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5.回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5.回擊字體大小: A+
     

    四目相對,柳媛忽然抽泣著低下頭,雙手捂住自己的嘴,「我……我……真的不能說……」

    鬆開她的下巴,柳凈驟然起身,「那你走吧。」

    以後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她絕不會再心軟。

    看著她纖細的背影,柳媛癱坐在那頓時大聲抽泣起來。

    「是……是藍才人……」

    柳凈眸光一頓,轉過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她,「藍才人?」

    柳媛點著頭,抬頭拽著她裙擺淚流滿面道:「是她找我的,我沒有騙你,這一切都是我的錯,求求你不要怪我的爹娘!」

    藍才人是絕對沒有這個能力的,可大家都知道她是淑妃的人,而這個局倒是粗糙的很像淑妃的手筆,不過柳凈知道,這絕不是淑妃做的,因為她絕對沒有這個心性在那麼短的時間的讓人殺死稚兒,而且還表現的這麼面不改色,如果她是在扮豬吃虎,那這個手法不可能會這麼粗糙。

    除非……有人勾結了藍才人,故意做的這麼粗糙,讓她以為這事就是淑妃做的。

    「人要為自己做出的事付出代價,並不是你三兩句話就可以抵消的,我不會把你怎麼樣,也不會怪你爹娘,不過你得替我做一件事。」柳凈蹲下身,從袖中拿出一條絲帕,「這是綠胭繡的,你去找皇上。」

    柳媛愣愣的接過那條絲帕,好似想到了什麼,頓時瞪大眼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我一直在等你。」

    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落下,柳媛胡亂擦了一把,然後跌跌撞撞的站了起來,「在你眼裡,我一直都是個笑話對不對?」

    柳凈低下頭,聲音清淡,「我知道無論我說什麼你都不會相信,就像我說什麼,其他人也不會相信一樣,在這個後宮,相信自己就好了。」

    定定的看了她眼,柳媛僵硬的轉過身,手中緊緊攥著那條絲帕,「這是我欠你的,就是死,我也會把皇上給你帶來。」

    看著她蕭條的背影逐漸消失在內殿中,外面的綠胭也立馬沖了進來,直到見她沒有什麼大礙后這才鬆了口氣。

    「主子,您可不能再心軟了,若您從一開始就不理會她,現在就不會發生這些事!」綠胭憤憤的看了眼身後。

    柳凈來到軟榻上坐下,疲憊的揉了下額心,「想是一回事,可許是心中還抱著一股僥倖,就是如今這股僥倖再也不見了……」

    她不會把柳媛怎麼樣,只不過以後再也不會去管她,任她自生自滅吧……

    御書房。

    溫暖如春的殿內燒著極旺的炭火,屋外冷風呼嘯而過,屋內彷彿只剩下棋子清脆的落地聲。

    「皇上棋藝一如既往的精湛,這麼多年,臣弟硬是一盤也沒有贏過。」俊親王坐在那輕笑一聲,手裡還捏著一顆黑色的棋子。

    對面的蕭靳也配合著淡淡一笑,一顆白子頓時放在廝殺激烈的棋盤上,「人有長短,就像你木雕技藝極佳,而朕卻一竅不通一樣。」

    說到這,不知想起什麼,他落子的動作忽然一頓。

    聞言,對面的俊親王也是連連擺手,恭聲道:「皇上這話此言差矣,那木雕不過是臣弟閑來雕著玩,又怎上的了檯面。」

    「為何不可?母后不是被你雕的小人逗的很開心?」蕭靳微微勾唇。

    就在這時,一個身著玫紅宮裝挽著粉色輕紗的女子忽然走上前,妖妖嬈嬈的坐在蕭靳身側,手裡還遞上一杯熱茶,「只要皇上喜歡,嬪妾也可以去學的。」

    女子一雙勾魂媚眼多人心魄,聲音九轉八回嬌媚動人,蕭靳接過茶盞淡淡一笑,沒有多言。

    倒是對面的俊親王忽然笑著道:「皇上不知,這麗才人的木雕可是南城一絕,就連臣弟都得甘拜下風。」

    聞言,蕭靳只是多看了他一眼,然後接著抿了口熱茶。

    麗才人眸光微閃,妖嬈的身子又靠了過去,「皇上~」

    「皇上,柳美人求見!」屋外忽然傳來李長福的聲音。

    蕭靳凝眉想了片刻,麗才人卻忽然起身,扭著腰身走向屋外,一開門就看到台階下跪著一個未施粉黛的女子,長的一般,身材也很一般。

    「李公公,皇上如今正在跟王爺商議要事,是一些隨便的阿貓阿狗就能打擾的嗎?」她捏著絲帕拂了拂鬢角擺動的流珠,神色頗為倨傲。

    李長福有些為難的看了她眼,欲言又止道:「柳美人是有要事求見皇上的。」

    「什麼要事?且說給我聽聽。」麗才人眉梢一挑,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著跪在台階下的柳媛。

    後者抬起頭,定定的瞪了她眼,突然扯著嗓子喊道:「皇上,嬪妾有要事求見!」

    麗才人臉色一變,頓時看向身後的宮女,「吵吵鬧鬧,還不去堵住她的嘴!」

    可就在這時,她身邊忽然走出一道高大的身影,眾人立馬跪倒在地不敢多言。

    看著跪在冷風中身姿挺拔的柳媛,蕭靳視線一掃,「何事?」

    一旁的李長福低下頭忍不住心嘆一聲,這皇上怕也是巴不得有人找上門吧?

    「皇上!姝采女是被冤枉的啊!那條絲帕根本就不是綠胭繡的,這個才是!」柳媛連忙將一條絲帕遞了上去。

    李長福也連忙上前接過,見蕭靳臉色不變,只好上前恭聲道:「皇上,奴才不懂針線,這要不要尋個嬤嬤過來看一下?」

    話落,一旁的麗才人忽然輕笑一聲,「李公公,此事太後娘娘不是已經調查清楚了嗎?」

    聞言,李長福倒是低下頭沒有說話,倒是後面的俊親王忽然輕聲道:「既然皇上今日有事,那臣弟便改日再來找您下棋。」

    看了眼外面那不斷呼嘯而過的冷風,蕭靳忽然看向面前的李長福,「起駕。」

    「是!」

    李長福連忙照顧外面的太監去抬轎攆,自己則進去拿件厚實的披風給他披上。

    ……

    得知柳凈讓柳媛去找皇上后,綠胭可是悔死了,早知道她就該攔下柳媛的!

    緊緊包著被褥,柳凈不由打了個噴嚏,「你以為御書房那麼好闖的?你一個宮女,必定會受到別人的奚落,可柳媛不同,她好歹也是個主子,那些人多少不敢太過分,哪怕裝模作樣也會通傳一聲。」

    「可……可李公公人那麼好,他看到奴婢,肯定會通傳的!」綠胭皺著眉一邊替她多鋪一層被褥。

    「傻瓜,凡事都有個萬一,萬一李長福不在呢?萬一你碰到哪個妃嬪呢?那些人指不定會怎麼磋磨你。」柳凈打著哈欠從軟榻上坐起來,有些想去床上睡一下。

    就在這時,青梔忽然走了進來,還未來得及開口,身後就走出一個風華絕代的女子。

    她身著一襲秋香色松花翠煙羅裙,外罩一件海棠色掐金秋襖,凌虛鬢上的金步搖琳琳擺擺格外耀眼,那張清麗絕色的面容上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此時就這麼淡淡的看著她。

    「這屋裡……可真冷。」她鬆開宮女的攙扶,慢慢踱步在這間冷風四溢的內殿。

    柳凈想過第一個來「看」的會是淑妃,卻不想竟是她。

    「嬪妾只是覺得身上冷,不及娘娘,您的心應該比嬪妾更冷。」她淡淡一笑。

    話落,文貴妃臉色微變,不過她也不生氣,而是笑著來到柳凈對面坐下,目光諷刺的落在她身上,「皇上如今可是佳人在懷,那個麗才人的舞跳的可比妹妹好。」

    柳凈沒有說話,而是看了眼綠胭,後者有些猶豫,但還是慢慢的退了下去。

    直到屋內只剩下兩人,她才幽幽的端過面前的熱水喝了一口,聲音清淡,「既是如此,那貴妃娘娘與嬪妾說這個又何用?」

    文貴妃眸光一厲,忽然伸手抬起她下巴,「你該不會以為皇上還會記得你吧?」

    帝王的無情,沒人比她更清楚。

    抬手拍開她的手腕,柳凈冷笑一聲,「還請貴妃娘娘不要把您的思想灌注到嬪妾身上,嬪妾能讓皇上記得一次,哪怕他忘了,那也有本事讓他記得第二次!」

    四目相對,文貴妃微微眯起眼眸,隨即竟是大笑出聲。

    她起身看了眼這冷冰冰的內殿,絕色的的面上滿是嘲諷,「本宮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你要知道,這宮裡從不缺美人,更不缺比你漂亮的美人!」

    柳凈不明白她來這跟自己說這些做什麼,單單隻是為了嘲諷她?

    「那就太可怕了,既然如此,您就等著看嬪妾在這幽禁一輩子吧。」她輕撫著茶蓋,面上清清淡淡。

    轉過身,文貴妃就這麼定定的看著她,眼前的女子未施粉黛,衣裳素凈,但那張年輕俏麗的面容上永遠都不會出現一絲慌亂與恐懼,哪怕在那日雪淑容流產時也是如此。

    「本宮從未親自動手過,如今你應該感到慶幸。」她幽幽的走上前,忽然從袖中掏出一包藥粉,在柳凈的眼皮子底下放進了那杯茶水裡。

    後者坐在那平靜的臉色逐漸趨向震驚,似乎沒想到她竟然敢這樣做。

    「你是不是想叫人?」文貴妃湊過腦袋,對上她驚愕的視線,「可惜了,外面都是本宮的人,如果你不喝,本宮只好讓人進來幫你喝了!」

    「你瘋了!」柳凈一把將那杯茶水打碎,瓷片頓時碎落一地。

    似乎覺得她這種行為很可笑,文貴妃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冷意,又將剩下的倒進另一杯茶水中,「你在掙扎什麼?本宮告訴你,哪怕皇上知道你是本宮殺的,他也不會把本宮怎麼樣,這些年死在本宮手裡的人多了去,你以為皇上當真什麼也不知道嗎?」

    四目相對,柳凈沒有說話,只是袖中的真心卡慢慢的被她抽了出來。

    「像你這種蠢貨,那麼淺顯的證據你都找不出破綻,留在宮中也活不了多久,不如現在早死早超生,你放心,這個無色無味,你不會有痛苦的!」文貴妃就這麼端著那杯茶一步步朝她靠近。

    柳凈緊緊握著那張真心卡,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她那隻胳膊伸了過來。

    「皇上駕到!」屋外突然傳來太監尖細的嗓音。

    霎那間,文貴妃面上頓時閃過一絲驚慌,瞬間就把茶水倒在了自己的秋襖里,一時間,竟是被吸的不見半滴。

    柳凈咬咬牙,一把拽住她胳膊,四目相對,忽然勾唇一笑,「你不是最喜歡陷害我嗎?如今我也讓嘗嘗這種滋味!」

    話落,她突然「啊」的一聲倒在了地上,一手捂著肚子難忍的□□著。

    蕭靳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一幕,文貴妃手裡端著一杯茶盞愣愣的站在那,地上的柳凈虛弱的捂著腹部蜷縮在地上。

    其他人也是一臉不解的看著這幕,似乎都沒想到貴妃娘娘也會在這。

    「主子!」

    綠胭立馬跑過去將她扶起,嚇得一臉慘白,「主子您沒事吧?」

    蕭靳看了文貴妃一眼,然後大步上前將她扶進自己懷中,可當看到她一直捂著自己腹部時,不禁臉色一變,「撞到哪了?」

    看到他,柳凈掐了把大腿,疼的眼淚汪汪的拽住他胳膊,「肚子……肚子好疼……」

    肚子疼?

    文貴妃好像猜到了什麼,頓時腳步踉蹌的退後幾步,面上滿是不敢置信。

    看了眼被她捂緊的腹部,蕭靳皺緊眉頭,立馬沖後面的人喊道:「還不快去找太醫!」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