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0.截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10.截胡字體大小: A+
     

    柳夫人是在第二日進宮的,她一向都知這宮中人心險惡,卻不想自己女兒進宮還不到一月,便橫遭此難,當看到柳凈那臉上的紅疹時更是哭的稀里嘩啦。

    「都是娘不好,早知道有今日,當初不該讓你學舞,這樣你就不會被皇上選中了!」柳夫人一邊抹著淚漬一邊懊惱道的拉住她手。

    一旁的綠胭端上一杯熱茶,沒有說太多便將其他人給帶了下去。

    直到屋裡沒有第三人,柳凈才拉住她的娘的手,笑著道:「該來的始終都躲不了,別說這後宮,哪怕后宅之中也是兇險萬分,況且女兒這不是好好的嘛?」

    其實直到現在,柳凈也沒想明白這個皇帝當初為什麼會留下自己?難道真的是聽說她會跳舞?

    說到這,柳夫人才停止了抽泣,左顧右盼一眼,發現這內殿之中擺設典雅華貴,件件裝飾皆是價值連城,她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些意味著什麼。

    「唉,雖說你在宮中受寵,但為娘也聽說你風頭太過,如今暫避風頭也是一樁好事。」柳夫人端起那杯熱茶,輕輕抿了一口,驟然眼前一亮,「這是蘇州的君山銀針吧?」

    柳凈笑了笑,「娘若是喜歡,待會我讓綠胭給您帶回去些,我哪裡還有些上等的翡翠鐲子,您也順帶一起拿回去。」

    如今她庫房裡不知道堆了多少東西,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不是怕引人注目,她恨不得全讓人搬回柳府,天知道她爹是個清官,家底乾乾淨淨的呢!

    「哎呦,你這孩子,宮裡頭也需要打點。」柳夫人頗為感動的拍拍她手背。

    柳凈靠在軟榻上懶懶的搖著團扇,「皇上什麼不多,這錢最多了,如今我那庫房都要堆滿了,爹爹為官清廉,您這些年也沒享個什麼福,待會我讓綠胭把那個紫玉鐲子給您帶回去,聽說宮裡頭也只有太后和皇后那幾個人才有,保管羨慕死那些曾經勢利眼的人!」

    聽到她的話,柳夫人嘴上雖然說著使不得,但面上還是很開心的,自從柳凈受寵以來,外面那些曾經看不起她的大臣夫人們現在都爭著請她去參加聚會了。

    不知想到什麼,她又湊過腦袋低聲道:「你現在雖然受寵,但那不過是曇花一現,龍裔,才是最可靠的!」

    柳凈早就料到她娘會這樣說,不過一切都得看緣分,不是她說想生就能生的。

    「女兒知道啦,您和爹也在家多注意一下身體,如果有什麼事就讓人傳信進來,我雖然不及文貴妃那麼受寵,但吹吹枕頭風還是可以的。」說完,柳凈只感覺自己在妖妃的路上一去不復返了。

    說到這,柳夫人似乎想起了什麼,忽然有些神秘的悄聲道:「近日那個吏部右侍郎突發頑疾死了,這個位子便也空了下來,你知道的,你爹爹在的禮部是個閑職,不同於吏部掌管文官升遷地位重,所以……」

    「這個您不用說女兒也有這個想法,朝中那些世家之人貪污腐敗卻能身居要職,爹爹為官清廉卻只能落得個閑差,反正我是看不下去。」柳凈冷哼一聲面上有些不滿。

    「噓!」柳夫人連忙捂住她嘴,「小心隔牆有耳!」

    柳凈拉開她手,認真道:「您以為皇上沒有看到這個現象嗎?不過是如今世家做大,不好輕易剷除,不然您以為皇上為何會那麼提拔寒門子弟?」

    知道她一向都有自己的主意,柳夫人也不想說太多,只是讓她自己小心不要亂說話即可。

    雖說皇后讓柳夫人留下過夜,不過這個榮寵太過,就連皇后自己也未曾讓家人留宿宮中,柳凈自然不會這樣做,酉時趕在宮門落鑰前就把她娘給送出宮了,還順便帶了許多東西回去。

    這一夜蕭靳沒有翻任何人的牌子,也讓其他宮妃心裡又鬆了口氣,哪怕不是自己,也不要是別人。

    一連三日他都是歇在了乾清宮,只不過白日里會去清華殿看看文貴妃。

    就在柳凈覺得這個皇上要做和尚了時,終於,他翻了淑妃的牌子!

    綠胭不知道自家主子是怎麼了,明明皇上去的是明華殿,她卻顯得很緊張似的?

    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柳凈靠在軟榻上拿著書,忍不住對一旁的綠胭道:「你說皇上現在去明華殿了嗎?」

    以為她在吃醋,綠胭頓時有些支支吾吾起來,「這個……時辰……皇上應該在那了。」

    說完,內殿中其他人也都是低下頭,她們都知道自家主子心裡的苦。

    「那就好。」柳凈點點頭,放下手裡的書,十分認真的看向綠胭,「你現在就去明華殿,你告訴皇上,就說我身體不適,腹部疼痛難忍,看看皇上會不會過來?」

    霎那間,所有人都是一臉驚詫的看著她。

    還是綠胭反應快,縱然知道自家主子這出其不意的性格,但還是有些猶豫,「主子,那可是淑妃娘娘,以她的性子,這……以後必定會把您恨得牙痒痒的。」

    「怕什麼,反正我跟她已經水火不容了,債多不壓身,我就是看不慣她侍寢!」柳凈一臉不滿。

    見她如此堅定,綠胭也只好豁出去了,如今她只希望皇上能夠真的過來。

    ……

    此時明華殿內一片燭火悠悠,打在牆頭的影子一動也不動,已經坐在床上的淑妃忍不住披上輕紗,赤腳來到書桌前,見蕭靳還在看書,忍不住站在他身後輕輕的替他捏肩,「皇上,明日還要早朝呢,不如先歇息吧?」

    那軟軟的手一下就滑到了他脖間,蕭靳一把抓住她的手,「朕還要看書,你若是累了,便先去歇息吧。」

    說完,又鬆開她手繼續低頭看書。

    碰過柳凈的他,不知為何,對其他女人再也沒了那種感覺。

    淑妃臉色一變,但還是嬌聲道:「皇上不睡,臣妾自然是要陪您的。」

    說完,一下子就擠了他懷裡,雙手勾住他脖子,露出胸前一點春光。

    可就在這時,門外突然傳來李長福的聲音,「皇上,流雲閣來人了,說姝婕妤身體不適,腹疼難忍,您……要過去看看嗎?」

    後面一句李長福聲音有點虛,他一向知道那位姝婕妤不是什麼善茬,沒想到膽子這麼大,竟然敢截淑妃的胡,這不是等於在老虎身上拔毛嗎?

    果然,淑妃立馬臉色一變,突然一臉委屈的看著蕭靳,「姝婕妤身體不適不是還有太醫嘛,找皇上難道就能治好了?」

    雖然她說的沒有錯,但蕭靳還是將她拉下來,「以往你身體不適朕也都過來了,所以你也得將心比心。」

    說完,他就大步往外走,氣的淑妃直咬牙!

    她以前經常喜歡截別人的胡,雖然也是用的這種手段,可輪到她自己時,她卻恨不得把那個狐媚子的臉給撕爛!

    很快,等蕭靳來到流雲閣時,裡面還是燭火通明,攔下外面奴才的通報,他直接大步走進內殿。

    卻見暗紅的軟榻上蜷縮著一個嬌小的身影,她穿的很單薄,一直在哼哼唧唧著什麼,當看到他出現時,小臉一驚,立馬作勢欲下來行禮。

    「你既身體不適,便不用多禮了。」他攔下她的動作,然後將人半抱在懷中,見她一直捂著腹部,便也伸手在她肚子上揉了兩下,「疼?」

    柳凈靠在他懷中,然後弱弱的點點頭。

    她臉上的紅疹已經消退了一些,燭光下看的並不明顯,蕭靳忍不住一掌在她嬌臀上拍了一下,「小小年紀凈會學壞。」

    「啊~」柳凈嬌呼一聲,然後眨著大眼楚楚可憐的看著他,「嬪妾是真的疼,不信皇上摸摸……」

    她拉著他大手來到那平坦的腹部,隔了一件單衣,他清楚的感受的到她全身上下的柔軟。

    又拍了她她的嬌臀,蕭靳一臉肅穆的瞪著她,「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騙朕。」

    這宮中女子有什麼手段他又怎會不知曉?不過就算知曉他也還是來了。

    柳凈紅了眼,弱弱的道:「嬪妾知罪……」

    看著她這副小可憐的模樣,蕭靳忍不住輕笑一聲,又在她嬌臀上揉了揉,「疼不疼?」

    悄悄在心裡罵了句臭流氓,但她面上還是一臉羞澀加委屈,「很疼……」

    「那朕幫你看看紅了沒有?」他湊近她耳邊,作勢要拉她的衣裳。

    柳凈連忙止住他的手,然後抬起頭,「嬪妾現在這麼丑,皇上就不怕嗎?」

    話落,蕭靳只是揉了揉她的小手,聲音低沉,「該怕的是你,你這樣對淑妃,以她的性子,以後定有你好瞧。」

    悠悠燭火下,他那張俊朗立體的俊朗在昏暗的燭火下忽暗忽明,柳凈趴在他懷裡無辜的眨眨眼,「嬪妾只是太想皇上了而已,而且,難道您會眼睜睜看著嬪妾被人欺負嗎?」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