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6.放了出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6.放了出來字體大小: A+
     

    話落,那個統領立馬讓一個便衣侍衛上前,後者忽然從腰間抽出一條細鞭,猛地往水面上一甩,長鞭頓時捲住那盞蓮花燈席捲至侍衛手中。

    蕭靳拿過那盞蓮花燈,將紙條抽出,隨即又將燈放在水面上。

    「相公!」柳凈忽然拿著幾串冰糖葫蘆跑了過來,然後指著李長福道:「李管家說你不能吃這個,可是這個真的很好吃,你要不要試一下?」

    後者順勢將紙條滑進衣袖,然後對她笑了笑,「你吃就好。」

    「可是這個真的很好吃!」柳凈說著便把一串遞給他,「你試一顆看看?」

    「姝……夫人,這個公子真的不能吃啊!」李長福一臉急切,這宮外的東西皇上能隨便亂吃嗎?

    掃了眼她那滿含期待的小眼神,蕭靳還是握住她手,伸過腦袋咬下被她吃動的那顆糖葫蘆。

    「這……」李長福急得低下頭,不知道該怎麼勸說。

    「怎麼樣,好吃嗎?」柳凈睜大眼目光灼灼的盯著他。

    蕭靳皺皺眉,一邊拉著她往前走,「又甜又酸。」

    看著他那彆扭的臉色,柳凈差點沒笑出聲,後者卻敲了下她腦門,「古靈精怪!」

    「哪有!」柳凈轉過身看著他,腳步一直往後退著,「這糖葫蘆就跟您一樣,甜的時候就跟現在,讓人很歡喜,這酸的時候,就是在府里的時候,一看到那些姐姐妹妹們,我心裡就覺得很酸!」

    她失落的低下頭,「可這就是糖葫蘆,不過我每次都是混合著裡面酸的一起吃,這樣會好受些,因為我不想等把外面的糖都吃完了,然後就只剩下酸的。」

    逐漸失落的聲音越發輕細,混合在人群中那麼渺小,蕭靳眼神有些複雜,正欲開口之際,卻突然一手將她拉回來,「小心!」

    「哎呀,是誰撞了小爺!」

    柳凈嚇得連忙縮到蕭靳身後,卻見前面一個身形碩大的胖子慢慢轉過身,他穿著一身偌大的藍色錦袍,料子皆是上乘,後面還跟著一群隨從,不過一群人正在拉扯著一個不斷掙扎的白衣女子,此時正慢慢轉過身,手裡搖著摺扇微微抬起下巴,輕蔑的掃了眾人一眼。

    「剛剛是誰撞的小爺我?」他很生氣的收起摺扇,後面的隨從也立馬圍上前來。

    皺眉的路人們紛紛讓開,似乎都怕惹上麻煩,這時李長福也硬氣的上前一步,頗有威儀的掃了他眼,「剛剛是我家夫人不小心撞到了你,怎麼,你這是要找事?」

    誰說太監都是陰陽怪氣的?柳凈就覺得此時的李公公特別男人!

    在宮中這麼多年,就連皇后也不敢輕易得罪他,李長福的的氣勢早已不是普通太監可以比擬,那個胖子不禁退後一步,「呦呵,可以啊,在這蘇州城裡,還沒哪個人敢跟小爺我叫板的!」

    說完,視線忽然掃到那邊的柳凈,頓時一臉色咪咪的湊了過去,「好俊俏的小娘子……」

    看著他那隻伸過來的豬手,蕭靳眼眸一眯,抬腳就是一下將胖子踹到地上,微微偏頭對後面的張統領道:「打死!」

    「你……你你好大膽子!我可是蘇州巡撫的兒子,朝廷一品官員,你們不要命啦!」胖子捂著心口不斷往後退,實在是被這個玄袍男子周身的貴氣給嚇到了,他從小什麼大官沒見過,還從未見過這麼有氣勢的人。

    「蘇州巡撫?鄭……」

    「鄭蔡榮!」李長福連忙補充道。

    「少爺!」

    胖子的隨從立馬將他扶起,還指著蕭靳喊道:「你們就等著進大牢吧,捕快們馬上就來了!」

    似乎被他這話給逗笑了,不過蕭靳可沒有時間陪他們在這玩鬧,而是對著後面的張統領道:「先打殘,明日叫他爹自己處理。」

    「是!」統領立馬對後面的侍衛使了個眼色,立馬就有五六個跟上蕭靳的步伐,其餘的都留下來處理後事。

    走了遠遠一段路,柳凈還是忍不住把頭往後面伸,蕭靳只好將她頭掰回來,「女兒家不能看這種東西。」

    柳凈:「……」不就是打人嘛,她就喜歡看血腥暴力的!

    「你覺不覺得,這有點像話本里的英雄救美人?」她拉著他手,眉眼彎彎的笑道。

    周圍人來人往,雜聲沸頂,蕭靳摸了摸她腦袋,輕聲道:「可惜了,夫人離美人還點差距。」

    「什麼呀!」柳凈鬆開他手,不滿的嘟起嘴,「不是我說,這府里上上下下,我的姿色哪怕排不上第一,那也絕對能排上前三,不然當初相公也不會挑中我對不對?」

    後面的李長福突然輕咳一聲,一臉異樣。

    蕭靳苦笑不得的敲了下她腦袋,「那你的意思是,我是個以貌取人的昏……人嗎!」

    看著他故作嚴肅的沉下臉,柳凈乾脆自顧自咬著糖葫蘆走在前面,「我可沒有這樣說過,全是你自己想的。」

    聽到她的話,李長福只覺得這姝嬪膽子還不是一般的大!

    看她越走越快,又怕她被人流衝散,蕭靳只好握住她脖子繼續往前走,嘴裡還一直教訓著她。

    一直逛到亥時柳凈才回到行宮裡,綠胭看到她回來,立馬給她換衣裳。

    知道她想問什麼,所以柳凈只能囑咐她一句,「今日之事切不可泄露出去,若有人問起,你便說是皇上召見即可。」

    有些事可不是隨意能夠顯擺的,蕭靳帶她出宮,這份殊榮放在整個後宮里,她不知道是不是絕無僅有,但肯定是鳳毛麟角的,若是又被誰聽到,特別是皇后,指不定又要怎麼找她麻煩。

    「奴婢明白。」綠胭嚴肅的點點頭。

    回到行宮,這勾心鬥角的日子又得繼續,好像聽聞是皇后求了情,所以柳凈就被放了出來,可若不是知道皇后是個什麼樣子的人,柳凈還真得好好去謝謝她,不過可惜,指不定人家就是為了保住賢德的名聲隨口一提,不成想蕭靳竟然還答應了。

    等門口的侍衛撤走後,外面的太監宮女也裝模作樣的干起活來,不過柳凈並沒有時間找他們茬,而是去了西邊柳媛被關的地方。

    雨畫閣。

    華貴寂靜的內殿放著兩桶寒冰,此時正幽幽冒著寒氣,不過殿內的藍才人似乎顯得很焦躁,一個勁的在那裡走來走去,額前的汗珠不知是熱的,還是緊張的。

    「娘娘,您說這皇後娘娘為何要求皇上把那個賤人給放出來呀!」她來到淑妃對面坐下,一臉的焦急。

    後者幽幽的喝了口冰鎮綠豆湯,語氣清淡,「為何?還不是想在皇上面前博個賢良的名聲罷了。」

    「可……」

    「而且,你不會真以為皇上準備一直不放她出來吧?」淑妃嗤笑一聲,「若真是如此,當初就該把她和柳美人一起打入冷宮,這所謂的幽禁不過是做給別人看的而已,皇后是猜中了這一點,所以才會投機取巧正中皇上下懷。」

    聞言,藍才人不禁臉色一變,額前冒出大片汗珠。

    幽幽的瞥了她眼,淑妃將綠豆湯放下,搖著團扇淡淡道:「也就只有你這麼蠢,趁她被幽禁還去刁難她的宮女,這賤人一向護短的很,如今出來了,指不定要怎麼找你麻煩。」

    話落,藍才人嚇得立馬跪倒在地,「娘娘,您可一定要救救嬪妾呀!」

    心中暗罵一聲蠢貨,但淑妃還是示意宮女將她扶起來,「你是本宮的人,那個賤人再如何不過也是個嬪位,看到本宮還得恭恭敬敬的行禮,只要有本宮在,你怕什麼?」

    見她肯維護自己,藍才人滿是激動的用絲帕擦著額前汗珠,「多謝娘娘,日後嬪妾必定不會忘記娘娘的大恩大德!」

    ……

    今日日頭不是很大,這也快臨秋了,天氣也稍微涼快了些許,當柳凈來到柳媛住的小院子時,外面全是枯枝落葉,看起來格外蕭條。

    「姝嬪娘娘,您不能進去!」門口的侍衛頓時將她攔住。

    柳凈沒有說話,倒是綠胭上前幾步,悄悄將一個荷包塞了過去,「我家娘娘就是想跟柳美人說幾句話而已,很快就出來。」

    掂了掂手裡的份量,覺得她可能還會重獲聖寵,兩個侍衛相看一眼,最後還是讓開了路。

    等柳凈進入院中時,著實想不到這裡環境這麼差,還有一口布滿雜草的枯井,房門上也是布滿了蛛絲,這麼簡陋的環境,可見柳媛是怎麼過來的。

    輕輕推開門,一股子霉味頓時撲面而來,當一抹微陽照射進去,頓時驅散一片黑暗,只見狹小的屋內全是殘桌爛椅,一個嬌小的身影捲縮在角落裡一動不動。

    許是聽到了開門聲,她微微扭頭,露出一張憔悴蒼白的面容,待看到來人時,先是瞳孔一縮,頓了頓,隨即又立馬朝她撲來,「表姐!」

    柳凈擺擺手讓綠胭去外面看著,接著便蹲下身,慢慢撩開她臉上散落的髮絲,「你受苦了,表姐一定會給你報仇的。」

    不僅是為柳媛,還有她自己!

    「表姐!」柳媛突然「哇」的一聲撲倒在她身上大哭起來,「我不要待在這裡,我要出去!」

    「我知道我知道,表姐這不是來幫你了嗎。」柳凈拍拍她背,也覺得有些心酸,若不是因為自己,其實柳媛根本不會捲入進這場風波中來的。

    聽到可以出去,柳媛頓時激動的拉住她手,「我……我可以出去?」

    看著她那張憔悴過了頭的面容,柳凈左顧右盼一眼,隨即從袖中掏出一個小藥包,悄聲道:「如今證據確鑿,就算我去求皇上也沒有用,但我們可以來個鋌而走險!」

    「這……」柳媛似乎有些回不過神。

    「如果你被人下毒謀害,到時候大家只會以為有人殺人滅口而來污衊你畏罪自殺,哪怕別人不相信,至少這是一個台階,只要我去求皇上,到時候皇上一定會把你放出來,還能洗脫你的嫌疑!」柳凈將藥包塞進她顫抖的手中,正聲道:「這個藥量不會讓你死,只會讓你身體虛弱一陣子,但如果你想出去就只能用這個辦法!」

    聽到她的話,柳媛頓時有些畏懼的看著手裡那包□□,似乎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做。

    柳凈輕嘆一聲,看著她認真道:「三日後,你必須在人送飯時吃了這包葯,這也是唯一能救你出去的辦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