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5.獻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5.獻舞字體大小: A+
     

    這個柳凈早有耳聞,其實那文貴妃家世絕對算不上頂尖,父親雖然是個侯爺,但平時也是無功無過,至少這個家世是絕對比不上淑妃的。

    既然沒有那麼好的家世,蕭靳對她這麼好,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真愛?

    系統:「宿主,這個時候我就不得不提醒你了,小說里這種寵冠六宮的一般都是炮灰,你的目標應該放在這個雪嬪,還有那個蟄伏已久的萬貴人身上,一般這種不咬人的狗才是最難對付的!」

    柳凈:「……」她竟然覺得系統說的有點道理?

    「誒,這文貴妃是何時進宮的去了?」柳凈忽然一臉好奇的問道,反正她外人眼裡只是個飛揚跋扈的人,這有問題當然得問出來。

    雪嬪意味不明的掃了她眼,隨即又湊過腦袋悄聲道:「是三年前進宮的,聽聞一進宮皇上就封了妃位,這可是歷朝歷代從所未有過的情況。」

    的確,就連雪嬪這種家世頂尖的還只是個婕妤起身,這一下封妃的,那得多寵愛呀?

    見對方還在看著自己,柳凈又冷哼一聲,頗為不悅抿了口果酒,面上全是嫉恨。

    見此,雪嬪這才笑著拍拍她肩,「不過妹妹如今也很受皇上寵愛呀?上次讓妹妹與姐姐合作一番沒能成功,如今倒是可惜了。」

    「不可惜,不是還有那個萬貴人嘛?」柳凈笑了下,自然知道這個雪嬪又去找萬貴人合作了。

    後者淡淡一笑,卻是沒有再說什麼。

    禮單足足報了一刻鐘才報完,接著便是一陣絲琴管弦聲響起,舞姬們在殿前扭動著曼妙身姿,一眾朝臣也都在各自舉杯閑談。

    上首的太后眯著老眼看向底下的舞蹈,不知想到什麼,忽然看向那邊的蕭靳,「皇上,這雪兒的琴藝也是拔尖的,哀家倒是想的緊了。」

    話落,一旁的皇后眼中頓時閃過一絲諷刺,這明晃晃的心思跟誰不知道似的。

    「既然母後有這個雅興,那便是雪兒的福氣。」蕭靳面色不變,而是看向一旁的李長福。

    後者立馬過去通知雪嬪下去準備準備,太后也才滿意的繼續眯起老眼。

    「本宮記得,貴妃的箏也是極為出眾,趁著今日母后壽辰,貴妃可要讓她老人家也高興高興?」皇后忽然把目光投向那邊的文貴妃。

    說完,這邊的太后卻是老臉一沉,「罷了,哀家這個半截身子入土的人可沒這個好福氣!」

    霎那間,整個殿前的氣氛都是一變,底下的德妃和淑妃她們都在那裡看著好戲,誰不知道這太后最討厭的便是那個文貴妃。

    「既然太后看不上臣妾,那臣妾便不獻醜了。」這邊的文貴妃懶懶的坐在那,手裡捏著一顆葡萄,慢慢放進嘴裡。

    話落,太后又是臉色一變,老臉上滿是不悅,不待她開口,蕭靳卻是突然道:「母后,你若想看,朕便讓貴妃下去準備。」

    知道他這是在替文貴妃解圍,太后彷彿早已看透這一切,冷著臉聲音不咸不淡,「別,哀家可沒這個福氣。」

    一時間,皇后等人也在暗地裡偷看那邊文貴妃的動靜,奈何人家依舊在那巋然不動。

    蕭靳夾在中間沒有說話,轉而便看向大殿下右排第一位那個男子,「五弟這次回京可準備待多久?」

    男子面容清俊不凡,玉束高冠,身著一襲四爪玄色錦袍身形高大挺拔,聽到蕭靳的話,也只是慢慢放下手中的酒杯,恭聲道:「這得看母后了,母后若是想,那兒臣可以一直陪著您。」

    「呵呵呵……」太后被他這話逗笑了,連連擺手,「哀家可不用你陪,你只要找個般配的王妃回來,哀家就心滿意足了。」

    話落,一旁的皇后也忍不住笑道:「那五弟這次可得多留會,本宮定為你尋個合適的王妃。」

    說完,底下的縛親王也只是淡淡一笑,並沒有說話。

    而就在此時,換了身衣服的雪嬪忽然由走上殿前,宮女將琴搬上去,她對著上首的蕭靳微微福身後,便坐在古琴前輕抬指尖。

    她一襲月白霓裳羽衣格外秀美,悠揚的琴聲在她指尖緩緩流出,逐漸響徹整個大殿,霎那間,偌大的殿內彷彿只剩下這抹超凡脫俗的琴聲。

    底下的柳凈悠悠的坐在那喝了口果酒,倒是綠胭忽然急匆匆的走上前來,悄悄伏在她耳邊不知說了什麼。

    柳凈臉色一變,回過頭有些訝異的看著她,後者也是十分確認的點點頭。

    這就有趣了,她看著其他朝臣為了給慕容家面子,一個個都做出一副如痴如醉的表情就覺得好笑。

    系統:「宿主,還好你沒有跟這個雪嬪合作,不然這個萬貴人就是你如今的下場了。」

    柳凈不想和她說話,只是沒想到那個萬貴人竟然就這樣被人暗算了,這個雪嬪還真是膽子大,這個時候都敢動手,也不怕被人懷疑。

    不過琴聲還在繼續,眾人都是一副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的表情,倒是蕭靳聽的十分平靜,目光不自覺投向底下一直在喝果酒的柳凈。

    彷彿察覺到他的視線,柳凈也順勢望去,四目相對,她頓時揚起一個淺淺的甜笑。

    蕭靳也是嘴角一勾,一旁的皇后也順勢望去,正好看到柳凈,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精光。

    待一曲落下,全殿頓時響起陣陣掌聲,雪嬪也頓時彎腰行禮,「嬪妾獻醜了。」

    「哪是獻醜,皇帝,你覺得呢?」太后笑著看向一旁龍椅上的蕭靳。

    後者微微點頭,聲音清淡,「很不錯。」

    聽到他的誇獎,雪嬪立馬紅了臉,低著頭退後兩步便下去換衣服了。

    就在眾人都在低聲稱讚雪嬪時,皇后忽然一臉微笑的看向太后,「母后,您不知道,這萬貴人本想與雪嬪合作一曲給您祝壽的,不過萬貴人剛剛在後面不小心崴了腳,這倒是可惜了,但這姝婕妤的舞藝可絕不遜色於萬貴人,在京中可是名聲不小呢。」

    話落,底下的淑妃也忍不住陰陽怪氣道:「這萬貴人怎麼說崴了腳就崴了腳?未免也太巧合了。」

    「可不是,也不知要多久才能好。」德妃也出乎意料的附和起來。

    上面的太後面色一冷,沉聲道:「巧合就是巧合,你們在嚼什麼舌根!」

    見此,其他人都在心中冷笑一聲,誰不知道這個老不死的是在維護自家侄女?

    「而且,哀家對這個姝婕妤也早有耳聞,如今倒是想見見。」太后忽然看向一旁的蕭靳。

    上面的聲音不大不小,加上殿內也不是很吵,所以柳凈聽到后,便立馬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禮,「嬪妾給太後娘娘請安,願太後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柳凈也不想說些什麼高雅的祝賀詞,反正有雪嬪在,這個太后也不會對她有多好,不找麻煩她就謝天謝地了。

    看著底下那個年輕俏麗的女子,太后眯了眯眼,混濁的眸中頓時閃過一絲精光。

    「起來吧,既然太后想看,你便不要藏著掖著了。」蕭靳忽然出聲道。

    知道他是在替自己解圍,柳凈抬頭掃了他眼,然後又恭聲道:「那嬪妾這就下去準備。」

    說完,她便退後幾步轉身慢慢退出了大殿。

    其他妃嬪忍不住在底下咬著銀牙,一看到這個狐媚子,她們就覺得礙眼!

    與此同時,底下那些臣婦里也開始悄聲議論起來。

    「誒,那不是柳家嫡女嗎?聽說如今很受寵啊!」

    「可不是嘛,那柳大人能從禮部調到吏部,還不都是靠宮裡這個女兒!」

    「這個我倒是有所耳聞,這柳家可真是好福氣,以後要是再生下個皇子,那就不得了了。」

    不知道別人怎麼議論,這邊柳凈回到偏殿後,伴舞的早已準備好,她的衣服和別人的顏色不同,但也是很平常的舞衣,畢竟功底不好,穿再好看也沒有用。

    換好衣服后,她任由青梔在她臉上補妝,一旁的柳媛也在替她著急,左顧右盼的在殿內走來走去,又是一個轉身,不知看到什麼,她忽然湊近柳凈,蹲下身拉起她的裙擺,一臉驚色,「表姐,你這個線怎麼快要散了呀?」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