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5.太后召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5.太后召見字體大小: A+
     

    柳凈就知道她娘會問這個,其實說起來在未調遷之前,她爹在家族中一直不受人待見,覺得他一輩子也就這樣了,可她姨母家就不同,她姨父也是柳家的人,但卻是山高皇帝遠,這些年撈了不少錢送進族裡,她爹在族中的地位肯定比不上她姨父,這下柳媛出事,她那個心思極重的姨母心裡怕指不定要以為是她給謀害的。

    她怕就怕她姨父私下找她爹絆子,以為是她為了上位而去害了他那個寶貝女兒的。

    「表妹是因為被人陷害給貴妃娘娘下藥才被打入冷宮的,為了救她出來我才讓她吃的毒藥,雖然人是出來了,但身子卻還是很虛弱,這些日子都在靜養。」柳凈如實說道。

    聞言,柳母也是眉頭一皺,「這不可能,你表妹怎麼會做出這種事!」

    嘆口氣,柳凈拍拍她娘的手,「這宮中之事本就是如此,不是說你沒做過就好,哪怕你做過了,只要有權力,誰也不會把你怎麼樣!」

    一向知道後宮水深,卻沒想到會牽連到柳媛,柳母心思一度也很複雜,「唉,你姨父近日被人彈劾圈地,現在已經停職調查了,現在柳媛又這樣……」

    「姨父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柳凈臉色一變,倒是有些怕牽連她爹娘。

    搖搖頭,柳母語氣里全是疲憊,「你姨父那個位置覬覦的人本來就多,他平日里也會撈點油水,這次也不知得罪了誰,不就被人彈劾了?你也知道皇上最厭惡那些監守自盜的人,這要是真的被查實,莫說你姨父一家會遭殃,我們族中之人怕也在朝中抬不起頭了。」

    「可若姨父真做出這種事,我就算跟皇上說也沒有用,實在不行,您便讓父親稱病一段時間,等這件事過去以後再上朝也不遲。」柳凈此事也只能想到這個辦法了,說句不好聽的,她姨父本來就瞧不起她家,她這個時候去求蕭靳,到時候反倒會連累她自己。

    知道她也不容易,柳母倒是沒有強求太多,只是握緊她手溫聲道:「你爹行得正坐的直,這些年也沒有得過你姨父一分好處,自然不怕被人說什麼,倒是你,我聽聞雪淑容都懷孕了,為何你還……」

    說到這,柳凈只覺得老腰一酸,小臉不由一紅,「這個哪是我能決定的,您放心好了,這該來的時候遲早會來,不該來的時候也急不得。」

    系統:「誰說急不得,只要任務完成百分之二十,就會有一顆速孕丸,你不就可以懷孕了!」

    柳凈:「……我的讀心卡呢?」

    她不說話,柳凈都差點忘了這個。

    系統:「昨天給你了呀,是你自己太激烈不知道被你滾到哪個角落裡去了!」

    柳凈:「滾!!!」

    「這怎麼急不得,等皇上對你過了這股新鮮勁,到時候有你哭的!」方母點了下她腦袋,一臉嗔怪。

    柳凈撇撇嘴,然後端過濃茶又喝了一大口。

    「對了,這過幾日便是科舉了,你記得在皇上面前多替你堂哥美言幾句,最好撈個實差,你二叔以前對我們家挺好的,你堂哥小時候還經常買糖葫蘆給你吃呢!」柳母忽然想到這事,便一個勁的說了起來。

    柳凈只能一直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所以說啊,別看她在宮裡過的很舒服的樣子,其實背地裡也是拖家帶口,現在她根基還不穩,這要是以後生了皇子,地位穩了,那這整個家族的重任可全壓在她一個人身上了,那時候爭的可不僅僅是寵愛這麼簡單了。

    也是知道宮中的一些規矩,她那個姨母沒有去多久就回來了,臉色看起來跟去時並無兩樣,就是手上的一個玉鐲子不見了。

    其實柳凈已經給了柳媛很多錢財,她完全不用考慮這些外物,可能對於一個母親而言,女兒身邊錢財還是越多越好吧,畢竟柳媛現在的處境也不是很好。

    「剛剛去見了媛兒,她也說了娘娘對她一直很照拂,臣婦就在這裡多謝了。」王氏說著便要跪下來行禮。

    後面的綠胭便連忙將她扶了起來,柳凈這才淡淡道:「都是一家人,照顧表妹本就是我這個表姐應當做的,姨母不必客氣。」

    她不知道這個姨母跟柳媛說了什麼,但讓柳媛努力侍寢這一條肯定是沒跑了。

    被扶起來后,王氏又慢慢坐在綠胭搬過來的圓凳上,眼中閃過一絲不屑,但面上卻是極為客氣的笑了笑,「那也是娘娘好心,不然以媛兒這性子,怕不知被人欺負了多少回。」

    「哪裡,這媛兒我看挺聰明的呀,相信不日便會被皇上寵幸的。」柳母連忙附和的吹捧起來。

    柳凈坐在那只是一直在笑,偶爾附和幾句,等看時候差不多后,便讓綠胭給她娘帶一些貴重東西回去,當然,也給了她那個姨母一份。

    待兩人走後,她才疲憊的靠在那昏昏欲睡,不得不說,她這個姨母可比她那個表妹要聰明多了,哪怕心裡非常瞧不起她們家,可這個時候竟然還可以做到如此卑躬屈膝,這份心智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而且姨父出事,她竟然也沒有求自己這個寵妃去向皇上說情,也不知她心裡是如此想的。

    可正當她準備去歇息一下時,紫葵忽然急匆匆的走了進來,後面還跟著一個面生的宮女。

    「主子,太後娘娘那邊來人了。」紫葵一臉異樣的站在她身側。

    柳凈身軀一震,太後娘娘這幾個字比濃茶還能讓她醒神,嚇得她連忙端坐起來。

    宮女上前幾步,微微福身,不卑不亢道:「奴婢見過姝嬪娘娘,太後有旨,還請娘娘隨奴婢走一趟。」

    雖然早就料到會有這一日,可柳凈還是有些忐忑,她不怕任何人,唯獨怕這個太后,要知道就連皇后也被太后搞的禁足了,更何況是她一個人小小嬪妃?

    深吸一口,她故作鎮定的點點頭,「勞煩姑娘稍等片刻,本嬪換身衣裳便隨你走。」

    宮女退後兩步,「那還請娘娘快點。」

    說完,人就撩開帘子退出了內殿。

    等她一走,紫葵便頗為憂心的低聲道:「主子,您說這太後娘娘怎麼突然想要見您了?」

    柳凈走下軟榻,臉色還算平靜,「沒事,她若找找茬便也算了,我沒有犯大事,她就算是太后也不能把我怎麼樣。」

    雖然話是這樣說,可柳凈心中還是沒有底,這太后肯定不是單純找她過去聊天這麼簡單。

    快速的換了身素凈的宮裝,柳凈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樸素一點,這才帶著紫葵隨著那宮女前往長壽宮。

    此時天氣轉涼,外面還有著一絲秋風,一路上柳凈也跟那個宮女旁敲側擊過,不過這個宮女的嘴卻是死活也撬不開。

    等快到長壽宮時,柳凈忽然把手上一個紫玉鐲子褪了下來,悄悄塞進了宮女手中,後者之前還不接受紫葵的荷包,此時一看這鐲子的色澤,也是悄悄的收進了袖中。

    「娘娘可得小心點,這德妃娘娘可是一大早便過來了。」宮女說到這,便也沒有再說其他,只是依舊往前帶路。

    柳凈一猜就知道是德妃告狀去了,像德妃這種兩面三刀的牆頭草,倒是比淑妃那種人還要可恨!

    只不過剛到長壽宮門口,那邊便也走過來一道高大的身影,似乎也要進去。

    看到來人,宮女立馬彎腰行禮,面上羞紅,「奴婢給王爺請安!」

    見是縛親王,柳凈也是微微福身,「嬪妾見過王爺。」

    不同於那日曼妙動人,今日的柳凈一襲月白色宮裝素凈大方,凌雲鬢上只有幾支不出彩的銀簪,一張俏麗精緻的小臉上素麵朝天,看起來倒像個不受寵的宮妃,卻不似傳聞中那般春風得意。

    「姝嬪娘娘可是要進去?」他清俊不凡的面上讓人看不出喜怒。

    秋風一吹,擺動她月白色裙擺,柳凈微微點頭,沒有多說。

    見此,縛親王才沉吟道:「那本王先去側殿坐一下。」

    外男是不能與宮妃共處一室的,哪怕是去見太后也不行,所以必須得有一個人避開,柳凈聞言也是道了聲告退,然後就隨著宮女一起進了長壽宮。

    正殿內不知點了什麼香,氣味很是獨特,柳凈在門口就聞到了,等她一進去,就看到德妃坐在了下手,一臉的得意,上首的太后坐在那讓人看不出喜怒,但氣勢很是攝人。

    上前幾步,她立馬屈身行禮,「嬪妾給太後娘娘請安,娘娘吉祥!」

    話落,殿內頓時一片寂靜無聲,德妃就跟看笑話似的坐在那,手裡端著一盞熱茶,悠哉悠哉的抿著。

    良久,柳凈蹲的腿都要了斷了也沒人叫她起來,但這種時候她也只能在心裡暗罵老妖婆!

    「哀家聽聞,皇帝今日從你這離開時,還差點誤了早朝,可有此事?」太后坐在上面眯著老眼,目露精光的看向底下的女子。

    柳凈一愣,她哪知道這事,不過此時也只能格外惶恐的道:「太後娘娘恕罪,是嬪妾手笨,替皇上更衣時經常出錯,皇上將嬪妾罵了一頓后,才讓奴才來的,不成想早晨竟是差點誤了早朝,這一切都是嬪妾的錯,還請太後娘娘恕罪!」

    因為服侍不周而誤了早朝肯定跟魅惑皇上誤了早朝不同,前者最多也就責罵她一頓,然後回去抄幾遍宮規,後者……往嚴重了說可是會抄家滅族的。

    「姝嬪可當真是伶牙俐齒,你流雲閣的燈整夜整夜的不滅,難不成是在跟皇上下棋不成?」德妃陰陽怪氣的道。

    話落,不等柳凈開口,上首的太后便猛地一拍桌面,「你仗著有皇上寵愛,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這些哀家便也不想管,可你竟然敢魅惑皇上誤了早朝,你好大的膽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