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0.遷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50.遷宮字體大小: A+
     

    霎那間,太后頓時俯身握住柳凈胳膊,一臉和藹的笑道:「你這孩子,不過是不小心掉了一個杯子而已,你如今有孕在身,怎麼動不動就跪,待會動了胎氣可如何是好。」

    柳凈:「……」

    這反應能力,不愧是太后!

    被迫給她拉了起來,柳凈自然不敢當面戳穿她,只得悄悄掐了把大腿,然後紅著眼轉給給蕭靳行禮,「臣妾見過皇上。」

    自家母后什麼性子蕭靳也是深知,幼時,他母后是怎麼對付那些妃嬪的,他如今可還歷歷在目。

    「起來吧。」他冷著臉,頗為不悅的看著柳凈,「你笨手笨腳的,以後就少給母后惹麻煩!」

    柳凈眨眨眼,然後配合的低下頭,頗為委屈的應聲道:「那……那嬪妾就先行告退了。」

    說完,竟是退後兩步轉身往殿外走,太后眯眯眼,對於兩人這一唱一和並沒有言語。

    走出內殿,柳凈回頭瞪了眼裡面,眼中不禁閃過一絲精光,這老不死的還想捧自家侄女上位,等著吧,要是她讓雪淑容上位了,她名字就倒過來寫!

    一出內殿,她就聽到了外面那淅淅瀝瀝的下雨聲,來到門口,只見屋檐下落下陣陣小雨,一滴一滴砸在地上沿著縫隙融入宮磚縫裡……

    看到她出來,李長福連忙躬身道:「如今下著雨,不如娘娘待會再走?」

    看著那被雨水洗刷一切的地面,柳凈沒有說話,只是緊了緊身上的狐裘,等待著這雨下得再小一點。

    不知何時,直到肩上忽然多出一隻大手,她才微微偏頭,卻對上了一張熟悉的輪廓。

    「可願與朕走走?」他目光幽深。

    柳凈眨眨眼並未言語,蕭靳才伸出手,李長福立馬遞上一把傘。

    外面的雨並不是很大,只是冰冷的雨水砸在臉上有點疼,柳凈走在他身側,看了眼後面想跟又不敢跟的李長福和一眾奴才,最後只能擺擺手讓他們退後一些。

    攬著她肩,走在潮濕的宮道上,蕭靳臉色忽然變得格外平靜,「那年朕八歲,剛從太傅那裡下課,也是這樣一個雨天,朕看到四弟在湖邊摘荷花,那時候湖裡的荷花開的極好,不過湖邊滑,他一不小心就掉了進去。」

    柳凈睜大眼,欲言又止的看著他立體的側顏。

    「朕本想去叫人,可後面的嬤嬤卻一把捂住朕的嘴,她說,這不關我的事!」說著,蕭靳眼中忽然出現一絲異樣,「朕只能眼睜睜看著四弟在湖中掙扎,然後朕就被嬤嬤給拖回了宮,四弟最後還是死了,我跟母后告那個嬤嬤的狀,縱然知道我與四弟之間會有競爭,可卻從未想過要他的命,可是母后卻拉住我胳膊,臉上是我從未見過的冷漠,她說,今日我只是看著他人去死,若要登上那個位置,終有一日要親自動手剷除路上所有阻礙,哪怕是親兄弟!」

    「皇上……」柳凈不知他為何會跟自己說這個,但聽了亦是覺得心情複雜。

    「從那日起,朕便知道,這世上所以一切親情都是靠不住的,就連母后……」說到這,蕭靳忽然自嘲一笑,大手緊緊攬著她肩,漫步在細雨綿綿的御花園中,「這件事朕一直都不想記起,不知為何,今日那一幕又浮現在了朕腦中。」

    停下腳步,柳凈伸手環住他腰,輕聲道:「皇上放心,您還有臣妾,雖然太後娘娘一直在刁難臣妾,可我一定會學您一直忍下去的。」

    輕笑一聲,他伸手揉了揉她腦袋,目光意味不明,「朕不是讓你忍,你肚子里是朕的骨肉,誰若打他的主意,便是母后你也不用忍!」

    突然的溫情倒讓柳凈有些莫名其妙,可她知道,蕭靳絕對沒有愛上她,不過如今倒也是個好兆頭,他肯跟自己說起往事,可見對她已經放下了些防備,雖然她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跟自己說起這麼多,但猜想肯定是剛剛跟太后在裡面說了什麼,然後觸景生情了。

    「臣妾膽子小,只想好好安胎,然後給皇上生一個可愛的小公主。」她仰起頭,緊緊抱住他腰,面上滿是俏皮的笑意。

    一手撐著傘,他伸手彈去她帽子上的雨珠,目光揶揄,「你不是喜歡皇子嗎?」

    四目相對,柳凈立馬側過身,然後緊緊拉住他的大手,繼續往前走著,「可是會被皇後娘娘抱走啊,如果這胎真的是皇子,那……那……臣妾一定會很傷心的。」

    牽著她柔若無骨的小手,蕭靳忍不住偏頭看了眼她糾結的小臉,「那朕抱走怎麼樣?」

    柳凈心中一驚,面上又很好奇的偏過頭,弱弱道:「還是不要了,到時候……臣妾可不想孩子成為皇上的四弟。」

    這句話說的已經很大膽了,柳凈有點怕他生氣,不過今日的蕭靳似乎有些奇怪,不知剛剛和太后說了什麼,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氛圍之中。

    握緊她微涼的小手,蕭靳沒有說話,只是牽著她一直往前走。

    等回到流雲閣時,柳凈身上倒沒什麼雨水,不過蕭靳把傘都給了她,自己的一邊袖子被打濕了一大片,等李長福趕到后,柳凈又讓他趕緊回乾清宮拿衣服替換。

    這夜蕭靳自然是留在這,不過他看書看到很晚,柳凈近日又很睏倦所以一下子睡過去了,等次日醒來時,身邊的人早就去上朝了。

    與此同時,她也收到了來自俊親王和縛親王的賀禮,俊親王送的是一座紫木屏風,聽說能安神靜氣,而縛親王送的則是一對和田玉枕,聽說冬暖夏涼還能助眠,柳凈通通讓人充入了庫房,反正寶貝誰也不嫌多。

    兩儀殿是五日後整頓好的,那日的冷風依舊很大,等她到兩儀殿時,院子里已經跪滿了一地的奴才,而李長福也悉悉索索的站在那等著她,見她到來,連忙迎了上來。

    「奴才見過昭華娘娘,這是皇上讓奴才給娘娘新挑的宮人,而且小廚房已經騰了出來,知道娘娘喜歡吃揚州菜,皇上還讓人給娘娘在御膳房找了個揚州的廚子。」李長福顯然已經等很久了,凍的脖子都縮了進去。

    如今她是正三品的位份,宮裡伺候的人的確是要翻上幾倍,殊不知淑妃宮裡的粗使太監和宮女就足足有二三十人,她這裡倒也算正常規格,而且李長福挑的,肯定不會有別宮的探子。

    「這大冷天還勞煩李公公跑一趟,著實讓本宮過意不去。」說著,她便看了眼後面的綠胭,後者也連忙抱著一個盒子上前遞給李長福。

    後者開始還推脫了一下,最後也順勢接了過來,一掂裡面的重量,他便知裡面是個大傢伙,可不是嘛,這皇上有時間就讓給這姝昭華送好東西,想必這次遷宮怕是要搬好久。

    「這都是奴才該做的,皇上還說了,午時會過來用膳,若是處理政事遲了,娘娘便不必等了。」李長福恭聲道。

    柳凈應了下聲,被風吹的有些冷,便連忙往裡面走,內殿里的擺設很是素凈,但每一件皆是價值連城,光是她牆上掛著的那副畫還是名家的絕跡,如果給她爹的話,那她爹一定會開心的到處炫耀。

    「主子,您都搬這來了,要不要去文妃娘娘那裡打個招呼?」綠胭一邊幫她褪下狐裘,欲言又止的看了眼屋外。

    「今天不去了,宮裡瑣事這麼多,改天再去隔應隔應她。」柳凈來到梳妝台前坐下,慢慢卸下手上的護甲。

    不知想起什麼,她又看了眼身後,「紫葵呢?」

    話落,綠胭立馬上前替她卸下鬢上朱釵,「紫葵姐姐還在外面訓話,青梔則在讓人整理庫房裡的東西,而且待會西殿和東殿那邊住的孔才人和梅婕妤怕是會過來給您請安,如果您累了的話,那奴婢就讓她們晚點再過來?」

    懷孕之後,她的精神是越來越不好了,一天二十四小時有十五個小時是在睡覺,而且吃又吃的多,她都怕自己以後會成為一個大胖子。

    「嗯,晚點再過來吧,我先睡一覺,待會皇上來了你再叫我。」柳凈打著哈欠,慢慢往床榻那邊走去。

    直到這時,紅璇卻急匆匆的走了進來,欲言又止的看了眼屋外,「主子,文妃娘娘來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