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4.如何補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4.如何補償字體大小: A+
     

    不同於其他人面上閃過的喜色,柳凈卻是下意識扶了下她的老腰,一個年輕力壯的男人憋了半個月,可想而知她今天會受到什麼樣的折磨!

    「這……今日不知為何有些頭暈……」柳凈一臉難受的扶著腦袋,看樣子似乎很不舒服。

    一旁的紫葵和綠胭兩人面面相覷,難道她們主子準備來個欲迎還拒?

    倒是那個綠衣太監也是一臉不解,難道這位主子不想侍寢?

    系統:「我可以免費贈送你一顆精神抖擻丸,包你腰不疼腿不酸一口氣十個俯卧撐都沒問題!」

    柳凈:「……我要!」

    若是以往,柳凈絕對不會要這麼坑爹的藥丸,不過這次她準備提前吃!

    「這……您是想……」

    「無事,我待會請個太醫瞧瞧就好了。」柳凈說完,便瞧了綠胭一眼。

    後者連忙上前塞了個荷包過去,太監立馬順勢接了過來,以往只聽說這姝嬪格外大方,他一捏裡面的厚度心裡都樂開了花,心想這哪有人不想侍寢的,肯定是這姝嬪故意稱病好引起皇上的憐惜。

    「奴才明白!」太監躬身點點頭,然後便退了出去。

    等他一走,柳凈便對綠胭道:「去給我端杯溫水過來。」

    話落,後者頓時壓住心頭的疑問,提起茶桌上的茶壺出去倒水。

    「主子,這皇上剛回宮就來您這,會不會風頭太過?」紫葵似乎有些擔心。

    柳凈捏了捏手中的藥丸,然後將它用絲帕小心翼翼的包好,接著才塞進衣袖裡,「文貴妃還得聽太醫的好好「調養」,皇后又被禁足,雪淑容又懷孕,這個時候皇上若是不來我這,那別人怕是要以為我失寵了,畢竟我們的皇上可是有半個月都沒來後宮了。」

    想到這,柳凈忽然問道:「系統,我的獎勵呢!」

    這都半個月了,她的讀心卡都還沒看到!

    系統:「過了今晚十二點才算半個月!」

    柳凈:「……可是人家都說今晚來我這了,難道還會飛到別人哪去嗎?」

    趁著有機會,她剛好把讀心卡貼蕭靳身上啊,問問他對文貴妃到底是種什麼樣的情感?

    系統:「時間不到,誰知道會不會有意外發生?」

    柳凈:「……你覺得我會讓這種意外發生?!」

    系統:「這是規定!」

    不想再跟系統說話,等綠胭的水端來后,她便打發其他人下去,一個人悄悄把那顆甜的跟顆糖一樣藥丸吃了下去。

    根據上次的經驗,柳凈知道這藥丸的藥效期是二十四小時,所以越早吃越好,她可不想跟打了雞血似的一天一夜不睡覺。

    承乾宮。

    殿內檀香四溢,進進出出的奴才們面上屆時一臉喜色,自家主子掌權,她們在外頭行事必定也很方便。

    德妃懶懶的靠在軟榻上,手裡翻看著幾本賬簿,端正秀麗的面容上滿是諷刺,「這皇后做事倒是滴水不漏,當真是讓人一點錯處也查不出。」

    話落,一旁的沉兒立馬端上一杯熱茶,恭聲道:「皇後娘娘掌管後宮數年,對於這撈油水的方式必定是格外熟捻,又怎會留下把柄讓人去抓。」

    「呵。」德妃聞言卻是冷笑一聲,扔下賬簿,隨手端過熱茶,「再厲害又如何,如今還不是被禁足了,等她出來時,指不定人家雪嬪的孩子都生了,若是個男孩,到時候她這個皇后還坐不坐得穩可不好說。」

    往後了看了眼,見屋內沒有其他人,沉兒才湊過腦袋低聲道:「娘娘,您說這尤妃娘娘為何要把油水最厚的三局給您掌管?」

    話落,德妃也是一愣,抿了口熱茶后,這才幽幽的將茶杯遞給她,「尤妃這人看起來不爭不搶,好似什麼都為其他人著想,無非就是為了在眾人與皇上面前留個好印象罷了,不然你以為她沒寵,家世還不如淑妃,可為何皇上這次會把這管理後宮之權交給她與本宮?要知道淑妃可是覬覦這個已久,此時怕早就在背地裡把本宮與尤妃罵成什麼樣了。」

    「娘娘說的是,這尤妃娘娘也是個人物,進宮這麼多年,她從未有多麼受寵,可每次有什麼好事都不會落下她,就連文貴妃那種人,竟然有時還願意與她閑話一下家常。」沉兒言語間滿是欽佩。

    聞言,德妃也是嗤笑一聲,繼續翻著手中賬簿,「她是太傅之女,書香門第出生,皇上雖然不寵,但也絕對不會虧待她,尤妃這人看起來性子極好,可骨子裡卻清高的很,就跟我們的雪淑容一樣,其實心思可多著呢,只不過她卻從不屑在背地裡搞什麼小把戲,這點雪淑容可比不上她。」

    「娘娘這話說的,這雪淑容本就是沖著那個位子來的,若沒點小手段,我們皇後娘娘如今也不會被禁足了。」沉兒意味不明的笑了下。

    德妃沒好氣的點了下她的額頭,然後繼續翻看賬簿。

    不知想到什麼,沉兒忽然有些擔憂的微微蹙眉,「不過……您這樣對姝嬪,若是她跟皇上告狀怎麼辦?」

    說到這,德妃的臉色就陰沉下來,「那便讓她去告,本宮不過是按照規矩辦事,有何錯之有?她若找事,那本宮便去告訴太后,看到時候誰下不來台!」

    ……

    蕭靳是亥時三刻過來的,屆時柳凈依舊精神抖擻的坐在那跟綠胭下棋,綠胭都悄悄不知打了多少哈欠,她卻一點睡意也沒有,感覺再出去跑十圈都沒有問題。

    好不容易看到蕭靳過來,綠胭就跟看到救星一樣福身行禮,「奴婢給皇上請安。」

    擺擺手,蕭靳大步來到軟榻前坐下,然後指了下綠胭,「日後你家主子再找你下棋,你便直接認輸,她凈會欺負那些不會下的人。」

    話落,柳凈也是眉梢一挑,「皇上不也是凈會欺負嬪妾這種不會下棋的人?」

    見此,綠胭又默默的退了出去,然後跟門口的青梔打個招呼,「你看著裡面,我先去睡了。」

    跟主子下棋,可比干粗活還要累!

    「去吧,今晚剛好我值夜。」青梔笑著拍拍她肩。

    裡面的蕭靳卻是一臉詭異的慢慢撿著棋盤上的棋子,「朕聽聞你身體不適?哪裡不適?可用朕替你好好瞧瞧?」

    之前半月蕭靳也不過是偶爾傳她過去用下午膳,但也不是經常,算起來,她們也有好幾日未見了,縱然吃了精神抖擻丸,柳凈還是有些心虛。

    「嬪妾……就是白日里有點頭暈,此時已經無事了,多謝皇上關心。」她緊了緊身上的外衫,然後也與他一起撿棋子。

    看著那白玉般的小手撿起一顆顆黑色棋子,兩種色差在昏黃的燈光下透出一股別樣的旖旎,蕭靳忍不住一把握住她手,然後放在手心揉了揉。

    柳凈紅著臉,抽了兩下又沒把手抽回來,所以只能開始轉移話題,「嬪妾有件事想求皇上。」

    沒想到她還會主動開口求自己,蕭靳來了興趣,便靠在那端過那杯被柳凈喝過的茶盞,語氣悠閑,「說來聽聽。」

    眨眨眼,柳凈也格外上道的爬到他身邊,小手一下圈住他脖子,「嬪妾想娘親了,所以想讓娘親進宮一趟,而且柳美人遭受此難,此時必定也很想念家人。」

    她不能去說德妃,畢竟人家也是按規矩辦事而已,但如果蕭靳明日真的替她傳家人進宮,這也算是打了德妃的臉,讓她知道,就算她不同意,她自己也能辦成事,而且這是蕭靳對她的恩典,哪怕是太后也不能說什麼。

    昏黃的燈光下,她白皙的脖頸下是片光潔無暇的鎖骨,若隱若現的輕紗下暴露出那圓潤瑩白的肩頭,蕭靳眸光一暗,大手頓時摟住她柔軟的纖腰,眉梢一挑,「朕可是聽了你的話沒碰任何女人,愛妃準備如何補償朕?」

    就知道今天難逃一劫,柳凈也不準備逃了,而是期身抱住她脖子,低頭一口咬在他喉結上,聲音嬌軟輕細,「嬪妾一切聽皇上的~」

    後者喉嚨一滾,一把拖住她嬌臀,然後在她耳邊輕聲道:「朕覺著上次那個猴子抱月還不錯……」

    柳凈:「……」為什麼他還記得那本書!

    ……

    青梔在外面守了一夜,期間又不知讓底下人換了多少捅熱水進來,直到天微微亮時,才看著李長福在門口叫了半天,然後裡面的皇上才應了一聲。

    等看著皇上略微疲憊的離開,她才憋著笑進了裡屋,卻見她們主子竟然還在床上翻來覆去。

    「主子,用不用奴婢把燈吹滅了?」青梔以為是有光才讓她睡不好的。

    床上的人忽然伸出一隻滿是紅痕的玉臂,啞著嗓子道:「你把桌上那本史記拿給我。」

    青梔:「……」這個時候她家主子不是應該睡到昏天黑地嗎?

    懷著濃濃的好奇心,青梔只好把桌上的書拿過去給她。

    「去準備膳食吧,我待會起來。」

    青梔:「……」她感覺今天太陽一定是從西邊出來了!

    床上的人裹著被子,精神抖擻的拿著一本書翻看著,面上不見絲毫疲憊。

    系統:「恭喜你,又把皇帝榨乾了!」

    柳凈:「……不,是他把我榨乾了。」

    紅顏禍水真不是一般難當!

    起床吃了點東西后,柳凈睡意就來了,然後就感覺自己被卡車碾過一樣,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一整天,外面的綠胭幾人在那裡有說有笑的閑聊著,似乎都在談論自家主子何時才會醒。

    不知道睡了多久,柳凈感覺自己根本沒睡,就被人用力的搖醒了。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只聽到綠胭急聲道:「主子您快起來,夫人都到南門口了!」

    愣了愣,柳凈頓時掐了把大腿,疼的她精神一震,然後費力的拉著綠胭坐了起來,「你……你快給我梳妝,然後去給我泡杯濃茶過來。」

    一陣兵荒馬亂后,柳凈剛一坐下,就聽到外面的人說她娘來了,不多時,就看到她娘穿著棕紅色褂裙正裝,後面還跟著一個湖藍交領錦裙中年婦人,兩人略微拘謹的跟著紫葵走了進來。

    「臣婦給姝嬪娘娘請安,娘娘吉祥!」兩人齊齊跪地。

    「娘親和姨母快起!」柳凈連忙走下軟榻將兩人扶起。

    「禮不可廢!」柳母笑著慢慢起身,然後眼眶微紅的上下開始打量起她來。

    一旁的那個中年女人也是慢慢掃量著四周,以往只聽說她這個外甥女在宮中是如何的受寵,而剛剛也是,那宮門口的侍衛聽到她們是進宮見姝嬪的,對她們也是格外熱切,再看這屋內的有些擺設,她可是從未未見,但也知是價值連城,可見傳聞並非有虛。

    「姨母怕是也想表妹想的緊了,青梔,你帶姨母去柳美人那。」柳凈笑著說道。

    話落,柳夫人聞言也是連忙道謝,「那臣婦就先走了,待會再來找娘娘細聊。」

    點點頭,待見她迫不及待的離去后,柳凈這才扶著她娘坐下,然後自己端過濃茶抿了一大口,這精神才微微好轉。

    「我聽聞你表妹……」柳母忽然停住嘴,有些忌諱的掃了眼四周。

    柳凈看了眼綠胭,後者立馬將所有人都帶下去,見此,柳母這才拉住她手,急急問道:「你表妹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