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1.大殿鬧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1.大殿鬧事字體大小: A+
     

    話落,綠胭立馬不滿的皺皺眉,「主子,奴婢以為這個時候,您還是離她遠點吧?」

    也就是自小一起長大的,不然這話紫葵等人可不敢說。

    柳凈摸了摸平坦的腹部,然後起身走下軟榻,淡淡道:「突然間的疏離,只會讓人起疑心。」

    她也想知道,這個表妹來找她做什麼。

    走出內殿,只見小廳里坐著一個身著鵝黃色宮裝的女子,她披著厚實的月白松花披風,小臉上帶著一抹憂愁,此時手裡端著茶似在沉思。

    「怎麼不在宮裡好好休息,若是缺了什麼讓宮女跑一趟就是。」她慢慢來到上首坐下,發現柳媛的臉色依舊不是很好,可見那一次的□□給她身體留下的傷害並不小,

    看到她,柳媛便放下手中的茶盞,低下頭聲音有些落寞,「如今我哪還使喚的動她們呀,你禁足后,宮裡的宮女也不做事了,天天有人上門奚落我,飯菜也全都是餿的,就連皇後娘娘也派人說我身體不適,皇上壽辰便不必參加了。」

    宮中向來不缺踩高捧低之人,更何況大家都知道柳媛是她的表妹,此時她得罪太后被禁足,那些看不慣她的人肯定會上來踩一腳,而柳媛就是她們最好的發泄對象。

    「這宮中本就是如此,你從進宮前就該想到的!「

    頓了頓,她眸光一閃,又接著道:或許你覺得我有皇上的寵愛便是可以舒舒服服的享福了,但你不知這宮裡不止是只有皇上,還有太后,我每日過的不比你輕鬆,你或許只要擔心日後要怎麼過下去,而我,擔心的卻是這條命要如何能一直保下去!」

    這是柳凈掏心窩子的話了,她也希望這個表妹能夠看開一點,只要自己還受寵,必定不會少她一份榮華。

    四目相對,柳媛紅了紅眼眶,低著頭半天沒有說話。

    柳凈低嘆一聲,看了眼綠胭,後者頓時有些不情願的將其他人帶下去。

    直到屋內沒有其他人時,她才正聲道:「我知道你想侍寢,可我也實話告訴你,一旦如此,我們就是敵人,就像這個宮裡永遠只能有一個太后一樣!」

    那些太妃過的跟在冷宮裡沒有兩樣,有孩子的倒還好,若是沒有子嗣,那這一輩子還是得在西院孤獨終老。

    就這麼靜了半響,柳媛才緩緩抬起頭,一臉落寞的道:「我已經想開了,我姿色不是拔尖的,又沒有表姐這樣才藝,只求能夠安安靜靜的度過餘生就好。」

    見她眼神空洞,好似真的已經絕望了一般,柳凈心中有些不忍,可也知道,過多的好心只會害人害己,而且自從上次爭執過後,她便知道,她們之間再也回不去了。

    「上次娘親走的匆忙,我未曾給她什麼,還害的娘親要來接濟我。」柳媛紅著眼,慢慢從懷中掏出海棠紋綉荷包,「這是我自己繡的,表姐能在皇上壽宴那天幫我給娘親嗎?」

    突然讓她送東西,柳凈忍不住想陰謀化,但此時還是好心的接了過來,然後在手裡打量一番,「你這針腳倒是比我的要好些。」

    荷包是普通的紋綉,材質也是一般,針腳也很一般,但比她的要好些,她也沒有理由去拒絕人家。

    「哪裡,也就平日里綉一下而已,娘親常說我這裡不如別人哪裡不如別人。」說到這,她忽然話聲一頓,然後慢慢起身,「時間不早了,我就打擾表姐休息了。」

    見她精神不振,柳凈只能點點頭,目送著她一步步離去。

    這時綠胭等人也走了進來,柳凈將荷包遞給紅璇,「看看有什麼不同。」

    說完,又對綠胭道:「日後我們傳膳時,你也給她送去一份,這個時候能幫就幫吧,至少御膳房裡的人還不敢剋扣我的膳食。」

    綠胭有些不情願,但最後也只能點點頭,一旁的紅璇也檢查好荷包遞給她,「主子,這荷包並無異樣。」

    縱然如此,柳凈還是讓綠胭拿著,等宴會那天再給她好了,希望這個表妹不要讓她失望。

    ……

    長樂宮。

    庭院內秋風蕭瑟,一眾宮女不急不緩的清掃著地上的落葉,莫名涼風吹的讓人不禁打個哆嗦,但還得繼續做事。

    檀香四溢的內殿中寂靜無聲,慕雲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葯碗走進去時,靠在軟榻上的人好似在打瞌睡,手中還有一本未合攏的賬簿。

    「娘娘?」

    她輕喚一聲,軟榻上的人才微微睜眼,然後將賬簿扔在桌上,忍不住抬手揉著額心,「本宮已經好了,你讓劉太醫日後不用再開藥了。」

    看著她家娘娘如此疲憊的模樣,慕雲有些心疼,但還是堅持將葯碗放在桌上,「劉太醫說了,一定要把那個葯吃完,不然便會複發,您還是聽太醫一次吧。」

    瞧了眼那黑漆漆的葯汁,皇后顯得有些不耐煩,「本宮最討厭這種味道,就跟那個小賤人一樣,還身體不適?不過就是難以入眠而已,竟然給本宮擺了這麼多年的架子!」

    慕雲低下頭。也不知道該如何勸慰,這貴妃永遠都是她家娘娘心中的一個結。

    「姝嬪那邊怎麼樣?」沉住氣,皇后還是端過葯碗慢慢喝下,只不過緊皺的秀眉一直未鬆開。

    「還是這樣子,看不出什麼。」慕雲如實回道。

    放下空了的葯碗,皇后捏著絲帕擦了擦嘴角的葯漬,狹長的鳳眸中閃過一絲凌厲,「這個姝嬪最會扮豬吃虎,這次竟然能在那個老不死的手裡逃過一劫,可見她比德妃那個蠢貨要聰明的多。」

    說到這,慕雲倒是有些不解的問道:「娘娘以為,此次會是誰的手筆?」

    話落,皇后不禁冷笑一聲,「你以為,這宮裡還有誰能逃開那個老不死的耳目?」

    聞言,慕雲好似想到了什麼,眼中忽然閃過一絲訝異,「可……她為何要這樣做?」

    拿起手中的賬簿,她眉眼間全是晦澀不明,「她沒有理由,可總有人有理由,這宮裡,有大把人比本宮還不希望那個孩子下來。」

    ……

    萬壽節那日也剛好是柳凈可以出去的日子,她不敢打扮的太艷麗或者太樸素,只能按中規中矩的來,讓別人以為,她是怕被太后注意到才這麼低調的。

    宴會那天人很多,聽說還有外地的藩王覲見,殿上笙歌樂舞好不熱鬧。

    只不過明明她和雪淑容的位份已經拉開了,也不知皇后是怎麼安排的,還是把她的位置安排在雪淑容下面。

    柳凈一進殿坐都不敢坐,只能悄悄去尋她娘,不過尋了半天,才打聽到她和姨母今天都沒有來,聽聞好像都染上風寒了,不過這樣一來,柳媛給的東西她倒是送不出去了。

    沒有辦法,她只能硬著頭皮坐了過去,倒是旁邊的雪淑容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半月不見,姝妹妹倒是圓潤了些許。」

    柳凈:「……」

    每頓吃兩碗飯,能不胖嘛!

    「哦~還不是皇上嘛~她說嬪妾太瘦了,下令嬪妾要吃胖些,不然就要罰嬪妾呢!」她紅著臉,捏過一粒葡萄放在嘴裡,一副恃寵而驕的樣子。

    不等雪淑容說話,恰好路過的淑妃卻忽然在兩人面前停下了腳步,漫不經心的理了下鬢上的朱釵,「皇上不過隨口一說而已,這都半個月了,到時皇上怕是都認不出妹妹了吧?」

    話落,跟在她身後的那些勢利的妃嬪們也跟著嘲笑起來,似乎都覺得柳凈已經失寵了。

    本來柳凈還在愁要怎麼禁足三個月,如今這倒是有人撞到她槍口上來了!

    「妹妹年輕,少吃一點這也就瘦下來了,可娘娘不同,您看您眼角的皺子,嘖嘖,擦再多粉都遮不住呀。」她眉梢一挑,眼中全是諷刺。

    縱然很想忍,但周圍那些妃嬪實在是忍不住憋笑出聲。

    淑妃臉色一片鐵青,今日她打扮的格外艷麗,一襲玫紅松花紋綉宮裝迤邐落地,凌雲鬢上的蝶翼金步搖栩栩如生,遠遠看去倒是氣勢十足,就是臉上這個粉的確擦的有點多。

    「放肆,看到娘娘竟然不行禮,還如此傲慢!」淑妃身後的宮女頓時上前怒喝一聲。

    話落,柳凈忽然眉梢一挑,起身來到宮女面前,抬手就是「啪」的一巴掌扇過去。

    周圍的人頓時捂嘴倒吸一口涼氣。

    她微微抬起下巴,眉眼間全是輕蔑,「淑妃姐姐又怎會在意這些俗禮,哪輪得到你一個奴才這樣與本嬪說話!」

    一時間,周圍那些人都忍不住在一旁看熱鬧,還有些一些宗婦們也在那裡議論了起來。

    淑妃氣的眼睛瞪的老大,從沒想過竟然有人敢當著自己面動手!

    「你……你好大的膽子!」她深吸一口,看向身後的兩個宮女,「去給本宮掌嘴!」

    話落,竟是無人敢上前,畢竟那個藍采女的下場如今還歷歷在目。

    見此,淑妃頓時聲音一厲,「想死是不是!」

    她平日里的餘威極深,嚇得立馬有兩個宮女上前想去拉柳凈,綠胭和紫葵也立馬攔在她身前,雙方一時間倒是扭打了起來。

    這邊的動靜不小,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不過還未等鬧劇開幕,殿前突然傳來一道太監尖細的嗓音,「皇上駕到!太後娘娘駕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