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19第十九節:暴走凶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19第十九節:暴走凶獸字體大小: A+
     

    廣闊的彌渡沼澤,終年霧氣瀰漫。Www.wenXuemi.Com是這鬼界之中最為神秘的地方之一。

    沼澤中,無數個水澤交錯橫亘,形成了一片廖無人徑之地。

    此時,在某一個水澤旁,一「人」一獸對峙著,空氣之中五行靈氣狂暴的波動著,預示此地將要發生的一場大戰。

    「我記得你的氣息,是你對我說要殺了我嗎?」木靈狐用獸語吼道,當然在場的除了白凌風,其餘人聽到的只是「吼吼……」之聲。

    「沒錯!是我!」白凌風亦是用獸語吼道。眼神之中絲毫沒有懼意。

    「哈哈哈哈,你認為你的能力足夠殺我嗎?」木靈狐狂笑道,「唔,那個人類的實力似乎還可以,但是想要殺我卻還差一大截!」說著轉過頭去,用紅彤彤的眼睛盯著蕭毅。

    被這麼一盯,蕭毅猛的打了寒戰,低下頭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下自己的衣服,確認沒問題后才疑惑的問白凌風:「它在說什麼啊?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白凌風朝著蕭毅笑了笑,說道:「它誇你呢!」

    蕭毅聞言,將頭一揚,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

    「我承認,你的確很強,不過為了我的族類,不管你有多強,殺你,我勢在必行!」白凌風沖著木靈狐吼道。

    「勢在必行?好狂的口氣!好!有膽識!不過這膽識,往往是要付出代價的,有時候甚至是你的魂魄!」木靈狐「唰」的一下張開六條尾巴,木之靈氣瞬間充斥其上。

    「只要你能取走,待取無妨!」白凌風沉聲說道。

    「白兄,要我幫忙嗎?我不介意你多欠我次人情。」一旁的蕭毅笑笑說道,他雖然聽不懂兩者之間的對話,但是可以明顯感覺到兩者之間越來越重的火藥味。

    「蕭兄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這是我獸族之事,我想自己解決,而且我怕到時候還不出蕭兄的人情啊!」

    話音剛落,白凌風手中已是印結祭出,雙手一甩,一道鏈條般的雷光猛的竄出。

    面對急襲而來的雷光,木靈狐竟然不避也不閃,只是輕輕的揮動了下其中一條尾巴。

    「啪!」聲音相當清脆,那雷光被瞬間擊潰,消散無形。

    這完全不是一個等級!木靈狐為五行靈獸,天生便有對木系法術的操控能力,雖然已經經過分化,實力有所減退,但是依舊強橫如斯。將它的實力換算**類修真的境界,也絕對可以算的上是渡劫大成,甚至有隱隱踏入寂滅之境的跡象!反觀白凌風,此時僅僅是空冥境界而已,即便是算上他神念強大,能施展組合法術以及本身是親金獸的附加條件,撐死也只能算是履霜大成而已摸到渡劫門檻而已。與木靈狐的實力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之上!這架還怎麼打?

    但是白凌風依舊絲毫不懼!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才是一個真真正正的勇者!勇者無懼!

    「戰吧!戰鬥是屬於我的旋律!」白凌風心中怒吼著!

    「啊!!」白凌風體表黑色華光流轉,斗意高昂。

    「吼!」木靈狐被如此高昂的鬥志一激,也不由仰天巨吼一聲,周身綠色光華流轉。

    一揚手,兩道白光爆現,朝著木靈狐急斬而去,破空之聲頓時充斥眾耳。

    「啪!啪!」又是兩聲脆響,兩道罡風被輕易的擊碎。

    「你傷不了我的,還是乖乖罷手,當我的食物吧!」吼聲震天,六條狐尾衝天而起,隨後一個折返,每條尾巴的前端都爆出一團綠色精光,隨後精光向後一延,裹住半截尾巴。只聽呼的一聲,條條尾巴化作條條一丈來粗木杵,以六個不同的方位,向白凌風猛攻而來!

    白凌風看的真切,這六條木杵疾攻而來的路徑看似平平常常,但實際上卻已是將白凌風閃避的方向完完全全的封死!換句話說,此時的白凌風已是避無可避!

    「哼!既然不可避,那便攻吧!」白凌風心底吼道。

    手中印結飛速掐起,同時法訣在心中一閃而過!

    瞬間,金之靈力從虛宮之中一閃而逝,白凌風印訣一引,雙手虛虛一拉,猛的拉開半丈有餘,雙掌相對,掌間一道猶如月牙般弧光瞬間閃過,隱隱蘊含雷爆之聲!

    又是一閃,那弧光便出現在幾丈之外,白凌風雙掌之間依稀可見弧光幻影。再一閃便已在木靈狐身側!

    默發!元嬰境界法術——瞬閃雷弧!親金獸法術進階——幻雷弧光!履霜境界法術!

    弧光一出手,白凌風立刻感到一陣眩暈,這情景倒是當初與蕭毅交手之時默發罡風斬一樣。畢竟白凌風此時的境界只是空冥而已,正常情況下也只能默發和合境界之下的法術,此時能夠成功默發元嬰境界的法術,已經算是不錯了。

    頂著強烈的眩暈感,面對著疾攻而來的六條木杵,已是無法迴避!

    「嘭!」第一條木杵落下,正中白凌風胸膛之上。一直圍著白凌風身前的白色氣流被這一撞猛的潰散!然而這木杵的力量卻之減少半成左右,饒是這身軀是鬼神用大神通所做,亦是被生生撞的內凹了幾許,整個身子瞬間被撞飛起來,魂魄隱隱有脫體而出的感覺。

    但是也正是這一杵,讓白凌風在強行默發元嬰境界法術之後的眩暈感降低了幾許,心中頓時清明幾分。

    「嘭!」身體還未落地,有是一杵從背後撞上,力道比之先前一杵更為強大,白凌風眼前一黑,整個靈魂脫體而出,急急的被拋向另外一條猛撞而來的木杵。

    此時的白凌風已近清醒無比,眼看這就要撞上自己「裸魂」的木杵,不由大驚,心念猛的一動,一個白影閃過,白凌風的靈魂便鑽進這道白影之中,旋即在空中輕輕一躍,猛的跳上前方的木杵一點,隨後落在了先前脫下的假軀邊上。

    這道白影正是鬼神為白凌風所做的第二副假軀,狼身。

    然而這輪進攻並未結束,在白凌風落地之後依舊沒有逃出木杵的進攻圈。看著襲來的的木杵,白凌風並未閃避,只是輕輕的發出一聲狼嚎。

    旋即,一道光罩瞬間將其護住!光罩黑頂黑壁,其上華光流轉,道道不知名的符文遍布其上。正是鬼獄天罩!

    「咣咣咣……」剩餘四條木杵撞在黑色光罩之上,只見光罩泛起點點漣漪,卻絲毫沒有鬆動的跡象。

    於此同時,反觀木靈狐這邊,見那弧光猶如幻影般襲來,感覺到其上強大的金之氣息,本能的感覺到一股危險,身體猛的一錯,欲要躲開弧光的攻擊。然而正在此時,那弧光又是一閃,正好出現在木靈狐閃避的方向。

    「轟!」弧光不偏不倚的擊在木靈狐的其中一條尾巴之上!

    幻雷弧光!雖然是經過白凌風親金獸的特殊體質從元嬰境界的法術——瞬閃雷弧之上進階而來,但卻也已經成為了地地道道的履霜境界的法術。此時,履霜境界的法術擊中相當於履霜境界大成的木系靈獸之上,以金克木,其後果可想而知!

    「吼!」一聲怒吼幾欲撕破天際!木靈狐通紅的眼睛此時死死的盯著地面之上一截白色的事物!

    最終緩緩的轉過頭來,死死的盯著白凌風。

    「你!竟敢斬斷我的尾巴!我……我要吞噬你的魂魄!吼!」抓狂的吼聲,使得一邊的蕭毅和依舊被困在沙漩之中的兩人的靈魂也不由的為之一顫!

    也難怪木靈狐會如此抓狂,著尾巴其實是它實力的象徵,每成長到一定階段便會多出一條,對於它來說每一條尾巴都是來之不易的!而且一旦尾巴折損,實力也會跟著下降。

    白凌風也是歪打正著,他其實從未考慮過要攻擊木靈狐的尾巴,先前默發幻雷弧光,使得他頭暈目眩,根本沒有能力去控制那弧光的攻擊方向。弧光一旦脫離他神念的控制,下一閃會在何處出現便是個未知數了。也是這木靈狐倒霉,如若它不閃避,那弧光還真擊不中它。可它這一閃,那弧光又「恰巧」閃現在那,而且不偏不倚的擊中了它的尾巴。

    白凌風從眩暈中緩過神來,便發現了這一幕,驚奇之餘他發現,此時木靈狐的氣息似乎降了不少。也立刻明白了,這尾巴是木靈狐身上的一柄雙刃劍,一面是它最強的攻擊「法器」,一面是它最脆弱的弱點!

    白凌風又將魂魄遁入人型假軀之中,將狼型假軀收起。

    嘴角微微揚起,一揮手,將鬼獄撤去,隨後法印一掐,猛的向後縮地,退出數丈。

    木靈狐見白凌風飛退,倒也不追,剩下的五條尾巴如扇弧般展開,一抹抹綠光湧現,瞬間在扇弧前方的中心點匯聚,形成了一個刺眼的綠色光球。

    「吼!」又是一聲怒吼,五條尾巴猛的一抖,綠色光球猛然間彈射開去,在半空中化作道道綠色煙霧,交織著直響白凌風裹去。

    「黃土護身,百泥莫侵!遁!」正當綠色煙霧向自己裹攏之時,早有準備的白凌風印結一引,口中大喝一聲,隨後身子一矮,消失在原地。

    木靈狐立馬環顧四周,本以為白凌風使的又是縮地之術,卻始終不見其人影。卻不知,這白凌風此次所施展的並非是縮地之術,而是遁入土中的地行術!

    地行術是元嬰境界的土系法術,能使施法者短時間的遁入土中,並以土之氣息掩蓋施法者身上的氣息。如果施法者實力強大,可利用者短暫的時間在這土中行上數里地,所以也被稱作為土遁術!

    顯然,白凌風並非想要遁逃,他遁入土中一來是為了躲閃那圍裹而來的綠色煙霧,二來是想利用這短暫的時間繪製符印!

    沒錯,就是要繪製施展空冥境界法術的符印!他要給木靈狐一記重擊!

    地底,土黃色的光罩將白凌風與泥土微微隔開。手中黑色流光閃現,隨著雙手的舞動,他的前方一道繁複而又奇異的符印正在緩緩形成!奇異的符文給人一種充滿了神秘力量的感覺。然而此時,整張符印卻依稀平靜異常,毫無元素波動!

    地上,木靈狐顯然也已發現了白凌風的計量,畢竟他的智慧不比人低。此時的它氣急敗壞,想要尋找出白凌風的氣息,確定他在地底的位置。如若它的尾巴未被斬斷,或許還能發現白凌風在地底的蹤跡,但是遺憾的是,這只是個假設。

    此時木靈狐拚命的尋找著白凌風的氣息,只要覺察到一點點波動便施展法術將該處破壞一通。但是始終沒有找到他的蹤跡。

    木靈狐忽然抬起頭,不經意間瞥到不遠處的蕭毅和蕭毅邊上的沙漩,以及沙漩之中的兩人。突然他發現,沙漩之中其中一人的氣息似乎相當熟悉。而且那是一個讓自己相當憎惡的氣息!那個強大的存在將自己關入結界之中時,這股氣息也在一旁!

    凡是跟自己被關入結界有關的人他都憎惡,都厭煩!

    此時找不到白凌風,木靈狐又覺察到了這股漲價憎惡的氣息,沒經過多少考慮,便將憤怒遷至了沙漩之中!

    「吼!」五條尾巴如扇弧般展開,一抹抹綠光湧現,瞬間在扇弧前方的中心點匯聚,旋即,又是一個刺眼的綠色光球形成!

    ----------------------------------------------------------------------

    晚上出去了,回來趕緊碼了一章,今天三更……朋友們,給耳朵點鼓勵吧……推薦+收藏謝謝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