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0.流血【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30.流血【二更】字體大小: A+
     

    話落,柳凈頓時看了眼身後,然後湊過腦袋非常嚴肅的看著她,「怎麼回事?」

    好像想到了什麼,柳媛便手慢腳亂的在床上亂翻起來,最後從枕頭底下抓出一團東西,然後攤開在手心。

    「這是我那日從飯里發現的,我……我不知道是誰,可是我好怕,我怕我不快點吃那葯,可能真的會被……」柳媛說的語無倫次,眼眶紅紅面上全是恐懼。

    柳凈拿過那張紙條,在看到上面的內容時顯得並不震驚,而且她也猜的到是誰下的手。

    「她們讓我供出你才是謀害文貴妃的幕後黑手,不然……不然就說日日在我飯食里下毒,我不吃的話也會被活活餓死!」柳凈屈膝抱著腦袋,顯然是恐懼到了極點。

    柳凈握緊那張紙條,很是平靜的拍拍她肩,「都過去了,經過這事,背後的人怕是不會再來威脅你了。」

    「可是……」柳媛忍不住抽泣出聲,「我……我好怕。」

    「不會的。」柳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有些心理障礙還是得自己想通最好。

    陪她待了一會,柳凈又安慰了好幾回她才走了出去,對於柳媛,她其實也不知道怎麼打算,進了這後宮只有兩個結果,要麼孤獨終老,要麼積極討好聖心,如果讓柳媛侍寢,柳凈不想騙人,她不想柳媛侍寢,先不說以她的智商會怎麼樣,到時候她們共侍一夫那得多尷尬?誰知道柳媛會不會變得跟這深宮裡的女人一樣為奪聖寵而不擇手段?

    權利的滋味一旦沾上,很少有人能夠放下,到時候她不想親自動手將這個表妹剷除。

    但若是不侍寢,那就只能在宮中孤獨終老,縱然有她的照拂,但到底不如自己得寵來的自在,誰知道這個表妹會不會聽信別人唆使,到時候又來跟她爭寵?

    柳凈不是怕她,只是不想走到那一步而已,不過這大家族裡為了上位本來就是這樣,或許下次選秀時家族又會送進來一批人,除非她在宮中的地位已經大到可以威懾族中其他人。

    「主子,您打算怎麼辦?」綠胭顯然猜到了她心中所想。

    走在平滑不一的鵝卵石路上,看著天邊那抹烈陽,她心思也很複雜,「就這樣吧,我已經仁至義盡了,若她真有那種心思,敵人便是敵人,我也不會留情。」

    說完,她忽然目光一頓,停下腳步看向另一條小路上匆匆忙忙走過去的宮女。

    「那好像是雪嬪娘娘的宮女?」綠胭好似認了出來。

    眸光一閃,柳凈忽然拍拍綠胭的肩,「快,跟上去,不要讓人給發現了,」

    話落,綠胭沒有停頓,立馬從小樹中鑽到了另一條小路上,柳凈看了一會,這才繼續往煙雲閣走。

    一回到閣里,她就看到院里又堆了許多箱子,紫葵正在讓太監搬進臨時庫房,院子里的人忙忙碌碌眾人面上都是一片喜色。

    「主子!」看到她回來,紫葵立馬迎了上來,沒有看到綠胭,疑惑間見柳凈對她使了個眼色,立馬就笑著看向那些箱子,「這些都是皇上讓人送來的,聽說都是各地官員送來的奇珍異寶,奴婢剛剛看了下,還有一尊琉璃玉佛呢!」

    瞧她那高興的模樣,柳凈也笑著往屋裡走,「你待會叫上青梔和綠胭,我讓你們一人挑一件。」

    沒見過這麼大方的主子,縱然紫葵性子沉穩,但臉上還是露出一抹喜色,要知道皇上送來的東西那可都是稀世珍寶,一件都夠她們幾輩子吃穿不愁了。

    「那奴婢就替她們多謝主子了!」她笑著隨柳凈進裡屋,然後回頭看了一眼,這才悄聲問道:「柳美人那……」

    將袖中紙條遞給她,柳凈拿過桌上團扇自己扇了扇,「我覺得這事應該是真的,那日淑妃的反應很反常,而且這麼蠢的事情也只有淑妃才做的出來,還留下這麼粗糙的證據,若不是看著她如今家族勢力較大皇上還不會把她怎麼樣,就順著這張紙條順藤摸瓜,我也能抓住她宮裡的人!」

    看了眼紙條,紫葵也是笑了一下,「這的確是淑妃娘娘的行事風格。」

    「罷了,我也懶得去揭發她,你待會親自挑點珍貴藥材和綾羅綢緞給柳美人送過去,就讓她先養著,不管她有什麼想法,那也是她的事了。」柳凈揉著額心,來到衣櫃里拿出一件薄衫。

    知道她不喜歡有人見她換衫,紫葵這才慢慢退了出去。

    系統:「要是這個表妹在裝傻騙你怎麼辦?指不定哪天就在背後捅你一刀。」

    柳凈解下衣扣,慢慢褪下外衫,漫不經心的回道:「這樣最好,她捅我一刀,只要我不死,這樣才心安理得把她除掉。」

    不像現在這樣搞的她左右為難。

    系統:「你想好怎麼完成支線任務了嗎?」

    柳凈:「……並沒有。」

    蕭靳如今還年輕,就算她一夜把他榨乾,過幾天他又精力充沛了,這最後累的還是她自己。

    系統:「你有沒有想過什麼時候生孩子?」

    剛好換完衣服,柳凈便靠坐在軟榻上,拿過一本奇聞異錄慢慢翻著,「隨緣吧,而且我認為,以我現在的地位,還不足夠保護我的孩子。」

    若孩子這麼好生,宮中也不只會只有一個公主存在了,而且還是因為馨昭華不爭不搶,不然這個公主能不能長到現在還不好說。

    系統:「你可以抓緊完成主線任務,扳倒皇后,你將完成百分之五十,扳倒文貴妃你將完成百分之三十,或者努力晉陞也可以,只要完成百分之二十,將會獎勵速孕丸一顆,侍寢內一個月包你懷上龍鳳胎!」

    柳凈:「……」

    就她這個樣子還去扳倒皇后?那還不如去登天!

    「主子!」

    這時綠胭忽然從外面神色異樣的闖了進來,不知是熱的還是累的,額前全是冷汗。

    放下帘子,她一臉異樣的又把屋內的窗戶關上,這才悄悄的湊過身子,挨在她耳邊輕聲低語了幾句。

    「真的?」她有些不信。

    話落,綠胭卻是十分篤定的點點頭,「奴婢親眼所見!」

    聞言,柳凈卻是眉梢一挑,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

    這晚蕭靳沒有去任何人那,其他妃嬪雖然心有不甘但也鬆了口氣,自己得不到自然也不想別人得到。

    次日去請安時,她終於不在受到眾人那各種各樣的眼神洗禮了,可縱然如此,那個淑妃依舊日常在挑她的刺。

    「姝妹妹今日似乎心情很好,這打扮的如此艷麗,就跟花園裡的花蝴蝶似的,這年輕就是好呀!」

    知道她是在嫉妒昨日蕭靳送她東西的事,柳凈便笑著不經意拂了下鬢上那種金絲蝶翼朱釵,「哪裡,淑妃姐姐看起來可比嬪妾年輕年輕多了,不過聽說這乃是皇上請了蘇州的第一巧匠打造的一套首飾,不過嬪妾嫌太重,便只戴了一支出來。」

    話落,眾人手心都是一緊,自從她一進來大家就注意到了頭上那根朱釵,卻不想竟是皇上專門派人打造的,一時間,整個殿內的氣氛都是一變。

    淑妃眼角瞥了她眼,手中絲帕也是一緊,只好端過一旁的茶盞抿了一口,許是被燙到了,手中茶盞頓時跌落在地。

    「砰」的一下瓷片四濺,只見她異常煩躁的拍了下桌子,「這麼燙,就這樣的宮女怎麼伺候皇後娘娘!」

    眾人都被她這一下給嚇得了,紛紛拍了下胸口,只有雪嬪一直低著頭,一手緊緊握住椅背。

    「好了!」皇后皺起眉,不悅的看了淑妃一眼,「終日只會吵吵鬧鬧,你若靜不下心,便去抄幾遍宮規!」

    眾人見皇後生氣,便都老老實實的坐在那不吭聲,只有淑妃一臉不甘的搖著團扇,平日里皇后可不會這樣說她的,今日也不知是怎麼了!

    內殿中瞬間一靜,皇后便疲憊的擺擺手,「都散了吧,馬上就要回京了,一個個都少惹是非,不然本宮定不輕饒!」

    「嬪妾不敢!」底下都是恭敬的附和起來。

    見皇后都走了,大家才起身準備離去,柳凈瞧了淑妃一眼,今日並不想和她再鬥嘴,便率先走在了前面。

    不過沒走兩步,就不知聽人喊了一句,「雪嬪姐姐你裙底怎麼流血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