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7.中毒【一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7.中毒【一更】字體大小: A+
     

    外面日光灑滿大地,屋內卻透著股陰冷,柳媛雙手顫抖的握住那個藥包,沒一會就眼眶紅紅的撲倒在她懷裡,「表姐,我……我真的不想死啊!」

    她髒亂的小臉上滿是恐懼,一種對死亡的恐懼。

    「你覺得表姐會害你嗎?」柳凈握住她肩,一手拿著絲帕輕輕替她擦拭臉上的淚珠,「你再忍兩日,到第三日再吃了這葯,屆時你會流很多血,但你不用驚慌,這個藥量它並不會致命,但如果你不想吃,那表姐也就沒法子了,畢竟如今我也是剛剛才出來的。」

    如果柳媛死了,那時候她三姨肯定會過來找她爹娘麻煩,屆時家族不睦,族長肯定也會責怪她爹娘,在這大家族裡,柳凈每走一步,首先考慮的還是她爹娘的處境。

    猶豫許久,柳媛毫無光彩的眸中才閃過一絲堅決,隨即跟豁出去似的點點頭,「我……我吃!」

    嘆口氣,柳凈往四周看了眼,發現這屋裡的確是髒的不能住人,只得安慰似的拍拍她肩,「等回京后,我便去跟皇後娘娘說一聲,讓姨母和我娘進宮,到時你就能看到你母親了。」

    「真的?!」柳媛灰白的臉色瞬間綻放出一抹別樣的光彩。

    不管宮裡多麼奢華富貴,那也敵不過家人相聚,只不過高位妃嬪少,只有嬪位以上才能去求皇后召見家人,而且還得排隊,那些不受寵的可能要排好幾個月,不過柳凈不擔心,皇后這個人精為了維護她們之間表面上的關係,到時候一定會很快召她家人進宮。

    「表姐何時騙過你?」柳凈扶著她起身,來到一個乾淨點的床榻上坐下,然後看了眼屋外,「時候不早了,我若是在這裡停留太久未免會惹人閑話,你再忍兩日,忍兩日就好。」

    見她要走,柳媛頓時拉住她手,「表姐……」

    知道她現在心裡很亂,不過進了這後宮,只有經歷挫折才能成長,柳凈不想保護她一輩子,她寧願柳媛跟她爭寵,這樣柳凈才能心安理得的除去前面所有障礙,但卻不想她永遠這麼天真,這後宮里容不下永遠天真的人。

    鬆開她手,柳凈沒有回頭,徑直來到房門口,將門推開,外面一束暖陽頓時驅散門前一片黑暗。

    關好門,柳凈這才帶著綠胭往外走,只有見識過這個所謂的冷宮,她才能清清楚楚的意識到這個後宮有多殘酷。

    回到閣中,看著外面那些奴才又在偷懶,柳凈也不說破,也不讓綠胭去教訓,她就喜歡看有些人自以為是的找死!

    戌時三刻,當整個山莊都陷入一片漆黑寂靜之中時,煙雲閣卻是燭火通明。

    一進門,看著那空蕩蕩的院子,蕭靳不由看向後面的李長福,「這山莊里的奴才都是怎麼□□的,主子都沒歇息,這奴才們倒一個個不見了蹤影!」

    掃向那空曠的院落,李長福額前也是冒出了大片虛汗,這本就是宮裡的正常現象,那些奴才又不知道這位姝嬪有多受寵,此時人又剛剛被放出來,自然是逮著機會就偷奸耍滑。

    「奴才明日一定找劉公公說明此事,必定狠狠懲罰這批奴才!」李長福連忙回道。

    蕭靳沒有說話,只是徑直進了內屋,裡面燭火悠悠,只見牆上投下一道曼妙的身影,期間還夾雜著一絲輕細的嘲笑聲。

    「哈哈,綠胭你又走錯了!」

    「主子,奴婢就這水平,您還是讓青梔陪您下吧?她可比奴婢要厲害多了。」綠胭的聲音充滿了無奈。

    蕭靳擺擺手讓李長福留在外面,自己則放輕腳步撩開帘子走進內殿,只見柳凈坐在軟榻上托著下巴,手裡拿著一顆白子笑道:「青梔就知道讓我,不像你,就算用盡全力也下不我贏。」

    綠胭:「……」

    她無奈的低下頭,眼角好似瞄到什麼人,嚇得她立馬從軟榻上下來,「奴婢給皇上請安,皇上吉祥!」

    看到來人,柳凈也只好下去恭恭敬敬的彎下腰,「嬪妾見過皇上。」

    上前拉住她手,連人一起帶到軟榻上坐下,蕭靳不禁眉梢一挑,「難得看到愛妃這麼守規矩。」

    見此,綠胭便只好慢慢退了出去,屋內頓時只剩下兩人。

    「皇上這話可不能亂說,這若是被皇後娘娘或者太後娘娘聽到了,那嬪妾可就慘了。」柳凈拉開腰上的大手,然後跑到對面坐下。

    看了眼棋盤上的棋局,蕭靳忍不住輕笑一聲,「怎麼樣,要不要跟朕來一局?」

    話落,柳凈頓時瞪了他眼,「嬪妾又不是傻子,跟您下鐵定會輸啊。」

    看著她那副自以為什麼都知道的表情,蕭靳只是搖搖頭,眼中全是笑意。

    不知想到什麼,柳凈立馬跑了下去,來到床邊從枕頭底下拿出一個明黃的荷包,然後一臉得意的跑到蕭靳面前晃了晃。

    一把奪過她手裡的荷包,蕭靳翻看了兩下,非常確定這一定是她自己繡的!

    其實宮裡的妃嬪雖然經常給她綉東西,看起來精美,可真正出自自己手中的卻是極少,但像柳凈繡的這個針腳那麼粗糙的荷包,他的確是第一次見。

    「也就是朕,若是愛妃被別人看到,怕是會笑掉大牙!」蕭靳搖著頭將荷包塞進自己懷中。

    柳凈聞言就不樂意了,「誰說的,像那個淑妃娘娘的女紅就極差,不過是養了個手藝精巧的宮女罷了,嬪妾也是不想假手於人,不然也讓綠胭幫我綉了。」

    第一次看到有人這麼明目張胆說別人的壞話,蕭靳正想去拉她,柳凈卻一下子縮到了軟榻裡面。

    燭火下,那雙狡黠的明眸猶如昨夜花市那般明亮,想起她紙條上寫的東西,蕭靳忽然沉默了下來。

    見他不說話,柳凈只好挪過去靠在他肩上,「皇上怎麼了?」

    抬手摸摸她腦袋,他目光幽深一片,「你的心愿,朕定會替你實現。」

    柳凈:「……」

    不知道他什麼意思,但柳凈還是配合著笑了下,「嬪妾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不被人欺負。」

    「誰欺負你了?」他眉梢一動。

    伸手戳了戳他肩,她一臉彆扭,「皇上啊!每次就知道打我腦袋,待會我腦子都不夠使了。」

    「哈哈哈……」蕭靳大笑出聲,忽然一把將她抱起,「那朕可要好好欺負你了!」

    燭火悠悠,床幔落下,卻遮不住這一室旖旎……

    ……

    由於傷已經好了,所以柳凈必須得去給皇后請安,次日在蕭靳走後她也立馬坐了起來。

    替她穿衣時,綠胭忍不住看了眼屋外,嘲諷道:「現在一個個知道麻溜的幹活了,就是可惜昨夜被皇上撞見他們躲懶去了,等今天劉公公過來后怎麼處罰這群勢利眼東西!」

    柳凈淡淡一笑,「不急,等我回來后再處置這批奴才也不遲。」

    她就是要親自動手,也讓這群人長長記性!

    等到來鳳閣時,裡面已經坐滿了人,她還看到了萬婕妤,安安靜靜的坐在那看起來格外端莊沉靜,雖容貌不是上乘但出眾的氣質卻在一群人中間格外顯眼。

    「嬪妾給皇後娘娘請安。」

    輕細的聲音響起在內殿中,眾人看著那個面色紅潤精神氣格外足的女子心中全是嫉恨,本以為皇上還會冷落她一陣子,沒想到這剛一放出來就侍寢了!

    只有藍才人額前冒著冷汗,手裡揪緊絲帕,根本不敢直視柳凈。

    「嗯,這些日子你受委屈了,日後可得恪守宮規,不然本宮也救不了你第二次。」皇后目光嚴肅的看著她,這一下倒是把所有功勞都攬在了自己身上。

    柳凈心中冷笑一聲,但面上卻又是恭恭敬敬的謝道:「多謝皇後娘娘。」

    說完,她又坐在了萬婕妤的上面,不過她卻發現前面的雪嬪臉色似乎有些不好,一直捏著絲帕去捂嘴。

    「哎呦,就是可憐了柳美人,稀里糊塗就被人當了槍使!」淑妃坐在那搖著團扇,陰陽怪氣的道。

    話落,皇后卻是怒目而視,「淑妃!」

    瞧瞧,皇后是多麼的維護她呀,柳凈都差點要感動了。

    其他人不是淑妃,如今柳凈重新受寵,倒無人敢明面上說什麼,最多也就在背地裡嚼嚼舌根。

    「嬪妾行得正坐的直,淑妃娘娘若是有證據,那便去皇上那裡告發我好了,妹妹在這裡恭候您的佳音!」她懶懶的撫摸著手腕處的鐲子,聲音不咸不淡。

    話落,淑妃氣的臉色不禁微微扭曲,但到底還是沒有發作,而是陰陽怪氣的道:「本宮不過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不過妹妹幽禁這幾日怕是不知,皇上如今可疼萬婕妤了,說起來你們還是一批秀女入宮的,關係怕是很好吧?」

    如此明目張胆的挑撥離間,柳凈當然不會理會,不過她沒有看萬婕妤,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雪嬪,「都是伺候皇上的姐妹,又何來關係不好這一說法?」

    「咦,雪嬪姐姐,你臉色怎的這麼差?可要傳太醫過來看看?」她忽然驚呼一聲。

    其他人早就發現了這一情況,只不過都沒有說出來而已。

    「沒有,不過是染上了風寒而已。」雪嬪捂著絲帕又輕咳一聲,看起來臉色很差。

    上面的皇后嘴角微勾,隨即又正聲道:「要是身體不適,那邊請個太醫來看看,你若是出了什麼事,母后必定會很心疼。」

    「不用。」雪嬪輕咳一聲,連忙拒絕道:「不過是一點小風寒,不礙事的。」

    話落,柳凈不由盯著她臉色仔細看了一下,心中突然浮現出一抹猜測。

    「不好了!」

    這時一個小太監突然闖了進來,急匆匆的撲倒在地,一臉驚慌,「啟稟皇後娘娘,柳美人……她……她中毒了!」

    「什麼?!」皇后臉色一變。

    柳凈手心一緊,明明她讓柳媛明日再吃那□□的,為何她今日就吃了!

    「哎呀,難道是畏罪自殺?」淑妃語氣里全是看熱鬧的成分。

    其他人也紛紛低聲議論了起來,皇后這時突然一掌拍在桌上,怒聲道:「吵吵鬧鬧成何體統,都隨本宮去看看!」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