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6.老把戲【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6.老把戲【二更】字體大小: A+
     

    「太後娘娘明鑒!」柳凈心中一邊罵著老妖婆,面上卻又非常惶恐的抬起頭道:「就算給嬪妾一百個膽子也不敢這樣做啊,不過是嬪妾怕黑,所以屋裡的燈一直都是從天黑燃到天明,哪怕皇上不在時也是如此,太後娘娘若是不信,大可去調查一番。」

    柳凈倒不是怕黑,只是因為怕外面的綠胭她們有時候守夜會看不清,所以經常會點著燈。

    「呵,姝嬪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巧舌如簧,若是一次也就罷了,本宮怎麼聽說皇上只要一去你那,就時常會遲了早朝,有時連早膳都來不及用,你敢說,這些都是巧合?」德妃輕撫的茶蓋,面上一臉諷刺。

    她早就看清楚這個小賤人的真面目了,一邊在她們面前扮蠢,另一邊又在皇上面上扮柔弱,可背地裡就知道攪稀泥,那個什麼柳美人中毒鐵定就是這小賤人出的主意!

    「不是這樣的……」

    「住口!」

    「啪」的一聲,一杯熱茶突然摔在她面前,濺起無數瓷片,還有些茶水甚至濺到了她身上,柳凈微微側了下身側,但手背還是被一道瓷片給劃開了一道口子。

    絲絲鮮紅開始從口子上滲出,逐漸染紅白皙的手背,柳凈還未開口,那邊的德妃倒是不陰不陽的道:「哎呦,這可不得了,太後娘娘,這姝嬪待會肯定又要去跟皇上告狀了,指不定皇上會心疼成什麼樣呢。」

    話落,那邊的太后只是冷笑一聲,又有宮女遞上熱茶,她接過以後慢慢的抿了一口,老臉上神色淡淡,「你可知,此事若是被朝中大臣知道,那可是抄家滅族之罪。」

    「太後娘娘明鑒啊,皇上對嬪妾不過是一時新鮮而已,又怎比得過其他姐姐,晚上時常……還叫喚著貴妃姐姐的名字!」柳凈跪在地上聲音里透著股難以啟齒的意味。

    系統:「你這麼給自己戴綠帽子真的好嗎?」

    聞言,太后也是臉色一變,忽然想起,好像那個小賤人曾經打過這個姝嬪幾板子?

    那邊的德妃也是眼神微變,以貴妃曾經受寵的程度來說,倒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難道皇上如此寵愛姝嬪不過是給貴妃做個擋箭牌?

    良久,太后這才清聲道:「起來吧。」

    聞言,柳凈終於鬆了口氣,然後自己慢慢站了起來,縱然腿酸的有點麻木,但也不敢露出絲毫異樣。

    「貴妃不懂事,你切不可與她一般,都是後宮姐妹,你要記得勸皇上雨露均沾。」太后語氣忽然和藹了許多。

    柳凈低著頭恭敬道:「嬪妾明白。」

    均你個妹!

    「嗯,那你便回去抄幾遍宮規,謹記哀家的吩咐便是。」太后出乎意料的鬆了口氣。

    那邊的德妃臉色一變,「太後娘娘……」

    「德妃!」太后忽然目光一厲,「你如今掌管後宮怎麼也變得如此小家子氣了,姝嬪不懂事,你難道不會自己教導,凡事都來找哀家,那要你有什麼用,還不如把其他三局都給尤妃!」

    話落,德妃頓時嚇得跪倒在地,「太後娘娘恕罪!」

    柳凈站在一旁就這麼冷眼看著兩人不說話,直到太后把德妃教訓了一頓后,這才讓她們離開,看樣子是要接見側殿的縛親王了。

    一出大殿,兩人結伴而行,迎面便走來一襲四爪蟒袍的縛親王,看到他,德妃又很熱切的迎了上去,「本宮倒是與王爺許久未見了,聽聞太後娘娘要給王爺選妻,恰好本宮有個堂妹還未婚配,那模樣和才學在京中都是一等一的,就連太後娘娘也是誇讚不已呢。」

    一旁的柳凈差點沒笑出聲,不就是想讓母家攀上這個王爺嘛,母家勢力強大,這德妃在宮中地位也就越發穩固了。

    「多謝德妃娘娘,不過微臣過幾日便要回封地了,怕是只能辜負您的好意。」縛親王微微頷首,忽然看到了柳凈手上的傷,眸光一閃,忽然道:「微臣找太後娘娘還有事,兩位慢走。」

    說完,人便大步邁進了大殿,倒是德妃那叫一臉可惜。

    低嘆一聲,柳凈忍不住悠悠道:「唉,嬪妾倒是聽聞德妃娘娘的堂妹還曾被夏世子退過婚,這如此才貌雙全的一個姑娘,那夏世子還真是沒有眼光。」

    「你!」德妃眸光一厲,深呼吸一口,面上忽然勾起一抹冷笑,「那是夏世子品行不正,我們陳家不想把人推入火坑才退婚的,你休要在這裡道聽途說,有時間關心別人,不如關心關心自己吧!」

    見她扶著宮女走在前面,柳凈也是輕笑一聲,「嬪妾自然得關心自己,不僅如此,還得關心關心德妃姐姐,這樣才不枉費您一大早就跑來太後娘娘這說嬪妾「好話」不是?」

    德妃腳步一頓,隨即又繼續快步往前走,柳凈冷哼一聲,這才帶著紫葵往另一邊走。

    見路上並沒有其他人,紫葵這才忍不住悄聲問道:「主子,這太後娘娘怎麼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您了?」

    放過?

    柳凈眼中閃過一絲諷刺,那老妖婆哪會這麼容易放過她,不過是發現自己和文貴妃有過節,想留著自己對付文貴妃而已,畢竟如今宮中也就只有自己比較受寵了,相比起她,那個老妖婆更討厭文貴妃而已。

    剛剛若不是她故意提起貴妃,那老妖婆鐵定不會這麼容易放她走!

    「彎彎繞繞的誰又說的清。」她輕嘆一聲,慢慢走在無人的宮道上。

    不知想到什麼,紫葵忽然湊過腦袋悄聲問道:「那……皇上當真夜裡在叫貴妃娘娘的名字?」

    柳凈:「……」

    她回頭意味不明的笑了下,「你覺得呢?」

    她怎麼可能會讓男人在她床上叫別的女人名字!

    回到流雲閣,她就讓人請了個太醫過來包紮了下傷口,雖然口子不深,但就怕會留疤,綠胭問了好幾遍會不會留疤后,這才把太醫送走,屆時天都已經黑了。

    折騰了一天,她剛準備用膳,就看到柳媛竟然過來了!

    殿內燭火悠悠,打在滿目琳琅的飯食上,柳媛穿著一身比較單薄淺藍宮裝,外面秋風蕭瑟,這個時候已經可以加衣了,驟然一看顯得柳媛格外單薄,以前臉上還有兩個酒窩,現在瘦的連個酒窩都看不到了。

    進來后,她一掃這桌上的飯食,眸光一閃,忽然上前拉住柳凈的手,「表姐,我……我想請你幫個忙。」

    從來沒想到這個時候她會來找自己,柳凈立馬對一旁的綠胭道:「再去加雙碗筷。」

    點點頭,綠胭也識趣的把其他人帶下去,待屋內只剩下兩人時,柳媛這才坐在她身旁,紅著眼道:「表姐……我想侍寢……」

    屋內耀眼的燭火微擺,柳媛就那麼一臉希冀的看著她,柳凈手心一緊,只能拍拍她手,然後拿起筷子夾了個素菜丸子在碗里,「你如今身子弱,還是好好休養吧。」

    「我沒事,我已經好了!」柳媛激動的站了起來,目光灼灼的看著她道:「我已經進宮了,我不想就這樣靠你的照拂默默老死在宮中,你明白嗎?」

    這是柳媛第一次這樣跟她說話,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她那個姨母跟她說了什麼。

    見她不說話,柳媛徒然一笑,兩行清淚直直落下,「我娘說你根本就不想我侍寢,對嗎?」

    柳凈沒有說話,只是依舊自顧自的吃著東西。

    系統:「你怎麼不說話,待會人家黑化了!」

    柳凈:「說什麼?她說的沒有錯,我就是這樣自私。」

    「主子……」綠胭拿著碗筷慢慢放在桌上,看到這一幕,也是有些不解。

    「皇上駕到!」

    直到屋外響起太監尖細的嗓音,柳媛這才抹了一把臉上的淚痕,然後對著來人微微福身,「嬪妾給皇上請安。」

    驟然看到還有其他人在,蕭靳掃了她眼,想了一會才記起她就是柳凈的表妹,便淡淡道:「不必多禮。」

    「這是嬪妾表妹,倒是喜歡跟皇上一樣過來蹭飯。」柳凈也起身笑著裝模作樣彎了下腰。

    蕭靳上前攬著她坐下,伸手敲了下她腦袋,「你吃的可都是朕的,還說朕蹭飯。」

    摸了下腦袋,柳凈眨眨眼,然後起身從背後抱住他脖子,挨在他耳邊輕聲道:「對對對,就連嬪妾也都是皇上的~」

    說完,她又立馬退後幾步,「這袖子髒了,嬪妾先去換身衣服。」

    說完,她便看了陸胭一眼,後者只能很不情願的隨她進裡屋。

    一進裡屋,綠胭便忍不住上前攔住她的腳步,壓低聲音道:「主子,您這是什麼意思!」

    越過她,柳凈徑直從衣櫃里拿出一件粉色外衫,面上看不出什麼喜怒。

    雖然時間短,可她也只能做到這一步,若是在這個時間柳媛還是吸引不了蕭靳的注意,那也就沒有辦法了,她已經夠仁至義盡了。

    若柳媛真的能夠引起蕭靳的注意,哪怕沒有她給的這次機會,以後也會有,但若還是引起不了,這也算是讓柳媛明白,自己並非沒有給過她機會。

    「你在擔心什麼?」她看了眼綠胭,然後自顧自的穿衣服。

    後者咬咬牙,縱然知道皇上不可能會在主子的地方看上別的女人,但還是有些擔心,她覺得柳美人這個時候過來肯定沒有安好心。

    等柳凈換身衣服出去后,卻並沒有在外殿看到柳媛的身影,只有李長福在給蕭靳盛湯,還一道道都用銀針試一下,跟裡面有毒一樣。

    「皇上,嬪妾表妹呢?」她走過去來到蕭靳旁邊坐下。

    後者接過李長福遞上的湯,淡淡道:「這又不是她住的地方,不走還要做甚?」

    話落,柳凈忍不住撇撇嘴,倒是後面的綠胭鬆了口氣。

    看著李長福還在試菜,柳凈忍不住輕笑一聲,「李公公不必如此麻煩,這些菜我都試過了,沒毒。」

    聞言,李長福也是嘿嘿笑了兩聲,然後便退了下去。

    「李長福就是這樣,每次等他試完,菜都冷了。」蕭靳搖搖頭,眼角不知掃到什麼,忽然放下筷子拉過她手,「你這手怎麼回事?」

    柳凈縮了兩下,最終還是把手抽了回來,「沒事,就是……不小心碰到桌角了。」

    話落,後面的綠胭便忍不住道:「太後娘娘今日傳召了主子,這是不小心被碎片划傷的。」

    「沒有,就是嬪妾手笨,不小心打碎了太後娘娘的茶盞。」柳凈忍不住瞪了綠胭,這孩子,夠醒目!

    她今日去見了太后,這事蕭靳也是知道的,所以才會一處理完朝政便過來看她,只是先前見她有說有笑看起來並沒有事,卻不想還真的傷著了。

    只不過這個時候蕭靳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只能拍拍她背,輕聲道:「母后就是這樣,朕會與她說說的。」

    柳凈:「……」越說她越慘!

    「這還不都是皇上,太後娘娘聽聞你在嬪妾這差點遲了早朝,這不,硬是把嬪妾教育了一頓,差點要給嬪妾扣上紅顏禍水的罪名了,還說要抄家滅族呢!」她眨眨眼,一臉委屈低下頭。

    屋內燭火微擺,昏黃的燭火下她那張瑩白的小臉越發朦朧精緻,見此,蕭靳忽然伸手一把將她抱在自己腿上,然後摟住她腰輕輕揉了揉,眉梢一挑,「母后說的也沒有錯,朕也很好奇你昨夜是不是被妖精附體了,怎麼那麼有精神?」

    系統:「系統出品,肯定是精品!」

    柳凈:「滾!」

    「哪有,嬪妾不過是多喝了兩杯濃茶而已,皇上怎麼能隨便污衊人,這可不能隨便亂說。」她一臉認真的掰下腰間的大手。

    話落,蕭靳頓時在她嬌臀上拍了一下,「那你的意思是朕不行嗎?」

    柳凈:「……」她可沒有這樣說過。

    「皇上!」

    這時李長福忽然一臉異樣的走了進來,可待看到皇上已經將人抱在懷裡了后,頓時低下了頭,似乎也不敢多看。

    蕭靳不悅的瞥了他眼,「何事?」

    李長福心裡苦啊,但這個時候也只能如實回道:「貴妃娘娘身體不適,您……要去看看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