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15第十五節:奪天之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15第十五節:奪天之謀字體大小: A+
     

    白凌風細想著事情的種種,頓時心中有了幾分明悟。.不過心中還是有著幾分疑慮。

    「壬熙三千年前便是寂滅修為,被封為鬼王,這三千年中,她的修為到底已經到了何種地步,卻是沒有幾個人知道。不過也不難猜測,此時八成已經是大乘之境了吧。畢竟三千年時間是一個不算短的時間了。」白凌風細細想來,一邊說道。

    「嗯,不錯,先前我觀察她的氣息,雖然不敢確定是不是大乘,但也**不離十了。」蕭毅說道。

    「此地如此之多的木毒,應該也是她的傑作,而目的便是不讓他的手下進入彌渡沼澤。很顯然,她已經發現了這玄木靈樹和這隻伴生木靈狐,以及這隻木靈狐還是分化靈獸的事。但是事有湊巧,她雖然已經嚴密的進行了封鎖,但是還是讓幾個鬼使知曉了。所以也就傳出了彌渡沼澤出現五行靈獸的傳言。更不巧的是,我們兩個居然還傻頭傻腦的要來迷霧沼澤看個究竟。她用迷惑之術欲將我們打發走,卻沒料到這一招在我這不頂用。最後還是讓我們發現了此處,以及這隻木靈狐。但是我搞不明白的是,既然她已經發現了這隻木靈獸那為何不將其帶走,反而大費周章的布下木毒,封鎖消息。還有,她為什麼會對這隻木靈狐如此看重,難道她也想突破大乘嗎?」白凌風娓娓分析道。但是依舊有許多疑點。

    「白兄分析的很有道理,至於她為何不帶走這隻木靈狐,我想可能是此時這分化而生的木靈狐或許還並未成熟,還沒有達到能夠讓她突破大乘的條件吧。而木靈狐作為伴生靈獸,在未達到一定條件下,是不可以離開玄木靈樹太遠的。所以她才會將這木靈獸依舊放在此處。想必是想等它長大吧。還有,為什麼她會將這隻木靈獸看的這麼重,呵呵,這個當然是她想要突破大乘境界。雖然說不知道這分化靈獸到底是不是突破的關鍵因素,但是此時看來關於突破大乘境界的傳言也就只有這麼一條,她當然願意一試。至於她為何想要突破大乘,這個就得兩說了,第一修習玄道之人,哪一個不想追求更高境界,若有能夠突破的機遇,任誰都不會放過。但是除卻第一點,我想這第二點才是關鍵!」蕭毅像是故意吊白凌風的胃口似的,講到此處卻停了下來。

    「第二點是什麼?」白凌風不由問道。

    「嗚嗚…嘰嘰唔嘰……」蕭毅正要回答,正在此時,一隻趴在矮樹叢下的那隻木靈狐忽然發出聲音。

    它不發聲還好,一發生倒將白凌風嚇了一跳,眼神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猛的上前,蹲在了木靈狐身前。嘴中發出:「嗚嗚,嗚嗚……」的聲音。

    蕭毅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木靈狐也被白凌風突然上前蹲下的動作嚇了一跳,本能的往後竄了一下,但是聽到白凌風發出:「嗚嗚……」的聲響后,眼神中露出驚訝的神色,然後轉為喜悅,竟又走上前來挨著白凌風趴在了地上。

    白凌風與那木靈狐在一邊「嘰嘰嗚嗚」了好一段時間,才站起身來轉頭向蕭毅走去。

    未等蕭毅說話,白凌風便向蕭毅說道:「這五行靈獸不愧以獸之名,雖然從本質上來說,它們並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獸類,但是至少在語言上,它們說的卻是我們靈智開蒙獸族的獸語。剛剛要不是它開口說話,我還真不知道這一點。」

    蕭毅聞言,「哦?」了一聲,畢竟對於普通人來說,獸類的叫聲或者吼聲根本沒有什麼區別,更不知道什麼是普通的吼叫聲,什麼是獸語了。

    「你跟它談了些什麼?」蕭毅問道。

    「我問了它先前我們說的問題,也從它的口中證實了我們的猜測一點也沒錯!而且還有一條更加意外的消息。」白凌風陰沉著臉,似乎心中壓抑著巨大的憤怒。

    蕭毅一抬頭,看了眼木靈狐,又回頭看看白凌風,問道:「什麼消息?」

    白凌風緩緩抬起頭,眼中紅絲閃現:「你也知道,這木靈狐又被稱作為噬魂狐,喜好吸食魂魄,以提煉魂魄之中的強大神念,這樣便可讓它快速成長。」

    蕭毅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原本在正常情況下,木靈狐只會利用它自己的智慧來製造陷阱,從而捕食掉入陷阱之中的生靈的魂魄。這隻木靈狐也是一樣,它利用自己伴生靈樹的優勢,在玄木靈樹之上施展了三辰泯舞這個木毒之術。這也無可厚非,只是這鬼界之中本就生靈偏少,偶爾捕到個與引魂鬼使走散的遊魂便算不錯了。所以它成長的非常慢。但是有一天,出現了一個女人,在見到它之後便直接跟它打上了,想要把它殺死。這個女人實力很強,它打不過,在本體被抓之後,沒辦法只能將分化之身放了出來,以求分化之身能夠逃生。但是女人見到能夠它分化之後,居然不殺它了,只是將它的本體囚禁在了一個結界之中,而且把她身後的一個男人鎮住魂魄之後,給了它的主體當食物!」白凌風越說越激動,拳頭緊握,手中隱隱冒出泛著白光的金之靈力。

    蕭毅默默的聽,說道:「這女人定是那壬匿鬼王壬熙了,她居然為了讓分化靈狐快速成長,而將一個男人的魂魄送給靈獸主體當食物,那個男人八成是跟著她一起過來消滅噬魂狐的鬼使吧。」

    蕭毅又看了看白凌風的神情,心中有點詫異,雖說這壬熙的做法的確是駭人聽聞,但也不至於讓白凌風露出這種神情的啊。

    「將那男人的魂魄給那木靈狐主體吃了還不夠,她還隔三岔五的抓來一些獸類靈魂!而且都是靈智開蒙的獸類靈魂,來給木靈狐吃!因為她知道,不可能一直抓鬼使,這樣會捅出簍子。而且她還知道,靈智開蒙的獸類靈魂之中的神念要比普通人類的靈魂強大!這段時間以來,她只用兩個人類的靈魂來餵過木靈狐,除了先前那一個,第二個是一個無意中闖進結界中的一個紫衣男子,那男子估計也是個鬼使,在他回去后的第二天,壬熙便將他的魂魄鎮住,帶到這裡給噬魂狐當了食物!」白凌風幾乎不能自己,特別是知道自己的族類,而且是數量極微的靈智開蒙的族類,竟然被那壬熙拿來當做了餵養木靈狐的食物!這如何能讓他不憤怒!如果此時壬熙在自己眼前,估計他會直接上去與那壬熙拚命!

    此時除了憤怒的白凌風,以及有些驚駭的蕭毅外,在幾百丈遠處,還有一人更是震驚不已。那人便是躲在幾百丈遠處暗暗跟蹤白凌風與蕭毅的紅袍男子與灰袍男子中的灰袍男子。

    「蠻牛,他們說的不是真的吧?五子和蔓佟不是被兇惡的五行靈獸打散了魂魄,而是被神上鎮了魂,給這木靈狐當了食物!還有那些接引獸魂的鬼吏經常說,接不到魂魄!這……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吧!」灰袍男子似乎有點崩潰,因為他知道,如果一切屬實,那麼他今天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他的下場估計也不會好到哪去。

    「哼,瘦猴,不該知道的你就別知道,只要你不想知道,我也不會讓神上知道,畢竟你我百年同僚,我也不會害你。」明顯者紅袍男子知道這一切,而且他是壬熙真正的心腹。

    「不該知道的就別知道,不該知道的就別知道……」灰袍男子默念著,忽然眼中精光一閃,抬頭對紅袍男子說道:「蠻牛,你這份大恩,我無言記下了!你也放心,今日之事,我什麼都不知道。」

    「嗯,如此就好!」那紅袍男子滿意的點點頭。「不過,那兩人……」此時他也很難辦,既然他們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那麼肯定是留不得了,但是壬熙卻跟他說過,如若讓他們發現異樣,只要保證不讓他們靠近那結界便可,一切都由她自己來處理。而此時他們並未發現結界在何處,所以他也就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

    蕭毅也不禁隱隱皺眉,說道:「想不到這壬匿鬼王如此毒辣,想必此人心機也是頗為深沉吧。如此看來,我所說的第二點也就並非不可能了。」

    白凌風聞言,微微抬頭,看著蕭毅,也沒有出聲。但是眼神中充滿了詢問的意思。

    「這第二點便是,如若讓壬匿鬼王突破大乘境界,那麼將意味著她便有了跟鬼王抗衡的能力!如此一來就算不能將整個鬼界都佔為己有,至少也能和鬼王平分秋色!這算盤打的……簡直算的上是奪天之謀啊!」蕭毅連連搖頭。

    「哼!她的如意算盤絕對打不響!這隻小的木靈狐極其善良,它不願吃生靈魂魄,每次壬匿送來魂魄都是丟給木靈狐的本體吃,但是由於是同靈異體,那本體吃魂魄,便相當於它在吃魂魄,也能壯大分化之身。所以我們只要找到它的本體,將其擊殺,那麼這分化之身便得不到魂魄神念的滋養,這樣的話它的成長速度就會變的極慢!那壬熙便不可利用它來突破大乘境界了!」白凌風恨恨的說道。

    蕭毅沉思了一會,說道:「主意是好主意,但是那壬熙所布的結界,憑我們兩個貌似很難找到……」

    白凌風聞言,卻是說道:「這個不難!」

    隨即走向那隻小狐狸。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