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21第二十一節:英勇殉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21第二十一節:英勇殉職字體大小: A+
     

    見白凌風如此做法,蕭毅心中不免微微一愣,隨後心中大讚白凌風果斷。

    蕭毅環顧了下四周,看這散落的六條狐尾以及那柄依舊被藤條包裹著的紅色巨錘,心中一動,一招手,便將所有尾巴和巨錘招進手中。

    「白兄,此地已不是久留之地,估計先前這兩人已經用某種方法通知過壬匿鬼王了,我想用不了多久,那壬匿鬼王便會趕到這了。你壞了她的好事,又滅了她兩個心腹,這仇已經跟她結上了,怕還是不死不休的那種。如若讓她遇到你,那就麻煩了。」蕭毅說道。

    白凌風點點頭,並未說什麼。只是在祭起鬼域想要騰空離去之時,突然想起了什麼。

    「那隻小狐狸呢?」似乎有點自言自語。同時神念探出,卻絲毫沒有感應那小東西的氣息。

    「估計在你大戰之時跑遠了吧。」蕭毅答道。

    「也許吧,隨它吧,這凶獸本體已死,它反倒安全了,而且它那麼善良,相信也不會給鬼界帶來麻煩。」白凌風嘆了一口氣。

    此時,木靈獸已被他殺死,但他心中始終高興不起來。木靈獸死前隨後釋放的那團綠色精光始終在他腦中盤旋,雖然此時感覺不到什麼異常。但是他猜測,他的靈魂之內或許已經被埋下了一顆炸彈!

    「走吧!」淡淡的講了句,白凌風便騰飛而起,便欲離去。

    蕭毅急忙跟上。

    「白兄,我們現在去哪?」蕭毅問道。

    「回鬼神殿吧,木靈獸最後的那團綠色精光太過詭異,我得問問鬼神,而且壬熙這事也得跟他說說。」

    蕭毅點點頭,說道「嗯,我也覺得那團綠光有點異常,雖然那鬼神有點討厭,但不得不承認他的確很厲害,你問問他,估計會有點線索。」

    「鬼仙留步!」聲音雖遠,但是傳至耳朵依舊巨響如雷。

    而且白凌風聽的出,這聲音乃是發至壬熙之口。

    「這麼辦?」蕭毅開口問道,臉上微微浮現出一絲慌亂之色。

    白凌風倒是顯得頗為平靜,看了眼蕭毅,反問了一句:「還能怎麼辦,難道我們逃的掉嗎?」

    蕭毅苦笑一聲,說道:「以她的速度,想要追我們,簡直就如易如反掌。」

    「走一步看一步吧,或許還有轉機。」白凌風口中如此說道,但是心中卻知道,要讓壬熙放過自己,怕是比登天還難。

    兩人緩緩降落在地,收起各自的法寶之後,壬熙也就到了。

    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一具殭屍屍體和一具鬼使假軀,壬熙眼神之中閃過一道寒光。隨後緩緩轉過頭來,看著白凌風。

    白凌風被這麼一盯,心中閃過一絲慌亂,但隨即又恢復了平靜。

    有些人越是到了危險的時候越是能夠看的開,也就能保持平靜,或許白凌風也是這一類「人」吧。

    看著壬熙充滿殺意的眼神,白凌風微微一笑,開口說道:「壬鬼王莫不會以為是我殺了兩位鬼將吧?」

    壬熙一愣,心道:「這小子想耍什麼花招?」口中卻是說道:「哦?難道不是嗎?」

    白凌風聞言,哈哈一笑,道:「鬼王說的好生奇怪,我與兩位鬼將無冤無仇,為何要殺他們?而且他們兩位的修為可都比我高,我沒事還去殺他們,那不是自己找沒趣嗎?」

    口氣自然,無可挑剔。如若沒有那木靈獸的緣故,這解釋倒是合情合理。

    「呵呵,如此說來,還是我冤枉了鬼仙你咯?」壬熙不動聲色,但是口氣之中那絲絲的寒意卻是掩蓋不住的。

    白凌風盯著壬熙,眼神之中似乎有點猶豫不絕,最終嘆了口氣,說道:「哎!實不相瞞,兩位鬼將的死的確並非跟我一點沒有關係。」

    「哼!你承認是你殺的咯?」聽聞白凌風口氣鬆動,壬熙眼中的殺意更重,手中已經隱隱有水之靈力開始浮現。

    「壬鬼王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說的跟我有關並非說兩位鬼將是我所殺。這麼跟你說吧,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先前我與蕭毅兄進入這沼澤之中,想要碰碰運氣,看是否能夠遇到五行靈獸,誰想不這沼澤霧大,而且這霧氣之中不知為何竟滿是木毒。我兩不小心便中毒了,迷迷糊糊的行走著。索性蕭兄略懂木毒之術,好不容易才解了體內之毒。但此時卻已在迷糊之時到了此地。清醒之後我們突然發現身邊有隻白色的事物,驚看之下發現,居然是只六尾的噬魂狐!由於木毒剛解,我兩根本無力抵抗,眼看便要成為這噬魂狐的盤中之餐了。可正當此時,兩位鬼將恰巧經過,從天而降,力戰凶獸,拚死將我們救下!但是那凶獸太過厲害,兩位鬼將不幸……不幸被這凶獸殺害!」說到此,白凌風面露悲傷之色,好像事實便是如此一般。

    「然而兩位鬼將雖然被殺,但也重創了那凶獸,我與蕭毅兄拼著最後一絲力氣,才將那兇手格殺,替兩位鬼將報了仇!」白凌風激憤的說道。

    「如此說來,我的這兩個手下倒是挺有俠義氣概的。」壬熙口中雖然這樣說著,但是嚴重的寒光,以及手中的水之靈力卻是一點都沒有收斂。

    「是啊,兩位鬼將真是俠義之人,我和蕭兄定會銘記他們兩位的恩德!」

    「哼!我看不必銘記了!你們兩個陪他們一起泯滅吧!」

    話音剛落,壬熙手中黑光暴漲,「嘩!」的一聲,一道猶如上旋之月般的巨大水弧激射而出,將白凌風喝蕭毅兩人都鎖定在了攻擊範圍之內。

    白凌風和蕭毅兩人眼瞳猛縮,這水弧來速之快已經完全超乎了他們兩個的想象,根本不是他們能夠躲閃過去的。境界的差異一下子便體現了出來。

    正當兩人絕望之時,一個小球裹著黑色光華猶如鬼魅般出現,在水弧之上輕輕的點了下,那激射的水弧便猶如乖順的綿羊般在白凌風和蕭毅身前停了下來。隨後便「嘩」的一聲潰散開去。

    「啊呀呀,好懸好懸……」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口氣之中似乎帶著些緊張。

    「誰?」壬熙大驚,誰能怎麼輕巧的破去自己的法術?雖然這個法術說不上厲害,但也絕非一般人可破,這鬼界之中除了鬼神也就只有幾個修為比她精深的鬼王而已。

    隨著聲音望去,一個翠綠的身影緩緩走出,手中把玩著一隻閃著漆黑光華的小球。正是鬼神!

    壬熙大驚,立馬伏倒在地,做跪拜狀,口中說道:「小王不知神上駕臨,還請神上贖罪!」

    「呵呵,不知者不罪,我也是恰巧經過而已。」鬼神笑著說道,說到恰巧兩字之時,還特意朝著白凌風看了看,言中之意不言而喻。

    白凌風先前說長廷兩人是恰巧經過,此時鬼神又特意對著自己說恰巧兩字。白凌風心中立即猜想,鬼神似乎知道一切。

    「神上,這白凌風殘殺同僚,心腸極其歹毒,理當將其魂魄打散!」壬熙依舊跪著說道。

    「哦?是嗎?」鬼神斜著眼睛,看向白凌風問道:「小白白,卻有此事?」

    白凌風一臉無辜,說道:「冤枉啊,壬鬼王是誤會我了,事情是這樣的……」

    白凌風有將他與蕭毅如何遇到五行靈獸木靈狐,也就是噬魂狐,如何被兩個鬼將救下,又是如何拼盡全力擊殺凶獸的「事實真相」說了一遍,而且再三強調兩位鬼將的俠義之舉。

    鬼神還特別配合的在白凌風描述之時發出「哇」「哦」的聲音進行附和,好似身臨其境。

    聽罷,鬼神轉過投來看向壬熙,說道:「我看小白白說的有根有據,而且小白白和這兩人根本無冤無仇,為何要殺他們,這根本於理不合,所以我看,這兩鬼將是英勇殉職的,與小白白無關。而你和小白白之間也只是誤會而已,我想小白白是不會對你懷恨在心的。」

    壬熙聞言,心中暗恨,卻也無可奈何。難不成她還能跟鬼神說,是因為白凌風要殺掉分化木靈狐的本體凶獸,阻止分化靈狐的成長,長廷他們來阻止,所以才被他殺了。

    所以說,此時壬熙也只能打碎了牙齒往肚子里咽了。

    「神上英明,是小王因為看到兩個下屬犧牲,才一時被悲傷沖昏了頭腦,錯怪了鬼仙。」言罷,轉而對白凌風說:「鬼仙,先前多有冒犯,還請別往心裡去。」

    白凌風笑笑,說了聲:「誤會而已。」便不在說話。

    「好了,事情已經清楚了,壬熙你回去辦你自己的事吧。」鬼神對壬熙揮了揮手,想快點將她打發走。

    「是,神上,小王告退。」說完,壬熙便轉身飛去,在轉身的一瞬間,盯了白凌風一眼,眼神之中瞬間閃出的寒光,似乎在告訴白凌風,她不會就此罷休的。

    「終於走了,哈哈,小白白,不錯嘛!」鬼神哈哈笑道。

    白凌風訕笑一聲,隨後疑惑的問道:「你都知道啦?」

    鬼神翻了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要不然你現在早成這天地間的一縷清氣了!你還真道我是恰巧經過啊?」

    「誒,奇怪,你又是怎麼知道的啊?難道和這兩個傢伙一樣一路跟蹤我們嗎?」白凌風看了看地上兩具「屍體」好奇的問道。

    「切,我才沒那麼無聊。這鬼界之中的事,沒有一件我不知道的,至於我怎麼知道的……哈哈,天機不可泄露啊!」

    白凌風一聽,似乎琢磨出一些味道來。突然想到了點事情,一股怒火立馬升騰上來。沖著鬼神說道:「既然你什麼都知道,為什麼不阻止他,不然的話,我獸族魂魄也不會白白被殘害這麼多!」

    鬼神一愣,看了看白凌風,看著他發火的樣子,卻是一點也沒生氣。說道:「如果早早的揭穿她,那便抓不到她的證據了。這樣便無法治她的罪。更何況這樣一來,便會少一分樂趣了。不划算。」

    聞言,白凌風才徹底明白過來,他是鬼神,魂魄對於他來說,與浮塵根本別無二致,天地之中的魂魄這麼多,他不會去在乎少這麼幾個。仔細想來也不能怪他,如若鬼神對這麼幾個魂魄上心,那才叫奇怪。

    想通了這一點,白凌風也就釋懷了,隨即嘿嘿一笑,說道:「那此時證據夠多了吧,該把她治罪了吧?」

    「本來等那分化靈狐一成熟就差不多了,可被你這麼一攪和,估計又得等上幾十年。」鬼神泱泱的說道。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