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8.兇手是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8.兇手是她字體大小: A+
     

    話落,麗才人忽然淺淺一笑,「嬪妾哪比的上娘娘,就連皇上也說娘娘舞技超群,嬪妾就不班門弄斧了。」

    「喔?」柳凈湊過腦袋,眉梢一挑,「皇上何時說的?」

    聞言,麗才人不由垂下眼眸,聲音平靜,「就前幾日而已。」

    直起身,她緊了緊身上的狐裘,眼角一瞥,「麗才人當真是謙虛,本宮那日見你跳的並不差,你如此推脫,莫不是在敷衍本宮不成?」

    周圍路過的妃嬪看到柳凈紛紛行了個禮,然後就快步進了內殿,但也有幾個兩步三回頭的往後看。

    見她不說話,柳凈忽然抬手托起她下巴,目光灼灼,「聽說麗才人乃是南城第一美人,如今一看倒果真如此,罷了,若是麗才人不願意給本宮這個臉,那你便留著跳給皇上看吧。」

    說完,便精緻往前走,不知想到什麼,忽然停下腳步回頭望去,「當然,如果皇上願意看的話。」

    話落,人就不急不緩的進了內殿,只剩周圍幾個奴才對著麗才人在那裡指指點點,後者眼眸一眯,臉色不變,也跟了上去。

    此時內殿里已經坐滿了人,這位份提了上來,柳凈的位置也提到了前面,等她坐到尤妃下首時,對方還對著她淡淡一笑。

    柳凈也都她微微頷首算是打過招呼了,這時前面的皇后忽然開口道:「既然姝昭華有孕,那日後便不用過來給本宮請安了,腹中龍裔最要緊。」

    「多謝娘娘關懷!」她微微點頭。

    倒是對面的淑妃卻在那不陰不陽的道:「臣妾看這姝昭華可是精神好的很,剛剛還把麗才人教訓了一頓呢,都說懷孕的人脾氣大,當初雪淑容可不是這樣的。」

    雪淑容還在調養身子所以今日未來,其他人聞言都是在那裡默不作聲,如今也不敢再去附和淑妃了,畢竟如今這個姝昭華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了。

    「臣妾脾氣向來都大,難道淑妃娘娘是第一日才發現的?」柳凈臉色不變,眼角一瞥,「臣妾的宮女在淑妃娘娘那裡才待了幾日,這手就腫成不成樣子,這皇上可最愛紫葵泡的茶,如今看來,到時嬪妾只得如實相告了。」

    依著她原來的性子肯定不會這麼輕易放過那個麗才人,不過對方是俊親王送進宮的,還不知道有什麼目的,她還是先觀察觀察再說。

    「一個奴才而已,難道本宮還得天天去伺候她不成?」淑妃冷哼一聲,似乎並不畏懼她去告狀。

    「行了!」皇后不悅的瞪了她眼,「淑妃,你一向就愛體罰宮女,本宮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那紫葵是姝昭華的貼身宮女,你竟也如此放肆,待會給本宮回去抄十遍宮規!」

    這個懲罰可謂是不痛不癢,淑妃自然是敷衍著點點頭,還給了柳凈一個冷眼。

    等晨省散了后,看著柳凈也坐上了轎攆,淑妃眼中的嫉恨怎麼也揮之不去,這才進宮多久就成昭華,是不是等生下孩子就要跟她平起平坐了?!

    「外頭冷,為了不凍著龍胎,那臣妾就先走一步了。」柳凈看了身後的淑妃一眼,然後便擺擺手。

    下面抬轎的奴才立馬穩穩的走在前面,一時間淑妃也只能在後面等著她先走,周圍一些妃嬪看到這一幕都是眼觀鼻鼻觀心的不說話。

    只有淑妃坐在轎攆上緊緊握著扶手,目光死死的瞪著前面轎攆上的那道碧色身影!

    等回到流雲閣,柳凈就看到李長福守在院子里,手裡還拿著一本冊子,似乎是等久了,凍的他也在那裡走來走去。

    轉過頭,她挨在綠胭耳邊輕聲道:「從今日起,你以後就給我盯緊淑妃身邊的那個大宮女,只要她一落單,你就帶人把她給我逮過來!」

    話落,綠胭先是一愣,隨即便連忙點頭,其實她早就想這樣做了,反正就算鬧到皇上那,最後吃虧的肯定不是她家主子!

    走進后,看到她回來,李長福便連忙對她行禮,「奴婢給昭華娘娘請安!」

    柳凈上前虛扶了她一把,「李公公不必多禮,本宮去給皇後娘娘請安了,倒是讓你久等了。」

    說完,一邊看向一旁的青梔,「怎麼不讓李公公進去等?」

    之前她宮裡的人倒是全被調回來了,倒是只有紫葵一個人受了點苦。

    「多謝娘娘好意。」李長福連忙躬身笑著道:「奴婢也沒等多久,不過是皇上讓奴才給娘娘送宮中空缺宮殿的名冊來而已。」

    聞言,柳凈不禁伸手接過他手中的冊子,然後徑直走入內殿,屋內炭火燒的極旺,她褪下狐裘來到軟榻前坐下。

    青梔立馬端上一杯熱水,後者抿了一大口驅驅寒氣后才慢慢翻開那本冊子。

    正三品以上就可以做一宮之主了,所以她的確是可以換個住處,地方大點,以後也好養孩子。

    「皇上有什麼意見嗎?」她忽然悠悠道。

    話落,李長福也是躬身笑了笑,「皇上只說娘娘喜歡即可,不過娘娘若是喜歡離乾清宮近點的話倒是可以選這昭仁宮。」

    柳凈沒有說話,只是繼續翻著那本冊子。

    見此,李長福又繼續介紹道:「而這上陽宮則是最寬敞的一間,裡面也只有西殿那邊住了王貴人而已。」

    翻了半天,柳凈的目光終於停了下來,「兩儀殿?」

    聞言,李長福不由臉色一變,隨即又立馬點點頭,「那奴才立馬讓人下去整頓清掃,盡量讓娘娘早些住過去。」

    兩儀殿……

    唉,看來這姝昭華硬是要跟文妃娘娘對上了。

    「不急,李公公慢慢來即可。」柳凈笑著將冊子合上又遞給他。

    一旁的綠胭也不動聲色的遞過去一個大荷包,後者頓時用冊子夾著荷包頓時收進了懷裡,說了幾句吉祥話后才慢慢離去。

    等他一走,那邊的青梔倒是有些憂慮,便忍不住走過來輕聲道:「娘娘,這兩儀殿離文妃娘娘的清華殿也太近了,會不會不好?」

    喝了口熱水,柳凈拿過一旁碟子上的糕點在嘴裡咬了一口,隨即又連忙放下,一臉難受的捂著嘴作勢要吐。

    綠胭立馬從角落裡拿過一個痰盂放在她面前,不過柳凈低著頭吐了半天也沒有吐出什麼,最後只能拍著胸口難受的靠在那裡喘氣,這孕吐的確是挺折磨人的。

    「我就是想著近一點,要是不做點什麼,我又怎麼對得起她那日她給我下的毒?」她微微一笑,面上露出一絲諷刺。

    柳凈決定從心理戰開始打起,隔壁住了一個懷著龍胎的妃子,而皇上又時常往隔壁跑,比起以往的盛寵,可想而知文妃的心理會有多麼不平衡,到時候她才好從側面出擊。

    「主子!」

    就在這時,紅璇忽然慢慢走了進來,然後看了眼門口,「奴婢把藍采女帶來了。」

    話落,帘子忽然被人撩開,一個穿著藍色宮裝,披著素色狐裘的女子走了進來,她打扮的依舊很精緻,鬢上的蝶翼步搖一晃一晃的,妝容也是精心打扮過,一看就是有備而來。

    柳凈本來是想讓紅璇去把人找來算算帳,如今看來,這藍采女似乎還想在她這搏一把看能不能碰到皇上了?

    「嬪妾給昭華娘娘請安,娘娘吉祥。」她微微福身,雖然面上看不出什麼情緒,但手心的絲帕卻攥的極緊。

    柳凈擺擺手,綠胭等人立馬悄聲退了下去。

    待暖和的屋內只剩下兩人時,她才不急不緩的喝了口熱水,懶懶的靠在軟榻上拂了下鬢上不斷搖擺的流珠,「若不是本宮讓人去請藍采女,如今怕是要以為是你自己主動來找本宮了。」

    幽幽的女聲帶著抹諷刺,藍采女嚇得立馬跪倒在地,忽然想起了曾經的那一頓板子。

    一時間,屋內彷彿只剩下炭火燒的噼里啪啦的響聲,柳凈依舊坐在那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聲音微冷,「你可知本宮來找你所謂何事?」

    話落,藍采女頓時低著頭支支吾吾起來,「嬪妾……嬪妾愚鈍,不知娘娘何意。」

    「愚鈍?」柳凈冷笑一聲,忽然走下軟榻,慢慢來到她面前蹲下,「你讓柳媛陷害本宮時,可不像如今這般愚鈍。」

    頃刻間,藍采女嚇得頓時癱坐在地,自從得知柳凈懷孕后,她便嚇得整夜整夜的睡不著,卻不想這一日終究還是來了。

    伸手托起她下巴,柳凈微微眯眼,「你現在把指使你這樣做的人說出來,本宮尚可不去皇上那裡告發你,不然……」

    她嘴角一勾,「你知道的,想要弄死一個不受寵的采女,本宮完全不用麻煩皇上。」

    四目相對,彷彿被她眼中的殺意給嚇著了,藍采女連忙撐著身子往後退,面上全是一臉驚慌。

    「不……不關我的事,我什麼也不知道!」她一個勁的往後退,直到後背撞上了桌腳,才「啊」的一聲抱頭在地上瑟瑟發抖起來。

    就這個心裡素質,又怎麼會有那個殺人的手段?

    看著眼前這個抱頭蹲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女子,柳凈眨眨眼,忽然抽出真心卡,不急不緩的上前按在她背上,「是誰指使你陷害我的?」

    第一次用這個真心卡,她不知道管不管用,只能緊緊的盯著面前女子的反應。

    就在這時,藍采女忽然僵硬的抬起頭,目光迷茫的看著她,下意識回道:「是……是德妃娘娘。」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