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8.風水輪流轉【二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8.風水輪流轉【二更】字體大小: A+
     

    柳凈看了雪嬪一眼,忽然道:「既然姐姐身體不適,不如先回去歇息?」

    「是呀,不如再請個太醫過來看看?」一直未出聲的萬婕妤忽然道。

    柳凈回頭看了她眼,不同於那日的沉靜溫和,今日她一身淡藍散花煙雲宮裝顯得她身形越發曼妙,看起來一臉關切,但柳凈知道,如今的萬婕妤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萬貴人了,如今的她已經與皇后結盟了!

    「不用,一點小病而已,還是柳美人重要。」雪嬪說著,似乎為了證明自己無事,還率先站了起來,接著便緊緊跟在皇後身后。

    瞧她那蒼白的小臉,柳凈也不想多說,反正也不關她的事。

    等一眾人頂著日頭來到那個破敗的院落時,大家都被這裡的環境給噁心到了,一個個都捂著鼻子走進去,若不是皇后的意思,哪怕就算打死她們也不會來到這個晦氣的地方。

    陰冷昏暗的房間好似被人打掃過了,但依然破舊的很,兩個太醫正在房間商討著什麼,而床上好似躺著一個嬌小的身影,整個屋裡屋外竟是連一個伺候的人都沒有。

    看到來人,兩個太醫立馬跪倒在地,「微臣見過皇後娘娘!」

    「不必多禮。」說完,皇后又看了眼床榻上的人,「柳美人如何了?」

    話落,兩個太醫相視一眼,這才由那個稍微年長的出聲道:「回皇後娘娘,柳美人乃是中了餄毒,好在中毒不深,不過就算如此柳美人怕也得靜養幾個月,若是過於勞累,恐怕會留下病根。」

    「嘖嘖嘖,這柳美人必定是畏罪自殺,也不知是誰弄來的毒?」淑妃說著,忽然看了柳凈一眼,「或者是殺人滅口也未可知。」

    「淑妃,此事還未有定論,切不可妄自揣測!」皇后眼角一瞥,面上全是不悅。

    淑妃輕哼一聲這才沒有多說,只不過一直那些絲帕捂著口鼻,其他妃嬪也是如此,別看皇后一副什麼都不在乎的模樣,其他人可是在乎的緊,如此髒亂晦氣的地方,她們是一刻鐘也待不下去。

    「柳美人為何會中毒?送飯的宮女呢!」皇后把目光投向桌上那碗殘羹冷飯,眉頭緊皺。

    見此,柳凈便忽然出聲道:「皇後娘娘,您也看到了這裡的環境,不如先讓柳美人去個舒適點的地方養病,中毒之事再慢慢調查?」

    話落,那個太醫也是附和道:「是啊皇後娘娘,微臣們檢查了柳美人的飯食,並沒有在其中發現有餄毒的跡象,還是先把柳美人移送出去吧,這裡的確不適合休養。」

    「那可不行!這冷宮可不是隨便能出去的,除非有皇上的旨意!」淑妃捂著鼻子尖銳道。

    一旁的德妃也附和起來,「這要是把人放出來了,那貴妃娘娘該有多寒心啊?」

    聞言,皇后似乎還在猶豫,而這時屋外忽然走進來了一個人,直直對著皇後行了一禮,「奴才給皇後娘娘請安,皇上口諭,讓柳美人移出冷宮好生調養。」

    雖然皇上沒有來,但讓李長福過來傳旨可見也是給足了這柳美人的面子,不過眾人誰不知道皇上這麼做,還不是為了那個姝嬪,若不然,當初就不是把柳美人打入冷宮,而是直接處死了!

    「嗯,既是如此,那便讓柳美人依舊回秋心閣好了。」皇后說完,便對後面的慕雲道:「待會讓劉公公把秋心閣原來的奴才調回來,另外本宮那裡還有一株百年人蔘,你也記得讓人送過去。」

    「奴婢遵命。」慕雲低下頭,然後慢慢退出了屋子。

    掃視一周,皇后這才擺擺手,「行了,都回去吧,姝嬪,你是柳美人表姐,若是有時間,平日里就過來多看看她。」

    她這句話似乎在提醒眾人兩人之間的關係一樣,雖然心中不愉,但柳凈面上卻是一臉恭敬,「嬪妾明白。」

    其他人早就迫不及待的要走了,等皇后一開口,眾人就紛紛往外走,好似屋裡有什麼洪水猛獸一般。

    柳凈回頭看了眼床上未醒的人,最後還是嘆口氣,也跟著走了出去。

    她給柳媛的的確是餄毒,可是並不是讓她今天吃,畢竟自己昨天才去找的她,今天她就中毒,這未免會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外面陽光明媚,頓時驅散眾人一身陰涼的霉味,一個個看樣子都趕著回去沐浴,似乎深怕沾染上什麼晦氣。

    見她出來,淑妃頓時搖著團扇幽幽的看了她眼,「聽聞昨日姝嬪來這裡見過柳美人,而今日這柳美人便中毒了,這未免也太巧了吧?」

    其他人不想摻和進兩人的爭鬥,紛紛往院外走,只有柳凈慢慢來到淑妃身邊,淡淡一笑,「嬪妾不明白淑妃娘娘的意思,這餄毒乃是劇毒,應該是立刻發作的,難不成妹妹還會什麼法術,能讓她今天才發作不成?」

    「你有沒有法術本宮不知道,不過本宮知道這柳美人在這冷宮裡可是哪也去不了,既然如此,她手裡的毒又是從哪來的?」淑妃目光灼灼的盯著她,狹長的丹鳳眼裡透著股尖銳。

    聞言,柳凈忽然上前一步,看著這張艷麗的面容眉梢一挑,「淑妃娘娘怎知是柳美人自己服的毒?而不是被人迫害?」

    話落,淑妃忽然眸光一閃,隨即又繼續搖著團扇走在前面,鬢上朱釵搖擺不定,「本宮不過是隨口一猜而已,況且太醫都說那飯菜里沒有毒,那便是柳美人自己服的毒了。」

    見她越走越遠,柳凈也不想多說,而是慢慢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兩人又爭執了幾句,由於住的位置不同,所以淑妃便往另一個方向走了,看著那邊準備悄無聲息離開的籃才人,柳凈忽然出聲道:「藍才人走這麼快做什麼,不如陪本宮回去聊聊?」

    後者腳步一頓,眼看著同路的妃嬪紛紛走在前面,似乎沒有一個肯為她出頭,見此,她只好轉過身,對著柳凈微微行禮,「嬪妾好似中暑了,怕是不能陪姐姐閑聊,等妹妹好了后,必定會去拜訪姐姐。」

    說完,後面的綠胭卻是上前一步笑著道:「藍才人住的冬錦閣不如咱家主子的煙雲閣近,不如藍才人先去主子那歇息,不然路上這麼大太陽怕是藍才人受不了。」

    「這……」

    「怎麼,本嬪可是一片好意,藍才人這是不給本嬪面子?」柳凈拿著絲帕擦拭著額前的汗珠,見藍才人不說話,這才笑著轉身就走。

    見此,後者似乎掙扎了許久,這才咬牙跟了上去。

    回到院中,那些奴才們看到她回來,立馬又假模假樣的干起活來,柳凈站在院中,看了眼光禿禿的庭院,忽然對藍才人道:「突然發現這院子里好像缺了什麼……」

    藍才人微微蹙眉,不明白她又要耍什麼幺蛾子。

    這時綠胭卻上前一步道:「主子,您前幾日還說要去花房搬幾盆花過來呢。」

    「對對對!」柳凈好似恍然大悟一般,掃了眼院里裝模作樣幹活的奴才,隨即才一臉為難的看向藍才人,「妹妹也看到了,我這裡的奴才都走不開,不如借你的宮女去給我搬幾盆花過來吧?」

    藍才人臉色一變,就知道她想報復自己,可如今她只是依附於淑妃而已,若是因為一個宮女而去找淑妃,恐怕也會引起她的反感。

    深吸一口,她忽然偏頭看向後面的宮女,「姝嬪娘娘的吩咐沒有聽到嗎?」

    話落,柳凈這才看向綠胭,「藍才人的宮女不知本宮喜歡什麼品種,你讓青梔和她一起去花房,一定要「精心」挑選!」

    「是!」綠胭笑著立馬去叫青梔。

    柳凈則慢慢走進了內殿,紫葵也立馬端上兩碗冰鎮綠豆湯,喝了一口消消暑氣后,她才發現藍才人坐在那一動也不動。

    笑著將碗放在一旁,她目光灼灼,「怎麼,藍才人這是怕本嬪在裡面下毒?」

    「嬪妾不敢!」後者立馬恭敬的低下頭。

    就在柳凈正欲說什麼時,外面的綠胭突然跑了進來,「主子,劉公公來了。」

    好似早就料到這個結果,柳凈便起身對紫葵道:「搬把椅子出來。」

    正是晌午,日頭最大,只見外面站著一個中年綠衣太監,身後還烏怏怏站了一群面生的宮女太監,看到柳凈出來后,立馬殷勤的上前行禮,「奴才給姝嬪娘娘請安!」

    柳凈擺擺手,然後讓紫葵把椅子放在走廊上,自己則幽幽的坐在那,懶懶道:「劉公公這是何意?」

    知道這位主子脾氣不好,劉公公只得躬身異常恭敬的回道:「奴才聽聞姝嬪娘娘這裡的奴才伺候的不盡心,便又給您換了一批得力的過來,而且還是李公公親自挑選的!」

    後面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這裡面沒有其他宮的探子罷了。

    柳凈掃了那群惶恐不安的奴才們一眼,突然冷聲道:「這群奴才的確是伺候的不盡心,劉公公打算如何處置他們?」

    「這……」劉公公猶豫一下,隨即對後面的太監道:「把這些不懂事的都給我痛打二十大板!」

    見他還算識趣,柳凈也不為難他,只是瞥了眼後面額前全是汗珠的藍才人,「就在這裡行刑吧。」

    幽幽的語氣讓那些奴才嚇得立馬跪倒在地,「主子饒命!主子饒命啊!」

    「誰再多嘴再加二十大板!」那劉公公頓時厲聲一喝,嚇得那群人立馬不敢吭聲。

    直到過一會,行刑工具拿來以後,院里頓時響起陣陣尖叫聲,柳凈低嘆一聲,忽然看向後面的藍才人,「妹妹覺得這懲罰是不是太輕了?」

    話落,藍才人立馬握緊手心絲帕,低著頭根本不敢看她,「嬪妾……不知道。」

    「冒犯宮妃按照宮規好像也是二十大板,不知道本嬪記得對不對?」她目光意味不明。

    說完,藍才人立馬「撲通」一下跪倒在地,「姐姐恕罪,嬪妾以後再也不敢了!」

    見她渾身發顫的模樣,柳凈忽然冷笑一聲,拉過紫葵的手擺在她面前,「這個傷口是你踩的吧?」

    看著手背上那一塊幾乎露肉的傷口,藍才人嚇得臉色蒼白,突然覺得自己根本不應該跟著她過來。

    伸出華麗的護甲勾起她的下巴,柳凈眸光一厲,「一個人做事前最好想清楚後果,不然到等後悔時便來不及了!」

    說完,她便對那邊的劉公公道:「騰出一條長凳。」

    「啊?」劉公公一臉不解。

    柳凈瞥了他眼,正聲道:「藍才人以下犯上,按照宮規,杖刑二十大板!」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