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6.又晉陞【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6.又晉陞【二更】字體大小: A+
     

    話落,便連忙將人打橫抱起大步放在床榻上,一時間,整個內殿都亂了起來。

    文貴妃回過神,但依舊一言不發的站在那,不知是不屑解釋,還是不知該如何解釋。

    後宮里其他人也來的極快,幾乎太醫前腳剛到,皇后就帶著淑妃等人走了進來,整個內殿也變得擁擠不堪。

    柳凈躺在床上,閉著眼心裡卻在呼叫系統,「有沒有那種可以讓我看起來胎像不穩的藥丸?」

    系統:「沒有。」

    柳凈:「……」

    「哎呦,這姝妹妹不是在禁足嗎?怎麼貴妃姐姐會在這?」淑妃一副看好戲的掃了那邊的女子一眼。

    後者微微回頭,目光灼灼,「本宮來看看姝采女而已,怎麼,這也要向淑妃妹妹報備?」

    聞言,淑妃不禁冷哼一聲,「那貴妃娘娘這倒是看的好,竟然把人給看病了。」

    一個太醫把完以後,就讓下一個太醫確診,一時間,就連皇后的目光也緊緊落在床上的人身上,倒是沒有再去管喧鬧的淑妃。

    幾個太醫輪流把了半天,最後才相視一眼,齊齊跪倒在地,「回皇上,姝采女這是有一個多月的身孕!」

    話落,其他人都是臉色一變,紛紛低聲議論起來,嫉妒的視線齊齊落在床上,就連皇後手中的護甲也生生被折斷一半。

    「身孕?」蕭靳握緊柳凈的手,掃了眼她平坦的腹部,隨即又皺起眉看向太醫,「胎像可平穩?」

    說完,幾個太醫又相視一眼,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最後還是由一個年長的太醫恭聲道:「回皇上,姝采女只是受驚了而已,如今月份還淺,平日里的吃食這個一定得注意,特別是前三月,這要忌諱的事情也是繁多,待會微臣開幾副安胎藥,姝采女只需要每隔一月用一副即可!」

    這姝采女的胎像穩的不能再穩了,可他們當然不能實話實說,不然豈不是得罪了人家?

    聽到太醫的話,蕭靳也是鬆了口氣,立馬將人抱在懷裡,低頭在她額前親了一下,「幸好今日被朕給發現了。」

    看到這一幕,文貴妃指尖都已經刺入肉中,可她好似什麼也沒有發覺,依舊死死的盯著面前這個對別的女人輕聲細語的男人。

    現在回想,他似乎從未這樣溫柔的安慰過她?

    看著一屋子那些各色各樣的面孔,柳凈忽然將腦袋埋進他懷中,哽咽出聲,「是啊,不然嬪妾就是死在這也無人知曉。」

    知道她是在說被禁足一事,蕭靳立馬看向李長福,後者迅速上前掏出兩塊一模一樣的手帕,「皇上,奴才讓人比對過,這兩條手帕雖然一模一樣,可針腳卻截然不同,還有那日綠胭撿到的荷包,也並不是稚兒繡的。」

    聞言,一屋子人又低聲議論了起來,似乎沒想到這姝采女犯了這麼大的事還能翻身!

    「就是,本宮也不相信姝妹妹會做出這種事。」皇后也上前寬慰一笑,面上倒是看不出任何其他情緒,好似真的為了柳凈高興。

    柳凈就知道這李長福早就查到了證據,如今不過是在等她自己發現而已,可是……

    「皇上!」她忽然一把抓住蕭靳的胳膊,一臉畏懼的看向文貴妃,「剛剛……剛剛……貴妃娘娘要給嬪妾灌□□……」

    「啊?!」

    霎那間,所有人都是驚呼一聲,皇后眼疾手快的指著文貴妃手裡那個空了的茶杯道:「楊太醫,你快去看看,有誤會還是快解開為好。」

    「就是就是!」淑妃也連忙附和起來,縱然心中對柳凈的嫉恨不比任何人少,但她更討厭這個文貴妃。

    後者退後一步,握著那個茶杯不禁將目光放在蕭靳身上,聲音清淡,「皇上不相信臣妾?」

    四目相對,期間還夾雜著幾個太醫的躊躇不前,蕭靳卻是沉默了下來。

    柳凈咬咬牙,拉緊蕭靳胳膊,目光灼灼,「皇上相信貴妃娘娘,那就是以為嬪妾在故意誣陷?」

    她一雙明眸中還帶著一抹淚光,蕭靳垂下眼眸,沒有言語。

    沒想到皇上這個時候還要包庇這個賤人,皇后也不管其他,上前一步,直接搶過文貴妃手中的杯子,一臉微笑,「如果是誤會,還是早點解開為好,貴妃妹妹說是不是?」

    話落,隨手就將東西遞給幾個太醫,嚴肅道:「給本宮看仔細了!」

    茶杯里縱然沒有茶水,但還是有一些細小的水珠在上面,幾個太醫一個個聞了又聞,然後又用指尖沾著水珠在舌尖嘗了嘗。

    一番下來,幾個又面面相覷的跪在那,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回稟。

    「楊太醫,你實話實說即可!」皇后聲厲色茬的喝道。

    見此,那個年長的太醫頓時看了眼蕭靳,然後嚇得低下頭,支支吾吾道:「因為……因為裡面沒有茶水,所以……微臣們也不是很清楚……」

    「楊太醫,那你的意思是姝采女故意誣陷嗎?」皇后怒聲喝道,全然一副替柳凈著想的模樣。

    後者差點冷笑出聲,論演技,這後宮里皇后說第二,絕對沒人敢說第一!

    「這……」太醫低下頭,似乎在盛寵不衰的文貴妃和懷有龍裔的姝采女之間做選擇,猶豫片刻,終於抬起頭認真道:「回皇上,微臣們只感覺到了一點「千腸醉」的藥性,但也有可能是微臣們察覺錯了,畢竟這……這一點證據著實看不出什麼。」

    話落,作為老油條的淑妃立馬驚呼一聲,「這千腸醉不是那個無色無味的□□嗎?曾經蘭婕妤好像也是這樣死的?」

    這麼一說,眾人看文貴妃的眼神都透著股畏懼,似乎沒想到她膽子竟然這麼大,光天化日下竟然親自動手,這可不想這位的風格。

    就在這時,文貴妃忽然輕笑一聲,面上依舊不見驚慌,反而格外鎮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看著她那副無所畏懼的模樣,蕭靳不禁眸光一暗,聲音低沉,「那你今日為何來這?」

    霎那間,就連皇后也是精神一震,眼中閃過一絲不敢置信,在她的記憶中,每一次皇上都是毫無理由的包庇貴妃,當然,曾經那些都是一些不痛不癢的事,哪怕出人命的也都不如柳凈這般受寵,可今日的確是第一次責問文貴妃,倒是讓她看到了一絲希望。

    或許,這個小賤人並不是無堅不摧……

    「臣妾……」文貴妃也是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四目相對,彷彿被他眼中的冷漠給刺痛了眼,頓時慢慢跪倒在地,背脊挺的筆直,「如果皇上真的以為臣妾是這種人,那臣妾也無話可說。」

    看著眼前這個清麗絕色的女子,蕭靳眼中有過一絲猶豫,他也從不知,自己的一次又一次心軟竟讓她成了如今這副模樣,早知如此,當初……

    「皇上,好在姝妹妹腹中龍裔無事,相信裡面還是有誤會的。」一直未語的尤妃也忽然出聲道。

    柳凈眨眨眼,聲音沙啞,「是啊,要是皇上再晚來一步,嬪妾和腹中龍裔可就真的只剩下一具屍體了。」

    蕭靳握緊了她的手,忽然扭過頭,聲音低沉,「文妃身體不適,就在宮裡好好休息,以後不要到處亂走。」

    話落,一群人都是伸手捂住嘴不讓自己發出聲,就連淑妃眼中也閃過一絲得意,這一下降成妃位,她倒要看看這個賤人以後要怎麼在她面前耀武揚威!

    看著文貴妃直接癱坐在地,皇后趕緊擺擺手,「地上涼,慕雲,快扶文妃娘娘回去。」

    「是!」慕雲立馬笑著上前去扶她。

    後者斂去眼中的諷刺,頓時一揮手將慕雲甩開,然後自己站起身,路過皇後身邊時,還停下腳步瞥了她眼,「姝采女有孕,以後還得皇後娘娘多加照拂!」

    說完,人就挺直背脊徑直走出內殿,只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話語在眾人耳中飄散不去。

    「姝采女蒙冤受屈,今懷龍裔有功,特晉為昭華!」說著,他還伸手握了握她纖細的胳膊,溫聲道:「這流雲閣到底是小了些,明日讓李長福把宮中空缺宮殿名冊拿出來讓你挑挑。」

    本來踩下一個文貴妃淑妃心情還算不錯,可當聽到蕭靳的話時,眼中的嫉恨那是怎麼也壓不住!

    一個小小侍郎之女,這都還沒生呢,就升為昭華,以後要是生了,那還不得得封妃!

    這要是生了個皇子,是不是就要跟她平起平坐了!

    其他人也都是一臉羨慕的看著柳凈,要知道那個雪淑容也才升了兩級,這姝采女就算恢復嬪位,那也是升了三級,今天還讓文妃吃了虧,外界都傳聞這位張揚跋扈,如今看來,這姝昭華怕是不容小覷。

    「多謝皇上。」柳凈說著就要下床行禮。

    蕭靳攔住她動作,目光溫和的捏了下她的臉,「你這些日子必定是吃了不少苦,待會讓楊院判親自開點葯給你補補身子。」

    說完,還回頭看了眼其他人,「行了,你們都退下吧。」

    話落,皇后垂下眼眸斂去眼中的精光,隨即屈身行禮道:「那臣妾們就先行告退了。」

    淑妃瞪了柳凈一眼,這才握緊拳頭跟在皇後身后離去。

    床上的柳凈忽然眉梢一挑,正色道:「等一下!」

    霎那間,眾人頓時停下腳步不解的回過頭,不明白她要做什麼。

    對上淑妃的視線,柳凈眨眨眼,不急不緩的道:「淑妃娘娘,紫葵被您借去了這麼久,現在您是不是該把她還給嬪妾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