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0.晉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20.晉陞字體大小: A+
     

    淑妃一噎,到底還是沒有說什麼。

    文貴妃偏頭掃了柳凈一眼,聲音微冷,「拖下去處死!」

    眼看紫葵就要被人拖走,柳凈卻一把拽住她手,那兩個動手的小太監面面相覷看向文貴妃。

    「皇後娘娘駕到!」

    話落,眾人又讓開一條路,皇后和德妃頓時被人簇擁而來,看到這劍拔弩張的一幕,臉色都有些不好。

    「怎麼回事?大老遠本宮就聽到這邊在吵鬧,終日就只會鬧事,待會都給本宮回去抄十遍宮規!」

    皇后氣場很大,一下就震懾住了全場,德妃掃視一圈,最後卻定格在文貴妃身上,「淑妃妹妹和姝妹妹不懂事,貴妃姐姐又何必與她們一般見識?」

    聞言,文貴妃卻絲毫不給德妃面子,眉梢一挑,聲音冷淡,「把本宮的人打成這樣,一句不懂事就能作算?那德妃妹妹身邊的沉兒也讓本宮打幾板子,這事便也就作罷了。」

    霎那間,德妃不由臉色一變,身邊那個叫沉兒的大宮女也是低下頭,似乎真怕貴妃拿她開刀。

    「貴妃,都是自家姐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然驚動皇上怕是不好。」皇后也做起了和事佬。

    可是文貴妃卻絲毫不為所動,「將心比心,若臣妾打了皇後娘娘身邊的慕雲,您又能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

    都知道文貴妃是塊難啃的骨頭,為人又極其護短,眾人皆知今日這事怕是沒那麼容易了解。

    就在氣氛僵持之際,柳凈卻突然站了出來,「奴才不懂事嬪妾也有錯,要罰的話,就罰嬪妾吧。」

    話落,眾人皆是一驚,德妃也皺起眉頭不悅道:「姝婕妤,一個奴才而已,沒了這個還有下個,這種不懂事的何必維護。」

    她這意思是要舍小保大了,畢竟文貴妃態度這麼強硬,到時候驚動了皇上必定也是站在她那一邊的。

    「就是,一個奴才而已,姝妹妹何必放在心上。」雪嬪此時也站出來拉住她手,像是在勸她不要衝動。

    「主子,奴婢……」

    柳凈拉住紫葵的胳膊,目光灼灼的看了她眼,然後扭頭看向文貴妃,「沒有管教好奴才,嬪妾也有錯,娘娘要罰就罰嬪妾吧。」

    話落,一旁的淑妃就跟看怪物一樣看著她,似乎從未見過這麼蠢的人,竟然為了一個奴才肯受罰?

    四目相對,文貴妃定定的看了她眼,半響才清聲道:「好,綠兒,你被打了多少巴掌?」

    說完,那個臉頰腫腫的宮女飛快回道:「回娘娘,三十掌。」

    「那便是十五個板子,姝婕妤可要想清楚了,不是本宮要罰你,是你自己要替宮女受罰,別到時又哭哭啼啼去找皇上告狀說本宮欺負了你。」文貴妃幽幽的瞥了她眼,好像一切都不關她的事。

    柳凈上前一步,低下頭,「嬪妾不敢。」

    眼看事情到了這步,德妃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這是柳凈自己的選擇。

    見此,文貴妃便擺擺手讓人行刑,柳凈一步一步來到長凳前,然後慢慢趴下。

    「系統,人呢!」

    系統:「別著急,來了來了!」

    她咬著牙,而這時臀部突然一疼,她一個沒忍住就低呼了出聲。

    看到這一幕,一些妃嬪都忍不住捂住眼,倒是文貴妃頗有趣味的看著這一幕,淑妃狹長的丹鳳眼裡全是諷刺,似乎在嘲笑柳凈的愚蠢。

    這時那塊板子又高高揚起……

    「皇上駕到!」

    隨著太監聲落,所有人都屈身朝來人行禮,只有文貴妃臉色有些複雜。

    「啊!」

    柳凈又低呼一聲,沒想到皇上來了,這小太監還敢動手!

    「狗奴才!」蕭靳上前一腳將那行刑的太監踹開,聲音微怒,「拖下去斬了!」

    「是!」李長福連忙揮手讓後面的侍衛抓人。

    那個太監也拚命的掙扎著,「皇上饒命,皇上饒命啊!」

    蹲下身,蕭靳扶住柳凈的胳膊,想扶她起來,卻發現面前的女子早已淚流滿面的咬住下唇,下唇早已被咬的發白,可見剛剛是有多疼。

    「傳太醫!」蕭靳一把將柳凈打橫抱起,然後目光冷溫怒的掃過眾人一眼,「皇后,這就是你管理的後宮?」

    話落,皇后也是臉色一變,然後眼錚錚看著蕭靳把人抱走。

    眾人心思頓時變得複雜了起來,雖然心裡很不舒服,但淑妃面上還是一副嘲諷的看向文貴妃,「哎呦,有句話說的可真對,花無百日紅,風水輪流轉,有些人啊自以為很厲害,實際啊其實什麼也不是!」

    說完,又捂著嘴笑著跟了上去,畢竟此事還沒有了結。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好像所有人都低估了那姝婕妤的受寵程度。

    皇后垂下眼眸,淡淡出聲,「貴妃,你也與本宮來,既然皇上來了,此事便交給皇上處理。」

    話落,人就帶著一眾妃嬪前往柳凈住的地方,只有文貴妃站在那一臉冷淡,好似一點也不在意,只是手心錦帕微微一緊。

    「娘娘……」

    抬手一攔,她臉色不變,「我們走。」

    這邊柳凈被抱回房間里后,本來就很疼,於是便越發可憐的哭泣起來,趴在床上緊緊抓著被褥,悶悶的哭泣聲從被褥里傳出倒是怪可憐的。

    蕭靳坐在床邊拽了拽她的被子,見她抓的極緊,只好又看向一旁的紫葵,「到底發生了何事?」

    見他面色微冷,紫葵立馬撲通跪倒在地,「回皇上,是主子讓奴婢去冰窖拿冰,可是奴婢去了后,那管事的卻只給奴婢一些碎冰,還說以主子的位份只配有這點冰,接著貴妃娘娘的人就來了,那管事的立馬給了三筐大的,這也就算了,貴妃娘娘的人還諷刺主子得了便宜還賣乖,有就算不錯了,還在這裡挑三揀四,是奴婢一時氣不過便與貴妃娘娘的人爭執了幾句,淑妃娘娘的人也覺得自己的冰太少,所以便與貴妃娘娘的人爭執了起來,淑妃娘娘來了后,便讓人罰了那個宮女和管事,誰知貴妃娘娘來后便要把奴婢和淑妃娘娘的人全都拖下去處死,主子不忍奴婢被處死,這才替奴婢受罰的,這一切都是奴婢的錯,根本不關主子的事啊!」

    說完,又立馬在地上磕起頭來,綠胭等人也跪在地上請罪。

    聽完她的話,床上人的抽泣聲也越來越大,蕭靳轉過頭,又扯了扯被子,「這麼熱的天,也不怕捂出痱子?」

    裡面的人依舊沒有什麼動靜,只不過被褥鬆了一些,蕭靳立馬將被子拉開,然後握住她胳膊輕聲道:「讓朕看看……」

    「不要!」柳凈又準備縮進被子里。

    蕭靳卻眼疾手快的將被子掀到一邊,然後就去拉她下身的衣服,柳凈掙扎著卻又疼的嘶啞咧嘴。

    「系統,你特么說人一分鐘就到,可都兩分鐘了,你知不知道就你這一分鐘的誤報,就害我挨了這兩板子!」

    系統:「……誰叫你出頭,你就不會等人過來?」

    柳凈:「你傻啊,我知道蕭靳會過來,可紫葵不知道,我不這樣做怎麼收買人心,你知道一個忠心的宮女有多重要嗎?」

    系統:「……那我下次不告訴你人要過來了!」

    「皇上,太醫來了!」

    李長福這時也匆忙的領著一個女醫走了進來,看到裡面這幕,女醫立馬行了個禮,然後就跪在床上給柳凈把脈。

    事後又讓其他人出去,掀開衣服看了下她的傷處。

    「如何?」蕭靳看著那通紅的肌膚就覺得不悅,他自己都沒用這麼大力。

    話落,女醫立馬又跪著恭敬回道:「回皇上,姝婕妤這是內傷,雖然面上看上去只是紅了點,可實際內里的傷才嚴重,好在沒有打太久,所以只需微臣開幾副葯內服即可。」

    宮裡行刑的法子有很多,有的看起來表面無事,實際內里傷筋動骨,有的看起來血肉模糊,實則只是些外傷,這些整人的法子蕭靳自然也知道,但若沒有人示意,誰敢這樣對一個宮妃下狠手?

    見他臉色趨向陰沉,太醫也跪在地上不敢出聲。

    直到這時外面傳來皇后等人的說話聲,蕭靳這才用被子把柳凈蓋好,然後讓人進來。

    一進屋,看到裡面這詭異的氣氛,皇后眸光一閃,立馬彎腰行禮,「是臣妾不是,沒能勸下貴妃妹妹責罰姝婕妤,皇上要怪罪就怪罪臣妾吧!」

    她這話倒是把事情都推給了文貴妃,後面的淑妃也是凄慘的抹著眼角,「皇上,您看姝妹妹都被打成什麼樣了,若是您不來,貴妃姐姐還要打臣妾呢!」

    「是嗎?」

    這時文貴妃也不急不緩的走了進來,她面上並無驚慌,給蕭靳行了一禮后,便淡淡的看向淑妃,「你不分青紅皂白把本宮的人打成這樣,淑妃妹妹還有理了?」

    「你……」

    「夠了!」蕭靳怒喝一聲,目光冷冷的掃過幾人一眼,「此事朕會讓李長福調查。」

    「皇上……那臣妾的人……」文貴妃嬌眉輕蹙,立馬把綠兒拉上前,那紅腫的小臉看上去格外滲人。

    蕭靳定定的看了文貴妃一眼,然後又把目光移到綠兒身上,聲音微冷,「背後嚼主子舌根,理應如此。」

    文貴妃臉色微變,倒是淑妃頗為得意的挑起了眉梢。

    「淑妃管教宮人不嚴,這幾日便在屋裡靜思己過!」

    話落,淑妃也是手心一緊,忍不住惡狠狠的瞪了眼文貴妃,只有皇后垂拉著眼眸沒有說話。

    「李長福。」

    「奴才在!」李長福立馬上前幾步。

    「姝婕妤恪守宮規,蕙質蘭心,善解人意,特晉為嬪!」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