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1.借刀殺人【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1.借刀殺人【二更】字體大小: A+
     

    柳凈腳步一頓,不由嘆口氣,她不去找別人,這別人倒是找上門來了,難道文妃懷著孕還想來她這裡碰瓷?

    沒有辦法,柳凈只能披上狐裘走出內殿,卻見外殿上坐著一個清麗絕色的女子,她手裡裝模作樣端著一碗熱茶,許是覺得燙了,又將它重重放在桌上。

    「文妃姐姐大駕光臨,倒是臣妾有失遠迎。」柳凈不輕不重的給了她行了一禮,然後看了眼桌上的那杯茶,「若是文妃姐姐不喜歡這種茶,那臣妾再讓人給您換一種。」

    今日文妃打扮的很是素凈,似乎以保暖為主,但依舊掩蓋不了她那精緻的面容,以往她從不會化濃妝,可今日的粉卻撲的很厚,似乎想遮掩什麼。

    「本宮今日前來不過是為了慶賀妹妹遷宮之喜,特意來給你送禮而已。」文妃坐在那擺擺手。

    後面的宮女立馬遞上來一個黑木盒子,柳凈沒有動,倒是後面的綠胭接了過來。

    「臣妾本想去拜訪姐姐,卻不想您倒是先來了,倒是臣妾的罪過。」她並沒有坐在上首,而是坐在了她身側,目光不經意掃過文妃那平坦的腹部一眼。

    後者垂下眼眸,一手輕輕撫弄著手腕處那碧玉鐲子,語氣里透著股諷刺,「那倒不至於,免得妹妹又喊肚子疼。」

    話落,柳凈不禁掃了眼身後,綠胭立馬慢慢退下去,文妃後面了宮女猶豫片刻也慢慢退了出去。

    直到屋內只剩下兩人時,她才微微湊過腦袋,諷刺道:「這不是文妃姐姐教臣妾的嗎?您那麼喜歡將計就計,臣妾也是跟您學的呀。」

    那次被下絕育散,文妃不可能不知情,無非就是想順勢陷害她一把而已!

    微微偏頭,四目相對,文妃忽然唇角一勾,「這宮裡路深,妹妹想學怕是還要走好一段路才行。」

    嗤笑一聲,柳凈目光忽然掃向門口,「臣妾有皇上這盞指路明燈又怕什麼?」

    說完,又淡淡的瞥了她眼,「這都快到午膳了,姐姐可要留下來一起用膳?剛好皇上應該也會來!」

    她不相信文妃過來只是為了給她送禮這麼簡單,指不定就是為了在她這裡截胡,以前派人截不到,現在倒是懂的自己親自出手了。

    聞言,文妃臉色微變,正欲說什麼,殿外卻突然響起一道「皇上駕到」的聲音。

    柳凈笑著低下頭,她就知道……

    蕭靳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兩人齊齊起身給自己行禮,不過他沒有猶豫還是先扶起了柳凈,卻發現她手涼的很,忍不住微微皺眉,「都要做母妃的人了,怎麼還不懂照顧自己,就你這樣,朕以後就把她抱走!」

    柳凈:「……」

    她小小的身子頓時縮進他暖和的斗篷里,然後緊緊抱著他腰撒嬌似的道:「皇上若是要把臣妾的小公主抱走,那乾脆也把臣妾一起抱走算了~」

    看著眼前這溫馨的一幕,文妃只覺得格外刺眼,在她的記憶中,蕭靳從未對她如此體貼過!

    「皇上……」

    直到她忽然出聲,蕭靳才將目光移到她身上,目光淡淡,「這麼冷的天,怎麼不在宮裡休息。」

    是啊,他從來都只會這樣例行去關心她,以前只覺得他是個帝王,不可能將情緒外露,可如今……

    「臣妾有件事……想懇求皇上。」文妃忽然屈身行禮,布滿濃妝的面上頗為僵硬。

    柳凈緊緊握著蕭靳的手,就這麼冷眼看著她到底要耍什麼花招。

    後者垂下眼眸,聲音清淡,「你說。」

    外殿開著大門,凜冽的冷風不斷吹進,可在冷,卻也冷不過文妃的心……

    她紅著眼,強裝鎮定抬起頭,對上他平靜的視線,「過幾日便是臣妾生母忌日,臣妾想……回府祭拜一番。」

    四目相對,蕭靳忽然沉默了下來,柳凈沒有說話,卻感覺的到被握住的手忽然一疼,忍不住偏頭看了眼他立體的側顏。

    半響,他才沉聲道:「朕與你一起。」

    柳凈眸光一閃,抬眼間,卻見文妃給了她一個好似嘲諷的眼神,但很快又一臉哀傷的低下頭,「多謝皇上。」

    說完,又聲音沙啞的道:「那臣妾就不打擾皇上與姝妹妹用膳了。」

    說完,又低著頭腳步緩慢的往殿外走,背影看上去有些失落,柳凈沒有說話,就這麼看著她慢慢消失在內殿中。

    「臣妾也想回府看爹娘。」她鬆開他手,撇撇嘴來到一旁坐下。

    回過神,蕭靳不禁上前揉了揉她的腦袋,「好好好,朕與你一起。」

    柳凈眉梢一挑,倒卻沒有說話,能讓皇上陪著回府省親,這可是天大的殊榮,哪怕皇后也是沒有過的,不過她還是有些不解,剛剛她能感覺的到,蕭靳對於文妃生母的死似乎很在意,難道中間還有什麼彎彎繞繞?

    「系統,還有沒有真心卡呀?」

    系統:「完成支線任務,讓皇帝一個月不寵幸其他妃嬪,將獎勵真心卡一張!」

    柳凈:「……」一個月?

    「文妃剛剛過來做什麼?」他忽然問道。

    柳凈眨眨眼,然後伸手環住他腰,仰起頭一臉不滿的看著他,「還能做什麼,她知道皇上會來臣妾這,肯定是為了過來見您的唄。」

    許是懷孕吃的多,她小巧的臉蛋越發趨向圓潤,但肌膚依舊格外嬌嫩,面上紅撲撲的氣色看起來格外的好。

    蕭靳抬手捏了把她的小臉,不禁輕笑一聲,「愛妃的臉現在這麼大,朕的眼裡只裝的下你了。」

    柳凈:「……」

    「皇上!」她騰地起身,有些惱怒的轉過身揉了揉自己的臉,發現的確是大了一圈,不過也不是很胖,雖然最近吃的多,可她的手腕還沒有綠胭的粗呢。

    「哈哈哈……」看到她這樣,蕭靳忍不住攬過她臉,大笑著捏了把她的小臉,「放心,朕不會嫌棄你的。」

    柳凈淡淡的瞥了她眼,心中有些不屑,男人總是這樣口是心非,不然選秀怎麼專挑漂亮的?

    「臣妾就算胖了,那也比其他人好看!」她嘟著嘴掰開臉上的大手。

    低頭在她眼角親了一下,他聲音低沉,「嗯,好看。」

    門口的綠胭忍不住走的遠一些,然後默默的讓人去傳膳。

    用了午膳以後,蕭靳又回去處理公務了,柳凈坐在軟榻上慢慢打開文妃送來的黑盒子,發現裡面只是一套朱釵首飾,普普通通看不出什麼稀奇的,這人也是小氣,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那好歹也送個好點的東西來呀,做法這麼差,她送人都不好意思。

    將東西放在一旁,她隨手一指,「這個單獨放起來,等以後我們再送回去。」

    聞言,青梔立馬抱著東西下去了,倒是一旁的綠胭忍不住上前輕聲道:「主子,您說太後娘娘的消息是不是在誆您的?」

    她說的是文妃懷孕一事,柳凈撐著下巴,看了眼外面不斷顫動的樹枝,聲音清淡,「不會,太后沒必要騙我,而且先前我看到文妃端著那杯茶也是一口未喝,下意識還會捂住自己的腹部,事情應該不會這麼巧合。」

    「不過……」她眸光一閃,忽然起身走下軟榻。

    綠胭有些不解的看了眼屋外,「外面這麼冷,您這是要……」

    「我可是好久未曾給皇後娘娘請安了。」她淡淡一笑,上前拿過狐裘披在身上。

    長樂宮。

    冷風凜凜的庭院中幾個宮女悉悉索索的清掃著地上的落葉,似乎被凍的有些發抖,只能快速揮動著掃帚。

    端著涼透的茶水,慕雲剛走出庭院,就看到不遠處行來一道浩浩蕩蕩的儀仗,待看清上面的人時,又連忙返身回了宮。

    內殿中溫暖如春,皇后正坐在軟榻上查看著這個月後宮的總開支,卻見慕雲急匆匆的走了進來,不由微微偏頭,「怎麼回事?」

    看了眼殿外,後者立馬上前在她耳邊低語了幾句。

    「她怎麼來了?」一向被陰謀論習慣的皇后立馬擺擺手,「你待會不要上茶水和糕點,宮中也不要點香,免得某些人出了事又來怪本宮。」

    點點頭,慕雲瞭然的轉身出了內殿,卻在門口剛好碰到柳凈,頓時屈身行禮道:「奴婢見過姝昭華。」

    看著眼前這個大氣沉穩的宮女,柳凈慢慢把袖中的忠心卡抽了出來,然後笑著拍拍她肩,「不必多禮,不愧是皇後娘娘身邊的人,一看就比本宮的人能幹。」

    慕雲有些奇怪的看了眼肩頭,只發現上面好像閃過一絲什麼黃色的東西,再去看柳凈時,眼神不經意一變,「娘娘過獎,如果無事,奴婢就先行告退了。」

    柳凈沒有說話,就這麼笑著看著她離去,然後心情頗好的走進了內殿。

    「臣妾給皇後娘娘請安,臣妾不請自來,還望娘娘莫怪。」她恭敬的行了一禮。

    殿內溫暖如春,華貴的擺設處處彰顯著這間寢殿主人的不凡,皇后看到她進來,下意識掃了眼她的肚子,隨即立馬又上前將她扶起,端莊秀麗的面容上一片和藹,「本宮也有幾日未見你,正準備讓人去問問你近日身子可還安好。」

    多麼好的一副姐妹情深的場景,不過可惜了,柳凈知道,皇后怕早就想把她弄死了。

    「有皇後娘娘關照,臣妾身子自然安好,不過……」她說著,便有些忌諱的看了眼後面的人。

    皇后瞭然的擺擺手,待其他人都退下后,才重新坐回原位,翹著尾指,不急不緩的輕撫著茶蓋,似乎想要看看她想耍什麼花招。

    來到皇后對面坐下,柳凈一臉緊張的左顧右盼一眼,然後便湊過腦袋悄聲道:「臣妾發現了一件事,不知道該和誰說,想來想去,覺得還是跟皇後娘娘說最合適了。」

    看著她這副故作緊張的姿態,皇后心中冷笑一聲,然後繼續翻看手中的賬簿,狹長的鳳眸微微一挑,「你有話不妨直說。」

    「是這樣的……」柳凈緊張的握緊拳頭,然後眨著眼一臉恐慌的看著她道:「臣妾好像發現……文妃姐姐……懷孕了。」

    「你說什麼?!」皇后五指一緊,臉色雖然不變,但眼神卻格外銳利,就這麼直愣愣的盯著柳凈,「這種事可不能胡說,你發現了什麼,快如實告訴本宮!」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