殊榮,一時間,兩儀殿門口差點被人給踩破了,不過都被柳凈以身子不適為由給擋了回去。

    這些溜須拍馬過來蹭關係的她見得多了,可等她真正落難時,一個個不踩上幾腳就不錯了。

    出發這日雖然依舊很冷,但風勢卻是少了許多,看到可以回府,綠胭顯得比什麼還高興,柳凈也讓她多準備一些東西帶回去,還有她收集許久的字畫,這些帶回去她爹肯定很喜歡。

    浩浩蕩蕩的儀仗漫步在京城的街頭,今日誰都知道那個柳侍郎府邸怕是要蓬蓽生輝了,聽到消息的人,連忙一個個跑去面見聖顏。

    柳凈坐在轎子里,不時悄悄撩開帘子看了眼外面的街道,說實話,來到這個世界這麼久,她還真的沒有跟小說里的女主一樣出去逛青樓打流氓過,因為她根本就出不去府邸,天天被逼著學跳舞,還得背什麼女戒…

    「你看,朕可沒有騙你,要知道就連國丈府朕都沒有去過。」蕭靳坐在那淡淡的瞥了她眼。

    柳凈聞言只是放下了帘子,然後轉過頭不滿的撇撇嘴,「對對對,皇上最好了。」

    見此,蕭靳不由放下手中的書,拉過她胳膊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看你這樣,似乎對朕很不滿?」

    「哎呀~」她連忙貼近軟榻坐著,諂媚的搖晃了兩下他的胳膊,「臣妾哪敢啊,臣妾就是覺得,皇上對臣妾這麼好,這要怎麼報答皇上呢?」

    「小馬屁精!」他輕笑一聲,無奈的瞥了她眼,「你只要安安分分保著胎,便是給朕最好的報答了。」

    話落,柳凈便有些不滿的輕哼一聲,「皇上這麼說,意思是臣妾平日里不夠安分嗎?」

    見她越發胡攪蠻纏,蕭靳乾脆將人抱在自己腿上,伸手在她腰間揉了一把。

    「癢~」她反應激烈的去拉腰間的大手,後者卻順勢溜到了她平坦的腹部上,目光揶揄,「如果朕的公主也像你這般跳脫,那這個駙馬怕是難找了。」

    四目相對,柳凈正欲說什麼,外面卻突然傳來李長福恭敬的聲音,「皇上,柳府到了。」

    聞言,柳凈眼中閃過一絲喜悅,頓時諂媚的抱住他脖子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那臣妾以後都乖乖的。」

    就知道她是個見風使舵的人,蕭靳笑著推開她腦袋,然後率先走下轎子。

    待聽到外面傳來一陣「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時,柳凈才撩開帘子,正好蕭靳伸出了手,她便乾脆扶著他走了下去。

    外面很冷,周圍都有御林軍把守,層層守衛基本看不到外圍的百姓,只有門口跪著的一眾大臣,其中就有她爹娘。

    「不必多禮。」蕭靳也沒有追問其他朝臣為何會在柳府,但還是上前一把將柳侍郎扶起,可謂是給足了他面子。

    「多……多謝皇上!」柳侍郎激動的滿臉榮光,忍不住偷偷看了眼那邊自己的女兒。

    今日柳凈身著一襲鵝黃百花曳地裙,身披翠紋織錦雲緞狐裘,飛仙鬢上銀鍍織金寶蝴蝶簪栩栩如生,遠遠望去就是個氣度不凡的宮妃,與以往那個跳脫嬉鬧的女兒根本截然不同,一時間倒讓柳侍郎忘了認。

    「爹,娘!」柳凈也連忙上前,面上綻放出一抹真摯的笑意。

    其他人都忍不住暗嘆一聲,這柳侍郎一家肯定是上輩子積了德,這輩子才有個這麼好的女兒,這要是肚子里是個皇子,那這柳家豈不是要一飛衝天了!

    「朕不過隨凈兒出宮看看,各位愛卿不必拘束。」蕭靳說著,便拉著柳凈往府里走。

    後面頓時又跟上了浩浩蕩蕩的人群,看著熟悉的府邸,柳凈一時間不禁有些感嘆,但也知道這個時候她這個女人家不好露太多面,只能跟蕭靳順想找她娘說說私房話。

    蕭靳自然是答應了,然後便跟著柳侍郎去了書房,說是去切磋棋藝。

    出宮自然不能太久,所以柳凈也是抓緊時間找她娘說話,好不容易甩開一群人,她才拉著她娘進了暖和的房間里。

    「娘,爹是怎麼了?我不過才大半年未見他而已,你看他如今眼眶凹陷,氣色那麼差,可是生病了?不如我叫個太醫給他看看?」一進房,柳凈就急忙問道。

    說到這,柳母也是嘆口氣,拉著她來到軟榻前坐下,幾番欲言又止,最後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還是後面的那個大丫鬟憤憤不平道:「大小姐你不知道,自從您在宮中受寵以後,老爺也跟著調遷,一些人都過來巴結我們老爺了,就在前段時間,成平侯突然送了一個美人過來,礙於情面,老爺只好收下,自此以後,老爺便日日宿於她房中,聽說那狐媚子特別勾人,害的老爺……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了。」

    聞言,柳凈臉色也是一變,見她娘也是低著頭不說話,忍不住追問道:「爹為何會變成這樣?」

    她記得她爹以前可從不貪圖美色,府中一些侍妾也極少寵幸,跟她娘也是琴瑟和鳴極為恩愛,還是說這男人一旦有了權力,就開始變壞了?

    「唉,一開始我也很奇怪,按理說你爹不是這種人才對。」柳母說著忽然看了眼一旁的丫鬟。

    後者立馬往裡屋走,然後從柜子里拿出一個被絲帕包著的東西,跟著便遞給柳凈。

    後者想去拿,卻被柳母伸手立馬伸手擋住,頗有些忌諱的把東西扔到一旁,「這一些腌臢之物,你還是少碰為好。」

    見柳凈不解,一旁的丫鬟才慢慢解釋道:「夫人一開始也覺得奇怪,便讓奴婢下去調查,果真,奴婢偷偷發現那個狐媚子每次夜裡都喜歡抹一種花露,見此,奴婢便讓人偷偷拿出來一點,誰知大夫一看,這竟是催情的花露,而且用久了還有依賴性,男人會……會一直想著她。」

    丫鬟說著還有些臉紅,柳凈聞言眼中卻是閃過一絲冷意,成平侯,不就是淑妃的父親嘛,真是好樣的,宮裡天天蹦噠也就算了,這宮外還要來算計她爹,當真是會玩啊!

    見她臉色不好,柳母連忙拍拍她胳膊,「算了,娘都一把年紀,這些爭寵什麼的也與我沒有關係,只要你在宮中無事就好,你不知道,聽說你有孕之後,就連族長也是高興壞了。」

    「娘!」柳凈握緊她手,不由嘆口氣,「我在宮中自然是好的,可您這個性子就太軟弱了些,就一個侍妾而已,您是正妻,哪怕是隨意打殺也沒人說什麼的,我與淑妃早就水火不容,就算你打殺了她府里的人,她也不能拿我怎麼樣,如果爹若是有意見,那您就告訴我,這麼多年您都陪她一起走過來了,一個侍妾而已,難道還能抵過您的位置嗎?」

    一想到這淑妃讓人把她爹害成這樣,柳凈心裡就格外惱火,為了搞垮她,竟然連這種下作的手段都做的出!

    「唉……」柳母嘆口氣,也不知從何說起,「娘都一大把年紀了,只要你受寵,這日子就不會差,雖說你如今懷著龍裔,可如今宮中可就只有一個公主,可見其中兇險異常,你定要事事小心才對。」

    聞言,柳凈也是點點頭,正欲說什麼,這時外面的綠胭卻忽然走了進來,恭聲道:「主子,其他夫人們都前來見您了?」

    大多都是一些族裡的命婦,柳凈本來不想見的,不過想著這個時候還得幫她娘樹立一下威信,便也跟了出去。

    此時正殿里坐了不少盛裝而來的夫人,一個個都在那裡低聲議論著什麼,直到看到柳凈進來后,頓時屈身行禮道:「臣婦見過昭華娘娘!」

    柳凈拉著她娘來到上首坐下,視線一掃,不咸不淡道:「不必多禮。」

    話落,眾人又連忙起身,可待看到上首那個氣勢不凡的女子時,一個個都有些不敢認了,記得以前那柳侍郎家的女兒還是個小丫頭片子,如今倒一躍成為皇上的寵妃了!

    「聽聞娘娘自幼體寒,臣婦這裡倒是有個方子,吃了以後,保管娘娘冬日裡再也不畏寒了!」一個方形臉的夫人諂媚著道。

    話落,另一個婦人也連忙附和起來,「對對對,我這也有個老方子,可管用了,以前臣婦也是格外畏寒,這才用了一個月,現在冬日裡這手熱的跟火爐似的。」

    一瞬間,冷風四溢的大殿頓時雜聲沸頂起來,一個個在那裡吹來捧去,簡直要把柳凈捧到天上去了。

    她無奈的看了眼一旁的綠胭,正準備說話,卻忽然看到門口進來一個身姿曼妙的女子。

    看到她進來,一些人也慢慢停下話聲,不自覺把目光投向那邊的柳夫人,畢竟這柳侍郎家的事她們也有所耳聞。

    女人扭著腰肢慢慢上前,然後給她行了一禮,「妾身見過昭華娘娘。」

    纖細輕柔的嗓音去春日裡的拂柳般勾的人心痒痒,柳凈看著面前這個長相清純的女子,不由眉梢一挑,「你叫什麼?」

    話落,殿內瞬間安靜了下來,一個個都捂著嘴想看那個女子的笑話。

    「妾身賤名絮兒,恐污了娘娘的耳。」女子依舊跪在那格外恭敬的回道,清純的小臉上透著股別樣的柔弱。

    「絮兒?」柳凈抬手拂了下鬢上不斷搖擺的流珠,目光透著股冷意,「這其他夫人們不遠路途都趕了過來,為何你明明住在府中,卻來的這麼遲?莫不是看不起本宮?」

    說完,殿內那些夫人們都屏住呼吸有些不敢說話。

    絮兒聞言也是立馬嬌嬌弱弱的抽泣道:「妾身……妾身昨夜伺候老爺晚了,所以得知娘娘回府時便遲了一些。」

    看著這副狐媚子的模樣,那些夫人也都是恨的牙痒痒,畢竟誰府中沒那麼一兩個這樣的人?

    見她這個時候還在這裡炫耀自己的寵愛,柳凈不知道該說她膽大包天呢,還是有恃無恐?

    「本宮回府三日前便派人通知了下來,怎麼,你這一伺候,倒是伺候了三天三夜不成?!」她就這麼目光凌厲的盯著下面的人,倒是一旁的柳母有些息事寧人的拉了下她的衣袖。

    「噗嗤!」

    一些夫人忍不住低笑出聲,也忍不住嘲諷起來,「可不是嘛。瞧她那狐媚樣,若是我府中有這樣的人,怕早就給攆出去了!」

    一個個急於捧著柳凈,自然是不留餘地的貶低絮兒,後者聞言頓時紅著眼,跟朵小白蓮似的在那裡低聲抽泣起來。

    柳凈冷笑一聲,頓時一掌拍在桌上,「一大早哭喪給誰看呢,莫不是讓人以為本宮欺負了你?!」

    說完,她便看向一旁的綠胭,「拖下去,掌嘴!」

    話落,絮兒連忙抬起頭,一臉驚恐的看著她,「不……不行啊娘娘,妾身……妾身懷孕了。」

    話落,一旁的柳母頓時臉色一變,頗有些感傷的低下了頭,其他夫人們卻是低聲議論了起來。

    柳凈手心一緊,突然起身來到她面前,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微微眯眼,「你說你懷孕了你就懷孕了,可有大夫作證?」

    「空口白話誰都會說,而且,你該不會以為懷孕了本宮就得捧著你了?」說完,不由偏頭看向綠胭,聲音冷冽,「拖下去,掌嘴!」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