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3.皇后遭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3.皇后遭殃字體大小: A+
     

    蕭靳是辰時三刻才走的,柳凈直到午時才醒過來,不用說,今日的請安鐵定是耽擱了,可想而知那些人肯定又在背後罵她狐媚子。

    「主子,皇上讓李公公去通知了皇後娘娘,說您染了風寒,未來幾日便不去請安了。」綠胭撩開床幔,可當看到這雜亂的床鋪時,又羞的紅了臉。

    柳凈捂著腰,一手拉著綠胭費力的站了起來,可全身依舊酸軟無力,就連視線都是天旋地轉的。

    她覺得,自己這是在用生命來榨乾蕭靳啊!

    「您……沒事吧?用不著奴婢去請個太醫?」綠胭被她這副樣子給嚇到了。

    這時紫葵恰好讓人端洗漱用具進來,聽到綠胭這話,便笑著走過去點了下她腦門,「找什麼太醫,這是皇上疼我們主子,你去請太醫,那到時候所有人可都知道了。」

    綠胭還是一臉不解,柳凈扶著紫葵慢慢來到梳妝台前坐下,就連模糊的銅鏡里都能看到她脖間的紅痕,柳凈只覺得自己這幾日還是繼續「養病」吧。

    「雪嬪那邊怎麼樣了?」她淡淡問道。

    後者慢慢替她梳著髮鬢,恭聲回道:「皇上讓人送了許多賞賜過去,還有一些珍奇藥材,皇後娘娘也讓人送了東西,其他人也都送了,唯獨貴妃娘娘……沒有動靜。」

    「那我們呢?」柳凈嬌眉輕蹙,暗嘆自己又睡晚了。

    「奴婢與綠胭商量了下,便自作主張讓青梔送了尊送子觀音過去,希望主子恕罪。」紫葵說完便與綠胭跪了下來。

    柳凈立馬伸手將她扶住,「我起的晚,宮裡的事一直都是你再打理,有些事你和綠胭商量下就好了,不必事事都讓我決策,這事你做的很對,不然我在這個時候侍寢,還不給人家表示表示,這雪貴嬪怕以為我是故意針對她了。」

    經過上次那事,她覺得紫葵對她肯定是絕無二心了,綠胭雖然與她一起長大,但到底不如紫葵這種在宮中待了數年的人精明沉穩,而且論宮中有些忌諱,她知道的說不定還不如紫葵。

    「多謝主子信任!」紫葵低著頭,一臉堅韌。

    柳凈笑著拍拍她胳膊,「繼續梳吧,我可是餓的受不了了。」

    話落,紫葵立馬繼續替她挽發,倒是一旁的綠胭忽然看到了她手上的鐲子,「咦,這個鐲子顏色好奇特。」

    說到這,柳凈也頗有興趣的拉高衣袖,露出手腕處那隻赤玉鐲子,「你們猜這是什麼品種的?」

    綠胭看不出來,可紫葵卻沒多久就看出來了,但依舊有些不敢置信,「這……」

    「對,聽聞赤玉籽料做的,以前只聽說是百年難得一遇,熱天戴倒是涼快的很。」柳凈笑著褪下鐲子,然後放在一個梳妝盒裡,現在可不是戴的時候。

    聞言,紫葵也是一臉喜色。「皇上可真疼主子。」

    至少她從未聽聞過其他妃子收到過這麼貴重的賞賜。

    柳凈嗤笑一聲,慢慢戴上護甲,「什麼寵愛不過都是鏡花水月而已,皇上喜歡一個妃子,她就是晶瑩的糖果,含在嘴裡怕化了,不喜歡時,那就是地上的雜草,一文不值!」

    話落,紫葵也是繼續低下頭給她梳發,這宮中啊,又哪有什麼真情可言。

    ……

    春風閣。

    當屋內瀰漫著一股重重的藥味,床上的雪貴嬪還得皺緊眉頭繼續把那烏黑的葯汁灌下去,「咳咳……」

    「主子,您沒事吧?」宮女立馬遞上一條絲帕。

    雪貴嬪靜靜的靠在床頭,身上蓋著厚厚的被褥,臉色依舊很蒼白,她微微擦拭著嘴角葯漬,語氣中滿是嘲諷,「如今沒事,日後也會有事。」

    「主子這話可不能亂說!」宮女看了眼身後,發現屋內沒有其他人後,這才鬆了口氣。

    「不過是事實而已,這個孩子本就撐不過五個月。」雪貴嬪握緊絲帕,蒼白的面上透著抹悲涼。

    看到她這樣,宮女也是低下頭,安慰她道:「您不要多心,日後孩子總是會有的,如果只需回京把此事栽贓給皇后,太後娘娘便不會怪您沒有保護好孩子的。」

    「栽贓?」雪貴嬪冷笑一聲,「你也太看的起皇后了,雖然我不知道是誰給我下的那葯,但皇后她必定是知道的,日日送那些胡蘿蔔過來,還真以為所有人都是傻子了!」

    見她聲音拉高,宮女又回頭看了眼,這才對著他悄聲道:「可是除開皇後娘娘,誰又會知道您懷有身孕?還讓人給您下了寒食散!」

    話落,雪貴嬪只是靜靜的靠在那,蒼白的小臉上一片鎮定,「你永遠不能小看這後宮里任何一人……」

    ……

    自從這晚以後,蕭靳便再也沒有召幸過任何妃嬪,只是白日里時不時去看下文貴妃和雪貴嬪,一時間,紛爭不斷的山莊好似一切都歸於平靜。

    啟程回京這日天氣還算涼爽,不同於來時的憧憬,回去時眾人都是怏怏的,畢竟發生了這麼多事,還帶上了一個懷有身孕的雪貴嬪,是誰心裡都會不舒服。

    一路上還算順利,等回到皇宮后,由於宮中不能行駛馬車,所以柳凈只能先回宮,再讓太監過來搬東西。

    一回宮,她這衣裳還沒來得及換,就看到綠胭和青梔兩個人說鬧著走了進來。

    「說什麼呢,綠胭,我讓你找的那個粗使宮女呢?」她坐在梳妝台前慢慢卸下鬢上朱釵,扎了她一路,頭皮都有扎破了。

    綠胭連忙過去替她卸妝,一邊還笑著道:「人就在外面呢,奴婢待會便讓她進來。」

    見兩人笑的這麼開心,柳凈不由偏過頭,「發生什麼事了?」

    話落,兩人相看一眼,最後還是由紫葵上前一步,悄聲道:「就在剛剛,奴婢聽說皇上與皇後娘娘前去給太後娘娘請安,可不知太後娘娘從哪聽到了行宮裡發生的事,硬是說皇後娘娘御下不嚴才導致雪貴嬪龍裔差點不保,還要皇後娘娘將鳳印交出來,最後還是皇上從中調和,讓皇後娘娘在長樂宮靜思己過,把管理後宮之權交給了尤妃娘娘和德妃娘娘,就連雪貴嬪也升到了淑容,太後娘娘還說要把她接到長壽宮住,這樣才能確保孩子的萬無一失。」

    聽完紫葵的一番話,柳凈就知道皇后難逃這一劫,不過這樣也好,皇后禁足,她以後就不用去請安了。

    「這有個好靠山就是好,以後要是生了個男孩,這皇后的位置怕是板上釘釘了。」柳凈只覺得這皇后也是自作自受,在絕對權利下,一切陰謀詭計都是浮雲。

    聞言,紫葵卻是一臉意味深長的湊過腦袋,「您覺得,這個孩子真的能順利出生?」

    四目相對,柳凈只是淡淡一笑,沒有說太多。

    等卸妝后,她就換了身輕便的衣裳,便讓綠胭把那個通醫理的粗使宮女叫進來。

    不多時,就見一個穿著黃色宮裝梳著雙丫鬢的宮女躬著身走了進來,也不敢抬頭,沒走幾步就顫顫巍巍的跪了下來,「奴婢見過主子。」

    屋內飄著淡淡清香,已經微涼的氣候倒是剛剛好,柳凈穿著一身碧色宮裝懶懶靠在軟榻上,手裡端著一杯清茶,眼角一瞥,「起來吧。」

    話落,宮女才慢慢起身,似乎有些緊張,依舊不敢抬頭。

    「聽聞你進宮前家中是開醫館的?」她不急不緩的問道。

    對於這個主子,宮女並不時常看到,因為時時刻刻都有活干,也從未想過有一日會跟這位寵妃靠的這麼近,一時間緊張的連說話都有些吞吞吐吐,「回主子,奴婢父親是開醫館的,但對於醫術不過是略通皮毛,實在比不上宮中太醫。」

    知道這些人都很謙虛,柳凈只是看了綠胭一眼,後者立馬上前對宮女道:「紅璇,我知道宮裡一些奴才得了什麼小病都是你給開的葯,你有多大本事,主子自然會賞識你,不必遮遮掩掩。」

    似乎被她這話給驚到了,紅璇嚇得又立馬跪倒在地,激動的半天都沒湊出一句話。

    柳凈靠在那放下手中糕點,然後拉高衣袖,「你過來替我把把脈。」

    話落,地上的紅璇這才顫顫巍巍的起身,然後來到軟榻前,也不敢直視她,只是伸出三指壓在她手腕處。

    紅璇有點黑,但五官卻很端正,人比較嬌小,看起來年紀很輕,手背上還有一些被划傷的傷痕,可見這做粗活也不容易。

    過了片刻,紅璇才收回手,然後跪在地上恭聲道:「回主子,奴婢醫術不精,只能看出您氣血似有不足,不知冬日裡是否雙腳冰冷,很難捂熱?」

    聞言,柳凈便來了興趣,「接著說。」

    「其他奴婢看不出太多,但以如今主子的身體情況來看,並不影響生育。」紅璇只以為她找自己是為了這個,所以只能實話實說。

    柳凈眉梢一動,忽然看了綠胭一眼,後者立馬從一旁捧過一套一等宮女的服飾,「待會你隨我去內務府登記一下,日後就貼身服侍主子吧。」

    她的話猶如天上的餡餅,砸的紅璇半天沒有回過神。

    「怎麼,還不快謝謝主子!」紫葵正聲道。

    話落,嚇得紅璇立馬在地上磕起頭來,「謝謝主子,奴婢以後盡心儘力絕無二心!」

    柳凈笑了笑,「起來吧,只要你忠心,本嬪必定不會虧待你。」

    聞言,紅璇又是激動的在那裡磕了半天頭,畢竟從粗使宮女到一等宮女,這可是所有下等宮女的美夢,更何況這個主子還是那個炙手可熱的寵妃。

    「主子!」

    這時青梔忽然撩開帘子走了進來,綠胭也立馬帶著紅璇走了出去,柳凈這才不解的看了她眼,「怎麼,我讓你辦的事如何?」

    說到這,青梔也是皺起眉頭上前一步,有些不滿的悄聲道:「奴婢按照您的吩咐去找皇後娘娘登記,不過後面才發現皇後娘娘已經被卸去了管理後宮之權,奴婢又去找尤妃娘娘,可誰知恰好遇上德妃娘娘在與尤妃娘娘協商分配六局之事,德妃娘娘聽到您想讓夫人進宮,雖然是同意了,不過卻說……」

    「說什麼?」柳凈彷彿猜到了。

    青梔抿抿唇,這才低聲道:「她說……如今已經有許多妃嬪在排隊,輪到您時……怕是得等到兩個月後了。」

    「這德妃娘娘怎麼也變得跟淑妃娘娘一樣,如今主子還受寵,她這樣做難道想兩敗俱傷?」紫葵微微蹙眉似有不滿。

    柳凈放下手中茶盞,瑩白的小臉上閃過一絲諷刺,「她無非是放不下這臉子而已,眾人皆知我們有過節,她此時已經手握大權,若這時還向我示弱,後宮中人會如何看她?」

    聞言,紫葵眼中也是閃過一絲諷刺,「她是想拿您來做個下馬威呢,不然怎麼嚇住後宮其他人?」

    「下馬威?」柳凈拿過一旁的書,聲音帶著抹諷刺,「那便看看最後是誰下不來台!」

    直到這時,綠胭忽然帶著一個藍袍太監走了進來,待看到柳凈時,太監立馬一臉諂媚的單膝跪地行禮,「奴才見過姝嬪娘娘,皇上今日翻了您的牌子,還請您好生準備!」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