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1.胡蘿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1.胡蘿蔔字體大小: A+
     

    緊接著就是此起彼伏的驚呼聲響起,柳凈回過頭,就看到雪嬪被人圍在中間,一人一句話在那裡嘰嘰喳喳的議論著。

    覺得自己已經算好心了,柳凈便提高音量說了一句,「還是找太醫吧!」

    話落,其他人才想起這事,雪嬪身邊的宮女立馬火急火燎的往外跑,那一臉的驚慌,就跟天要塌下來似的。

    「哎呀,這麼多血,難不成是來月信了?」

    「我看也像,瞧雪嬪這臉色,還是回去好好休息吧。」

    「定是雪嬪覺得不舒服,但又不好意思說,才忍到至今,也真是難為她了。」

    聽著一群人在那裡裝聾作啞,柳凈忍不住走了過來,掃了眾人一圈,「希望是月信吧。」

    話落,眾人的聲音又是漸漸停了下來,流紅這麼敏感的事誰不會想到懷孕?不過都是在自欺欺人罷了,這雪嬪背後是太后,這若是生下了一個兒子,那到時候鐵定是太子啊!

    「怎麼回事?」

    離開的皇后又打轉回來,見一群人圍著雪嬪,頓時有些不悅的道:「吵吵鬧鬧成何體統,待會都給本宮回去抄五遍宮規!」

    說完,沐貴嬪便忍不住捂嘴細細的說道:「皇後娘娘,這不是看到雪嬪妹妹流紅了嘛,你瞧她臉色多蒼白。」

    聞言,皇后扶住慕雲的手忽然一緊,後者反應極快的對後面的宮女道:「快扶雪嬪娘娘去側殿休息!」

    一時間,殿內又兵荒馬亂了起來,只有雪嬪一直捂著肚子,一臉毫無血色的站在那,身子搖搖晃晃似乎要站不穩了,但卻沒有一個妃嬪上前扶她,惹上龍裔這種事,就算給她們十個膽子也不敢沾上啊,到時候光是太後娘娘都夠扒殿她們一層皮了。

    看著雪嬪被皇后的宮女扶了出去,其他人也慢慢的跟在了身後。

    「姝妹妹,你覺得這雪嬪當真懷孕了嗎?」馮淑儀忽然靠過來悄聲道。

    放緩腳步,柳凈只能淡淡的瞥了她眼,「如果真是這樣,那可就麻煩了,流了這麼多紅,孩子怕是……」

    說完,馮淑儀也是嚇得走到一旁,這流產可不是什麼小事,這若沾上那還得了。

    皇后說怕眾人打擾雪嬪休息,所以都不讓其他人進房間,就連柳凈都只能站在門外偷聽,但也不知那太醫講了什麼話。

    「我瞧雪嬪那樣就是懷孕了,這幾日她臉色都很不好,不過她也是個傻的,雖然都說三個月沒穩定前最好不要上報,但那都是我們私底下的心思,她都這樣了還不肯告訴皇上,也不知在糾結什麼。」曾經也流過一次產的麗昭華言語間全是可惜。

    其他人聞言雖然心中巴不得這孩子流掉,但面上還是一臉惋惜的替雪嬪不值。

    「可不是嘛,這孩子若真流了,那太後娘娘那……」

    「別說了,這是她自己流掉的,又怨不得別人!」

    「可不是嘛,她定是不懂懷孕的一些禁忌,亂吃一些不能吃的東西,這才導致成了這樣,這若是早點請個太醫不就好了嘛!」

    一群人圍在門口熱火朝天的議論著,柳凈都要被那些五花八門的脂粉味給嗆死了,反正也不關她的事,柳凈便捂著口鼻從人群里擠了出來。

    「皇上駕到!」

    剛一擠出來,柳凈就看到蕭靳大步往這邊走來,所有人都驚的彎腰行禮,「嬪妾見過皇上!」

    柳凈也在其中,不過這腰還沒彎下去,人就被人拉起來了。

    「外頭熱,你先回去。」蕭靳瞧了她額前的細汗一眼,接著就往側殿裡面走。

    柳凈猶豫片刻,最後還是快步跟了上去,借著蕭靳的光,她終於混進了側殿。

    屋內氣氛很是嚴肅,看到蕭靳到來,一群太醫紛紛跪地,「微臣見過皇上!」

    擺擺手,蕭靳來到床邊居高臨下的看著雪嬪,見她臉色蒼白,便坐在床邊拍拍她手以示安慰。

    「皇上……」雪嬪看到她,一向不會在外人面前示弱的她頓時梨花帶雨的撲倒在他懷裡,「嬪妾好怕……」

    身子單薄的她臉上毫無血色,讓人看起來也覺得怪可憐的。

    拍拍她背,蕭靳把目光投向那幾個太醫,「怎麼回事?」

    頂著皇上那凌厲的視線,幾個太醫都有些發抖,最後還是由一個年長些的太醫回道:「回皇上,雪嬪娘娘這是有了兩個多月的身孕!」

    話落,柳凈不由看了眼那邊不動聲色的皇后,不過那邊的淑妃可沒有這麼好的隱忍功夫,手中絲帕彷彿都要被她給捏碎了。

    「不過……」太醫沉吟片刻才接著道:「許是雪嬪娘娘不懂懷孕期間的忌口食物,所以才用了活血之物,雖然每日只用了一點點,但卻讓娘娘的身子越發虛弱,而且還會時常流紅,雖然不至於立馬小產,但長久下去,這孩子也會自己流掉。」

    太醫的聲音響起在肅穆的內殿中,幾位高位妃嬪都是一臉惋惜的低下頭,似乎在替她覺得可惜,但心中怕早就樂開了花。

    蕭靳聞言也是眉頭一皺,「那如今孩子可還保的住?」

    話落,其他人也是悄悄看向太醫,似乎都在等著他這一句話。

    只不過幾個太醫又低聲討論了幾句,這才由那個年長的太醫的回道:「回皇上,眼下微臣們可以用針灸替娘娘先保住孩子,但日後能不能順利足月順產……這個微臣們也只能儘力而為!」

    聞言,柳凈也是心嘆一聲,就連雪嬪這種有太后撐腰的人都逃不過這一劫,可想而知到時候等她懷孕以後又是一場多大的劫難?

    蕭靳沉默了片刻,最後又把目光投向雪嬪的宮女,「主子懷孕了兩個月,你難道一點也未察覺!」

    宮女被他嚇得立馬「撲通」一下跪倒在地,渾身都止不住的顫抖,「奴婢……奴婢以為主子只是來月信而已……」

    「胡說八道,月信跟流紅能一樣嗎?」淑妃毫不猶豫就拆穿了她的話。

    見此,床上的雪嬪依舊梨花帶雨的看向蕭靳,「皇上不要責怪小晶,都是嬪妾不好,嬪妾……月信時有不準,所以……才不敢往那方面想。」

    她都這樣了,蕭靳自然不好去責怪她,只得對那幾個太醫道:「無論如何,你們定要保住雪嬪的孩子!」

    柳凈瞧了眼蕭靳的臉色,發現他雖然面上帶著抹怒意,但卻都不是下意識的,忽然間,柳淨髮現了一個問題,或許這麼多年蕭靳不是不知道宮中傾扎的嚴重,不過是懶得去管,亦或者故意讓她們互相爭鬥,這樣後宮斗的越厲害,某些人就懷不上孩子,哪怕懷了也會被其他人害掉,不然為什麼只有馨昭華這個家世不顯,無欲無求的人才會生下公主?

    思及細恐,她突然覺得,她們這些自以為是的陰謀詭計,其實蕭靳全看在眼裡,只不過一直不說而已,不然那日他又怎會那麼篤定不是她害的文貴妃?

    「皇上,微臣以為,如今還得找出雪嬪每日都吃了什麼,不然再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啊!」太醫大著膽子說道。

    「對對對,哪那麼巧,每日都會碰上那種活血之物?」淑妃眼角又瞥了皇后一眼。

    話落,地上的宮女也連忙回道:「奴婢每日都是從大廚房裡拿的膳食,也不知什麼是活血之物。」

    這山莊上上下下可都是皇后在管,這每個人吃什麼,可都是有登記的,皇后不可能會不知道。

    「對了,娘娘喜歡吃胡蘿蔔,所以廚房幾乎每日都會送這道菜過來!」宮女好像突然想到了這件事,不過她並不覺得吃胡蘿蔔會怎麼樣?

    說完,一群太醫頓時議論了起來,還是由那個年長的太醫回道:「皇上,這胡蘿蔔雖然平時吃著無礙,但切不可多食,未孕女子經常食用可能還會影響生育,懷孕女子用多了對孩子必定是不好的。」

    一聽太醫這話,淑妃就炸開了,「哎呀,本宮瞧這幾日廚房的蘿蔔做的不錯,可是吃了好幾日了!」

    或許她以為,這麼多年生不了孩子,就是因為吃這個吃的。

    柳凈也是臉色一變,緊緊握著手帕站在哪,「嬪妾……和淑妃姐姐一樣……」

    她當然沒有吃,但不這樣說,怎麼把事情鬧大呢?

    「李太醫,你給姝嬪瞧瞧有沒有問題。」蕭靳臉色越發嚴肅,倒是把幾個太醫給嚇到了。

    隨即幾個太醫立馬起身給淑妃和柳凈把脈,只有皇后依舊站在那不動聲色。

    過了一會,太醫才說兩人並沒有問題,不過這胡蘿蔔適當食用幾天,切不能過度食用!

    不過這事也是無從查起,廚房裡做菜本就是天經地義,總不好說人家刻意謀害。

    所以說,柳凈誰都不服,就服皇后這個手段,殺人於無形,還讓人抓不住把柄,難怪是皇后!

    「皇上。臣妾會吩咐下去,讓廚房日後少做這道菜,並嚴加排查雪妹妹的膳食。」皇后突然溫聲道,活脫脫一副賢后的模樣。

    此時也是沒有證據,不然淑妃早就鬧開了,縱然如此,她還是一臉不爽,似乎覺得皇后是在刻意謀害自己,心中已經在想等回宮后怎麼跟太后告狀了。

    蕭靳看了眼一臉毫無血色的雪嬪,忽然清聲道:「雪嬪自進宮便恪守宮規,今孕育龍裔有功,特晉為貴嬪。」

    話落,床上本來該奄奄雪嬪頓時準備下床謝恩,不過卻是被蕭靳一把攔住,「你多休息,朕還有事,晚些時候再來看你。」

    「臣妾恭送皇上!」淑妃忙不迭的行禮,似乎很希望蕭靳離開。

    雪嬪嬌眉輕蹙,只能看著蕭靳大步離去。

    柳凈不想多留,便也趕緊跟了出去,一出門一群人就圍著她打聽事情,無非就是問雪嬪怎麼樣了,柳凈被問的煩了,便擺擺手,「你們問太醫吧,這懷孕之事我也不是很清楚。」

    聽到雪嬪真的懷孕了,眾人都是一臉異色,柳凈這才脂粉撲鼻的人群中擠了出來,只不過剛一走出皇後院子,就看到蕭靳坐在龍攆上對她招招手。

    見四周只有蕭靳的人柳凈連忙走了過去,然後不解的抬起頭,「皇上有事嗎?」

    聽到她的話,蕭靳不由從上面伸手敲了下腦袋,一臉不悅,「朕無事就不能找你?」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