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0.懷孕【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40.懷孕【二更】字體大小: A+
     

    柳凈躺在床上,緊緊的蓋著被子,「這又是什麼東西?」

    系統:「只要將真心卡貼在對方身上,然後你可以隨便問一個問題,對方會如實回答,事後還不會有記憶!」

    柳凈:「這跟讀心卡有什麼分別?」

    系統:當然有,讀心卡是短暫的,只要那個時間段對方不去想那件事,你就不會知道你想知道的事情,可真心卡,只要你問,對方就會如實回答,但僅限一個問題!」

    聽起來好像有點意思,柳凈將卡片貼身放好,這個可能隨時都能派上用場的,就像今天,若沒有那張讀心卡她可就慘了,不過她也不指望這個系統能給她多大的幫助,雖然聽起來很雞肋,但也聊勝於無。

    實在是累了,她沒多久就沉沉的睡了過去,就連晚膳也沒有起來吃,倒是半夜,暖和的被窩裡倒是溜進來一道高大的人影。

    直到腰身被人摟住,聞著那熟悉的龍涎香,她忍不住微微睜開眼,微黃的燭火下,一張熟悉的面孔那麼清晰。

    「皇上如今過來,太後娘娘又該要找嬪妾麻煩了。」她迷迷糊糊的將腦袋埋進被窩裡。

    蕭靳摸著她滑嫩的小臉,輕聲道:「沒人知道朕來這。」

    說完,又挨近她耳邊輕聲道:「朕聽綠胭說你沒有用晚膳?」

    「不想吃。」柳凈眨眨眼,忽然伸手環住他腰,將整個人都埋進他懷裡,「如果今日太後娘娘真要把嬪妾斬了怎麼辦?」

    現在想想,她都覺得心有餘悸,果然,在絕對的權利下,再多掙扎都沒有用。

    「不會的。」蕭靳在她小臉上親了一口,目光幽深,「朕會把你打入冷宮,不會讓你死。」

    柳凈:「……」

    昏暗的燭火下,她抬頭對上那雙漆黑的眸子,有些不樂意的撇撇嘴,「打入冷宮,那嬪妾還不如去死算了。」

    那她還不是會被太后那個老妖婆給弄死。

    低笑一聲,他又在她嬌臀上拍了一下,「你怕什麼,朕會把你撈出來的。」

    「咦~」柳凈眨眨眼,忽然抬頭在他下巴上親了一口,笑的格外清甜,「那皇上這是在給臣妾走後門嗎?」

    緊緊擁著她嬌小的身子,蕭靳聲音低沉,「你只需記住,無論何時都不要怕就好。」

    雖然他說的很溫馨,但柳凈知道,畢竟在床上,男人說的肯定都很好聽,他必定也有自己的底線,比如造反,當然,還得加一條,自己要是給他戴了綠帽子,那可能會比造反還死的慘。

    捂著胸口的真心卡,柳凈想著要不要這個時候拿出來用了它?順便了解一下那個文貴妃到底是不是真愛?

    「你堂哥此次殿試中了狀元。」

    突然,柳凈忽然大眼一瞪,顯然有些回不過神。

    蕭靳將她攬在懷裡,聲音低沉,「其實以你堂哥的文采,只能是榜眼,不過如今朝中眾人對朕大力提拔寒門子弟已經頗有怨言,所以這個狀元之位只能是世家子弟。」

    柳凈:「……」

    這麼說,她堂哥還是走了一個狗屎運?

    「那……皇上準備給嬪妾堂哥一個什麼官職呀?」柳凈眨眨眼,一臉認真的看著他。

    蕭靳輕笑一聲,然後拍拍她腦袋,「朕為何要告訴你?」

    說完,他卻是翻身下床作勢要走,「朕還得去雪淑容那裡看看,免得母后嘮叨,這幾日朕不能過來,你且想想要送朕一個什麼生辰禮物?」

    柳凈側躺在床上,見他撩開床幔就要走,忍不住撇撇嘴,「這宮裡那麼多姐妹,皇上還會差嬪妾這一個禮物嗎?」

    現在她不能侍寢,那外面的女人們怕早就樂開了花,肯定十八般武藝又要上來了。

    回身捏了下她的小臉,他目光揶揄,「你吃胖一點,多長點肉,便是給朕最好的禮物。」

    四目相對,柳凈紅著臉暗罵一聲臭流氓,但小手卻忽然將他手掌按在她肩頭,眉梢一挑,「其實嬪妾已經長胖了……皇上沒有發覺嗎?」

    肩頭的輕紗落下,露出一塊白皙圓潤的肩頭,蕭靳眸光一暗,頓時將手抽回,然後敲了下她腦門,「朕半個月後再來檢查!」

    說完,人就大步離去,頗有一種匆忙的意味。

    柳凈躺在床上輕笑一聲,然後繼續躺在床上睡覺,她終於可以休假半個月了。

    不知是不是天氣越來越冷,她一沾床就想睡,次日醒來時,也是一點東西都不想吃,但沒有辦法,為了胃還是喝了一點粥。

    以為是自己身體出毛病了,柳凈便讓紅璇過來給她把把脈,免得要是真中了誰的□□,到時候死都不知道怎麼死。

    「主子,奴婢聽聞皇後娘娘已經被放出來了,一大早就去給太後娘娘請安,不過太後娘娘以身子不適為由並沒有見。」綠胭在一旁笑著道。

    柳凈坐在軟榻上,捏著一顆棋子放在棋盤上,眉間緊皺,「在我們太後娘娘眼裡,就只有自家侄女,我們又算什麼。」

    說完,她又連忙把棋子收回來,「不對,我下錯了!」

    對面的青梔一臉為難,最後也只能嘆口氣,「行,這可是最後一次了。」

    聞言,柳凈忍不住撇撇嘴,「我都輸給你那麼多錢了,讓我一顆棋子都不行?」

    話落,一旁的綠胭卻是捂嘴一笑,而這時內殿的帘子忽然被人撩開,只見紫葵帶著紅璇走了進來。

    「等我讓紅璇把了脈再跟你下!」柳凈瞥了青梔一眼,然後拉高衣袖,露出皓白的手腕。

    見此,青梔立馬起身將位置讓給紅璇,後者也伸出三指壓在她手腕處,一臉認真。

    柳凈坐在那忍不住用另一隻手揉揉額心,「這近日也不知是怎麼回事,感覺胃口越來越差,人也沒有精神,你仔細看看,我是不是被人下了□□。」

    她覺得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記得誰說過,前朝有個曾經寵冠一時的妃子,開始只是精神不振,然後突然間一夜白頭,接著被皇帝當妖怪給打入了冷宮,以至於鬱鬱而終。

    在這個後宮里,只有想不到,從來沒有人做不到的。

    「您也不知多穿件衣裳,定是染上風寒了。」綠胭抱怨似的瞄了眼她身上單薄的外衫。

    柳凈緊了緊身上的淺藍宮裝,然後不再說話,這屋裡又不冷,她才不要穿那麼多。

    「奴婢聽聞近日文貴妃也時常請太醫,還有萬婕妤他們,聽說都染上風寒了,您可不能圖輕鬆,這披件披風也很輕便的。」紫葵也認真的說道。

    柳凈點點頭,表示知道了,可看著紅璇那越發凝重的臉色,她心也頓時高高提起,難不成真被她給說中了?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紅璇的臉色,嚇得都不敢再說話,一時間,整個內殿靜的彷彿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到,良久,還是紫葵忍不住輕聲問道:「紅璇,主子如何?」

    話落,後者嚇得頓時臉色大變,然後「撲通」一下跪倒在地,「主子恕罪,奴婢以為,還是請太醫來吧,奴婢……」

    柳凈捏著指尖那顆如玉的棋子,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你看出什麼,如實說便是。」

    「可……」紅璇額頭冒出大片冷汗,似乎也不敢斷言,「此等大事奴婢不敢確定,只能看出……主子好似有了身孕。」

    話落,整個內殿都是一靜,但眾人都很聰明的沒有大聲喧嘩,可面上的喜意卻怎麼也壓不住。

    「你說的是真的?」綠胭將她扶起來,一臉希冀。

    紅璇怯懦的低著頭,低聲道:「按理說,主子這應該是喜脈,但還不足一月,所以奴婢也不敢確診,所以還是請太醫來為好。」

    「叮!恭喜宿主懷孕,任務完成百分之二十五,獎勵萬能解毒丸強效版一顆!」

    如果說柳凈對自己懷孕這事還存在著疑惑,那系統的聲音就是給他打了一陣強心劑。

    柳凈:「我真的懷孕了?」

    系統:「當然,難道任務獎勵還會隨便送?」

    深呼吸一口,柳凈心情頗為複雜的伸手覆上自己的肚子,沒想到她真的懷孕了?

    柳凈:「是男是女?」

    系統:「……現在都還沒發育完全,你以為我能預測?」

    柳凈:「……那這個解毒丸又是做什麼的?」

    系統:「這個加強版,能保你在懷孕期間不受任何毒害,管你紅花還是麝香,你就是天天吃也沒事,當然,如果你不小心受到外力衝擊,這孩子還是會掉。」

    縱然如此,這已經很不錯了,柳凈緊緊握著手裡那顆藥丸,心情還是很複雜,她真的懷孕了?那她還怎麼回現代?還是說,努力生男孩爭取做皇帝,然後她做個權傾朝野的太后?

    「主子,奴婢以為,紅璇應該不會錯,如今您還在禁足中也好,這樣就不用日日出門給皇後娘娘請安,這懷孕前三月還是先瞞著為妙,如果您下個月的月信還不來,那此事倒是可以確診。」紫葵異常冷靜的道,深知裡面的兇險,不然這後宮中不可能就只有一個公主了。

    柳凈手心捏著棋子一臉沉思,良久才點點頭,「半個月還短了,日後還是得出門,我得禁足久一點差不多。」

    可是要做什麼壞事,才能禁足三個月呢?

    說著,她不由看向自己那平坦的腹部,沒想到裡面竟然有了一個小生命,不過既然已經懷了,那她就得想辦法先配合那個老妖婆把皇后弄下來再說,不然孩子可是會抱走的。

    「半個月後便是皇上壽辰,奴婢就是擔心會被人瞧出來,而且這閣里指不定有多少別宮的人,要是泄露出去那就糟糕了。」紫葵皺著眉似有擔憂。

    柳凈摸了摸肚子,忽然看向綠胭,「你去把那件披風拿過來。」

    她現在可不是一個人,千萬不能凍著了。

    「這樣,日後你們去御膳房拿膳食時,切記要小心,不能讓別人做手腳,還有紅璇,以後我的膳食都由你把關,包括茶水點心也是。」柳凈接過綠胭遞來的披風,然後緊緊披在身後。

    幾人聞言都是點點頭,深知裡頭的兇險,孩子可比那虛無縹緲的寵愛要保險的多,這若是個皇子,那就是宮裡頭一胎男孩了,意義可不是一般的大。

    就在這時,一個宮女忽然在帘子后恭聲道:「主子,柳美人求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