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9.真相【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9.真相【一更】字體大小: A+
     

    哪怕是高位嬪妃也不能私自體罰低位妃嬪,所以劉公公顯得有些猶豫,似乎在想到底要不要行刑。

    「劉公公,怎麼,本嬪也使喚不動你了?」柳凈聲音忽然一冷。

    霎那間,那劉公公連忙低頭回道:「奴才不敢!」

    說完,又揮手讓人去拉藍才人,畢竟他也是聽從主子吩咐,到時候皇後娘娘怪罪起來也不關他的事。

    「不!你不能這樣做!」藍才人嚇得連忙掙紮起來,可耐不過拉她的太監勁大,最後還是被按在了長凳上。

    看了眼庭院中那熱辣的陽光,柳凈悠悠的搖著團扇,目光含笑的掃向被按住的藍才人,「我想如何做就如何做,可惜啊,如今淑妃娘娘不在這裡,她怕是救不你了。」

    說完,她又看了眼劉公公,「開始吧。」

    話落,那劉公公跟豁出去般一揮手,兩個太監就高高揚起板子,又狠狠落下!

    「啊!」藍才人尖叫一聲,疼的她眼淚直流,嘴裡還一直在叫罵,「你私自體罰宮妃,皇後娘娘是不會放過你的!」

    聽到她的話,柳凈卻笑了,「妹妹可真笨,你覺得在皇後娘娘眼裡是你重要,還是本嬪重要?」

    皇后那個人精又怎麼會為了一個不得寵的才人而來和她撕破臉皮?她雖然沒有皇后地位高,可皇后又怎麼會不怕自己在蕭靳面前給她上眼藥?

    「啊!你……淑妃娘娘一定不會放過你的!」藍才人繼續在那裡尖叫,大腿粗的板子也一下又一下落在她身上。

    聽著那直入雲霄的尖叫聲,柳凈卻是覺得一點也不刺耳,反而看向劉公公新帶來的宮女太監,「都看到了?本嬪脾氣不好,誰若是有二心,後果你們知道!」

    「奴才不敢!」一群人紛紛跪地,聲音里充滿了畏懼。

    他們此時哪還敢有二心啊,這藍才人都被打了,更何況他們這群奴才?

    二十大板沒打多久便停了,柳凈沒有刻意吩咐,所以那太監只是普通的打法,也就面上看起來血肉模糊,實際不過是些外傷,所以藍才人還有力氣繼續在那裡叫罵。

    「你若再說一句,那便再加二十大板。」

    話落,藍才人立馬收了聲,只能在心裡不斷的咒罵。

    「綠胭,你讓兩個宮女送藍才人回去,順便給她叫個太醫。」說完,柳凈便起身準備進裡屋,不知想到什麼,忽然又回過了頭,「妹妹可要記住了,若還有下次,那就不止幾個板子這麼簡單了。」

    話落,她也不顧一庭院人那畏懼的眼神,而是直接進了裡屋,這外面的確是挺熱的,還有半個月便要回京了,也不知這天何時才能涼下來。

    綠胭跟進來后,便忍著笑意替她扇風,「這藍才人還真以為皇後娘娘會替她出頭,難怪會成為淑妃娘娘的走狗。」

    靠在軟榻上喝了口冰鎮綠豆湯,柳凈低嘆一聲,「我們的皇後娘娘最為賢德,畢竟我還是違反了宮規,無論怎麼說她也會做做樣子處罰我一下,不用猜也知道是抄幾遍宮規,到時候還得麻煩青梔幫我抄了。」

    「您給了她那麼多賞賜,她哪會覺得麻煩啊。」綠胭笑了笑。

    聞言,柳凈不由伸手敲了下她腦門,「你還說青梔,我平日里給你的東西還少嗎?那些不受寵的妃嬪怕都沒有你富餘。」

    被她這麼一說,綠胭倒是有些臉紅,只有柳凈靠在那不知想到哪裡去了。

    系統:「有個支線任務你要不要完成?」

    柳凈:「……」她最近麻煩事那麼多,哪還有時間去完成什麼支線任務!

    系統:「這次的獎勵還是一張讀心卡,怎麼樣,要不要試試?」

    被系統這麼一說,柳凈突然就心動了,畢竟這讀心卡還是挺好用的,至少能解開她心中一些謎團。

    回過神,她忽然對綠胭道:「你去幫幫紫葵吧,好好□□一下新來的奴才,順便去庫房一人賞賜五兩銀子,打個巴掌怎麼也得賞顆糖。」

    「奴婢這就去。」綠胭立馬放下團扇,然後慢慢退出了屋子。

    柳凈:「說吧,什麼支線任務?」

    系統:「叮,支線任務,未來半個月內阻止皇帝寵幸其他妃嬪,任務完成將獎勵讀心卡一張!」

    柳凈:「……」

    這個任務看起來難,其實也還好,但實際上卻又是不可能的,如果蕭靳一直來她這,那等一回京,那些大臣們就該說她是禍亂朝綱的禍水了!

    她現在根基不穩,不適合出這麼大風頭,小小的寵愛就好了,風頭太大,那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除非有什麼辦法能讓蕭靳半個月不寵幸妃嬪,不過蕭靳雖然很少召幸妃嬪,但一個月還是會去那麼□□次,不可能半個月都不寵幸妃嬪。

    看來,這個方法她還得仔細琢磨琢磨。

    ……

    次日,當柳凈去給皇后請安,本來走在門口還能聽到裡面嘰嘰喳喳的議論聲,不過等她一進去,裡面的說話聲頓時一靜。

    「嬪妾給皇後娘娘請安,娘娘吉祥!」她恭敬的彎下腰。

    面前的女子面容精緻俏麗,肌膚白皙無暇,哪怕一襲簡單的碧色宮裝也能將她曼妙身姿展露無遺,明明一個嬌弱的美人,可心卻那麼狠,竟真把藍才人打成了那樣。

    皇后坐在上首沒有說話,內殿中的氣氛也瞬間嚴肅了起來,柳凈在那蹲半天蹲的都要站不穩了。

    「聽說你昨日打了藍才人二十大板,可有此事?」皇后終於出聲了。

    柳凈沒有否認,而且直接道:「她對嬪妾不敬,所以嬪妾才氣不過打了她幾板子而已。」

    「姝嬪以為自己是誰,你不過一個小小的嬪位,哪來的權力私自體罰宮妃?!」淑妃厲聲喝道。

    見此,皇后也非常嚴肅的看了她眼,「那你可知宮中是不能私自體罰宮妃的?」

    話落,眾人也都暗暗的看起好戲來,只有雪嬪一直低著頭,看起來神色奄奄的。

    「昨日嬪妾不過是在一時氣頭上而已,事後還是讓人給藍才人找了太醫,為表歉意,待會嬪妾便親自去給她賠罪。」柳凈也不否認,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淑妃剛準備挑刺的話頓時卡在了喉嚨里,就連皇后也愣了愣,沉吟片刻后才正聲道:「念你積極認錯,那便從輕處置,十日內把宮規抄寫十遍再交給本宮。」

    「謝娘娘!」柳凈就知道是這樣,說完,又來到自己位置上坐下,還給了淑妃一個嘲諷似的眼神。

    後者拳頭一緊,也知道皇后不會把她怎麼樣,便也沒有再繼續追究。

    等從皇后那裡散了以後,淑妃離開時,還陰陽怪氣的對她道:「姝嬪妹妹脾氣這麼大,不知皇上知不知道?」

    柳凈腳步一頓,又回頭看了她眼,「我什麼性子皇上自然知曉,不像有些人就喜歡弄虛作假,聽聞姐姐宮中有個叫秀雲的宮女綉工極好,不如改日也讓妹妹偷學一二?」

    淑妃臉色一變,冷哼一聲便率先走在了前面。

    柳凈才沒空搭理她,而是帶著綠胭往柳媛那裡走,對於中毒一事,她還需問個明白。

    等來到秋心閣時,雖然裡面也有奴才在幹活,不過看起來靜悄悄的,格外冷清的樣子。

    一進內殿,一股藥味便撲鼻而來,只見一個宮女正站在床前給柳媛喂葯,縱然如此,柳媛的臉色還是很蒼白,眼神也格外空洞。

    「奴才給姝嬪娘娘請安。」宮女看到她進來立馬跪下行禮。

    柳凈接過她手裡的葯碗,淡淡道:「你下去吧,這裡不用你伺候了。」

    「是。」宮女立馬起身恭敬的退了出去。

    看到是她,柳媛忽然激動的從床上跳了下來,然後緊緊的拉住她胳膊,「表姐……」

    「噓!」她看了眼綠胭,後者立馬出去守門。

    直到屋內只剩下兩人,柳凈才將她重新扶到床上靠著,後者依舊緊緊抓著她胳膊,面上的恐懼怎麼壓也壓不住。

    「你別激動,太醫說你得好好調養,待會我便讓綠胭送點人蔘靈芝過來給你補補,雖然你得靜養幾個月,但也好過繼續待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等回宮后我就讓姨母進宮來看你!」柳凈替她蓋好被子,心思一度也很複雜。

    「表姐……」柳媛一下撲倒在她身上,大肆痛哭了起來。

    「你別怕,告訴我,昨日到底發生了何事?我不是讓你今日才吃藥的嗎?」不是柳凈多疑,這個問題實在是讓她困惑的緊。

    說到這,柳媛突然立馬的握住她胳膊,一臉驚恐的道:「不,表姐我好怕,有……有有人要殺我!」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