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少爺抗日新傳 » 第3章 第15節 採購軍火(1)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少爺抗日新傳 - 第3章 第15節 採購軍火(1)字體大小: A+
     

    簡單的介紹后,高少爺打開了話匣子:「王兄,這段時間忙啥呢?」

    「高大旅長,我的少爺,這國外經濟一片蕭條,公司又不景氣,混日子咯。哪有你小子瀟洒啊,又是軍官又是奸商的,小日子多自在。」老同學就是不一樣,王道傑就沒把高少爺當旅長來看。

    「要不,你幫我來做事?」

    「你那是保安團呢,我又不當兵,能幫你做啥呢,你開玩笑吧。」

    「真的,我就缺一個生意上的管家。再說了,我想在國外辦公司,想請你幫我打理國際貿易這一攤子。」高少爺很誠懇地發去了邀請:「再說這國內的貿易你也很內行,過來幫我一下,行不?」

    「也好,你老高家是家大業大,跟你干也不錯,好過給鬼佬做事,盡受白眼。」王道傑倒是沒多想,爽快的應承了。

    接下來,連二虎、彪子在內,幾人也大概的講了一些今後的具體工作安排和工作設想。

    王道傑今後主要負責高少爺他們部隊上(也有一些是高家的)的一些商貿活動,全權對外。可自行組織團隊(肯定要審查的)開展工作,可能必要時還要到國外去工作。

    王道傑到底是個精明人,一個月後還真讓他挖了幾位得力助手回來,組建了高少爺的未來的商務部。

    高少爺前期還讓大哥在美國註冊了一家《華美貿易公司》,王道傑過來后就擔任《華美貿易公司》的總經理。

    8月25日,高建昌一行坐高家貨船到了上海。安頓好其它人及處理了一些商業上的事後,高建昌聯繫上了原來北平的同學----上海富豪余文龍之子余振威。

    余振威就是一位典型的公子哥,偶爾在老爸的公司、工廠、商行轉一轉,其餘時間就整天在上海的上層交際圈裡混。有點墨水而且英俊瀟洒的余大公子在上海交際圈也小有名聲,在余振威的帶領下高建昌和二虎很快就跑到租界里瀟洒去了。

    「建昌兄,我來介紹下,這是美國的傑爾遜先生。」余振威帶著一位金髮白種人過來了,順便熱情的介紹起來:「傑爾遜先生,這位是我的好友、同學,高建昌先生,高老先生的少公子,國軍中校旅長,您可得多多關照哦。」

    美國的傑爾遜,高少爺知道,他是美國駐華大使館的現任武官,歷史上對中國人還算是有點良知的,也在後來的一些事情上對中國的抗戰出過不少力。不過,私下也是一個地道的軍火商,看來這租界里商機無限啊。

    小高同志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語即刻贏得了傑爾遜的好感,留美的經歷及後世的學識,讓傑爾遜對面前這位知識淵博的年輕的東方人充滿了好奇:富商、軍官、家世顯赫及紳士儒雅。

    這話題一談開,那一切就慢慢落進了高建昌的掌控之中。

    酒吧里新來的年輕的英俊瀟洒的東方人也引起了美國女郎(美國某報社記者簡倪)的注意:他不用翻譯就能與英、美、德國人隨意交談,說不準還能講幾句法語、日語或俄羅斯語呢,看他那麼自信、瀟洒。

    在傑爾遜的介紹下,高少爺認得了這位簡倪記者。傑爾遜在為高少爺介紹簡倪記者時本還想多說幾句的,被簡美女禮貌的打斷了話題,欲言還止的傑爾遜也並沒有多少不快。舞會上,除了高少爺禮節性的邀請了簡美女跳了一曲外,簡倪還主動的邀請高少爺跳了幾曲,惹得二虎在那裡偷笑。說高少爺「走桃花運」了。

    能聽懂幾句簡單中文的簡倪也對這一對中國「主僕」的那一種平等關係充滿了好奇,還死死的追問高少爺:「高先生,什麼是『桃花運』啊?」

    幾天後,高建昌應邀到美國駐華大使館拜訪了傑爾遜,在大使館傑爾遜武官的裡間書房,軍火交易的話挑明了。

    「定購大功率柴油機10台、發電機6台,採礦(民)用機床設備3套,電台16台,美式步槍500支,美式衝鋒槍100支,帶瞄準鏡的狙擊步槍50支、消音器100套、子彈若干、藥品及醫療設備一批。支付定金金條600根,2個月後在武漢交貨,到時再支付剩餘的貨款80萬大洋。」

    當時的大洋還是很堅挺的,購買一架飛機也才130多萬大洋。

    看在高建昌出手大方(直接送給他30根金條)的前提下,傑爾遜立馬贈送給小高一批現貨:帶瞄準鏡的狙擊步槍2支,消音器5套,步槍10支、衝鋒槍3支及子彈一批。交易雙方盡歡而散,之後,傑爾遜武官還主動設宴回請了高少爺。

    雖然當時美國政府對出口中國的物質有很多限定,軍火、藥品及醫療設備都是受限制的,這也成了傑爾遜加價的法碼,但是,小高也知道,美國現代軍工的科技含量及今後的德、日聯盟,與美國人建立長期的合作關係的重要性。

    高少爺也抽空到股市裡看了一下,知道歷史走向的小高靈機一動,股市的最低谷是明年的這個時侯,只要在後期沒有破產的企業股票,幾年後那是會翻幾十倍的。

    記得某個企業(汽車類)的股票,31年最低時只有每股3、4美分了,可是過了3、5年之後,一下子就升到了150美分每股,漲了近50多倍啊。

    看來明年要準備足夠的資金殺入股市搞點投機了,高少爺在想。

    抱著提前熟悉上海城市和郊區的地形,為將來(1年半后)的中日之戰作準備的高少爺白天也沒閑著,把特訓隊分成了幾組在公共租界一帶「遊覽」。

    高少爺這一組剛吃完中午飯,正準備到前面就是法租界和日租界那一帶去轉轉,這裡就是將來的主戰場。

    3位女學生剛從公共租界某商店出來,這時,不遠處的碧海酒店門口搖搖晃晃地走出來了幾個酒鬼,典型的羅圈腿,又是小鬼子。從這裡過去不遠,也就四個街口就是日租界了,有小鬼子也很正常。

    看到走過來的3位女學生,色膽包天的5個小鬼子眯著醉眼,搖搖晃晃,嘴裡叫著「花姑娘,喲西,花姑娘」的圍了過去,還借酒裝瘋,當街就撒開了流氓,伸出『咸豬手』就開始動手動腳了。

    3位女生花容失色,慌亂的躲閃著,驚慌的呼叫聲引來了一大幫圍觀的行人。這也讓小鬼子有了一些顧忌,沒敢再緊逼那3位女孩,不過口裡仍然再不乾不淨的說著滿口的污穢言語。

    面對小鬼子的醜態百出,然而,絕大多數圍觀的中國人選擇了沉默。這也讓小鬼子浪人更加大膽了,更有小鬼子衝上去對圍觀的中國老百姓動起手來。混亂中,圍觀的人群選擇了躲閃。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