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2.雪淑容小產【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2.雪淑容小產【二更】字體大小: A+
     

    一時間,全殿所有人都是跪倒在地,柳凈也跟著高呼:「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畢竟是在女眷這邊,大臣那頭並不知發生了何事,只有盛裝而來的皇后不悅的掃過淑妃和柳凈,似乎在想著等宴會結束后再找兩人算賬!

    「眾卿不必多禮。」蕭靳坐在龍椅上擺擺手,一襲明黃五爪龍袍將他襯的越發威儀。

    「謝皇上!」眾人又齊齊起身。

    淑妃瞪了柳凈一眼,也知道此時不是鬧事的時候,便帶著人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柳凈坐在那冷哼一聲,似乎一點也不畏懼,反而繼續吃著她的葡萄。

    殿前的太監還在念著禮單,雪淑容看了眼上面的淑妃,又看了眼今日脾氣很大的柳凈,忍不住湊過腦袋輕聲道:「淑妃娘娘就這個性子,妹妹何必與她爭執?」

    今日雪淑容出乎意料的穿了件橙黃宮裝,看起來倒格外明艷,隆起的腹部被撐的有些緊,似乎無時無刻都在提醒眾人裡面是皇上的子嗣。

    「雪姐姐這話就不對了,這向來都是她看嬪妾不順眼,嬪妾又沒惹她,這口氣又要我如何咽下?」柳凈一臉不滿的喝了口果酒,嬌眉緊蹙。

    見此,雪淑容倒也沒說什麼了,不過她也沒有吃桌上的東西,不過是吃了點宮女自帶的酸梅而已。

    這一串禮單念了足足一刻,才有舞姬進殿跳舞,聽說這是俊親王帶來的胡姬,一個個都對這古怪的舞蹈格外好奇。

    柳凈看的想打瞌睡,倒是坐在她下首的芳嬪一直在跟她說話,她也只不過附和幾句便沒有多說其他。

    直到胃裡一陣翻滾,她才突然起身連忙往外面走,倒是一直在注意她的雪淑容忍不住眉間一皺,對著身邊宮女道:「你去看看。」

    一出大殿,柳凈就找到一個沒人的牆角,忍不住吐了出來,可吐了半天還是沒有吐出什麼東西,倒是一直在把風的綠胭突然連忙對她招招手。

    知道有人過來了,柳凈才深吸一口從牆那邊走出,只見月色下,雪淑容的宮女左顧右盼的朝她走來。

    「稚兒姑娘這是要去哪呀?」她迎面走過去,抬手扶了扶鬢上不斷擺動的流珠。

    對方看到她立馬屈身行禮,隨即恭聲道:「見過姝嬪娘娘,不過是主子讓奴婢回去拿點東西而已。」

    黑暗中,一隊隊巡邏的侍衛不時路過,可見今日宮中戒備格外森嚴,柳凈瞧了眼這個宮女,然後伸手拍拍她肩膀,嘴角一勾,「這夜裡黑,你可得仔細看著路,千萬別走錯了。」

    宮女額前冒出絲絲冷汗,但還是恭敬的點點頭,「多謝娘娘提醒。」

    柳凈多了她眼,這才邁步往大殿那邊走。

    沒走幾步綠胭又湊上前低聲道:「這雪淑容……」

    「別胡思亂想。」柳凈瞥了她眼,然後繼續往大殿那邊走。

    一進大殿內,她就看到一個身形妖嬈曼妙的女子在殿前跳舞,她蒙著面紗,一雙美眸動人心魄,大紅的舞衣上還掛著許多小鈴鐺,隨著身姿舞動漸漸譜出一曲別樣的樂聲,那纖細的蠻腰一扭一擺,彷彿把殿內所有男人的眼睛都吸引了過去。

    柳凈剛一坐下,就聽到芳嬪在那裡憤憤道:「又來個小妖精!」

    柳凈看了一會,發現這女子舞蹈底子的確很紮實,但她有自信,自己跳的絕對比她好看,只不過如今懷孕了,不然她真想去會會這個女的!

    「聽聞這是永親王進獻上來的,還是南城第一美人。」一旁的雪淑容也忽然淡淡道,清淡的面上讓人看不出喜怒。

    哪怕是給永親王面子,這個女的也會被收入後宮,就是位份應該不會很高。

    直到這時伴隨著樂聲急轉,殿前的女子忽然從腰間抽出一把羽扇,妖妖嬈嬈的扭動著不堪一握的腰身,身上的鈴鐺也擺動的更加厲害,基本把所有男人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

    柳凈看了眼上首的蕭靳,發現對方也在看,似乎察覺到她的視線,還順勢端起酒杯朝著她抿了一口。

    四目相對,柳凈捏過一顆圓潤的葡萄,微張著粉唇,然後慢慢含住那顆葡萄,指尖一推,葡萄頓時被她包裹了進去,她咀嚼著腮幫子,一雙杏眼微瞥著上面的人。

    蕭靳眸光一暗,然後不去看她,自顧自將那杯酒一飲而盡,然後把視線投向殿前的女子。

    那女子一直在對上面的蕭靳拋媚眼,柳凈倒不覺得什麼,就是一旁的雪淑容起身作勢要走。

    「雪姐姐做什麼去?」她隨口一問。

    後者淡淡一笑,輕聲道:「有點累了,想去側殿歇息一下。」

    聞言,她倒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在想自己要怎麼才能禁足三個月,她要是出手打淑妃,這樣會被禁足吧?

    直到殿內的樂聲漸落,伴隨著女子的面紗落下,眾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柳凈也看了一眼,女子屬於那種妖艷的長相,一雙眼睛彷彿能勾魂,她一個女人都被看的受不了。

    這是要跟她搶著做紅顏禍水啊!

    「小妖精!」一旁的芳嬪揪著手帕,死死的瞪著殿前的女人。

    她喝了口果酒沒有回話,倒是上面的淑妃也是死死瞪著那個女人,手中的杯子被她握的極緊,手背上甚至冒出了一絲青筋。

    「皇上,這……」皇后試探性的看向上首的蕭靳。

    後者垂下眼眸,淡淡的抿了口酒,「皇后做主就好。」

    話落,就連那邊的文貴妃也是閉上了眼,手中絲帕微緊,似乎在隱忍著什麼。

    縱然心中苦澀,皇后還是笑著點點頭,「那便封才人,入住承乾宮側殿吧。」

    話落,底下的女子立馬嬌聲道:「民女謝皇上恩典!」

    她是永親王進獻的,無論如何都會留在宮中,只不過日後能不能得寵還不好說,見此,一些人忍不住看向那邊還在吃東西的柳凈,似乎在想這日後姝嬪不知還能不能守住這份寵愛。

    可就在這時,一個宮女忽然急匆匆走上殿,先是在皇后耳邊低語了幾句,跟著後者也是臉色微變,然後笑著借口說不勝酒力,便慢慢的退了下去。

    這邊的柳凈還在好奇人怎麼就走了,直到綠胭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后,她也一臉不敢置信的跟著走了出去。

    來到側殿,裡面燭火明亮,一群太醫也匆匆的闖了進去,隨即太后也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好像跟天塌下來似的。

    柳凈趕緊躲到一邊,等太後進去后才敢躲在門口偷聽,只聽見裡面不斷傳來雪淑容的抽泣聲,還有太后的怒罵聲,期間伴隨著許多茶盞碎落一地,嚇得門口偷聽的人都不敢進去了。

    「嘖嘖嘖,這是怎麼了?」淑妃也帶著一堆人走了過來,待看到一些宮女端著血水盆進進出出時,嚇得連忙捂嘴躲到一旁。

    其他人也是嚇得低聲議論了起來,如今這情形著實讓人不得不懷疑……

    「這麼多血,莫非……」

    「噓,小點兒聲,若是被太後娘娘聽到了那可不得了!」

    「可是這麼多血,雪淑容的身子折騰的起來嗎?」

    「唉,偏偏挑到今天出事……」

    這個時候宴會肯定不會那麼快結束,柳凈只能隨著眾人在門外看著那一盆盆血水進進出出,肆意的冷風猶如一條小蛇鑽進人的頸窩,還好柳凈多帶了件披風,但看著那一盆盆血水還是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知想到什麼,她忽然退後兩步,對後面的綠胭悄聲道:「你現在拿著這個荷包回去。」

    「主子?」綠胭有些不解。

    不管有沒有關係,柳凈總覺得今天這事不簡單,「你回去,找個機會就把它丟掉。」

    大不了她到時候再跟柳媛說弄丟了就好。

    聞言,綠胭左顧右盼一眼,只好悄悄混合著夜色溜走了。

    月色灑滿大地,一院子的人在那裡嘰嘰喳喳議論的熱火朝天,不知過了多久,直到一句「皇上駕到」響起,眾人才精神一震,立馬屈身行禮。

    蕭靳臉色不是很好,大概也沒想到在自己壽辰上會出現這種事,直接沉著臉進了內殿,後面的人也跟著擠了進去。

    內殿中一屋子的血腥味,怎麼驅也驅不散,一群太醫齊齊跪倒在地,氣氛肅穆,今日盛裝的太后也是極為疲憊的靠在軟榻上揉著額心,一瞬之間彷彿蒼老了好幾歲。

    「怎麼回事?」蕭靳來到太後身邊坐下,目光銳利。

    底下的太醫也是跪在那瑟瑟發抖,最後還是由其中一個年長的大著膽子回道:「回皇上,雪淑容……小……小產了。」

    話落,那些不知道真相的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這胎就這麼落了,那太后……

    「怎麼好端端就小產了?」淑妃怕怕的捂著胸口,但眼底的幸災樂禍怎麼也驅散不開。

    「淑容娘娘身子本就不好,這次……又是吃了活血之物,所以……」太醫低著頭,心中也很無奈,這後宮的鬥爭永遠都不會停休呀。

    「皇上!」

    床上的雪淑容忽然走下床,面色蒼白如紙的跪倒在蕭靳面上,眼中含淚凄聲道:「您……您一定要為嬪妾的孩子做主啊!」

    看著她褲子下的還在流下的血漬,眾人都是捂嘴低下頭,雖然面上都是一副可惜的模樣,但心中怕是樂開了花,就連一向不愛看熱鬧的文貴妃也走了進來。

    不過柳凈卻還在門口發現了走進來的柳媛和綠胭,後者皺著眉,一步步來到身邊,欲言又止卻又不好開口。

    「查!給哀家狠狠的查!」太后突然一掌拍在桌上,老眼中滿是狠戾,「哀家這次定要將那個惡毒之人給五馬分屍!」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