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6.晉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從此君王不早朝(系統) - 6.晉位字體大小: A+
     

    霎那間,整個大殿的氣氛都是一凝,眾人都在那暗悄悄看著好戲。

    柳凈垂下頭,低聲道:「就像娘娘所言,嬪妾只是一介嬪妃,又哪來的能力去干擾皇上行事?」

    「放肆!」淑妃突然一掌拍在桌上,聲厲色茬的看著她道:「巧舌如簧,你就是這樣魅惑皇上的嗎?」

    眨眨眼,柳凈突然抬起頭,「嬪妾不過入宮幾日,娘娘是從何看到嬪妾魅惑皇上的?」

    嘶……

    眾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在這宮裡,還從未有人敢這樣與淑妃說過話,更何況還是一個小小貴人?

    大家只聽說這柳貴人張揚跋扈,前幾日還差點教訓了藍才人,如今一看,果然是個蠢貨。

    淑妃手心一緊,就這麼緊緊盯著柳凈,眼中不禁閃過一絲蔑視,似乎覺得自己與這種蠢貨計較真是不值當。

    「哎呦,都是自家姐妹,怎麼搞的這麼難看。」前面坐著的德妃忍不住淡淡一笑,「淑妃妹妹你也是,柳貴人不懂規矩也就罷了,你也算老人了,怎麼也跟著在皇後娘娘面前大吵大鬧,這讓新來的妹妹的怎麼看呀?」

    話落,眾人都眼觀鼻鼻觀心的不說話,似乎沒想到德妃會出來幫這柳貴人說話。

    「行了行了,柳貴人不懂規矩是該教訓,淑妃你也少說兩句。」皇后這時候也出來說話打和場。

    柳凈自然是坐在那沒有說話,淑妃輕哼一聲也不再多言,似乎覺得和這種人計較掉身份似的。

    皇后都出來說話了,其他人自然不會繼續揪著這個問題不放,接下來也是聊到了其他地方。

    系統:「宿主,你為什麼要頂撞淑妃?這樣她肯定跟恨你了!」

    柳凈不敢喝皇後宮里的茶,不過也是裝模作樣的碰了一下茶麵而已,「我頂不頂撞她都不會放過我,與其這樣,我還不如降低她的警惕心,你覺得有誰會對一個只會出風頭的「蠢貨」費盡心思?」

    系統:「難怪了,我就說你怎麼這麼蠢,竟然還敢頂撞人家!」

    柳凈:「……」

    等皇后讓大家都散了時,眾人也都給了柳凈一個嘲諷的眼神,似乎覺得她這種鋒芒畢露的人在宮中肯定活不了多久。

    出門時,淑妃幽幽的走在她前面,還不咸不淡的回頭看了她眼,「柳貴人這脾氣真是大,可這宮裡不比外頭,本宮心好不與你計較,但日後總會有人與你計較。」

    看著她華麗的裙擺從面前劃過,柳凈沒有多言,而是從另個方向走了。

    不過卻在她的路過的那條路上遇到了德妃的轎攆,好似專門在等她一樣。

    「嬪妾見過德妃娘娘。」柳凈老老實實上前行了一個禮。

    轎攆上的德妃並沒有下來,而是坐在上面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道:「淑妃妹妹性子就是如此,柳貴人不必放在心上。」

    話落,柳凈只得淡淡道:「嬪妾不敢。」

    德妃懶懶的靠在轎攆上,看著底下這個身姿曼妙的女子,忍不住眸光微閃,「從一開始本宮就覺得柳貴人特別合眼緣,這宮中女子向來無事,柳貴人若是覺得無聊,大可過來跟本宮聊聊家常。」

    話落,整個走道都是寂靜一片,柳凈沉默片刻,最後還是恭聲道:「只要娘娘不嫌嬪妾麻煩,那嬪妾自然會上門叨擾。」

    聽到她的話,德妃顯得很滿意,勾勾唇,「本宮那裡還有一株花房剛培育出來的藍色月季,想來最適合妹妹了。」

    「多謝娘娘賞賜。」她故作歡喜的低下頭。

    德妃笑了笑,然後便擺手讓抬轎的人離開。

    等她一走,柳凈也沿著那條走道繼續走下去,後面的人綠胭眼看周圍無人,便忍不住上前輕聲道:「主子,您覺得這德妃娘娘可是那個意思?」

    宮中向來沒有什麼秘密,她拿了一盆枯萎的月季肯定都傳開了,德妃也不說是向她的確定示好而已,試問,誰不想要個蠢笨無腦但貌美好控制的盟友?

    「她給我月季,我們接著便是,剛好我們哪裡還缺了一盆,等什麼時候枯萎了,扔掉就是了。」她不咸不淡的道。

    後面的綠胭皺皺眉,「可就怕不好扔。」

    結盟容易,但想要擺脫德妃的控制,必定很麻煩。

    柳凈回頭看了她眼,微微勾唇,「那就借著皇上扔掉。」

    說完,她又徑直往流雲閣走,後面的綠胭立馬快步跟了上去。

    系統:「宿主,我怎麼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

    柳凈:「……人類的情感是很複雜的。」

    系統:「這跟花有什麼關係?」

    柳凈:「……」

    等回到流雲閣,她遠遠就看到門口守了很多人,等她還未走近,紫葵就立馬迎了上來,「主子,李公公來了!」

    侍寢后的妃嬪基本都有賞賜,有一些還是升位份,不過這種一般都是極為受寵的才有。

    等柳凈走進去后,就看到院子里堆滿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裡面堆滿了珍奇異寶,想來都是李長福帶來的。

    「奴才給柳貴人請安!」李長福看到她后立馬屈身行了一禮。

    柳凈立馬讓綠胭將他扶起來,笑著道:「路上看到一些嬌艷的花朵,便多看了一會,倒是讓李公公久等了。」

    「哪裡哪裡,奴才也沒來多久。」李長福也是個人精,笑了笑就拿出一道聖旨,「還請貴人主子接旨。」

    話落,柳凈便與院中所有奴才都跪了下來,李長福才揚聲道:「流雲閣貴人柳氏,自進宮就恪規宮規,蕙質蘭心,善解人意,甚得朕心,今特晉封為婕妤,封號姝!」

    話落,不顧院中所有人的震驚,李長福還上前將聖旨遞給她,「皇上還讓奴才給姝婕妤送來一盆雪蓮花,這花只會在夜裡開,婕妤主子只需讓人每日澆兩次水即可。」

    柳凈笑著接過聖旨,「多謝公公提點。」

    說完,她眼角的餘光一直在瞪著綠胭,後者顯然沒有回過神,還是紫葵反應的快,立馬上前塞了一袋銀子給了李長福。

    後者也是笑眯眯了接了過去,然後說了幾句吉祥話后就走了。

    等她一走,院中一些奴才臉上那喜悅的神采怎麼也壓不住,誰不知道這宮中就連文貴妃都沒有封號,也只有生了大公主的馨昭華才有,雖然馨昭華不得寵,可人家也是宮中唯一有子嗣的宮妃呀!

    「主子,您這樣……會不會風頭太過?」紫葵在宮中數年,自然知道鋒芒畢露的人最後都沒有好下場。

    「人活著就得肆意,反正該不該得罪的都得罪了,再多來一兩個也是一樣。」柳凈已經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

    「叮!宿主成功晉位,主線任務完成百分之五,獎勵豐胸貼一盒!」

    柳凈腳下一個不穩,一個門檻差點踩空,還好後面的綠胭及時扶住了她。

    「主子,您沒事啊?」綠胭緊緊扶住她胳膊,一臉擔憂。

    柳凈搖搖頭,「沒事,你讓人把花榴帶出來,順便讓所有人集中到院子里。」

    知道她要殺雞儆猴,綠胭麻溜去帶人了。

    回到內殿後,借著更衣的時候,柳凈再也忍不住瘋狂問道:「系統,那是什麼鬼!」

    能不能來點好的獎勵了!

    系統:「豐胸貼一貼,包你由a到d,全程只需半個月,還能塑形喔!」

    紫葵突然發現自家主子黑了臉,以為是自己弄疼她了,於是手下系腰帶的動作越發輕柔了起來。

    「為什麼沒有好的獎勵?比如萬能解毒丸之類的?」在這後宮里,她不怕明晃晃的陷害,就怕暗戳戳的謀殺啊!

    系統:「這個啊,等你到完成之百分十五的時候才會有,所以繼續加油吧!」

    「另外補充一句,你胸太小了!」

    柳凈:「……滾!」

    ……

    宮中的消息傳遞的很快,柳貴人一躍成為姝婕妤的事很快就傳遍了六宮上下,眾人從不知道皇上原來喜歡這種有臉無腦的女人,一時間,各宮又不知碎了多少瓷器。

    明華殿。

    「嘩啦!」

    看著那一地碎片,淑妃似乎還覺得不解氣,又將桌上一個花瓶狠狠摔在地上,「姝婕妤?呵呵,一個侍郎之女給她一個貴人都是抬舉她了,皇上竟然還給了封號,那乾脆讓她封妃算了!」

    「娘娘……」宮女看著她這樣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

    深呼吸一口,淑妃那艷麗的面容上頓時出現一抹猙獰,「這種蠢貨留在宮中只會礙了本宮的眼!」

    「那……娘娘的意思是把計劃提前?」宮女試探性問道。

    淑妃冷笑一聲,「對付這種蠢貨不用那麼複雜,她若繼續留在宮中,他人只會以為本宮是個笑話!」

    ……

    流雲閣。

    偌大的院中站滿了太監宮女,一個個低著腦袋不敢出聲,上首的柳凈坐在座椅上,手裡端著茶盞,翹著尾指將茶蓋輕輕打開,「昨夜發生了何事……想來你們都知道了。」

    悠悠的語氣讓所有人「嘩啦」一下全都跪倒在地。

    瞄了眼那邊被堵住嘴捉住胳膊的花榴,柳凈眸光一厲,「我是什麼人想來你們都聽說過,本婕妤脾氣不好,最看不得有人心懷鬼胎,你若忠心耿耿,本婕妤自然不會少了你一口湯喝,但是這種心懷鬼胎之人……」

    「嗚嗚……」花榴拚命搖著頭,奈何嘴被堵住說不出話來。

    「綠胭,把她送去慎刑司,讓那裡的人好好「照顧照顧」她。」柳凈抿了口茶,語氣清淡。

    霎那間,花榴頭搖著更加厲害了,眼中也全是恐懼。

    誰都知道慎刑司是個什麼地方,進去的人,沒有一個是完好無損出來的,更何況還被特意「照顧」的?

    等花榴被拖走,柳凈就給綠胭使了個眼色,後者立馬端來一個盤子,上面全是白花花的銀子。

    「只要是忠心做事之人,主子必定不會虧待。」綠胭一邊說,一邊把銀子發下去。

    二等宮女都才半吊錢一個月,眾人一看這新主子這麼大方,越發覺得自己找了個好去處。

    這花榴走了,柳凈也才想起她身邊還少了兩個一等宮女,抬眼一掃,她忽然指著前面兩個宮女道:「你們叫什麼?」

    被點到名的兩個宮女立馬上前一步,雖然心中欣喜,但面上卻格外淡定,其中一個面容端正的宮女立馬回道:「奴婢麥鳶見過主子。」

    另一個年輕點的也恭聲道:「奴婢青梔見過主子。」

    覺得還算順眼,柳凈就淡淡道:「待會去內務府登記一下,那兩個一等宮女你們頂了。」

    話落,兩人立馬低頭謝道:「是!」

    一時間,那些沒被點名的都只能在心裡羨慕,誰不知道貼身宮女油水厚,還能在主子面前得臉,特別是她們主子這麼得寵,貼身宮女走出去都讓人忌憚幾分啊!

    可就在這時,院外忽然走進來一個小太監,紫葵眼尖,立馬迎了上去,「這不是劉公公嘛,什麼風把您吹來啦?」

    說完,那個太監立馬擺擺手,一臉諂媚的笑道:「快去告訴婕妤主子,皇上今兒個又翻了她的牌子!」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