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4.敞開心扉【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4.敞開心扉【二更】字體大小: A+
     

    不明白她哪來的自信,不過礙著這麼多人在這,淑妃也沒有難為她,反正來日方長,她有的是時間去折磨這個小賤人!

    夜色如漆,秋風微涼,這一夜的皇宮註定不平靜……

    回到流雲閣時已經很晚了,門口的兩個侍衛就跟門神一樣不動分毫,其他奴才多少聽到了一些風聲,卻是不想自己主子會惹上這種事。

    屋內燭火悠悠,柳凈坐在軟榻上揉著額心,一臉的疲憊。

    綠胭看了眼身後,終於忍不住將裡衣內藏著的荷包拿出來,「主子,您為什麼不讓奴奴婢把真相說出來?那個明明是青梔繡的荷包!」

    接過綠胭手裡的東西,柳凈嘆口氣,然後放在一旁,「若是皇上沒有保下我,你自然可以說出去,可如今這樣剛好,既可以讓我安心養胎,還有一個……我想知道柳媛背後之人到底是誰!」

    「可……」綠胭一回想起先前的事情就覺得心有餘悸,那條絲帕雖然和她的一模一樣,但仔細看的話,上面的針腳跟她的絕對不一樣,先前她就三番兩次想說出來,只不過是柳凈不讓她說而已。

    「這個背後之人與上次的人肯定不是同一個,上一次的手法縝密精細,一層又一層,這一次只要人仔細對比一下那些所謂的證據,便能知道那個絲帕根本就不是你的,當然,或許我們的太後娘娘早就看出來了,只不過一心想置我於死地而已。」柳凈只覺得很無奈,得罪了那個老妖婆果然很麻煩。

    「但……我們總不能一直被關在這裡吧?到時候皇上……」綠胭似乎有些怕她會失寵。

    看著那不斷搖擺的燭火,柳凈指了下面前的荷包,「你放心,柳媛會來找我們的,只要荷包在這,到時無論丟給誰都能洗脫我的嫌疑,我就是想看看,背後之人到底許了她什麼好處!」

    從接過柳媛荷包的那一刻起,她就多留了個心眼,讓青梔綉了個一模一樣的放在身上,之前事情暴露的時候,她的確是想讓綠胭把真的荷包丟掉,免得被發現,索性綠胭藏的好,只被發現了假的那個。

    不過這一次幕後黑手的手法的確是太粗糙了,看的出,她有絕對的權力去收買柳媛,但卻沒有那個根基把手伸到她身邊來,像上次那個金鐲子,背後之人的根基肯定很深,竟然能讓人悄無聲息偷走青梔的鐲子,這絕不是今天這個人可以比擬的。

    想的累了,她只能讓綠胭去給她打水洗漱睡覺,今天的確是把她給累著了。

    系統:「你明知道這個表妹不安好心,為什麼還要替她送荷包?」

    柳凈:「不是我明知道,我只是懷疑而已,萬一人家真的只是想讓我送東西呢?一個人的眼裡如果真的只剩下了自己,那我就不會想回去了,乾脆在這裡努力宮斗享盡榮華富貴算了。」

    系統:「……我看你在這裡天天悠哉悠哉過的也挺舒服的呀。」

    柳凈:「……我今天都快死翹翹了還舒服?」

    柳凈只覺得心好累,不想和它說話,洗漱完后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不過這宮裡的人都是看碟下菜,如今她被降位還被禁足,每天的膳食連個二等宮女的還不如了,不過雖然清淡了點,但只要還能吃就好,反正她也不怕被人下毒。

    隨著這天氣漸涼,各宮也開始燒起了炭火,由於她被降低了位份,宮裡也不該有這麼多人伺候,最後也只剩下了了綠胭和青梔,就連紫葵也被淑妃一句話給調走了。

    看著屋外那肆意的冷風,綠胭雙手哈著氣一邊提著食盒進了內殿,見柳凈還蓋著毯子在那裡看書,忍不住有些埋怨,「主子,奴婢倒沒什麼,可……可您也要為您肚子里的孩子著想啊,這幾日御膳房送來的東西也是越來越差勁了,就這點油水,怎麼夠您吃啊?」

    看著桌上被她拿出來的菜,柳凈好奇的伸手在碗便探了一下溫度,「按理說,我得罪了那麼多人,御膳房應該給我殘羹剩飯才對,可是你看這菜還是熱的,雖然沒有肉,但這菜裡面的油卻是有很多。」

    聞言,綠胭好像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不知想到什麼,忽然面上一喜,「這一定是皇上的吩咐,難怪我前幾日去內務府拿棉被,那裡的人竟然還沒有剋扣我們的東西,這也太奇怪了!」

    「唉,可是這天也太冷了。」柳凈拿過筷子,頓頓,忽然抬頭看了她眼,「我這胎也有一個多月了,若是等到三個月後再說出來似乎有點不現實,畢竟三個月沒來月信,他人肯定會覺得我們故意隱瞞。」

    「啊?」綠胭眼前一亮,頓時坐在她對面伸過腦袋,「您打算告訴皇上您有喜的事了?」

    吃了口油膩的白菜,柳凈拿著絲帕擦了下嘴角的油漬,小臉上透出一抹沉思,「不,我們先出去再說,既然那個表妹不肯來找我,那也別怪我沒有給她機會,你明日就拿著你昨日繡的絲帕去找皇上,這事還是李長福在調查,之前的證物肯定還在他手裡,只要比對一番便知,至於那個荷包,只要皇上肯調查,肯定會知道那個荷包不是稚兒的。」

    蕭靳這麼做,其實並沒有錯,這個那麼明顯的破洞她要是還察覺不出,那以後又怎麼在後宮裡生存,蕭靳能保她一兩次,卻不能一直保她下去,他無非就是想看看自己要怎麼應對此事而已。

    這個前朝是皇上,後宮自然也是,只要蕭靳想知道,沒有什麼是查不出的,不然他也不會一次又一次的包庇自己,因為他知道,這些都不是她做的。

    「可是,若是雪淑容把稚兒之前繡的東西全燒掉了怎麼辦?那我們豈不是沒有東西對比了?」綠胭有些擔心的皺皺眉。

    聞言,柳凈不由輕笑一聲又扒了口飯,「你覺得李長福查了這麼久,都是在吃乾飯?」

    撇撇嘴,綠胭還是有些擔心,他怕皇上要是不肯見她的話,那一切都白費了。

    「主子!」這時青梔忽然撩開走了進來,然後一臉異樣的看了眼身後,「柳美人來了。」

    話落,綠胭騰的一下站起身子,怒目瞪向門口進來的人!

    來人穿著一身粉色宮裝,身上披了件厚實的月白秋襖,她氣色似乎好了許多,手上還提了一個偌大的食盒,就這麼一步一步放在了茶桌上。

    「真是稀客,也不知是什麼風把美人主子吹來了,奴婢真是有失遠迎。」綠胭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眼中全是嘲諷。

    柳凈低下頭,然後擺擺手,「你們退下。」

    「主子!」綠胭瞪大眼似有不願,但一想到柳凈的性子最後還是猶豫不決的退了出去。

    待屋內只剩下兩人時,柳媛這才慢慢打開食盒,從裡面端出一盤又一盤的膳食。

    「我吃的也不好,但想起,或許你過的還不如我。」她聲音清淡,未施粉黛的面上沒有任何情緒。

    看著桌上那一盤盤小菜,雖然不如她之前的百分之一,但比起她如今的伙食的確是要好上不少。

    柳凈起身,慢慢來到茶桌前坐下,慢慢抬頭看了她眼,「所以,你得到了什麼?」

    她未曾聽到柳媛侍寢的消息,如今她被禁足,柳媛過的應該更不好才對,所以,她到底在圖什麼?

    輕輕一笑,柳媛也跟著坐了下來,嘴角忽然勾起兩個小小的酒窩,「你體會到了嗎?這就是我一直過的日子。」

    握緊筷子,柳凈沒有說話。

    「你對我很好,對,我感激你,娘親說你對我是虛情假意,可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可那又怎麼樣,就算你再受寵,那也只是你而已,那些人都在陽奉陰違,表面對我恭恭敬敬,可背地裡都在說我蠢,不及你的一根頭髮絲,看著那些人一張張虛假的面孔,你知道我心裡是怎麼想的嗎?」

    柳媛忽然對上她的視線,桌上的小手緊握成拳,「我不甘心,我不想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一輩子!」

    「所以你得到了什麼?!」柳凈聲音一厲。

    話落,柳媛眼眶忽然開始泛紅,她慢慢起身,掃視了周圍一圈,「我不需要得到什麼,我只是想讓你體會一下這種滋味而已,你現在明白了我平日里過的是什麼日子了嗎?」

    「宮人對你不敬,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自己憋在心裡?!」柳凈握緊桌布,五指漸漸泛青。

    「告訴你?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柳媛忽然冷笑一聲,仰起頭深呼吸一口,「你身邊的宮女看到了嗎?她是不是早就以為我不懷好心?認為我接近你就是為了得到皇上寵幸?」

    柳凈沒有說話,只是閉上眼嘆了口氣。

    「是吧?因為所有人都是這樣想的!」柳媛握緊拳頭,忽然轉身看了眼這間冷冰冰的屋子,「現在的體會到了我曾經過的都是些什麼日子了嗎?」

    「沒有寵愛,沒人理會,所有人都在背地裡嘲笑你!」

    睜開眼,柳凈忽然認真的看了她眼,「所以你就是想報復我?」

    話落,柳媛忽然笑著搖搖頭,紅著眼抹了把面上的淚痕,「不,我只是想你體會一下我曾經的生活而已。」

    「你瘋了!」柳凈嬌眉輕蹙,「要是我真的死了,柳家又得派人進宮,你何曾想過家族?」

    「哈哈哈……」柳媛忽然大笑出聲,直到笑的淚流滿面才高聲喊道:「你以為我不知道?在你心裡也只有你的爹娘而已,我們彼此彼此,這些什麼家族榮譽又干我何事!」

    看到這樣的柳媛,柳凈不知道該說什麼,在這個宮裡,的確會把人心裡最陰暗的一面給逼出來,她也是如此。

    「可是……如若你死了,我也不會苟活,我已經厭惡透了這個後宮,還有那些所謂的爭鬥!」柳媛忽然一步一步來到她跟前,就這麼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微微蠕動唇瓣,「我知道如今你很恨我,對不起,可是如果讓我重新選擇一次,我還是會這麼做。」

    眼前的女子年輕清麗,本是最如花的年紀,可那雙眼睛里卻滿是滄桑,為何這後宮里的女人都是妙齡,可談吐卻那麼老練?

    因為心都老了……

    「告訴我,是誰讓你這樣做的?」她目光灼灼。

    聞言,柳媛卻只是苦笑一聲搖搖頭,「你不該知道。」

    說著,竟是提著那個空了的食盒要走。

    看著那個腳步虛浮的身影,柳凈忽然清聲道:「我懷孕了。」

    柳媛腳步一頓,手中食盒頓時跌落在地,她僵硬的轉過身,一臉不敢置信。

    「你覺得我能出去嗎?」柳凈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

    四目相對,內殿中的氣氛在這一刻忽然凝結起來,只剩屋外冷風刮過的呼嘯聲。

    柳媛忽然癱坐在地,眼角的淚珠就這麼直直順著臉頰落下。

    站起身,柳凈一步步來到她跟前,然後蹲下身對上她的視線,「告訴我是誰,我可以不把你供出去,反之,你知道的,我眼裡絕對容不下曾經背叛過我的人,你不怕死,可你的爹娘呢?」

    話落,柳媛空洞的眼神忽然變得激動起來,「不,不關我爹娘的事……」

    「可這次雪淑容流產又關我的事?」柳凈伸手抬起她下巴,聲音冷漠,「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