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4.陷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4.陷害字體大小: A+
     

    「什麼?」柳凈騰地坐直身子,來不及思考就立馬往外走。

    難怪她近日眼皮直跳,就知道會出事,沒想到是這事,可柳媛出事比她出事更麻煩,誰都知道柳媛是她表妹,到時候所有人都會以為是她指使柳媛去這樣做的,因為只有她跟貴妃有過節,而柳媛一個未侍寢的美人哪來的膽子和手段去做這種事?

    她千算萬算,倒是算漏了這一茬!

    此時貴妃住的竹沁苑外面全是太醫,還有一些妃嬪在低聲議論著什麼,柳凈進去以後,其他人紛紛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她。

    柳凈沒有理會,而是徑直進了內殿,卻看到皇后等人都在,柳媛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文貴妃一臉肅穆的靠在床前,凌厲的視線直直落到柳媛身上。

    「嬪妾見過皇後娘娘。」她還是恭敬的彎下腰。

    看到她過來,一屋子人都是一臉異樣,皇后擺擺手,「起來吧。」

    「表姐!我沒有做,我真的沒有做啊!」柳媛跪著上前抓住她手,滿臉希冀的看著她,如今柳凈就是她的救命稻草,她若是鬆手,怕真的會萬劫不復。

    柳凈沒有說話,倒是後面綠胭上前將她拉開,「美人主子不必著急,如果不是你,想必皇後娘娘定能還您一個公道。」

    以為她是想和自己撇清關係,柳媛頓時一臉絕望的坐在那,她不是傻子,這個時候如果連柳凈都不幫她了,那她還有什麼出路?

    「就是啊,本宮看柳美人也沒那個能耐給貴妃娘娘下毒。」淑妃搖著團扇不陰不陽道:「更何況柳美人跟貴妃娘娘無冤無仇,她又不是傻子,為何要做這種歹毒之事?」

    她這話是人都聽得明白是什麼意思,柳凈深呼吸一口正欲說話,那邊德妃也忽然開口道:「淑妃妹妹說的對,本宮看柳美人的手也伸不了那麼長。」

    話落,柳凈不由定定的看了她眼,德妃毫不避諱的對上她的視線,眼中再無絲毫之前的熱切,如今也只剩下冷漠。

    想起那日德妃與她說的話,柳凈如今算是明白了,德妃如今是想倒打一耙啊!

    「嘖嘖,姝妹妹怎麼不說話啊?這柳美人不是你表妹嗎?難道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淑妃眼角眉梢的笑意擋都擋不住,似乎就等著她落馬的這一天。

    「我……我承認,這事都是我一個人做的。」

    柳凈目光一頓,定定的看著跪在地上的柳媛,此時她面上一片心如死灰,似乎覺得只要她把事情扛了就無事了。

    「你承認什麼?不是你做的就不是你做的,皇後娘娘也定會還你一個公道,淑妃娘娘說的對,你與貴妃娘娘無冤無仇,你哪來的理由去謀害她?」柳凈看著她定定的說完,隨即又對皇后道:「皇後娘娘,嬪妾以為此事還需調查,不可妄下決斷!」

    「那你的意思是本宮冤枉好人了?」床上的貴妃忽然起身,穿著一身單衣,披散著髮絲,臉色蒼白的來到柳凈跟前,目光灼灼,「你去問問太醫,若不是本宮發現的早,日後就再無生育可能,你以為本宮會拿這種事來冤枉你一個表妹?!」

    文貴妃說著,氣的還一腳踹在柳媛身上,後者頓時撲倒在地。

    「娘娘!」宮女連忙上前扶住她,「太醫說您不可太激動。」

    轉過頭,看著柳凈,文貴妃指著地上的人冷聲道:「毒就下在本宮每日喝的湯里,每日送湯的那個丫鬟就是這賤人宮女的同鄉,本宮還從那丫鬟屋裡搜出你表妹的朱釵,說來也巧,那個朱釵好像是姝嬪送給柳美人的,如今本宮倒是不得不懷疑,這幕後黑手到底是誰!」

    「娘娘!」柳凈拔高聲音,對上她的視線,「嬪妾也想知道幕後黑手是誰,不過此事不能妄下定論,還是等皇上過來調查清楚再說。」

    兩人的針鋒相對讓其他人都不敢出聲,似乎也怕捲入其中,也就只有淑妃在那裡悠哉悠哉看著好戲了。

    「皇上?」文貴妃眉梢一挑,眼中全是冷意,「你以為皇上來了就能赦免你表妹的罪責?」

    「那本宮告訴你!」她上前一步,對上柳凈的視線一字一句道:「本宮就是要將她五馬分屍!」

    屋內沒有人說話,有看熱鬧的,也有避嫌,似乎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那可是絕育散,沒有孩子,這不是斷人後路嘛,更何況這人還是文貴妃!

    「表姐……」柳媛癱坐在地上淚水如絕緹般落下,她似乎很絕望,此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會一個勁的抽泣。

    「好了,此事本宮會與皇上在仔細調查,貴妃,你如今還是好生歇息吧。」皇后這個時候又出來攪稀泥。

    文貴妃冷哼一聲,眼角瞥了她眼,「被下毒又不是皇後娘娘,您當然可以站著說話不腰疼。」

    嘶……

    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她竟然敢這樣跟皇后說話。

    後者臉色一變,但為了體現自己的大度,還是正聲道:「你如今養傷就好,其餘之事本宮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皇上駕到!」

    直到這時屋外傳來一陣太監尖細的嗓音,眾人這才齊齊福身,「臣妾給皇上請安,皇上吉祥。」

    看著這滿屋子的鶯鶯燕燕,蕭靳臉色陰沉,只是上前扶起文貴妃,然後將她攬到軟榻上坐下。

    微冷的視線掃過眾人一圈,最後卻是落在角落裡的太醫身上。

    見此,太醫也很麻利的跪著上前回道:「回皇上,貴妃娘娘中藥以有幾日,怕是已經損害了身體,日後微臣會開藥給貴妃娘娘調養,不過日後多少對生育還是會有些影響。」

    話落,文貴妃忽然閉上眼,眼角滑下兩行淚珠,乖順的靠在蕭靳懷裡,那張絕色的面容上滿是哀傷,「臣妾等了這麼多年,縱然知道機會渺茫,可是如今……老天竟是連最後一抹希望也要從臣妾這奪走。」

    看著她那楚楚可憐的模樣,淑妃差點沒冷笑出聲,似乎覺得她就愛裝模作樣,這麼多年都生不出,以後必定也生不出了,如今逮著機會就會裝可憐。

    掃視一圈,蕭靳只是把目光投在皇後身上,聲音冷然,「下藥之人可有調查?」

    聞言,皇后立馬上前回道:「人已經被貴妃妹妹押住了。」

    說完,卻是看向身旁的暮雲,「去把人帶來。」

    一時間,整個殿內都陷入一片寂靜,皇上在這自然沒人放肆,不過眾人也都知道,今日哪怕這姝嬪能擺脫關係,可這柳美人怕是難逃一劫。

    「不過才來行宮數日,你們便鬧了一日又一日,皇后,你若管教不好後宮那便讓其他人管!」蕭靳面上一片冷然,壓迫性的視線落在眾人身上卻是無一人敢抬頭。

    皇後手心一緊,面上卻是一片惶恐,「是臣妾的錯,臣妾不知就連宮中竟有如此歹毒之人。」

    柳凈心中冷笑一聲,牆倒眾人推,皇后這話就是含沙射影柳媛了,柳媛不過是個靶子,所有人的目標都是她而已!

    好啊,她面子可真大,搞的這一個個都想把拉下馬!

    「娘娘,人帶來了。」這時慕雲也來到皇後身邊,後面立馬就有兩個被打的半身血淋淋的宮女被侍衛拖了進來,直接狠狠丟在地上。

    看到其中一個宮女,柳媛驚呼一聲,慢慢伸出手想去摸她,可不知想到什麼,還是忍住淚水把手收回。

    「皇……皇上明……明鑒……奴婢……真的什麼也……也不知道……主子……」其中一個宮女趴在地上伸出滿是鮮血的手,目光希冀的看向那邊柳媛。

    「現在說不知道,那剛剛招的又去哪了?」只見上次那個綠兒氣勢洶洶踢了她一腳。

    柳凈握緊拳頭,深呼吸一口沒有說話。

    「不,嬪妾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啊,小禾肯定也不會做出這種事的,求皇上明察!」柳媛再也忍不住在那一個勁的磕頭,撞的地上咚咚響。

    這時一直不說話的雪嬪忽然掩嘴看向蕭靳,「皇上,嬪妾身子不適,就先行告退了。」

    擺擺手,蕭靳沒有多說什麼。

    看著她匆匆離去的聲音,皇后若有所思的微微皺眉。

    「快老實交待,不然有你好受的!」淑妃也在這時厲聲一喝。

    嚇得其中一個宮女立馬磕頭起來,「是柳美人,是柳美人讓小禾給的葯,那時奴婢父親重病正好缺錢,見小禾是老鄉便抱怨了幾句,然後小禾便給奴婢一些錢財,只不過要讓奴婢把那葯下在娘娘的湯中,柳美人說那不過是一些讓人快速衰老的葯,奴婢也不知道那竟是絕育葯啊!」

    「呦,終於招啦,柳美人這下你還有何話可說?!」淑妃陰陽怪氣的看向柳媛後面的柳凈,面上全是嘲諷。

    「不,不可能!嬪妾絕對沒有做過這種事!」柳媛瞪大眼,一臉的不敢置信。

    「你呢?」皇后目光凌厲的看向小禾。

    後者哆嗦了下身子,趴在地上慢慢握緊拳頭,半響才哽咽道:「這……是主子的意思。」

    話落,所有人都是一臉厭惡看向柳美人,沒想到她還真做出此等歹毒之事!

    「不可能!小禾你怎麼能胡說八道,你說實話啊!」柳媛幾近癲狂的想去抓她,卻被兩個侍衛拉住雙臂,死活也掙脫不開。

    「哎呦,這柳美人與貴妃娘娘無冤無仇的,為何要做出這種腌臢之事啊?」淑妃捏著絲帕捂住嘴,看柳美人的眼神全是嫌惡。

    說完,其他人也低低議論了起來,一直沒有說話的小禾卻又再次出聲道:「是姝嬪娘娘,葯是她給主子的,那日奴婢只在門外聽見一句『貴妃……孩子什麼的』,卻也不知這竟是絕育散。」

    果然,柳凈反倒鬆了口氣。

    「天吶,那日貴妃娘娘不過是打了你兩板子,沒想到姝妹妹竟如此歹毒!」淑妃一臉的訝異,好像顯得很震驚。

    一旁的德妃也附和道:「本宮之前還覺得姝嬪熱情大方,卻不想如此瑕疵必報,當真是人心險惡。」

    眾人又開始討伐起她來,這個時候似乎誰都想上前踩一腳,只有尤妃欲言又止的站在那沒有說話。

    「說夠了?」蕭靳忽然低沉出聲。

    霎那間,整個嘈雜的內殿瞬間一靜,所有人竟是連個呼吸聲也不敢放重。

    掃了地上那兩個宮女一眼,蕭靳一臉陰沉,「污衊主子,其心可誅,都拖下去處死!柳美人打入冷宮!」

    話落,眾人心中都是一驚,證據如此確鑿了皇上還不肯罰姝嬪,看來這姝嬪當真是受寵啊!

    「皇上!」文貴妃含著淚珠,一臉倔強的看著他。

    蕭靳眼中閃過一絲不耐,但面上卻又安慰性的拍拍她手,「此事朕會讓人調查,你安心休息即可,孩子還會有的。」

    聞言,文貴妃卻是退後幾步,不敢置信的看著他,「如今證據確鑿,皇上為何還要包庇她?」

    「娘娘,不能因為一個宮人的污衊便說是嬪妾做的。」柳凈忽然上前,一把拉住文貴妃纖細的胳膊,正聲道:「嬪妾絕對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

    見她突然握住自己胳膊,文貴妃有些嫌棄的想甩開,可柳凈握的極緊,竟讓她半天都沒掙脫,「你放開!」

    「娘娘,此事還得繼續調查,您難道連皇上都不相信了嗎!」柳凈依舊緊緊抓住她胳膊。

    那個綠兒卻在這時一下將她推開,「姝嬪還是離我家娘娘遠點好。」

    柳凈退後幾步沒有再說什麼,倒是其他人只覺得這姝嬪說話怎麼怪怪的,牛頭不對馬嘴,莫不是急瘋了?

    「皇上……」文貴妃依舊絲毫不肯退讓的看向蕭靳。

    柳凈沒有說話,反正她知道自己死不了。

    驟然起身,蕭靳冰冷的視線在眾人身上掃量一圈,最終落在柳凈身上,「結果未出來之時,姝嬪禁足煙雲閣。」

    話落,人卻是大步走出內殿,柳媛也是一臉絕望的被人拖了下去。

    一場鬧劇好似就此落下帷幕,柳凈掃了眾人一圈,最後慢慢來到德妃跟前,輕聲一笑,「德妃姐姐這關係撇的可真夠及時,妹妹受教了。」

    說完,不顧德妃那微變的臉色,便帶著綠胭回去禁足了。

    看著她離去,淑妃似乎有些不甘,可在看到的德妃時,突然一笑,「嘖嘖,德妃姐姐這關係撇的的確夠快,不過姐姐怕是沒有想到,這姝嬪只是被禁足吧?」

    「哎呀,這有的人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這姝嬪可是小氣的很,這以後要是被放出來,指不定怎麼記仇呢。」她搖著團扇,扭著腰肢便慢慢走出屋子。

    其他人也在跟皇后請安后,慢慢離開這裡,只有文貴妃一人坐在軟榻上閉著眼不說話。

    皇后眼中閃過一絲諷刺,還是輕聲勸慰道:「貴妃妹妹莫急,這孩子遲早都會有的,想必皇上也會還你一個公道。」

    說完,也帶著人浩浩蕩蕩離去,直到屋內只剩下貴妃和綠兒兩人時,她才微微睜眼,眸中鋒芒畢露,「好一個姝嬪!」

    ……

    回到來鳳閣,皇后一進內殿便頗為疲憊的卸下頭上朱釵,後面的慕雲也摒退眾人,親自給她卸妝。

    「沒想到這姝嬪在皇上心中竟如此重要,竟連貴妃娘娘也奈她不何。」她語氣里充滿了忌憚。

    皇后冷笑一聲,「今日本宮算是看明白了,這姝嬪平日里不過是裝給大家看而已,所有人都被人家當成傻子玩弄,這個女人,本宮差點都要看走了眼。」

    「的確,任誰也想不到這姝嬪娘娘竟在扮豬吃老虎,也就德妃娘娘蠢了點。」說完,不知想到什麼,又湊過腦袋輕聲道:「娘娘,您以為這貴妃真的吃了那絕育散?」

    看著鏡中的自己,皇后狹長的鳳眸微微一挑,「本宮還不了解那個賤人,她若真吃了,此時哪會如此輕易罷休?怕是撕都要把姝嬪給撕了。」

    聞言,慕雲也是微微點頭,「也是,畢竟貴妃娘娘比任何人還期待要個孩子。」

    話落,彷彿意識到什麼,慕雲立馬臉色一變,嚇得跪倒在地,「娘娘恕罪!」

    慢慢卸下手中華麗修長的護甲,皇后看也不看她,「你沒有說錯,不管有沒有孩子,本宮也都看淡了……」

    ……

    回到煙雲閣,立馬就有兩個侍衛守在門口,看樣子她是真的再也出不去了。

    合上門,綠胭紅著眼一臉焦急的跟著她身後,「也不知是誰這麼歹毒,竟要對主子下這樣的狠手,好在皇上維護主子,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謀害宮妃,往嚴重了講的確是死罪,柳凈只是幽禁已經算很輕了,不過若是一直出不去,這跟在冷宮也沒有任何區別。

    柳凈來到軟榻上坐下,然後揉著額心道:「放心吧,皇上會讓我出去的。」

    系統:「你哪來的自信?」

    「那主子,奴婢先去給你泡杯茶壓壓驚?」綠胭似乎也慢慢冷靜了下來。

    柳凈擺擺手,等看著綠胭出去以後,才疲憊的躺在了軟榻上,鬆開拳頭,手中赫然是那張讀心卡。

    「系統,你猜我剛剛在文貴妃那聽到了什麼?」

    沒錯,先前她故意拉著文貴妃的手,就是為了聽她的心聲,不然她也不會拉著文貴妃說那些話。

    系統:「怎麼,難道貴妃還知道是誰下毒害她?」

    嘴角一勾,柳凈在桌上拿過火折,將卡慢慢點燃,「你猜對了,她還真知道是誰!」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