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4.太后壽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4.太后壽宴字體大小: A+
     

    對於系統發布的這些莫名其妙的任務柳凈已經習慣了,不過她對那個柔膚水還是挺敢興趣的,這個天氣的確需要多補水,這宮裡的那個膏啊露啊一點用也沒有。

    進宮后她便沒有再練過舞,不過好在基本功夠紮實,柳凈打算跳那個最普通的水袖舞,不像其他妃子肯定是獨跳,可她就是喜歡有伴舞,因為那些伴舞的一般都不會有她長的好看,這樣才能襯托她的美呀。

    不過她練舞的這幾日總是會有奴才「不經意」的經過,她就知道這閣里會有其他宮的探子,但也隨她們去了,反正她也沒有什麼秘密武器。

    之後幾日蕭靳都是歇在了乾清宮,似乎很忙,柳凈也沒有再見過他。

    太后壽宴這日,為了讓她艷壓群芳,青梔花了整整半個時辰給了她梳了一個幾近失傳的朝雲近香鬢,因為手法複雜,所以至今會這個手法的只剩一些宮裡的老嬤嬤了,青梔也不敢輕易嘗試,不過這次效果還不錯。

    換了身玫紅宮裝,柳凈便在酉時三刻前往金玉殿參加宴會,因為只有正三品以上的妃子才能乘坐轎攆,所以她幾乎走了足足一刻鐘才來到金玉殿。

    只不過還沒進去,就在偏殿那邊聽到一陣嘈雜聲,一群穿的花枝招展妃嬪圍在那裡不知道在幹什麼。

    還沒走近,她就聽到陣陣巴掌聲傳來,還夾雜著一陣其他妃嬪的嘲笑聲,不顧紫葵的拉扯,她撥開人群一看,就看到柳媛跪在地上,正在被那個藍才人抽巴掌!

    「住手!」

    霎那間,所有人都往她這邊看來,看到她,柳媛面上一喜,正準備起身,那個藍才人就猛地往她臉上抽了一巴掌,「啪!」

    「娘娘叫你起來了嗎?」她微抬著下巴,精緻的妝容上透著一股諷刺。

    柳凈視線一掃,最終落在領頭的淑妃身上,上前微微福身,「嬪妾見過娘娘,不知柳美人做錯了什麼,娘娘竟要如此懲戒?」

    今日淑妃一身湖藍松花煙秋落地百褶裙,外罩軟煙金絲錦衣,艷麗的面容上妝容不濃不淡,此時正高坐在轎攆上,一邊輕撫著華麗護甲,一邊懶懶的睨著底下的人。

    「她衝撞了本宮的儀駕,害本宮受了驚,怎麼,難道本宮教訓一個美人還得向你彙報?」淑妃向她投去一個嘲諷的視線,可在看向柳凈那精緻俏麗的小臉時,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嫉恨,她就知道這小賤人是裝病。

    其他妃嬪看到她今日打扮的如此艷麗也是心有不甘,瞧那細小的腰,定就是這個勾走了皇上!

    「今日乃是太後娘娘壽宴,嬪妾以為,縱然柳美人有錯,但為了影響,還是不要把事情鬧大為好,免得讓此等醜聞傳出。」柳凈不等她說話自己便站了起來。

    淑妃眼角一厲,「姝婕妤好大口氣,怎麼,本宮如何還用你來教訓?」

    「就是,一個小小婕妤,竟然敢對淑妃娘娘指手畫腳,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你!」一旁的藍貴人也忍不住冷笑一聲。

    柳凈退後兩步,一巴掌直接甩了過去,「啪!」

    清脆的響聲震驚了所有人,就連藍才人也沒想到她竟然會動手。

    柳凈拿過絲帕擦擦自己的手,目光微冷的盯著她,「我看吃了雄心豹子膽的是你,本婕妤跟娘娘說話,何時輪到你一個小小才人插嘴了?」

    她聲音透著股凌厲,其他人都是倒抽一口涼氣,只聽說這姝婕妤飛揚跋扈,如今一看,果然如此啊!

    「你……」藍才人捂著通紅的臉頰,大眼死死的瞪著她。

    「你這什麼眼神?信不信明日我便讓皇上把你眼珠子挖下來!」她目光凌厲,毫不示弱。

    一旁的淑妃氣的身子都有些顫抖,「姝婕妤好大架子,在本宮面前打人,還要挖人眼珠子,你莫不是以為有皇上寵愛便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了!」

    「娘娘……」那個藍才人也是一臉委屈的來到她身邊。

    柳凈臉色又是一變,頓時一臉恭敬的對她道:「娘娘這是什麼話,嬪妾也不過是教訓教訓藍才人這宮裡的規矩而已,別總是這樣沒大沒小,今日遇到的是嬪妾,明日若在皇上面前也是這樣,那可就不止是一巴掌這麼簡單了。」

    「放肆!」淑妃一掌拍在轎攆邊上,一雙美眸里全是憤怒,「今日本宮若不教訓教訓你,姝婕妤日後怕是連皇後娘娘都不放在眼裡了!」

    說完,又看向一旁的宮女,「掌嘴!」

    話落,那個宮女明顯有些猶豫,畢竟這姝婕妤如今這麼受寵,到時候皇上那裡怕是不好交代。

    可當對上自家娘娘那狠厲的眼神時,只好大著膽子走了過去,柳凈也不閃躲,依舊一臉淡笑的看著她,「娘娘儘管教訓,反正嬪妾待會也要頂著這張臉給太後娘娘祝壽。」

    「你在威脅本宮?」淑妃手心一緊,絲帕被她緊緊攥在手裡。

    就在氣氛緊張之際,另一邊忽然走過來一群人影,看到這一幕,領頭的德妃忍不住高聲道:「淑妃妹妹今日怎麼這麼大火氣,被太后老人家看到怕是不好吧?」

    所有人都讓開一條路,德妃今日並沒有打算跟這些年輕的妃子搶風頭,所以打扮的也是中規中矩,她坐在轎攆上似笑非笑的看著這一幕,「這姝婕妤的臉才剛好,淑妃妹妹就要跟她的臉過不去,這到時皇上問起來可怎麼辦呀?」

    眾人都知道這姝婕妤是德妃的人,此時便也不奇怪她會為柳凈說話,只是好奇這場鬧劇會如何收場。

    冷冷看了德妃一眼,淑妃突然冷哼一聲,「本宮給德妃姐姐面子,今日便不計較了,只希望德妃姐姐不要跟那養鷹人一樣,遲早被鷹給啄了眼!」

    她擺擺手,抬轎攆的人立馬往正殿那邊走,其他妃嬪見沒有熱鬧可以看了,便也慢慢散開。

    柳凈將柳媛扶起,看著她這張通紅的臉就有些氣,早知道她剛剛那一巴掌就多用點力了,那個藍才人為了出頭竟然還靠上了淑妃,也不知道淑妃會不會讓她出這個頭!

    「表姐……我沒有衝撞淑妃娘娘的儀駕……」柳媛紅著眼有些委屈。

    「我知道。」柳凈替她扶好鬢上散亂的朱釵,她當然知道柳媛不會蠢到去得罪淑妃,無非就是淑妃看自己受寵不能拿她怎麼樣,就把目標盯上了和她一個家族出來的柳媛,說到底還是自己連累了她。

    「好了,快讓柳美人去側殿整理一下妝容吧,多擦點粉,便也看不出來了,這宴會可馬上要開始了。」德妃在一旁突然催促起來。

    姝婕妤只好留下會梳妝的青梔幫她,然後自己則隨著德妃前往正殿。

    這次太后壽宴不止是家宴,還有朝廷上的朝臣命婦什麼的也回來,包括她爹娘。

    許是都想吸引皇上注意,今日一個個打扮的花枝招展,有艷麗的,有素凈的,一眼望去讓人賞心悅目的很。

    宮裡向來沒有什麼秘密,看到柳凈,都想到了剛剛側殿那邊的事,只是見她今日打扮的如此亮眼,一個個心中頓時有些不是滋味,明明說好的臉上有紅疹呢?

    坐到自己位置上時,坐在她身邊的雪嬪忍不住微微笑道:「姝妹妹今日當真是艷壓群芳。」

    雪嬪氣質很溫婉,所以打扮也是儘力往這個風格走,一襲淺藍煙秋散花宮裝襯的她氣質越發柔和,柳凈看到她也直接回之一笑,「雪姐姐可莫這樣說,妹妹此等姿色哪比的上姐姐的國色天香?」

    說完又她忍不住看了眼大殿高座上,德妃和淑妃都只能坐在下首,上面是蕭靳和太后皇后坐的,不過還有一個位置上坐著一個女子,她眉眼如畫,小巧的鵝蛋臉上神色淡淡,身著一襲鵝黃宮裝,簡單大方卻又落落大方,她算不上傾國傾城,但絕對是絕色之姿,氣質很是清冷,好似底下一切繁華都與她無關。

    柳凈知道,這就是傳說中幾近獨寵的文貴妃!

    「皇上,太後娘娘,皇後娘娘駕到!」

    直到太監高亢的通報聲傳來,柳凈才回過神隨著全殿所有人一齊跪下,「嬪妾(微臣)給皇上請安,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皇後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聲音響徹全殿,震耳欲聾,蕭靳身著一身輕便的五爪龍袍,待扶著鬢角花白的太后坐下后,這才慢慢在龍椅上坐下,「眾卿不必多禮。」

    「謝皇上!」

    眾人又齊齊起身,柳凈也坐在了自己位置上,太監也頓時拿著一大串禮單在那裡說著賀詞和各位大臣送來的壽禮。

    一旁的雪嬪瞥了眼上首的文貴妃,繼而又扭過頭看向柳凈,意味不明道:「上面那個便是文貴妃,聽聞曾經乃是皇上的青梅竹馬。」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