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7.皇上壽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7.皇上壽辰字體大小: A+
     

    「叮,完成支線任務,留下皇帝,將獎勵百花露一瓶!」

    柳凈:「……你以為我還會相信你這些七七八八的鬼藥水嗎?」

    系統:「你不試試怎麼知道沒用?」

    蕭靳聞言沉默了片刻,柳凈察覺到腰上的手鬆了松,便立馬摟住他脖子,嬌聲道:「不行~我不讓皇上走~」

    一旁的李長福忍不住悄悄抹了把額前的冷汗,就是可惜了,他至今還未見過有貴妃娘娘截人不走的時候。

    「乖,朕下次再來看你。」蕭靳嘆口氣,作勢要將她抱下來。

    柳凈卻依舊緊緊掛在他身上,聲音里還透著抹哽咽,「上次皇上在嬪妾這走了以後,嬪妾到現在還在被人嘲笑,她們都說我連貴妃娘娘一根頭髮絲都比不上,連給貴妃娘娘提鞋都不配……」

    綠胭:「……」還有人這樣說過?

    「誰?」蕭靳眉頭一皺,帶著抹不悅。

    柳凈悄悄掐了把大腿,疼的她眼眶裡的淚珠直打轉,「還不是德妃娘娘還有那個淑妃娘娘,對了,就連那個藍才人也敢奚落嬪妾,若您這次走了后,嬪妾……以後還有何臉面見人吶。」

    豆大的淚珠順著她白嫩的小臉滑落,縱然知道她就是在撒嬌裝可憐,蕭靳還是伸手抹了下她臉上的淚痕,「好好好,朕不走了。」

    柳凈:「……」

    沒想到他竟然真的留了下來,柳凈自然是緊緊抱著他不放手,「嬪妾就知道皇上最好了!」

    一旁的李長福嘆口氣,他早該知道的,這貴妃娘娘最近行事是越來越荒繆,皇上的耐心也有限啊。

    「等一下。」蕭靳忽然叫住李長福,冷聲道:「那個藍才人,貶為采女!」

    柳凈已經猜到了,蕭靳不可能為了她一句話而去懲罰淑妃她們,所以只能這個藍才人遭殃了。

    「是!」李長福聞言又躬身退了下去。

    待屋內只剩下兩人時,蕭靳才拉開脖子上的手,「朕都留下來了,那你是不是得回報朕一下?」

    柳凈眨眨眼一臉不解,心想待會她還是去床上找找她那張讀心卡吧。

    「上次你在那麼多人面前跳舞,這次朕想一個人看。」他挨在她耳邊輕聲說完,大手又慢慢禁錮住她的纖腰。

    柳凈趁其不備又從他身上跳下來,然後坐在自己位置上,「那萬婕妤不是跳的極好嗎?皇上去看她呀。」

    見她又提起舊事,蕭靳倒也只能無奈的夾了一筷子菜放她碗里,「朕都留下來了,你還要打翻著醋罈子。」

    看著碗里的菜,柳凈輕哼一聲沒有說話。

    清華殿。

    夜色如漆,秋風刮的院中樹葉沙沙響,一輪圓月躲入雲層,只剩一地漆黑。

    宮女急匆匆的走入殿中,然後揮手讓其他人下去,隨即才來到軟榻前,看著面前的主子一時間倒不知如何開口。

    「皇上呢?」文貴妃懶懶出聲。

    話落,宮女只能猶豫的低下頭,支支吾吾道:「皇上……皇上……」

    「不用說了。」

    文貴妃翻開書頁,目光淡淡的落在書籍上,絕色的的面容上一片冷清,「你說皇上明日會過來嗎?」

    「會的!」宮女不加思索的回道:「今日只是一個意外,明日奴婢再去一趟,皇上一定會過來的!」

    「意外?」文貴妃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本宮早該想到,這個意外遲早都會發生,無論是什麼,時間總會沖淡。」

    「娘娘……」宮女有些心疼的想安慰她。

    文貴妃抬頭,目光悠遠的看向窗外,「記得那年,這天也是這麼的黑……」

    「娘娘!」宮女眼眶一熱,「皇上對那個姝嬪只是一時新鮮而已,又怎敵得過您在皇上心中的位置!」

    話落,文貴妃也只是苦澀一笑,當淚珠悄無聲息順著臉頰滴落在書頁上,「顏兒,我後悔了……」

    宮女身軀一震,眼中閃過一絲震驚。

    「可那有什麼用?我回不去了,從第一眼起就已經回不去了。」她閉上眼,忽然深吸一口,慢慢合上書籍,聲音清淡,「父親給的葯可還在?」

    聞言,宮女立馬瞪大眼退後一步,「娘娘……」

    「拿出來。」

    「娘娘,那可吃不得,太危險了!」宮女握緊手心,一臉的不敢置信。

    文貴妃回頭看了她眼,凄涼一笑,「人活著,總要留下點什麼。」

    ……

    旭日初升,蕭靳又是一大早去上朝了,這次去的很早,應該不會遲到,倒是柳凈在床上翻了半天,終於在床縫裡找到了那張讀心卡。

    「叮,支線任務完成,獎勵百花露一瓶!」

    柳凈隨手將東西放在枕頭邊,然後又沉沉睡了過去。

    由於不用給皇后請安,所以她一覺又睡到了晌午,等用完膳后,她就把綠胭給叫了過來。

    「主子……這是?」綠胭看著她手裡那個小瓶子不禁有些好奇。

    柳凈拉過她手,然後將小瓶子打開,「沒什麼,就是可以讓皮膚變得更加滋潤,讓你試一下。」

    說著,她就倒了一點在綠胭手背上,然後慢慢替她揉開,「你過一會要是有什麼反應一定要記得告訴我。」

    綠胭愣愣的點點頭,不明白這東西是從哪裡來的。

    接下來一整天柳凈都在觀察綠胭的動靜,不過據綠胭所說,這東西就是塗上去涼涼的,而且塗了后,她身邊的蝴蝶蜜蜂也越來越多了。

    柳凈就知道這系統沒有什麼好東西給她,還蜜蜂,是想她被蟄死吧!

    不過以防以後還有用,她還是把東西好好的收了起來,至於這張讀心卡,她決定留著,等關鍵時刻再用。

    不過這一天蕭靳並沒有來她這,而是去了清華殿,之後幾日則都歇在了乾清宮,因為這幾日科舉,所以會比較忙。

    眼看天氣越來越涼,德妃也突然擺起架子讓所有人都去她宮中商議要事。

    等柳凈去的時候,裡面已經坐滿了人,那個雪淑容也在,此時她肚子已經微微隆起,但面色還是不怎麼好,看來在太后那也沒有把她身子補回來。

    這次她沒有坐過去,而是找了個角落的位子坐了下來,畢竟現在雪淑容肚子里的孩子還不知道保不保的住,萬一她要是想碰瓷怎麼辦,柳凈可不想再背鍋了。

    「哎呦,姝嬪坐這麼遠做什麼,回頭別說德妃姐姐欺負你,不給你位置坐,到時皇上又不知要把誰貶為采女!」坐在第一排的淑妃依舊陰陽怪氣的瞥了她眼,天氣已經轉涼,她卻還穿了身單薄的紗衣,也不知冷不冷。

    「淑妃姐姐這意思,是在埋怨皇上處事不公嗎?」柳凈端過一旁的熱茶,裝模作樣的假裝喝了一口。

    眾人皆知藍才人因為得罪這個姝嬪被皇上貶為了采女,就連那日貴妃娘娘去截人都沒有成功,一時間誰不知道這姝嬪風頭無二,也就只有淑妃敢這樣明目張胆的嗆人了。

    「本宮可沒有這樣說過,只是聽說那日太後娘娘把某個裝模作樣的狐媚子給教訓了一頓,哎呀,聽說還受傷了?」淑妃得意的撫了下鬢上不斷搖擺的流珠,狹長的丹鳳眼裡透出一抹諷刺。

    聞言,柳凈卻是輕笑一聲,然後看了眼坐在上首一副很有威嚴的德妃一眼,「淑妃姐姐怎麼能這樣說呢,那日太後娘娘的確是教育了德妃姐姐一頓,但也是為了德妃姐姐好,您這樣說,那德妃姐姐心裡該有多難過啊!」

    話落,其他人都捂住嘴差點憋笑出聲,只有淑妃一臉鐵青,就跟一拳打在棉花上一樣。

    「好了!」上首的德妃突然一拍桌子,不悅的掃了眾人一圈,「本宮找你們來,是商議半月後萬壽節之事,不是讓你們來吵吵鬧鬧的!」

    瞧她那還端起了皇后的架子,柳凈嘴角勾出一抹冷笑,一人坐在角落裡不說話。

    這時,那邊的尤妃也跟著溫聲道:「是這樣的,半月後便是皇上壽辰,屆時封地上的一些藩王也會進京祝壽,這次不比以往,需要注意的東西很多,本宮和德妃也不想在那時看到有爭風吃醋的一幕出現。」

    說到萬壽節,眾人心思又活絡了起來,若是能在這時讓皇上注意到自己那便最好不過了,想到這,眾人不知不覺又想起那日在太后壽辰上大出風頭的姝嬪。

    柳凈一個人坐在角落裡,忽然發現一些人都偷偷的往她這邊看來,她覺得很無奈,因為這一次她打算低調,至於風頭這些還是讓別人出吧。

    「另外,這段時間本宮與尤妃都得準備皇上壽辰,你們也都安分點,誰若找事,本宮定不輕饒!」德妃一臉威嚴的掃了眾人一眼。

    眼看權利全落在別人手裡了,淑妃心中全是嫉恨,忍不住又死死瞪了角落裡的柳凈一眼。

    又教訓了幾句,德妃才讓眾人離去,柳凈不想跟淑妃這條瘋狗吵架,故意等她走了后才起身的,只不過剛走到門口,身邊走過來兩道人影。

    「若不是因為身體不適,我倒想再與妹妹合作一番,也彌補一下上次的遺憾。」雪淑容不急不緩的走在她身側,略微蒼白的面上依舊帶著一抹淡淡的淺笑。

    柳凈聞言也是苦笑一聲,「那的確是可惜了,不過還是龍裔最要緊。」

    她是瘋了才會願意被人再陷害一次。

    而此時走在她另一邊的萬婕妤也是淡淡一笑,「是很可惜,上次若不是嬪妾腳崴了,那便不會讓雪姐姐一人獨奏了。」

    柳凈隔在中間有些莫名其妙,外面秋風蕭瑟,吹的人莫名有些冷,三人走在空曠的宮道,周身只有一些不時路過的宮人。

    「是啊,有些事總是那麼的出人意料,可是能進這後宮,本就是一件出人意料之事。」雪淑容苦澀的笑了一下,然後加快腳步帶著宮女從另一條小道上離開了,只留下一道淺色身影逐漸消失。

    柳凈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許誰都有身不由己的時候,不過這宮裡又哪來絕對的錯與對呢?

    低嘆一聲,她緊了緊身上的外衫,然後看了萬婕妤一眼,「妹妹慢走。」

    說著,她也要從那條小道上穿過去,可沒走兩步,胳膊卻突然被人握住!

    「姐姐留步!」

    她不解的回過頭,而手的主人卻是上前一步,湊過腦袋低聲道:「皇後娘娘有句話想讓嬪妾帶給姐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