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5.出宮遊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5.出宮遊玩字體大小: A+
     

    柳凈懷疑過很多人,也覺得這一切都是文貴妃自導自演,想藉此把她拉下馬,也想過是德妃的倒打一耙,卻唯獨沒有想過會是皇后!

    她也想不到皇後為什麼要這樣做,自己沒有文貴妃受寵,也沒有子嗣,更沒有可以威脅到她后位的家世,她對文貴妃下手還可以理解,只不過自己又哪裡礙著她眼了?

    「那時候文貴妃心裡在罵皇后,說還好她事先察覺到了,不然還真喝了那湯。」柳凈看著那卡片慢慢燃成灰燼,忍不住嘆口氣,「看樣子以後我怕是要麻煩了……」

    惹上皇后,能不麻煩嗎?

    系統:「……那你那個表妹怎麼辦?」

    想到柳媛,柳凈倒不是很擔心,「我自有辦法讓她出來,而且還能洗脫嫌疑,不過前提是我還能出去。」

    系統:「這個我就幫不了你了,你就祈禱那個皇上還能記得你吧。」

    柳凈:「……」

    當盛夏暑氣漸退,燥熱的行宮中卻多了抹別樣的清涼,許是以為姝嬪被幽禁,文貴妃身子不適,這兩個大頭沒了,皇上便會臨幸其他妃嬪了,可事實就是這麼多出其不意。

    聽說皇上去找皇後娘娘時,萬貴人恰好在給皇后獻舞,誰知竟被皇上看到,當晚便召幸了萬貴人,隨即一連三日都歇在那,還晉了萬貴人的位份。

    這一下行宮裡的風頭又轉到了其他地方,有人被踏破門檻,也有人門前羅雀。

    知了還在樹上不斷鳴蟬,陰涼的樹下圍坐著一群宮女和小太監,一個個用手扇著風在那裡議論著什麼。

    「唉,早知道這姝嬪這麼不長眼,老子當初就去淑妃娘娘那了。」一個小太監忍不住朝地上啐了一口。

    另一個宮女也嘆了口氣,「當初管事的還把我分給萬婕妤呢,我嫌萬婕妤不受寵,便花了所有積蓄拖人給我調到姝嬪這來了,哪知道這風水輪流轉,如今可是悔死我了!」

    「嘖嘖,誰知道這姝嬪竟然去得罪貴妃娘娘?貴妃娘娘是什麼人?也是她能得罪的?」

    「可不是嘛,以為自己有點小寵就成天在那裡耀武揚威,這下好了,就等著後半生在這裡了斷吧!」

    「誒,我這裡還有點錢,下午我再去找管事一趟,看能不能再把我調回萬婕妤那!」

    綠胭提著食盒從幾人身邊路過,幾人也當沒有看到她一樣自顧自的議論著,她沒有理會,徑直推門進了房間。

    房間里的柳凈正靠在軟榻上看書,精神氣還不錯,並沒有萎靡下來,綠胭將食盒放在桌上,一臉憂愁的走過去說道:「主子,該用膳了。」

    淡淡的瞥了她眼,柳凈放下手裡的書輕聲問道:「可是誰欺負你了?」

    話落,綠胭只是搖搖頭,「沒有,只不過……青梔和紫葵姐姐被藍才人叫去搬花了,說是她那裡的人手不夠,可是外面這麼大太陽,她們都已經搬一天了。」

    微微皺眉,柳凈就說怎麼今日沒有看到其他人,原來是牆倒眾人推,這一個個都上來踩她一腳了!

    「待會她們回來,便讓他們下去休息,這裡就不用她們伺候了。」柳凈說著,便起身來到桌前坐下。

    飯菜很清淡,基本看不見葷腥,綠胭忍不住紅了眼,「主子,您說皇上還會放您出去嗎?」

    拿過筷子,柳凈看了她眼,「綠胭,你要記住,小不忍則亂大謀,皇上若真不記得我,當初就該把我和柳美人一起打入冷宮。」

    「可是萬婕妤……」似乎察覺到自己說錯了什麼,綠胭又立馬閉上嘴。

    夾了塊青菜放在碗里,柳凈顯得不是很在意,「老國公是三朝元老,就算現在皇上不寵幸萬婕妤,以後也會寵幸,不過是時間問題,既然皇后想把萬貴人送上龍床,皇上若是不理會,那才是打了國公府的臉。」

    「可……皇後娘娘為何要這樣做?」綠胭有些不解。

    吃了口菜,柳凈不禁輕笑一聲,「誰知道呢,其中的貓膩想必也只有她們自己知曉了。」

    柳凈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其實這宮裡,皇后才是那個操控一切的人,平時就這麼看著其他人斗,她關鍵時刻攪下渾水坐享其成,這次一箭雙鵰,無非就是想絕了文貴妃的後路,只要文貴妃沒有生育能力,以後便不足為患,再一個還能把她拉下馬,這樣日後宮裡就剩下淑妃比較得寵,就淑妃這個腦袋,日後後宮里還不是皇后一個人覆手為雨?

    不對,還有一個雪嬪!亦或者萬婕妤?

    「唉,這宮裡從不缺新鮮美人,過好自己的日子才是要緊的。」她頗為感慨的夾了口菜。

    不過這次的事情,既然皇后都出手了,那日後她若是不還手,這事不是豈不是太虧了?

    戌時,當天邊最後一抹霞色落下帷幕,她的房門也突然被人敲響。

    屆時柳凈正在跟綠胭下棋,後者立馬過去開門,可當看到門口站著的是李長福時,喜的立馬退後兩步,「李公公,可是皇上有何吩咐?」

    她就知道皇上沒有忘記她家主子!

    「嘿嘿。」李長福笑了兩下沒有說話,而是來到柳凈面前給她行了一禮,「奴才給姝嬪娘娘請安。」

    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柳凈眉梢一挑,「這是什麼風把李公公給吹來了?」

    知道她不開心,也不覺得尷尬,李長福只是把手裡的包裹遞上去,「皇上吩咐,還請姝嬪娘娘換上衣裳跟奴才走一趟?」

    「這……」綠胭剛想問什麼,但最後還是沒有開口。

    柳凈拿過那個包裹,打開一看,原來是套民間女子穿的海棠交領襦裙,似乎想到蕭靳要做什麼,她也不問,就看著李長福淡淡道:「那李公公還請稍等片刻。」

    「不著急。」李長福自然知道這位主子不像外界傳言般要被皇上厭棄,所以恭敬的行了個禮后,便去外面等待。

    換上衣服,綠胭給她梳了個簡單的髮鬢,柳凈這才隨著李長福一起出了院子,門口的侍衛也沒有阻攔。

    天色已經暗沉,這個時候山莊里並無太多人出來行走,所以柳凈很是順利的跟著他來到後門,卻見門口停著一輛棕色馬車。

    在李長福的示意下,她還是踏著階梯撩開車簾慢慢坐了進去,赫然看到蕭靳穿著一身錦衣玄袍坐在裡面,褪下龍袍的他,此時倒也像個大家族裡的子弟,不動聲色,內斂沉穩。

    坐進去后,柳凈便也沒有說話,直到馬車開始緩緩行駛,她也沒有出聲,就那麼靜靜的坐在那。

    知道她心裡有氣,蕭靳只好放下手中的書,拉住她的小手,「你應該知道,朕將你禁足不過是給他人看的而已。」

    柳凈睜眼看了他下,「大道理誰都知道,可這世間又有誰能真正看透?」

    這後宮里每個人都知道皇上不可能會寵愛自己一個人,可誰又能真正看透?

    不過還好她對這種玩心的不感冒,還是擁有絕對權利要靠譜一些。

    聞言,蕭靳沉默片刻,最後還是將她拉進自己懷裡,輕聲道:「你說的對,所以,朕不是帶你出來散散心了?」

    柳凈輕哼一聲沒有說話,蕭靳只好湊過腦袋在她小臉上親了一下,「朕的荷包綉好了嗎?」

    柳凈:「……」

    「今日是花市,街上會很熱鬧,你待會可不能到處亂跑。」他頗為認真的道。

    柳凈沒有說話,心想自己就算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呀,她爹娘不還在京城嗎?

    「知道了。」她萎靡的低下頭。

    馬車是停在一個無人的小巷裡,柳凈跟著下去后,一到拐角處就看到大街上人來人往,街道兩邊都掛滿了各色各樣的花燈,小販的吆喝聲此起彼伏,還有一些年輕男女戴著面具在路上走,可見這裡的民風也不是很嚴謹。

    「皇……」她突然停住嘴,一臉窘迫。

    月色下她身形纖細,倒是與江南女子並無差別,那張俏麗精緻的小臉在人群中那麼顯眼,引的許多年輕公子回頭相望,蕭靳上前拉住她手,低頭輕聲道:「叫相公。」

    後面的李長福渾身一震,突然覺得這姝嬪以後的造化怕是遠不止於此啊。

    「相公~」她笑了下,然後繼續往前面走。

    李長福則帶著一些便衣侍衛悄悄跟在身後,防止意外發生。

    街上很熱鬧,柳凈最後來到一個賣面具的攤前,拿過一個狐狸面具戴在臉上,然後沖蕭靳笑道:「好看嗎?」

    對上她面具下那雙狡黠明亮的雙眸,蕭靳微微勾唇,後面的李長福也立馬上前給錢。

    「李……管家,你給多了!」柳凈說著,又從攤上拿過幾個面具抱在懷裡,不然可要吃虧了。

    攤主巴不得她多買幾個,一看這幾人的服飾便知非富即貴。

    把面具給李長福拿著,柳凈拿過一個老虎面具往蕭靳臉上戴,「相公要是戴著這個一晚上,那我便不生氣了。」

    後面的李長福幾次想說放肆,但一看到自家皇上都沒有說話,便只好忍住了。

    「戴!」蕭靳無奈的戴上那個老虎面具,然後又往她頭上敲了一下。

    柳凈撇撇嘴,然後又走在前面,其實那天她是故意提到蕭靳的,而文貴妃心裡卻閃過幾個字,她就被綠兒拉開。

    她說若不是因為當年之事……

    蕭靳和文貴妃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個當年又是哪一年?

    走到拱月橋上時,底下水面飄著的花燈,柳凈立馬跑到水邊,問小販買了兩個蓮花燈,當然,又是李長福付的錢。

    看著她將紙條放入燈中,還小心翼翼的雙手合十將蓮花燈放在水面上,蕭靳忍不住問道:「你許的什麼願?」

    柳凈瞥了他眼,「不告訴你!」

    「你說出來,指不定朕……我能幫你實現。」蕭靳輕咳一聲,目光灼灼的盯著她。

    蹲在水邊,看著天上那輪皎潔的明月,柳凈不由嘆口氣,「願望太多,也不知最想實現的是哪一個。」

    說完,又蹦蹦跳跳跑去那邊買糖人了,蕭靳看了眼湖面上還未飄遠的蓮花燈,忽然對李長福後面的侍衛統領道:「把它拿上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