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17第十七節:決不饒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17第十七節:決不饒你字體大小: A+
     

    火符一成,一股浩瀚、磅礴的火之氣息便立刻從中瀰漫開來。WenXueMi.CoM隨即,蕭毅低喝一聲,手中印結連變。只聽「噗」的一聲,那火符突然消失不見!

    「離火!」蕭毅大喝一聲,兩指併攏猶如劍指,手指間突然竄出一簇藍紫色的火焰。隨即將手指往自己眼前一抹。剎那間,那簇火焰猶如遇到蠟油般猛的跳入蕭毅的兩眼之中。兩眼頓時成燃火狀,其貌悚然!

    「極南明辰,離火焚天!」

    「呼!!!」隨著蕭毅爆喝之聲,周身三丈之處,猛的泛起一陣紅光,隨後迅速聚攏,周身之上竄起一團藍紫色火焰將他團團圍住后,緩緩降他托起!此時的蕭毅,宛如火神降世!

    一切準備就緒,蕭毅轉過頭來,看到白凌風微微向他點頭后,神念一引,又迅速打出三道印結。

    「南明離火!破!」

    兩道藍紫色的火光猛的從蕭毅眼中射出,周身火焰迅速匯至雙眼之中,以補後備之力。

    「啊吼~~~」兩道火光相互纏繞著向著水澤上空激射而去,火光映藍了整一片周圍的天空!破空之聲,猶如龍吟之聲!

    「轟!」藍色火焰猛然撞在水月鏡花結界之上,結界之上水波立刻沸騰起來,一圈圈的漣漪向內聚攏著,將那藍紫色火焰緊緊箍住、吞噬、消滅!

    就在蕭毅施展出「南明離火」之時,遠處躲在濃霧之中的兩道身影微微一動。

    「還不動手?」灰袍男子低聲喝道。

    「走!」紅袍男子猛的一躍,一柄巨大長錘便握於手上,身形猛的向前竄出數十丈。灰袍男子則是腳踏一柄玄青法劍,急騰而來。

    「白兄,看來有人要不同意我們的做法啊!」蕭毅眼中依舊射著藍紫色火焰,口中幽幽的說道。

    「哼!」白凌風冷哼一聲,並未說話,手中繁複的印結迅速變化著。

    就在紅灰兩道人影將至之時,白凌風手中印結猛的一引,雙手高舉,口中喝道:「中央定,黃艮山,破石驚!喝!!!!」

    「轟隆!」原本懸浮在白凌風身前的那道黃色巨符猛的向外擴大了一份,緊接著又急劇收縮,隨後由上往下化作點點黃塵漫天飛舞,猛的環繞著白凌風急速旋轉。

    紅灰兩道人影被這漫天黃塵一窒,雙雙向外彈飛開去。

    黃塵急速飛轉,轉眼間便成了一顆顆巨大的石塊,隱約間,這顆顆石塊猶如座座小型的山峰,饒著白凌風急速旋轉。

    「石破天驚!破!!」白凌風大喝,高高抬起的雙手猛的向下一擲!

    頓時,破空聲此起彼伏,數十顆長達兩丈巨石紛紛向那水月鏡花的漣漪之上砸去。

    「轟轟轟轟……」一時間,巨大的轟鳴之聲此起彼伏。猶如一場盛世的煙火,在水月鏡花之上綻放開來!

    「嘩啦啦!!」終於在最後一顆巨石落下之時,那水月鏡花猶如泡影般潰散而下。或是落在水澤之上,或是散成了濃濃的水霧!

    「鬼仙!我想兩位都是聰明人,你們現在離去,並保證不透露此地的一切。我們可以當做什麼都沒發生過!」紅袍男子被先前白凌風強大的土之氣息逼退之後,心有餘悸。更何況他旁邊還有個履霜境界的野魂。如若能夠不動手便將對方穩住,那是最好不過了,只要等到鬼王到來,那麼一切都不關自己的事了。

    「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難道那些被殘害的獸族靈魂能當沒發生過嗎?這一切,就憑你一句什麼都沒發生過便可了結?」白凌風緩緩轉過身來,身上黑色鬼力浮現,綠幽幽的眼光之中泛起陣陣紅光!語氣之中透露出森冷的殺意!

    「哼,區區幾隻畜生的魂魄又何足道哉!鬼仙你是聰明人,不必為那些低賤的魂魄而跟壬匿鬼王鬧翻,這樣對你沒好處。」灰袍男子輕蔑的說道,絲毫沒注意白凌風神色的變化。

    灰袍男子並不知道他眼前的這個被叫做「鬼仙」的男人其實是一隻獸,如若他知道,估計便不會這麼說了。可問題就在於他並不知道。

    白凌風聞言,心中怒火猶如被澆上了一桶火油,猛的躥升數丈!緊緊握住的拳頭不由自主的劇烈顫抖著。

    「你!魂飛魄散吧!」白凌風瞬間騰起,在自己身上連下了兩道印結,施出磐石鎧與雷光罩。又猛的一揮手,一道凌厲的罡風呼嘯著向那灰袍人攻去。

    灰衣人都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不想白凌風居然果斷出手,著實被他這凌厲的罡風攻的亂了陣腳。不過這灰袍男子怎麼說也是履霜高手,慌亂之中手中印結也是連連疊出,在罡風風攻到之時,便祭起了水系法術防禦之術——流水幕。

    「噗噗……」罡風打在流水幕之上,便被卸去了八成力道,僅余的兩成力道被那灰袍男子揮手擊散,消除乾淨。但是即使如此,卻依舊被那罡風刮的狼狽不堪。

    「鬼仙!原本我們並不想與你交惡,但是你如此作為,就別怪我等不客氣了!」見灰袍遭受攻擊,紅袍男子大聲喝道,聲音洪亮,振的周圍空氣絲絲波動。

    「哦?不客氣嗎?長廷,你幾時對我客氣過?你以為你們鬼鬼祟祟一路尾隨,我們便不知道了嗎?」白凌風絲毫不為所動,這長廷先是阻止自己進入壬匿鬼界,后又一路跟蹤自己,此時還大言不慚說要對自己不客氣,不由心中冷笑。

    雖然心中也知道,這一路跟蹤下來,對方不可能一點都沒察覺,但是此時從對方口中說出,而且口氣如此張狂,心中不免一振。

    「哼!狂妄!別以為自己是什麼狗屁鬼仙,便覺得不可一世了。要知道,在這鬼界之中一切還得看實力!我今天便將你魂魄打碎!看你還怎麼猖狂!」長廷此時也起了殺心。

    「雖然鬼王吩咐過,一切都由她自己來解決,但是這個前提是保證白凌風不接近水月鏡花結界。但是此時,不但讓他接近了,而且還破了水月鏡花,鬼王的秘密也被他猜了個七七八八。此時就算讓鬼王自己來處理,相信鬼王也會選擇讓他徹底消失。屆時可以向鬼神稟報說,鬼仙遇到木靈狐這個凶獸,被吞噬了!相信鬼神也不能把鬼王怎麼辦吧。既然如此,由我出手替鬼王解決,也是一樣的!」長廷在心中打定主意。身上真元涌動,身體猛的暴漲數分,手提火紅色長柄具鎚子,猶如一尊魔神般。

    「哈哈……來的好!還愁先前那架打的不痛快呢!來吧,讓我來看看你這殭屍之身是不是真如傳說中那般五行不進,刀槍不入!」白凌風狂笑著,眼神中充滿了野獸那種對戰鬥的狂熱神情!

    手中法印一轉,將身上的防禦之術換成了風影甲與土息盾的組合。隨後飛快的掐出一個印結。

    「縮地!」心中低喝,身體瞬間退出數十丈,與那長廷拉開距離。

    白凌風剛剛從原地消失,空中憑空出現三道冰凌,嗖嗖嗖射入白凌風原先所在之地。

    「呃……似乎有人把我忘了!難道我真的這麼沒有存在感嗎?」一陣輕佻的聲音響起,隨之而來的是三團烈火,猛的襲向先前三道冰凌的所發處。

    只聽「嘭嘭嘭」三聲巨響,火光四濺,瀰漫起一陣水汽,使原本就迷濛的環境更加迷濛了幾分。

    「閣下何必趟這趟渾水?你是野魂,平日被鬼神戲弄難道還不夠嗎?如若壬匿鬼王大事可成,我可以向鬼王求情,讓你等野魂重入輪迴!」長廷見蕭毅突然出手攻擊灰袍男子,便出言道。

    「似乎是個挺不錯的建議。」蕭毅悠悠的道。

    「閣下的確是個聰明人!」長廷鬆了口氣,但是心中卻是想道:此人萬萬留不得,不然總不免透露風聲。等到鬼王到來,必須先將他解決。

    可是未等長廷將那口氣完全松下,便聽到蕭毅那輕佻,又似乎在自言自語的的聲音又響了起來:「不過,我現在似乎不是在幫鬼神吧?呃……我想想,現在是白兄想為自己的族類報仇,所以才會開打……嗯,應該是這樣!」似乎想通了這一點,蕭毅微微抬起頭,對著長廷咧嘴一笑,說道:「抱歉,似乎你這個誘人的建議我無福消受了……」

    說完玉笛一橫,身上紅綠兩色一閃,赤火蟬與木環廊便祭了起來。

    「哼!原來也是個榆木之人,你既然自尋死路,我便成全於你!」長廷猛的掄起長錘,直直的往蕭毅方向一「刺」,一道火紅色的「錘氣」脫錘而出,猶如一道火紅的雷刺,向著蕭毅激射而去。

    「你的對手是我!」伴隨著一聲怒吼,長廷周圍的的大地猛的震動起來,大大小小的土石凌空而起,將長廷團團圍住。

    「空破!」白凌風心中低吼,平伸的雙手猛的一抓!

    「呼!!」隨著白凌風雙手一抓,那圍住長廷的土石猛的向中心急射而去,猶如這些土石本就是被他掌握在手中一般。頓時,破空之聲此起彼伏。

    同時,蕭毅則是輕輕一躍,手中印結祭出,從身前猛的竄出無數條粗壯的藤蔓,直直轟向那道紅色的錘氣。

    「轟!」藤蔓爆裂,散成片片青色塵埃,那紅色錘氣也被消耗殆盡。

    「哈哈,白兄,你又欠我一次人情!」蕭毅對著白凌風喊道。

    白凌風聞言,也是哈哈一笑,道:「蕭兄先記著,到時候我一起還!」

    「啊!!!」面對無數呼嘯而來的土石,長廷猛的舞起長錘,在周身形成了一個火紅色的圓影。

    但是終究只是速度快而已,並不是密不透風的護甲光罩,大部分破空而去的土石依舊重重的擊在了長廷的身上。

    「噹噹噹噹!」頓時,響起一陣刺耳的金鐵交鳴之聲。貌似這土石打的並非是一個人的身上,而是打在了一面銅鑼之上。

    「啊!疼死我啦!!絕不饒你!絕不饒你!」土石散去,長廷依舊完好的站在原地,連一處傷痕都沒有。只是此時的他,正捂著腦袋大呼疼痛。

    「哼,這殭屍之身果然夠強悍!」白凌風哼道。

    「哈哈,要不你去對付那灰衣服的,把這殭屍留給我?」蕭毅建議道。

    白凌風聞言,微微一愣,隨後說道:「謝蕭兄好意,不過這蠻漢還是由我自己來解決,你幫我牽制住那灰衣人就行。」

    「好!有魄力,我喜歡!果然沒幫錯你!」說完便騰飛而去,找上灰衣男子,刷刷飛去兩道烈火。

    聽著眼前兩人竟然如此點著自己,自己儼然已經成為了他們砧板上的魚肉似地,長廷心中怒火不由暴漲,仰天咆哮一聲,提錘便向白凌風攻去。

    然而正在此時……

    「吼!!!!!!」

    -----------------------------------------------------------------

    抱歉,碼字忘了時間,一回過神來就已經三點多了,等下馬上今天第二更,不拖到晚上了,晚上如果沒有事情話,還會有第三更,但是耳朵也不能保證,因為這段時間家裡這邊有點事情。

    弱弱的呼下:收藏+推薦……看來真的要去打打廣告了……耳朵還沒打過廣告……點擊的人都沒……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