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22第二十二節:蠶魂之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22第二十二節:蠶魂之咒字體大小: A+
     

    聽著白凌風與鬼神的對話,一邊的蕭毅心中一陣抽搐。這什麼跟什麼啊,人家壬匿鬼王謀划詭計,企圖突破大乘境界,目的便是要奪取鬼神在鬼界之中的絕對地位。他倒好,把這個當做一場遊戲來玩,而且非得先把對手養肥了再玩……

    「我說鬼神,你不是說挑選鬼使之時選的都是有德有能之人嗎?這壬熙的確是挺有能耐的,可是我卻一點都看不出她有什麼品德啊!」白凌風疑惑道。

    「人心是會變的,別說幾千年,就是幾十年,有的人的心便會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說話的不是鬼神,而是蕭毅。

    「呵呵,倒霉蛋說的對,人心這東西,是這天地間最難測的東西了,所以鬼界之中的鬼使也並非當上了便可以一直當下去,若是發現有異常,便會削去他的鬼力,剔除他的半神之尊,隨後按情節嚴重與否,將其重新打入輪迴,或者魂飛魄散!」鬼神說道。

    白凌風聞言,心中一陣嘀咕:「那要是靈魂已經修鍊到不可分魂的地步了呢?」可是礙於蕭毅在場,他也不好問,畢竟這一點是不能讓蕭毅知道的。

    「呵呵,看來那壬匿鬼王也快走到頭了。」白凌風笑道,口氣之中似乎有些許幸災樂禍的味道。

    一邊的蕭毅也是微微點頭,但神色有些恍惚。

    「倒霉蛋,你來鬼界多少年了?」鬼神突然問道。

    蕭毅一愣,眼前這個少年模樣的鬼神和自己雖然不這麼對付,但卻也不敢在他面前無禮。收了收心神,說道:「已經一百五十六年了。」

    「已經一百五十六年了嗎?時間過的還真快呢!現在你還對人界之事念念不忘吧?」鬼神似乎也有些唏噓,對於他這樣的萬年老鬼來說,時間只是流水,只要天地還在,那麼他的時間便永遠不會有盡頭。

    「念念不忘又如何,一切都已經發生,我也挽回不了什麼,只是有些後悔而已。」蕭毅感慨道。

    「嗯,的確如此,不過你有悔意已是不錯了。」鬼神點頭說道。隨後神秘的一笑,繼續道:「這一次,你做的不錯。」

    蕭毅又是一愣,他一時間不明白鬼神說的「這一次」是什麼事。

    白凌風似乎聽出了鬼神的意思,蕭毅多次出手幫助自己,雖說每次都說幫的不是鬼神,但是從厲害角度來說,幫自己就是等於幫鬼神。況且在長廷說出可以讓他重入輪迴的條件作為誘惑之時,他還是堅持幫白凌風。在這一點上,似乎已經得到了鬼神的肯定。

    如果說人心是會變的,那麼它必然是兩面性的,有德有能之人可以變成無德無能之人,而無德無能之人亦可成有德有能之人。更何況這一桿尺子還是把握在鬼神這個怪胎手上,一切只按他心頭的標準來的。

    「小白白,你還想去哪玩嗎?」鬼神跟蕭毅講完那句話之後,轉頭向白凌風問道。

    「此地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經過這一連竄的事情,這遊玩的興趣都已寥寥了,況且經過幾場戰鬥,我心中有所頓悟,想靜下心來好好參悟參悟,看能否突破空冥,達到履霜。我們這就回鬼神殿吧。」白凌風道。

    「哈哈,又要突破?小白白,若是鬼界之中的鬼使都如這般修鍊的速度,怕是鬼界這十二鬼域是不夠分了……」鬼神打趣道。

    「白兄這般修鍊速度,的確是世間罕有,縱使人界那些自喻天縱之才之人也未必能夠達到。」蕭毅已經不至一次讚歎過白凌風的修鍊天賦了。但是此時鬼神提起,又不由自主的誇讚起來。

    「我這不是還沒突破嗎?就一絲明悟而已,用不著這麼誇張。突破得了突破不了還未可定呢。行了,回吧。」話音剛落便祭起鬼獄騰飛而起。

    就在此時,鬼神眼中突然閃現一抹疑惑的神色,眼睛盯著白凌風腳下的鬼獄之上。

    「小白白,你的魂魄之內怎麼帶著詛咒之力?」先前白凌風祭出鬼獄之時,一抹奇異的氣息一閃而逝,隨即鬼神便探出神念仔細的探查了一下白凌風的靈魂,結果讓他大吃一驚。

    「詛咒之力?是什麼東西?」白凌風不解。

    「詛咒之力是一種極其可怕的東西,一般只有在極大的怨念與無盡的戾氣之下,用自己的靈魂做引,才有極小的概率引動。一旦中了詛咒之力,便會引發極其嚴重的後果!而且詛咒之力極難解除!」鬼神凝重的說道。

    白凌風聞言,心中忽然閃過那木靈狐的身影。

    「……我木駁對著天地發誓!定讓你魂飛魄散!……」

    白凌風越聽臉色越難看,他想起了木靈狐最後的那句話,以及那穿過鬼獄的那團綠色精光。

    「詛咒之力!原來那並不是五行法術,而是用靈魂做引的詛咒之術,怪不得能穿過鬼獄!」白凌風喃喃道。

    「是那木靈狐所為?」鬼神問道。

    白凌風點點頭,將當時的經過跟鬼神講了一遍。

    鬼神聽罷,眉頭微皺,說道:「這也難怪,六尾木靈狐實力相當於渡劫大成境界,被你這個看上去僅僅空冥境界之人硬是廢了大半修為,眼看就要被你擊殺,他能不怨恨嗎?再加之本身是分化靈獸,已經將魂魄中的善良分化了出去,而剩下來的儘是一些惡念與殺戮的戾氣。它不惜犧牲自己的魂魄給你下了這道詛咒也在情理之中!更何況,下了這道詛咒並不意味著它已經消亡!」

    白凌風一愣,道:「並不意味著它已經消亡?難道說這木靈獸還活著?」

    「也不算活著,他的五行之氣凝聚而成的軀體已經消散,魂魄也暫時失去了意識。但是它在你的魂魄之內埋下了一顆種子!等到哪天,將你的魂魄完全吞噬,它的魂魄便能獲得重生!又因為是五行靈獸的特殊條件,它在靈魂重生后便能重新凝聚身體!這個詛咒叫做蠶魂之咒!」鬼神說道。

    白凌風越聽越冷心,難道自己就這樣走到頭了?本想殺掉那木靈狐,替自己族類除掉一大禍害,順便幫鬼神破壞壬熙的計劃。沒想道,鬼神原本便知道壬熙的計量,自己幫沒幫到忙還兩說之外,還將自己搭了進去,換來的卻是那木靈狐依舊沒死的結果!

    「呵呵,天意弄人啊,想到我白凌風成就人魂,本想了獸族妖道之願,卻不想這樣便要折於鬼界了。」白凌風苦笑著搖搖頭。

    「真沒有解救之法嗎?」一邊的蕭毅問道,雖然他和白凌風並無深交,但是這一路下來,白凌風卻是給他留下了不小的好感。此時也有些為他擔憂。

    鬼神沉思了一會,抬頭說道:「倒也不是沒有解救之法,只是……」

    白凌風聞言,頓時來眼睛一亮,看著鬼神不由問道:「只是什麼?」

    「六千年前,人界有個叫做鳴山老祖的高手曾經也中過這個蠶魂之咒,當時有位被稱作丹聖的道士給他煉製了一枚丹藥,那鳴山老祖服用之後便解了這蠶魂之咒。」鬼神頓了頓,似乎略有所思,隨後繼續說道:「雖然知道這蠶魂之咒可解,我鬼界鬼使之中也有能煉丹之人,但是這解咒之葯的藥方卻是不知。畢竟這六千年前的人所煉製的丹藥,現在有無藥方存世就是個未知數了。」

    聽鬼神如此說來,白凌風的眼神又不由暗淡下來。「也罷,既然命中劫數難逃,我認命便是!」

    「丹聖?」蕭毅眉頭緊鎖,若有所思的嘀咕了句,「似乎在哪聽到過這個名諱……對了,楊八虎便是個丹師,他曾經說過他的師門在很久以前出過一個極其厲害的丹師,被稱作為丹聖!會不會就是那個丹聖?」

    「楊八虎?就是你們這群倒霉蛋中的那個不太說話的矮個?」鬼神問道。

    「嗯,八虎兄生前是攬真門的煉丹人,師繼攬真門煉丹一系,而這攬真門煉丹一系歷史悠久,把不準那丹聖便是八虎兄口中的那個丹聖呢!」蕭毅說道。

    「據我所知,自有煉丹以來,這天地間號稱丹聖的就這麼一個,雖然後世也出過些丹王丹仙的,但從未有人再稱丹聖,所以倒霉蛋你說丹聖和我說的丹聖的應該是同一個人!或許那個叫楊八虎的倒霉蛋知道這藥方也說不定!」鬼神分析道。

    蕭毅一拍白凌風的肩膀,說道:「白兄,你也不必擔憂,就算八虎兄沒有那藥方,我相信鬼神也會有辦法替你解咒的。」

    白凌風呵呵一笑說道:「生死有命,天意讓我湮滅,縱使我有一萬個不願也是惘然。」

    「不管那個倒霉蛋口中的丹聖是不是那個能夠煉製解咒之丹的丹聖,或者他是否知道那丹藥的藥方,我們回去找來問問便知。事不宜遲,我先一步回刑尹鬼域找那楊八虎來問,你二人速速趕來。」鬼神說完便化作一道綠光急射而去,轉眼便不見了蹤影。

    白凌風也是神念一引,腳下鬼獄亦是化作一道黑光,飛馳而去,只是速度卻是遠遠不及鬼神。蕭毅腳下玉笛發出一陣脆鳴,拉出一條長長的尾巴,與白凌風並肩飛著。

    耳邊的風聲呼嘯而過,此時的白凌風反倒平靜了下來,自己的命運究竟將會如何,或許見了楊八虎便能有分曉了。

    16977.16977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