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8.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8.風波字體大小: A+
     

    蕭靳眉梢一動,略微嚴肅,「誰若笑你,朕就把他拉下去砍了。」

    「可那嘴上不笑,心裡必定都在嘲笑嬪妾,那以後嬪妾多沒面子啊。」柳凈拽住他手,死活都不鬆開。

    低下頭,蕭靳忽然把手上那個玉扳指取下給她,「這可是藍田玉,要不要?」

    柳凈一頓,然後一臉彆扭的接過那個玉扳指,很是不開心的瞪了他眼,隨即便轉過頭拿起邊上籃子里的花瓣撒進水中。

    鮮紅的花瓣漂浮在水面,挨著她白皙的肌膚,蕭靳眸光一暗,但還是起身去穿衣服。

    等他一走,柳凈便沉入水中,暢快的遊了起來,其實她一點也不想兩個人一起洗!

    系統:「宿主,一個小小的玉扳指就把你給收買了?」

    系統的語氣顯得很不可思議,柳凈浮在水面上,舉起手裡的玉扳指輕聲一笑,「你懂什麼,這個扳指一看就是戴了許久,我以後還有大用處呢。」

    系統:「你該不會是想誣陷別人偷你東西吧?」

    柳凈:「……」

    「你想法能不能先進一點?我誣陷誰啊?而且誣陷人那是最低級的作法,我們要干就要干大的!」柳凈一把沉入水底,然後游到池邊將濕發撩到腦後,「這男人啊,別看他現在那麼好說話,等一旦膩了,誰還會理你?」

    系統:「那你得來個捨身擋刀,這才叫記憶深刻。」

    柳凈嘆口氣,不知道該說什麼,「說那麼多有什麼用,你給我個不死藥丸啊,那我見一次擋一次!」

    系統:「……只要任務完成百分之七十,宿主將得到九轉還魂丹一枚!」

    柳凈:「……」還真有!

    不過等她任務都完成百分之七十了,誰特么還來擋刀啊!

    ……

    等柳凈回到流雲閣時,綠胭等人皆是一副低眉垂眼,做事小心翼翼的,似乎深怕她不高興。

    知道她們覺得自己被截胡心裡肯定不高興,柳凈本來不想說什麼,可一想到大概有許多人盯著她這裡的反應……

    一進殿,她就沉下臉坐在上首,拳頭緊握,周身散發著怒氣讓人不敢靠近。

    一個宮女顫顫巍巍的端著茶盞上前,柳凈臉色不好的接過茶盞,彷彿被燙著了,手一松,茶盞立馬跌落一地,遍地狼籍。

    「奴婢該死,還請主子恕罪!」宮女撲通跪在地上一臉驚慌。

    柳凈站起身,一臉刻薄的指著宮女罵道:「這麼燙,作死啊!」

    「主子饒命,奴婢真的不是有心的!」宮女一個勁的在地上磕頭。

    柳凈給一旁的綠胭使了個眼色,後者立馬上前揮揮手,「笨手笨腳,還不快下去!」

    話落,宮女頓時如獲大赦般跌跌撞撞的退出了大殿。

    柳凈眼角一瞥,隨手就把柜子上的一個花瓶給掃落在地,氣惱道:「沒用的東西!」

    裡面的動靜不小,外面做事的人都伸頭縮腦的掃了大殿里一眼,等綠胭出來后,又立馬低下頭做著自己的事。

    回到內殿,柳凈拿出絲帕擦了擦額前的汗,坐在梳妝鏡前,她一邊卸著鬢上朱釵,一邊對旁邊的紫葵道:「剛剛那個宮女,你平時多照看著點。」

    知道她的意思,紫葵立馬點點頭,「奴婢明白。」

    與此同時姝婕妤被皇上拋棄而大發雷霆的消息頓時傳遍了整個後宮,有看熱鬧的,自然有暗嘆這文貴妃得寵的。

    明華殿。

    「什麼?」淑妃好似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忍不住慢慢伸手撫摸著面前冰涼的琴弦,「本宮早該料到的,那個蠢貨不過是虛有其表而已。」

    殿內寂靜無聲,彷彿只剩下箏箏琴聲,宮女站在她身後也忍不住嘲諷道:「皇上不過是圖個新鮮,等時間一過,定然會將她厭棄。」

    不斷撫動著琴弦,淑妃語氣淡淡,「當年貴妃進宮時,本宮也是這樣想的,可如今……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她一步一步爬到本宮頭上!」

    「叮……」

    「娘娘您的手沒事吧?」宮女立馬上前查看。

    淑妃擺擺手,看著那根崩斷的琴弦眸光微閃,「所以,本宮不能再讓第二個人再爬到本宮頭上!」

    ……

    這一夜蕭靳自然是歇在了清華殿,等次日柳凈去長樂宮請安時,裡面那些人看她的眼神都透著股異樣,似乎是在嘲笑她的自不量力。

    剛一坐下,對面的淑妃就不陰不陽道:「這貴妃娘娘時常會身子不適,姝妹妹可要多體諒。」

    「那可不,在皇上心裡,那自然是貴妃娘娘重要些,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能比擬的。」一個喜歡拈酸吃醋的貴嬪頓時附和起來。

    其他一些人也跟看熱鬧似的在那裡低聲嘲笑議論,畢竟這宮裡從來都不缺隨時上來踩一腳的人。

    柳凈坐在那,故作隱忍的握緊拳頭,似乎很生氣一樣。

    剛要說話,一旁的雪嬪卻忽然道:「貴妃娘娘身子不適,皇上自然得去看看,以前……也是如此吧?」

    話落,殿內的議論聲頓時小了起來,畢竟以前皇上也不是沒有從其他宮裡被貴妃以「身子不適」為由拉走過。

    淑妃瞪了她眼,似乎沒想到她竟然會為柳凈說話,畢竟她們兩個可是對頭。

    柳凈也不明白這個雪嬪是什麼意思,也有可能是覺得自己傻,想以小恩小惠收買自己也不一定。

    「好了,大清早鬧什麼鬧,皇上去哪豈是你們可以嚼舌根的?」皇后氣勢威嚴的坐在那,凌厲的目光掃過眾人一圈。

    凡事接觸到她目光的人紛紛低下頭,只有淑妃不以為意的坐在那搖著團扇。

    「本宮已與皇上商議過,這次的出行的人選已經確定。」

    皇后話剛落,底下的人又議論了起來,一個個似乎很緊張,深怕沒有自己。

    掃視一圈,目光在柳凈身上停留片刻,皇后才道:「此次出行的有文貴妃、淑妃、德妃、尤妃、麗昭華、馮淑儀、沐貴嬪、雪嬪、姝婕妤、萬貴人、藍才人、柳美人等人。」

    說完,底下就炸開了鍋,有高興的也有失落的,柳凈心情是複雜的,她沒想到柳媛也會過去,明明她連寢都沒侍,不明白皇後到底是何居心。

    「行了,去的人都各自收拾好東西,三日後便出發!」皇后說完,便扶著宮女進了內殿。

    一時間,眾人都紛紛起身往外走,柳凈起身時還對著雪嬪正聲道:「剛剛多謝姐姐了。」

    話落,雪嬪也是起身走在前面,一邊回頭看了她眼,「此次同行指不定還需妹妹幫忙,到時妹妹別推脫就好。」

    「怎會,姐姐需要妹妹自然絕無二話。」柳凈也不急不緩的打著官腔,兩人齊齊往外走去。

    等回到流雲閣,柳凈熱的剛讓人準備一碗冰鎮綠豆湯,就看到柳媛急匆匆的闖了進來。

    「表姐!」

    她擺擺手讓其他人退下,自己則靠在軟榻上拿起調羹喝了口綠豆湯,「怎麼,誰又欺負你了?」

    知道柳媛和她的關係,現在除開那些高位妃嬪之外,其他人又哪敢得罪她這個表妹?

    「不是!」柳媛急忙的坐到她對面,額前全是汗珠,「我聽說皇後娘娘讓我也去避暑山莊?難道這是表姐求皇上幫的忙?」

    柳凈一愣,然後看向一旁的綠胭,「去給柳美人也端一碗上來。」

    「是。」綠胭立馬慢慢退下。

    放下調羹,她不急不緩道:「並不是我的主意,不過皇后這樣做,裡面必定沒有什麼好事,你這一路小心即可,遇到事能忍則忍,千萬不要闖禍。」

    其實離開宮,柳凈還自在些,畢竟沒有那個太后壓著,想必皇后也是如此吧?

    「不是表姐啊?」柳媛聞言似有不解,最後也只能點點頭。

    等喝完一碗湯后,人就馬上回去了。

    之後幾夜蕭靳都是歇在乾清宮,畢竟要出宮了,京中有些事都得事先處理好。

    出行這日依舊是艷陽高照,柳凈沒有帶太多東西,不過也才兩個箱子,不像其他妃子五六個箱子的搬上車。

    等上了她那輛馬車后,裡面竟然還放了冰塊,氣溫倒是沒有外面那麼燥熱了。

    「主子,奴婢可聽說這是皇上刻意安排的,就只有貴妃娘娘、淑妃娘娘和皇後娘娘才有呢。」綠胭一臉笑意的道。

    柳凈眉梢一挑沒有說話,只是靠在車廂里搖著團扇,這冰塊等到下個驛站還得換,雖然奢侈,不過要是沒有這個,人恐怕得熱死。

    不知道坐了多久,柳凈突然睜開眼,撩開車簾,「怎麼還不走?」

    話落,她頓時聽到前面宮門口一陣嘈雜聲傳來,一堆宮女太監圍在那不知道在做什麼。

    「回主子,皇上還未來,不過……」查看消息回來的紫葵忍不住低頭道:「不過淑妃娘娘似乎嫌冰塊不夠,在訓那群奴才呢。」

    這天氣的確很熱,冰塊很快就融了,眼看前面馬車周圍的人越來越多,柳凈也來了興趣,扶著紫葵就下了馬車往那邊走。

    也有一些妃嬪把腦袋伸出來看熱鬧,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太熱,淑妃脾氣也格外暴躁,等柳凈一走進,就看到她搖著團扇,指桑罵槐的看向前面那輛馬車,「為什麼本宮這裡只有一桶,有的人那裡卻有兩桶?天天說自己身體不適,那一路奔波也不怕把自己給顛死!」

    柳凈差點低笑出聲,隨即又悄悄躲在一群奴才後面偷看。

    而這時只見皇後身邊的暮雲走了過來,對著淑妃行了一禮后,這才不卑不亢道:「回娘娘,每個人的冰塊都是有定額的,任何人也不會有特殊。」

    話落,淑妃頓時冷笑一聲,用力的搖著團扇,眼角眉稍間全是嘲諷,「可是本宮聽聞姝婕妤那也有,如果這也不算特殊,那把德妃姐姐他們又放在各處?!」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