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3.證據確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3.證據確鑿字體大小: A+
     

    霎那間,整個殿內氣氛都變得肅穆起來,一個個臉色各異的站在那,似乎都怕和自己沾上關係。

    柳凈有種不好的預感,雖然看上去和她沒有關係,但她現在已經成了專門的背鍋俠,什麼人都想踩她一把,指不定今天這事就是沖她來的。

    就在這時,雪淑容的宮女也跪著上前恭聲道:「回太後娘娘,主子平日里胃口不怎麼好,甚少吃太多東西,今日也就上午喝了一碗粥,中午喝了一些湯,下午倒沒吃什麼,宴會期間主子也沒有吃東西,不過是吃了一些酸梅而已。」

    「回太後娘娘,以淑容娘娘的脈象來看,這應該一個時辰內吃的東西才對!」太醫認真道。

    聞言,那個宮女好似想起什麼一樣,立馬在地上磕了一個頭,「啟稟太後娘娘,主子一個時辰內不過是是吃了一點酸梅,也是從宮裡面帶出來的,不過都是由稚兒保管,但這個時候奴婢卻一直沒有看到稚兒的人影,也不知去了哪。」

    話落,柳凈心裡就「咯噔」了一下,先前她還看到人的,待會不會有人說是她指使的稚兒吧?

    「李長福,去把人找來!」蕭靳一臉陰沉,對這後宮里的爭鬥似乎有些厭煩。

    「是!」

    等李長福一走,他就目光冷厲的掃過屋內所有人一眼,聲音凌厲,「如今那些宗親們怕都知道朕又失去了一個孩子,還是在朕的壽宴上,你們如今是越發膽大包天了!」

    話落,眾人嚇得立馬跪倒在地,「皇上息怒!」

    蕭靳很少生氣,這是柳凈第一次看到他這麼動怒,不過也能理解,在這種時候,那麼多外人,宮裡頭有沒有什麼秘密,你來我往誰打聽一句便知道了事情的經過,登基這麼多年,這宮裡還只有一個公主,可想而知其他人心裡會想。

    「皇帝,哀家今日也先把醜話說在前頭。」太后忽然冷冷掃過眾人一眼,最後卻把目光落在皇後身上,「今日無論兇手是誰,敢做出這種歹毒之事,哀家是絕對不會輕饒,到時你不要偏袒就好!」

    說完,不止是柳凈,就連皇后和文貴妃也是眉間微皺,因為她們都知道,這個太后是有多麼不喜歡自己。

    蕭靳沉默了片刻,才看了太后一眼,「若有確鑿的證據,朕也必定不會放過!」

    一時間,整個內殿中的氣氛都變得嚴肅微妙了起來,直到這時一個太醫走上前,手裡還端著一個放著青梅的盤子,「回皇上,這青梅用了陳皮、甘草、蒼朮、大黃浸泡而成,雖然味道極佳,但孕婦是絕對不能碰的,因為這四味正是墮胎藥的必備藥材!」

    聞言,一旁的雪淑容也是徹底癱坐在地,她就說怎麼晚上的青梅味道要比之前的好些,縱然知道這孩子會保不住,可她也不想就這樣被他人的暗害了!

    「皇上!」她突然扯住蕭靳的龍袍,梨花帶雨的哽咽道:「您一定要為嬪妾做主啊,這個孩子都還沒有來到這個世上看一眼,他還沒有叫皇上一聲父皇……」

    她凄慘的聲音聞者不由心慟,蕭靳伸手將她拉起來,然後攬過她肩輕聲安慰道:「孩子還是會有的,如今還是你的身子最要緊。」

    縱然如此,雪淑容還是面白如紙的靠在蕭靳懷裡,當淚水順著眼角滑落,她只能閉上眼,任由淚珠滑落只下巴處,在毫無血色的小臉上留下一道淺淺的淚痕,

    不多時,李長福回來的時候也是一臉異樣,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了他身上,包括還在震怒中的太后。

    「回皇上……」李長福低著頭頓了頓,聲音里也透著抹訝異,「侍衛在蓮湖邊發現了一具屍體,經核實,正是淑容娘娘身邊的稚兒!」

    話落,內殿中又熱鬧了起來,似乎沒想到竟然死人了,柳凈跪在人群中也是身心疲憊,事情的發展越來越符合她的預期了,看來這個鍋,又得她來背。

    趁著人多嘴雜,後面的綠胭也湊過腦袋在她耳邊低聲道:「先前奴婢去扔東西,可是卻在路上碰到了柳美人,奴婢剛想把東西還給她,這時貴妃娘娘就過來了,還問奴婢要去做什麼,奴婢本想說回宮拿東西,可硬是被貴妃娘娘給帶了過來。」

    說完,綠胭又跪倒了後面,柳凈深呼吸一口,看來這一劫她可能真的逃不過了。

    「不可能,嬪妾先前只是讓稚兒回宮拿件披風而已,她怎麼會就死了?」雪淑容不由震驚的看向柳凈。

    這時李長福也躬身上前遞上一條濕了的手帕,「這是從那宮女手裡找到的,似乎還被撕扯了一半,奴才覺得可疑便拿過來了。」

    話落,太后立馬看向身邊的嬤嬤,後者上前一步接過那條絲帕,放在手機端詳片刻后才認真回道:「太後娘娘,這是一個一等宮女的手帕,上面還有字。」

    因為一等宮女所用的物料和其他宮女不同,所以很容易辨認,也有一些會在上面繡花綉字以免與同宮的大宮女弄混,這些是最常見不過的事,可此時對一些人而言,卻是那麼讓人膽顫心驚。

    太後接過一看,只見上面赫然刻著一個「綠」子!

    下一刻便眉頭一皺,將東西遞給蕭靳,隨即看向一殿的宮妃,「哪個宮裡的宮女名字裡帶綠?」

    話落,一群人又熱鬧的議論了起來,有慶幸的也有畏懼的。

    「姝妹妹,本宮記得你身邊宮女好像叫什麼綠胭吧?」淑妃忽然回過頭,把幸災樂禍的眼神投向柳凈。

    後者依舊面不改色的跪在那,她已經明白了,今天這事就是沖著她來的,就是不知柳媛有沒有參與其中?

    「主子……」綠胭欲言又止的看著她,似乎想說什麼。

    「有這個名字的宮女都給哀家站出來!」太后把目光投向身旁的幾個嬤嬤。

    一時間,殿前頓時慢慢走出五個各宮的宮女,一個個顫顫巍巍的站在那,其中也包括綠胭。

    幾個嬤嬤頓時上前在幾個宮女身上搜查了起來,搜了半天也才搜出幾條各樣的絲帕,不過綠胭身上卻掉出一個被手帕包著的荷包。

    不顧她那異樣的神色,嬤嬤撿起絲帕和荷包就上前遞給太后,站在雪淑容旁邊的那個宮女忽然驚呼一聲,「這不是稚兒的荷包嗎?」

    話落,綠胭立馬臉色一變,頓時跪在地上恭聲道:「回皇上,這個只是奴婢先前準備回宮給主子拿披風時撿到的!」

    太后看了眼那條刻著「綠」字的絲帕,然後對比那條已經撕爛的,霎那間,頓時將東西拍在桌上,「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口舌如簧,包藏禍心!」

    「嘖嘖嘖,先前就看到綠胭鬼鬼祟祟的出去了,難道是殺人滅口去了?」淑妃驚訝的捂住嘴,其他人也低聲議論了起來,好似幕後黑手就是柳凈一樣。

    蕭靳臉色不變,只是把目光投向那邊的柳凈,聲音低沉,「這是怎麼回事?」

    四目相對,柳凈雖然有很多想說的話,但此時也是不能說的,就算她說荷包是柳媛給的,那也是她的片面之詞,其實這樣為好,她也有不用再次覺得虧欠柳媛什麼,她既做的出,那自己又何必再顧及那些。

    「皇帝,這種毒婦又何必與她廢話,竟然敢謀害龍裔,這是株連九族的大罪!上回你還不相信,如今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太后一掌拍在桌上,怒目而視,「來人,將這毒婦給哀家抓起來!」

    「太後娘娘恕罪,這荷包真是奴婢路上撿到的,不關主子的事啊!」綠胭跪著上前拉住太后的裙擺,「主子是絕對不會做出此事的。」

    「狗奴才!」太后一腳將綠胭踹開,跟著站起身,「還愣著做什麼,都給哀家抓起來!」

    「可不是嘛,看到一個荷包就要撿起來,好歹也是姝妹妹身邊的貼身宮女,不會這麼窮酸吧?」淑妃不陰不陽的捂嘴輕笑著。

    一旁的文貴妃也忽然道:「荷包是巧合,那這絲帕難道還是那宮女自己撿到的?」

    牆倒眾人推,柳凈將綠胭扶起,期間一句為自己辯解的話也沒有說,後者拽著她胳膊,目光希冀的看著她,似乎想要將那事說出來。

    眼看侍衛已經上來抓人,蕭靳忽然疲憊的揉了下額心,「此事還不能妄下決斷,姝嬪,先貶為采女,禁足流雲閣!」

    「皇帝!」太后老臉上滿是不贊同,「你這是要包庇這個毒婦?」

    其他人也是揪緊手帕,忍不住向柳凈投去嫉恨的眼神,沒想到這個時候皇上還要包庇這個女人!

    鬧了一夜,蕭靳不禁起身看向太后,目光灼灼,「此事朕會讓人仔細調查,難道母后以為朕會不心疼自己的血脈?」

    四目相對,太后一時無言,就是指尖的護甲被生生折斷的兩半。

    沒有多言,蕭靳直接帶著人大步走出內殿,沒一會便不見的人影,柳凈也跟著起身,被兩個侍衛帶著回去。

    路過淑妃時,對方卻是幸災樂禍的挑了下眉梢,「嘖嘖嘖,姝采女,你不要怕,好歹是姐妹一場,本宮得空會去看你的。」

    燭火通明,雜聲沸頂,掃了眼這滿宮各色各樣的面孔,柳凈忽然對著她微微勾唇,「有勞淑妃娘娘的好意,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再見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