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2.重女輕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2.重女輕男字體大小: A+
     

    「嬪妾可沒有這個意思,只是怕被人看到會不好。」該低調的時候還是得低調,雖然她跟雪嬪是敵人,不過目前來說還算相安無事,若是自己在她面前截走了蕭靳,還是在她懷孕的時候,那這梁子怕是結大了。

    「原來你也會想這些?」蕭靳睨了她眼,然後便對著她低聲道:「你給朕綉了個荷包,上次朕說過要回禮,君無戲言,你難道不要東西了?」

    「要要要!」柳凈連忙點頭。

    蕭靳眉梢微動,不再理她,只是擺手讓她起駕。

    看著那儀仗隊越來越遠,柳凈也是一臉莫名其妙,說的好好的,東西還沒有給她呢!

    「主子,我們快走吧,被人看到怕是不好。」綠胭立馬挨著她耳邊輕聲道。

    左右環顧一眼,柳凈這才趕緊往前走,也怕被人發現這一幕,到時候在雪嬪面前一點火,那她就麻煩了。

    等回到煙雲閣,她才疲憊靠坐在軟榻上,然後很是認真的對綠胭道:「等回宮以後,我們就去內務府找一個通醫理的宮女來,不然皇后這手段,真是叫人防不勝防!」

    雖然如今找不到證據,可到時候等回宮被太後知道這事後,那肯定會找皇后麻煩,畢竟人家浸淫後宮幾十年,這點彎彎繞繞肯定明白,那皇后再想下手就難了。

    「主子不用找,我們宮裡就有一個粗使宮女是通醫理的,聽聞之前家中是開醫館的,她自幼便隨父親出診,只不過得罪了京中一個地痞流氓,最後害的家破人亡,沒有辦法才躲進宮裡做宮女,不過資歷淺,一開始只是一個粗使宮女,奴婢見她做事挺用心的,還跟跟您說把她提為二等宮女呢。」

    聽完綠胭的話,柳凈只覺得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以後她要是懷孕了,就不用跟雪嬪一樣藏著掖著整日提心弔膽了。

    「被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快點回宮了。」柳凈搖著團扇,慢慢把手上的護甲卸下來給綠胭。

    後者立馬接過隨即小心翼翼的放進梳妝台上的一個小盒子里,接著又來到茶桌前倒杯溫水上前遞給她。

    接過茶盞輕輕抿了一口,柳凈若有所思撐著下巴,「如果是你,會都流紅了還不去找太醫嗎?」

    聞言,綠胭不由眸光一閃,「主子的意思是……雪嬪是故意的?」

    輕笑一聲,柳凈嘆口氣,又從桌上拿過她的書繼續翻著頁,「雪嬪可與淑妃不同,她又怎會不知道事情輕重急緩?」

    「可太醫……」

    「誰知道呢?無論她是將計就計,還是真的不知情,至少她是懷孕了,以後宮中那些人的目光可不會總盯在我身上,畢竟我再受寵也敵不過人家身懷龍裔。」柳凈忽然覺得鬆了口氣,她以後可不想再到處背鍋。

    見她說的如此輕巧,綠胭心裡有句話憋了許久,最終還是支支吾吾的看了她眼,「雪嬪懷孕,您……就不吃醋嗎?」

    這若是換作宮中其他妃嬪,怕早就嫉妒的牙痒痒了,也就只有她家主子這麼冷靜淡定。

    柳凈眸光一頓,瑩白的的小臉上閃過一絲諷刺,「綠胭,你要記住,我們進宮是為了我爹的仕途更好走一點,而不是用來爭風吃醋的,不然,這樣最終苦的還是自己。」

    她是瘋了才會去喜歡一個皇帝,到最後不過是長夜漫漫,孤身盼天明而已,所以還是權利靠得住一點,什麼情愛可不適合她,試問這宮中女子誰心裡不苦,不過最苦的還是皇后……

    「奴婢明白。」綠胭低下頭,忽然有些心疼自家主子。

    系統:「你還不快點完成支線任務!」

    柳凈:「……催什麼催,我又沒說一定要接!」

    系統:「支線任務一旦發布,要是不接,你就會受到懲罰!」

    柳凈:「……你沒有告訴我這個呀!」

    系統:「所以我現在告訴你了啊!」

    柳凈:「……」有一句髒話不知道該不該講!

    ……

    蕭靳是亥時來的,那時已經夜深,柳凈沒想到他今日還會過來,已經歇下的她又只好從床上爬起來。

    「今日怎歇的這般早?」蕭靳按住她起身的動作,然後自顧自的解下外袍。

    屋內燭火悠悠,還點了一味檀香,聞者讓人忍不住放鬆身心,柳凈伸手撩開鵝黃色床幔,見蕭靳已經解下外袍,拿著一本史記就躺了進來。

    如今天氣逐漸轉涼,晚上還有些涼風吹進來,所以倒也不是很熱,柳凈側躺在被窩裡,看著蕭靳靠在床頭看書,便忍不住伸手環住他腰。

    「嬪妾今日被嚇到了,好怕以後我也保不住自己的孩子。」柳凈閉上眼,聲音里透著抹對未知的惶恐。

    昏暗的燭火下,她瑩白的小臉上帶著抹疲憊,卻是再無平日里的古靈精怪,蕭靳伸手摸摸她腦袋,清聲道:「雪嬪只是一個意外,你不用多心。」

    說完,又低聲道:「而且,一切還有朕。」

    不知何時,當氣氛逐漸變得溫馨,柳凈也將腦袋在他懷裡蹭了蹭,「可問題是雪嬪姐姐都懷孕了,可我還沒有……」

    明明她侍寢的次數比雪嬪多,可結果就是這麼讓人出其不意。

    「不急,你身子骨還小,生產時風險大,日後總會有的。」蕭靳笑著捏了下她的小臉。

    柳凈抬起頭,嬌眉輕蹙,「可……淑妃娘娘這麼多年都沒懷上,嬪妾會不會……」

    「不會。」蕭靳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朕說不會就是不會,朕還盼著你給朕生一個公主呢。」

    話落,柳凈不由躺的離他遠點,聲音里滿是控訴,「為什麼是公主啊?」

    她也想生兒子當太子呀,到時候做太后多舒服,然後看著底下的女人鬥鬥斗!

    「因為朕想看看你生的公主是不是比你還調皮。」蕭靳笑著瞥了她眼,然後繼續看書,「璐兒被馨昭華教的太過死板,跟宮中的教養嬤嬤沒有兩眼,到時候你若生下公主,朕定要親自教養。」

    柳凈:「……」還有人重女輕男!

    「那如果是男孩怎麼辦?」柳凈依依不捨的追問道。

    蕭靳目光一頓,昏暗的燭光下,臉色忽然變得幽深起來,「皇后無子嗣,宮中第一個皇子是必須得交由他扶養。」

    話說到這已經夠了,柳凈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其實蕭靳已經是在為她考慮了,雪嬪無所畏懼是因為還有太后,可她一個家世不顯的妃嬪,到時候孩子鐵定會被抱走,若是蕭靳強加阻攔,那其他人必定會蕭靳他對這個孩子很看重,那時候孩子可就危險了。

    本以為這個皇帝只會跟她約約.炮,逢場作戲一下,沒想到有時候還會替她著想?

    沉默片刻,她忽然湊過了身子,「雪嬪姐姐出了這事,心裡必定不好過,您還來嬪妾這,她心裡怕是要恨死我了。」

    這個蕭靳倒是沒有多想,若是去哪個地方還得考慮其他人的感受,那他哪還有時間去處理朝政。

    「那你說,朕該怎麼辦?」他眉梢一動,就這麼靜靜的看著她。

    柳凈眼珠一轉,忽然認真的將腦袋抬起來,「嬪妾以為,皇上在回宮之前還是不要去其他姐姐哪了,當然,也包括嬪妾,不然雪嬪姐姐心裡必定會不舒服,這鬱結於心可對孩子不好,而且到時候被太後娘娘得知您在這種時候還寵幸別的妃嬪,怕也是會不高興。」

    思忖片刻,蕭靳忍不住一臉意味不明的掃了她眼,「你這個小醋罈子何時變得這麼會為人考慮了?」

    撇撇嘴,她又伸手拉了拉被子,「這不是怕太後娘娘找嬪妾麻煩嘛,到時候定會說嬪妾勾引了您,害的您一直不去看雪嬪姐姐。」

    這本來就是事實,那個老太婆,她可是怕得很。

    見她說的有條有理,蕭靳倒是想不出其他理由來解釋她這份好心了。

    看著昏暗的燭光下她露出的那段雪白脖頸,他忽然眸光一暗,「可這是不是對朕不公平?」

    察覺到他那道熟悉的視線,柳凈微微挑眉,小手忽然沿著他腹部一隻往上爬,「那皇上想如何公平~」

    嬌軟的聲音帶著抹別樣的意味,蕭靳一把握住胸前那隻調皮的小手,忽然翻身將她壓下,「你讓朕試試那書的後面兩頁便公平了……」

    「那皇上還說要給嬪妾回禮,現在卻什麼也沒見著。」

    她微喘的聲音響起在屋內,沒多久就驚呼一聲,「竟然是赤玉鐲子……」

    「底下不久前才發現的籽料,這可是百年難遇的東西。」

    他暗啞的嗓音從床帷中傳出,接著屋內好似只剩下隱忍的呼吸聲……

    隨著衣裳漸落,屋內燭火也逐漸燃盡,黑暗中,只剩一室遮不住的旖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