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軍事歷史 » 少爺抗日新傳 » 第2章 第9節 宏偉計劃 求推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少爺抗日新傳 - 第2章 第9節 宏偉計劃 求推薦字體大小: A+
     

    「說說吧,咱們咋辦?到江西去參加*軍,還是自己干。第四方面軍雖然近,暫時就別去了。」小高一開始就指出了2個選擇。因為在高建昌看來,第4方面軍是不能去的,張**在那幾年的「肅反」活動中整死了多少優秀的「**黨」黨員,那可是比老蔣殺的「**黨」黨員還要多。還有,不是某些高層領導的嫡系,在今後的發展肯定會受到局限。

    「憑高家的勢力、關係,可能自己乾的話會少受很多苦。」巴托爾也是精通中國革命史的,一出聲就有想法:「先借老蔣這隻雞把蛋生下來,自己壯大了,說啥才有本錢,要是沒點勢力,作個小兵,又能改變啥呢。再說,子彈不長眼,還沒上抗日戰場,就被打內戰把自己毀了,不值得。以後的敵人主要是小日本,那才是咱們要考慮的主要問題。」

    「我同意,咱們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打小日本上,國、「*」兩黨的恩怨咱們要少點摻和,真要有能力了,肯定是要支持「**黨」的。」侯玉堂也不簡單,看來川軍、東北軍和小日本都有解不開的死結,也許更是絕大多數中國人的死結:「老高,你捨得你家的這些錢財么?養兵、發展軍工,花費很大喲。」

    「先不去評論歷史也好,就把對付小日本當作咱們的主要目標。」高建昌在後世的職位也是最高的,現在也是少爺與跟班的關係,無形中,高少爺就是領導了。定下了主調:「高家的產業也有不少,更重要的是有老頭子這層民國元老的關係,對我們今後來說就是保護傘。」

    「小日本天皇和內閣現在只怕正在討論那個所謂的《田中奏摺》和東北謀略。」

    「小日本打過來后,啥都會失去,高家一樣不能自保,我再去做下老頭子工作,先把基礎打好,有了基礎,下一步才更好辦。」

    三人在高少爺的書房裡邊養傷,邊合計。呆了幾天後,經三個現代軍人商定的一個偉大的目標在幾天後初步出台了。

    先自己單幹,借老蔣這隻雞來生蛋。然後找機會和「**黨」聯手抗日。

    兩個月後,高大少已完全康復。

    在高少爺的「玄陽九經」獨門功法的支持幫助下,高得志(老侯),二虎(高躍虎、老虎、老土)的傷情也基本恢復正常。

    王富貴以大師兄的身份,接替劉鏢頭當上了「護院隊」的總鏢頭。也許自己始終解不開心結,倒是常常給他們幾個送些好吃的補品過來。例如:蹩、山雞、野味之類的。

    高少爺當然不會虧了他,經過這次患難,高少爺那是把他當作了重點拉攏和培養對象,當然還有那個和二虎一樣,主動改名為「高石柱」的那個孤兒了。

    經過患難與共的幾個年輕人天天泡在了一起。高少爺、高躍虎、高得志、高石柱和王富貴,年齡本就接近,又共過患難,雖然王富貴他倆看不懂少爺、二虎和得志他們的一些奇怪言行,但從下人一下子變成朋友,那是他不知道祖上用了幾輩子修來的福。

    高少爺與受傷前相比好象是變了一個人,書生氣少了,更加沉穩豁達了,更多的時候看上去更象個軍人。但貨真價實的少爺身份,並沒有引起家人和別人的太多懷疑,一切可疑的變數都隱形在這場傷病中。

    二老也對兒子的變化看在眼裡,反正是自己的兒子,只要身體好,咋變都無所謂,看這小子幾天來的待人處事,那可是比以前成熟多了,沒有了以前高高在上的姿態,對周邊鄉親和下人和氣多了。

    高得志的弟弟高得彪聽到大哥受傷時,時間已經過去了好幾天了,苦於正在北平那邊隨三師兄辦事,無法及時趕回。這不,剛有點空,就大老遠的從幾千裡外趕回了宜城。

    回到「護院隊」宿舍,沒見到大哥,聽說大哥和少爺住在一起,就立即趕了過來。

    「大哥,你沒事吧。」咋一見大哥,高得彪眼淚都流出來了,一臉焦急。

    「沒事,好多了。」有少爺運功療傷,得志和二虎早就能下床了。相依為命的兄弟倆擁在了一起,那一種親情流露,真。

    高得彪今年17歲,可是,5年前就投師於「劉鐵頭」門下,虎頭虎腦,壯實得很,一身橫練功夫早已得師傅真傳,只是火候不夠,在8位同們師兄弟里,怕也只有大師兄王富貴能勝過他少少了。

    看到這點,為了讓二虎有更多空間,高少爺就乾脆讓高得彪做了自己的貼身保鏢,過幾天時間,等他倆傷好利索搬出去住后,就讓高得彪搬進二虎原來的那間宿舍,住進高家莊了。平時,就經常陪著高少爺一起到處走走了。

    按原來的部隊生活習慣,高少爺他們幾個每天的晨練那是必不可少的。高得彪看在眼裡,特意邀請少爺到不遠處的「護院團丁」的訓練場去跑步了。團丁們早操時看見少爺來跑步、練拳和練單杠,個個露出了新奇的眼光。

    通過後世記憶及小妹倚萍的解說,高少慢慢溶入了高家生活。

    在高家,高建昌還有一個大媽,不過早些年因病已去世近20多年了。

    小妹和她未來的嫂子一起在南京上女校,正好放寒假,就天天象牛皮糖一樣粘上這個二哥了。從小妹的嘴裡,高建昌對他那未過門的老婆又多了一層了解。這幾年,出落得更加漂亮、成熟了,是金陵女校的四朵「校花」之一。

    高建昌的見識(後世的)和偶爾的一些幽默言行讓小妹對這個二哥充滿了好奇(不難怪要粘上這個二哥了)。就半年不見,二哥變化真大,嫂子有福氣絡。

    總之,高少爺的一切變化都被家人善意理解,並慢慢學著接受了。

    高家因少爺的平安好轉又回到了一片祥和之中。

    其間,三姐姐荷萍也同姐夫李忠援師長從南陽駐地趕了回來。老蔣剛收復河南,那肯定調自己的嫡系部隊第2軍前去了。這不剛打完,部隊在修整,有點空。高建昌總算見到了這個時代的汽車了,那是2台大卡車。師長嘛,帶了一個警衛排跟著呢。

    看到越發健壯魁梧的小弟,三姐總算鬆了一口氣。見面時不僅圍著小弟轉了好幾圈,好不時拍拍拈拈的,深怕這小弟有哪一處不對頭,又一個靠得這麼近的年輕漂亮女人,推辭不開的高少爺臉又紅了,引得三姐好一陣偷笑。

    「呵,咱家的大小伙怕丑了,爹,今年等姚小姐一畢業趕快給他倆把喜事辦了,您好早點抱孫子。」

    可能是受三姐的影響,平時很嚴肅的三姐夫見到小舅子后都會很和顏悅色,一改嚴酷的軍人作風。

    姐夫師長更是為高少爺的「護院」保鏢們帶來了3支衝鋒槍、2挺機槍、幾箱手榴彈和幾箱彈藥。三姐夫李忠援師長也是黃埔一期的高才生,和侍從室主任沈修德在江浙一派當時都數屈指可數的精英。英俊瀟洒的外表,自信、剛毅、和善,一派儒將風度。因以前一直在南京駐防,好幾年沒回過鄂西了,這一見到長大成人小舅子,自是要有所表示了。

    當然,高建昌不會放過這次機會,與姐夫擺開了「龍門陣」。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