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9.出事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9.出事了字體大小: A+
     

    莫名被拖下去的柳凈也沒有出聲,其實這天氣的確很熱,淑妃脾氣暴躁點也很正常。

    「姝婕妤那裡是皇上的吩咐,如果淑妃娘娘有不滿,可以去找皇上,待會就要出發了,還請淑妃娘娘先上馬車,到時讓皇上看到這一幕怕是不好。」慕雲不卑不亢的說道。

    話落,淑妃不禁眸光一厲,冷冷的瞪了慕雲一眼,「狗仗人勢的東西!」

    說完,便扶著宮女上了馬車,周圍的人也都不敢出聲,畢竟慕雲可是皇后從府裡帶來的丫鬟,地位自然不用多說,就是沒想到淑妃今日脾氣會這麼大。

    見沒有熱鬧可以看了,柳凈才這回身往自己馬車那邊走,等上了馬車她嘴角的笑意就再也忍不住了。

    「誒,這成平侯也是立了不少戰功吧?」她靠在榻上悠悠的磕著瓜子。

    紫葵聞言也是笑了一聲,「成平侯就只有淑妃娘娘一個女兒,聽說在府中也是千嬌百寵著,其實淑妃娘娘如今性子已經收斂許多了,剛進宮時可沒少與貴妃娘娘杠上,不過皇上每次都幫著貴妃娘娘,所以淑妃娘娘漸漸也收斂了一些。」

    聞言,柳凈卻是一愣,微微抬頭,「你們覺著……貴妃娘娘是個什麼樣的人?」

    話落,車廂內都靜瑟了下來,幾人面面相覷不知從何說起,還是青梔大著膽子道:「回主子,奴婢以前伺候黎太妃時曾經聽聞過,眾人皆傳貴妃娘娘與皇上是青梅竹馬的感情,可實際皇上幼時一直在學功課,先皇對皇上也寄予了很大希望,再加上太後娘娘的嚴加看管,根本沒有時間玩樂,那貴妃娘娘也就隨著徐侯夫人偶爾進宮一兩回,就算有見面不過也是點頭之交,再深的感情又能深到哪裡去?」

    等青梔說完,柳凈卻陷入了沉思,她也覺得此事怪怪的,上次文貴妃說身體不適時,蕭靳是猶豫了一下才走的,可見他還在衡量其中利弊,如果真的喜歡,應該下意識就想去看看,而不是還在猶豫。

    倒是紫葵卻跟著道:「可是皇上對貴妃娘娘的寵愛眾人都看在眼裡,每次太後娘娘找茬,都是皇上護著貴妃娘娘,哪怕皇後娘娘可都沒有這個待遇。」

    「說的也是。」青梔點點頭,一時間也很不解。

    而這時馬車也開始緩緩前行,可見蕭靳已經來了,柳凈靠在那靜靜的吃著葡萄,一邊看著手裡的書。

    從京城到蘇州的避暑山莊得行整整八日,許是女眷事多,等到避暑山莊時已經是第九日了。

    一路顛簸,在驛館也沒睡好,柳凈迫不及待就跟著山莊里的李管事到了她住的地方。

    只見院子里跪著大片丫鬟奴才,看到她進來立馬高聲喊道:「奴婢給姝婕妤請安!」

    柳凈擺擺手讓紫葵下去訓話,自己則進了內殿,好在這個地方還算通風,後面還有一片竹林,晚上應該會很涼快。

    「這個地方幽靜,就是離皇上住的地方遠了些,如果婕妤主子不滿意,那奴才這就去回稟皇后另外給您換一間。」管事的點頭哈腰的說道。

    柳凈環視一周,最後還是搖搖頭,「不用了,就這吧。」

    「得嘞,那婕妤主子沒有其他吩咐,奴才就先行告退了。」李管事說著便慢慢退了出去。

    門口的綠胭也順勢塞了個荷包過去,捏了下裡面的厚度,李管事麻溜笑開花走了。

    等讓人把箱子搬進來后,柳凈就迫不及待讓紫葵去冰窖拿冰,這天熱的可真讓人受不了。

    「主子,用不用奴婢去給廚房端碗冰鎮綠豆湯來?」綠胭看她滿頭大汗的樣子連忙遞上茶杯。

    柳凈搖搖頭,喝了口涼水后,才舒口氣,「不用了,我先睡會,下面的事你跟青梔去打點吧。」

    點點頭,綠胭立馬打開周圍的窗戶,然後慢慢退了出去。

    一出門就看到青梔在那裡讓人把花全都搬走,她慢慢用手扇著風不解的過去問道:「這花挺好看的,怎麼讓人搬走了?」

    話落,青梔立馬對那個小太監道:「主子不喜歡花,記得全都搬走,一盆也不能留!」

    「是!」太監迅速過去搬花,動作非常麻利,似乎想表現什麼。

    見此,青梔這才拉著綠胭來到一旁,悄聲道:「我曾經聽宮裡的老嬤嬤說過,有些花放在一起讓人聞了會中毒,你看這院里那麼多種花,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被她這麼一說,綠胭也覺得有道理,按理說這院里擺兩種花便可以了,但這下子有五六種也太讓人奇怪了,誰知道裡面有沒有什麼貓膩。

    「綠胭姐姐不好了!」

    這時一個宮女匆匆忙忙的跑了進來,一臉的驚慌。

    「何事如此驚慌,主子還在裡面休息呢!」綠胭沉下臉有些不高興。

    宮女縮了縮脖子似乎有些怕她,但還是氣喘吁吁指著門口道:「紫……紫葵姐姐在冰窖那邊……跟……跟貴妃娘娘的人吵起來了!」

    「什麼?!」綠胭臉色一變,「你說清楚一點。」

    喘了口氣,宮女這才滿頭大汗的接著道:「紫葵姐姐去拿冰,就看到淑妃娘娘身邊的宮女在跟冰窖的管事爭執,紫葵姐姐不想管,可誰知那冰窖的管事只給了一些碎冰,說是今日地下鑿的大塊冰已經用完了,只剩下一些碎冰,讓紫葵姐姐明日早點來!

    雖然淑妃娘娘那裡也有一筐冰,但紫葵姐姐本想也就算了,哪知道後面貴妃娘娘的人一來,那個管事就給了整整三筐,這下淑妃娘娘的人便氣不過了,立馬與那管事的還有貴妃娘娘身邊的人爭執了起來,紫葵姐姐也氣不過,就與管事的爭執了幾句,哪知道那管事的說話極其難聽,還說主子位份不夠,只配有這點冰!那個貴妃娘娘身邊的人也對紫葵姐姐冷嘲熱諷,這一下紫葵姐姐就氣了,便與他們爭執了起來,如今怕是驚動了皇後娘娘……」

    聽完她的話,綠胭就忍不住深吸一口氣,無奈的看了眼青梔,然後立馬就闖進了內殿。

    柳凈剛剛睡著,就被人給叫了起來,知道綠胭不會輕易打擾她休息了,便揉著額心從床上坐了起來,「何事?」

    綠胭也是一臉急切,等有條不紊的將事情經過說完以後,又怯生生的看了眼她的臉色,「主子,雖然此事紫葵姐姐太過魯莽,可也是氣不過別人這樣說您而已,您就救救她吧?」

    不然驚動的皇后,到時誰也少不了一頓板子。

    柳凈深呼吸一口,驟然起身,「我都還沒失寵呢,一個個就要全踩我頭上,走吧,一起去看看我們的貴妃娘娘!」

    看著她周身那勃發的怒氣,綠胭咽了下喉嚨,立馬上前替她穿衣。

    許是離得遠,等柳凈到冰窖那邊時,門口已經圍了許多看熱鬧的妃嬪,不過皇后卻沒有來,只有淑妃冷冷的站在那,看著幾個太監輪流打一個管事的板子,還有一個綠衣宮女也被人狠狠扇著巴掌,看上去倒極為符合淑妃的行事風格。

    「呦,這不是姝妹妹嘛,本宮差點以為你都要不管自家宮女了?」淑妃看到她,又陰陽怪氣的諷刺著。

    姝婕妤撥開人群走進去,就看到紫葵站在一旁默不作聲,也不敢看她,似乎也知道給她惹了麻煩。

    柳凈過去拍拍她肩,「沒事,你做的很對。」

    話落,紫葵頓時抬起頭,頗為感動的看著她。

    「姝妹妹,本宮可是聽說了,那管事的如此對你不敬,你說要不要讓皇上把他的腦袋給砍了?」

    聽到淑妃的話,柳凈也在心裡冷笑一聲,她何嘗不知淑妃這是想把自己拖下水,畢竟對方可是文貴妃,出了事還想和她一起扛?

    「娘娘饒命!娘娘饒命!奴才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啊!」被打板子的管事伸出手,跟殺豬似的在那裡尖叫。

    這時一直看熱鬧的雪嬪也上前看了眼那個被扇巴掌的綠衣宮女,然後對淑妃微微福身,「娘娘,好歹是貴妃娘娘的人,不如還是等皇後娘娘來后再處理吧?」

    話落,一向只會做和事佬的尤妃也跟著道:「是啊,都是自家姐妹,鬧到皇後娘娘那就不好看了。」

    其他一些看熱鬧的妃嬪也跟著附和起來,淑妃微微揚起下巴,猶豫片刻,最後才擺擺手。

    那個綠衣宮女才被人狠狠扔在地上,不過臉卻是紅腫了起來,但哀怨的目光卻是冷冷掃過淑妃。

    被她這個眼神給怒到了,淑妃立馬上前一腳踩在她身上,「不過是一條狗而已,也敢對著本宮亂叫,莫說你家主子不在,就是她在這本宮今日也要辦了你!」

    眾人沒想到淑妃脾氣還是這麼暴躁,可見待會文貴妃過來后又是一場鬧劇了。

    「淑妃姐姐說的對,奴才就是奴才,竟敢對主子不敬,若是不教訓教訓還不反了天了!」柳凈也在那不急不緩道。

    話落,眾人又忍不住多看了她眼,不敢想像待會文貴妃過來后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場景。

    「姝妹妹這話本宮倒是很贊同,莫讓有些人以為自家有個好主子便能無法無天,那這後宮還有何規矩可言!」淑妃腳下一用力,那個綠衣宮女又哀叫了一聲。

    「貴妃娘娘到!」

    隨著一聲太監的通報聲響起,周圍的人群立馬讓開一條路,只見一名身著綠色宮裝氣質清冷的女子被人簇擁著走了過來,雖然神色淡淡,但周圍人看到她都紛紛福身行禮,柳凈也不例外,只有淑妃巋然不動。

    上前來到淑妃身邊,文貴妃眼角一瞥,聲音淡淡,「奴才犯了錯,直接處死即可,淑妃妹妹覺得如何?」

    話落,眾人都是一愣,沒想到她是這個反應。

    淑妃狹長的丹鳳眼微微一挑,「既然貴妃姐姐都這樣說了,那便處死吧。」

    說完,文貴妃卻是嘴角微勾,眸光微冷的看著她,「無規矩不成方圓,奴才對主子不敬自然該處理,可淑妃妹妹剛剛看到本宮似乎並沒有行禮,這樣說,淑妃妹妹是不是也該受到處罰?」

    霎那間,周圍氣氛瞬間一變,淑妃退後一步,對上文貴妃微冷的視線,半響都沒有說話,還是她身邊拉了拉她衣袖,淑妃才輕哼一聲,「妹妹先前不過是忘了而已,既然這奴才是姐姐的人,那今日這事便作罷吧,只不過她還得罪了姝妹妹,至於姝妹妹那裡如何就不知道了。」

    聽到她的話,文貴妃並沒有看柳凈,而是輕笑一聲,聲音忽然變得凌厲起來,「人都被打成這樣也叫算了?那淑妃妹妹也讓本宮打成這樣,那今日這事便就作罷,你認為如何!」

    眾人咽了下喉嚨,沒人敢出來插手,淑妃也是握緊拳頭死死的瞪著她。

    「娘娘……奴婢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過來拿冰,是姝婕妤的宮女和淑妃娘娘的宮女拉著奴婢不放,還說什麼不公平,要搶奴婢的冰……奴婢真的冤枉啊!」地上的那個綠衣宮女也凄凄慘慘的站了起來。

    柳凈聞言不禁看向後面的紫葵,後者立馬搖頭,表示事情根本就不是這樣。

    「是啊貴妃娘娘,每個人的份例本來就是這樣,今日冰窖鑿的冰本來就不多了,輪到淑妃娘娘和姝婕妤時本來就只有這些了,可她們卻要搶您的份例啊!」那個管事彷彿看到了救星,連忙在那裡大喊大叫。

    柳凈上前幾步,抬腳一下把他從長凳上踹下去,冷聲道:「說的真好聽,你身為管事怕是沒少拿不屬於自己的冰回家吧?也敢在這胡說八道,你底氣這麼足,就把記錄簿拿出來看看呀!」

    管事撲通一下跌倒在地,捂著疼痛難忍的屁股敢怒不敢言,氣焰瞬間低迷了下來。

    話落,那邊的文貴妃卻是眼眸一眯,「他有沒有扣油水自然有人調查,姝婕妤聲音這麼大,是覺得他給本宮的冰給多了?」

    「嬪妾自然沒有這個意思,只不過是看不慣這種陽奉陰違的奴才而已,娘娘的東西,那自然就是娘娘的。」柳凈低下頭看上去很恭敬的回道。

    說完,文貴妃忍不住多看了她眼,然後一步一步來到她跟前,華麗修長的護甲慢慢勾起她的下巴,「可惜了,不管是不是本宮的,只要本宮喜歡,那就是本宮的。」

    四目相對,柳凈微微抿唇,徒然一笑,「娘娘說的對,皇上那麼喜歡您,您想要的皇上必然什麼都給您,不過有些東西卻強求不來,就比如這花季,有些花哪怕再艷冠群芳,可這凋零了就凋零了,再怎麼強求,這四季輪迴也是強求不來,季節一過,還會有新的花種開放。」

    霎那間,其他人只覺得這姝婕妤肯定是瘋了!

    倒是淑妃輕笑一聲,悠悠道:「姝妹妹說的對,花無百日紅,貴妃姐姐身體不適就多休息,何必為了一個不懂事的奴才大動干戈,這奴才就是奴才,這個不懂事,不是還有下個嘛!」

    柳凈垂下眼眸沒有說話,不知道該怎麼說淑妃。

    看著兩人一唱一和,文貴妃退後兩步,突然嘴角一勾,「奴才不懂事是該處置,一個巴掌拍不響,既然如此,那就把剛剛鬧事的都拖下去處死!」

    話落,文貴妃後面的幾個小太監立馬去拉紫葵還有淑妃的宮女,柳凈臉色微變,而淑妃那邊也很不滿,似乎覺得這樣會掉她面子。

    「這……」

    「淑妃妹妹!」文貴妃眸光一厲,抬手按在淑妃肩上,「你說的,一個奴才而已,這個不懂事還有下一個,不然你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了本宮的人,難道要你來還?」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