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16第十六節:水月鏡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16第十六節:水月鏡花字體大小: A+
     

    白凌風走到小狐狸身前,蹲下身子跟它嘰嘰嗚嗚的交流了起來,半響之後白凌風才緩緩站起身來,向蕭毅招了下手,自己一轉身跟著小狐狸向前走去。.

    蕭毅幾步跟上,與白凌風並排的跟在了小狐狸的身後。

    「你這是讓它帶我們去找他的本體嗎?」蕭毅有些驚異的問道。

    「嗯,正如你所說,壬熙布的結界憑我們兩個是找不到的,但是它卻能輕易的找到自己的本體。」白凌風說道。

    「你沒跟它說我們是去殺他的本體的吧?」蕭毅的猜測的問道。

    雖然這分化靈獸與本體靈獸是完全相悖的兩種性情,但是卻依舊是同一個個體,它們擁有同一個靈魂。至於為什麼會產生分化靈獸,有人猜測,是因為某些靈獸在成長到極致,不可寸進之時,在一定巧合之下可以將靈魂分化成極善和極惡兩種形態。在這樣的形態之下分別成長,那麼便可突破極致,達到更高的境界。不過按照白凌風與蕭毅看到的情況而言,這個說法並不是十分正確,靈獸產生分化並非要達到極致,而是由靈獸的自身本質所決定的。因為,眼前的木靈狐在未分化的狀態下卻打不過壬熙,如若已經成長到極致,那麼對上大乘之人,雖然說不一定打得過他,但也至少不會被擒住。這是題外話,不多展開。既然是同一個靈魂,按照蕭毅的猜測,就算是性情相悖,這小狐狸也不會允許有人去傷害它的本體的。

    但是這次蕭毅卻是猜錯了。

    「說了,我不想欺騙這麼個善良的小東西,而且這小東西跟我說,本體的存亡跟它並沒有多大影響,而且雖然看上去是它從本體中分化出來,但是事實上在分化出來之後,主要的成長在它身上,而那個所謂的本體只是用於吞噬魂魄輔助它成長而已,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才是本體!而它自己對成長並沒多大興趣,所以對於我們要殺他的那個所謂的本體,它並沒有多大的反感。我只是稍稍跟它說些道理,它便答應了。它還提醒我,由於是同一個魂魄,在我告訴他我們要殺它的本體之時,那個本體便也知道了這一點,此時已經對我們有所警惕了。」白凌風看著前方的那一團白色的小東西說道。

    白凌風這一席話卻讓蕭毅感到唏噓不已,本身這分化靈獸就非常神秘,在人界修真界可以稱的上是鮮為人知的秘聞。而白凌風此時所說的話更是這些秘聞中從未提及的事情,那些一直想要突破大乘而苦苦尋找分化靈獸的人,從未想到過,這分化靈獸的本體竟是這個看上去弱小的分化體。

    「呵呵,白兄,我得提醒你一下,那木靈狐雖然已經經過分化,實力有所下降,但是根據眼前這個小傢伙來看,那隻本體的實力應該不弱,我估計與渡劫境界之人不相上下!你若想殺它,似乎不太可能。」蕭毅被困在鬼界已經一百八十年之久,鬼神對於他來說,雖然不是恨之入骨,但也說不上有好。壬熙想要幹嘛說實話還真不關他什麼屁事。所以他也沒有什麼理由和義務要幫鬼神辦事。所以在說話之時特意強調了「你若想殺他」這五個字。

    白凌風當然也聽的出他話中的意思。但也不能說什麼。的確,此次蕭毅的「懲罰」只是給他做導遊而已,他根本沒有義務為自己或者鬼神拚命,那木靈獸本體實力相當於渡劫,而效益也只是渡劫境界,真要交起手來,還指不定誰殺了誰。對於這點,白凌風也能理解。

    「我能不能殺死本體,到時候蕭兄只管看著就行!我能理解蕭兄的難處。」白凌風說道,口氣不冷不熱,不溫不火。

    蕭毅聞言,搖著頭「嘿嘿」一笑。本以為白凌風會有所不悅,或者會出口請求自己出手幫忙。卻沒想到是這樣一句毫無情緒的話語。而其中又透露著一份豁達,反而讓顯得自己小氣了。

    走不到半柱香的時間,小狐狸帶著兩人來至一處並不算大的水澤之前便停了下來,轉過小腦袋對著白凌風「嘰嘰嘰嘰」叫喚了幾聲。

    白凌風聽完疑惑的抬起頭看這這一片水澤的上空。隨後又低下頭對著小狐狸「嗚嗚嗚嗚」的叫著。

    一「人」一狐就這樣來來回回交流了片刻,白凌風終於確定了眼前這一片水澤便是木靈狐本體的所在地。

    但是奇怪的是,這一片水澤一眼便可望到邊,卻哪裡有靈狐的本體啊?白凌風探出神念仔仔細細的在周圍探查著,卻是始終沒有發現木靈狐本體的蹤影。

    「白兄,小東西是不是肯定那本體被壬熙囚禁在此?」白凌風神念外探,蕭毅自然覺察的到,而且先前白凌風與蕭毅的一陣叫喚,雖然他聽不懂,卻也能猜出個大意,所以開口問道。

    「嗯,但是我用神念探查卻是半點木靈狐的氣息都找不到。」白凌風失望的說道。

    「呵呵,那壬匿鬼王畢竟也是大乘級別的強者,如若她下的結界能讓那你簡簡單單的看出倪端,那麼她這幾千年修為也算是白修了。」蕭毅笑道。

    白凌風眉頭微鎖,不時的看向水澤上空,卻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哎!也罷,雖然蕭某跟鬼神不是特別對路,但是卻跟白兄你倒是有幾分投緣,就當蕭某作為導遊免費贈送的吧。」說完,蕭毅「啪」的打了個響指,一團明火立馬在手中跳躍而起。隨後猛的一甩手,將明火向水澤之上投去。

    白凌風的視線也跟這那團明火而去。

    「噗!」水澤之上,那團明火猶如撞到實質般的物體,猛的爆裂開來。

    隨後「嗤~」的一聲全部熄滅。同時空氣中出現一道透明的光罩,將整個水澤罩在了其中。光罩之上,一條條水紋流動,被那明火碰撞之處浮現出道道漣漪。片刻之後,光罩之上的水紋漸漸平息下來,又消失不見。

    「這個結界是水系法術之中的幻影之術,叫做水月鏡花,它能讓處於結界之中的人處於一種迷惑狀態,而使外界的人看不清結界之中的事和物,甚至連神念都感覺不到。先前我用火系法術來衝撞它,因為水克火,這結界便本能的聚攏水之靈力將我的那團明火消滅了,如果是其他法術或者東西碰觸結界的話,那麼便不會受到阻攔,進入結界中,後果當然是受到水月鏡花的影響,被困其中。」蕭毅隨即解釋道。

    白凌風聞言,慶幸自己沒有貿貿然飛至水澤上空。不然的話後果真的只能用不堪設想來形容了。

    「多謝蕭兄。」白凌風說完便將鬼獄祭起,神念一動便要飛向水澤。

    「誒?你這是幹什麼?」蕭毅一把拉住白凌風,「難道我這樣講來你還是不明白這水月鏡花的厲害嗎?」

    「如果不知道這結界的原理,在冷不妨的情況之下的確容易迷失,但是此時既然已經知道了它的原理,我想我只要守住心神,便可以克服這結界的迷惑作用。」白凌風認真的說道。

    蕭毅聽罷呵呵一笑,說道:「你的神念的確強大,或許真能抗住水月鏡花的迷惑作用也說不定,但是你難道忘了你進這結界要幹什麼?難道你跟木靈狐本體戰鬥之時還能分出神念嗎?」

    「這……」不用細想,蕭毅說的的確是事實。「這結界破又破不了,進又進不得,難道我真要由著那壬熙繼續殘害我獸族同胞嗎?」白凌風憤憤的說道。

    「好吧,蕭某再幫你一次,不過我幫的是你獸族,不是鬼神。」蕭毅說道。

    「嗯?蕭兄你有辦法?」白凌風好奇的轉過身來,看著蕭毅。

    「也不一定有效,但是卻是唯一的辦法。」蕭毅認真的答道。

    白凌風心中一喜,不由問道:「什麼辦法?蕭兄你說說看。」

    「這辦法說來也簡單,白兄你是土金雙休,土系法術也稱得上精通二字,而土能克水,我們可以用土系法術攻擊那水月鏡花結界,或許能夠攻破!」蕭毅對白凌風講道。

    「先前蕭兄不是說除了火系法術,任何法術碰觸結界只會通過,而不會攻擊嗎?這土系法術如怎麼能打中水月鏡花?」白凌風不解。

    「呵呵,所以蕭某才說,再幫你一次啊。等下蕭某用火系法術對水月鏡花進行攻擊,這結界自然會顯現出來,到時候白兄你便抓緊時間,用你能施展的最強的土系法術攻擊結界,而且一定要攻擊在我的火系法術的落點之處,因為那個時候,那火系法術落點之處將是整個結界最弱之處!」蕭毅緩緩道來。

    「好!我先替我獸族同胞謝過蕭兄了。」白凌風言道。

    「白兄不必言謝,此時能不能成還是個問題,蕭某儘力而為便是。」蕭毅道。

    「事不宜遲,我們開始吧。」白凌風說完便往空中一騰,鬼獄立馬出現,穩穩的將他托起,隨後以神念引鬼力,在空中畫了一個漆黑的巨符。

    符印一成,頓時土之靈氣頓時從四面八方洶湧而來,煞那間,巨大的符印黃光爆現!

    「好!但但這一手結符之法,怕是天地之間便沒有幾人能夠與白兄你相比了!哈哈!不過蕭某對這結符之法也有自信!看我的!」蕭毅大呼一聲,隨即雙指併攏,憑空畫了一道非常複雜的符印!符印未成,火之靈氣卻是蜂擁而至,符印一成,立即大現光華!

    ----------------------------------------------------------------------

    晚上有事出去,所以提前更新,兄弟姐妹們給耳朵點鼓勵吧推薦+收藏謝謝了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