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12第十二節:迷霧木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12第十二節:迷霧木毒字體大小: A+
     

    鬼界北端遼闊的平原之上,有處不算特別蔥鬱但卻相當廣闊的林地,叫做鬼陰林。WENXUEMI.coM鬼陰林東側,與草原接壤之處,是一片巨大的沼澤群,此處終年霧氣瀰漫,被稱作為彌渡沼澤。

    白凌風與蕭毅在與鬼王壬騎告別之後,一路向北,飛馳而去。

    「蕭兄,先前我和那長廷一戰,心中有點疑惑,想請教下蕭兄你。」白凌風開口道。

    「什麼疑惑,白兄你直接問就好了,蕭某知道的,定為白兄解惑。」蕭毅笑笑,說道。

    「想必蕭兄也知道,我們鬼使在點化之時,鬼神都會傳授鬼道一書。雖說這鬼道一書之上記載了練體練神兩種修鍊方式。但是對於鬼界鬼使來說,這練體一道卻是可有可無。因為進入鬼界的只是魂魄,肉身已在人界消亡。既使鬼神替每個鬼使都做了具假軀,但這假軀卻跟魂魄不可契合,這樣的肉身是不能修鍊的。按此說來,鬼使便只能煉神的啊,可為什麼,那長廷卻是個煉體之人,我實在是有些不解解。」白凌風說道。

    「呵呵,白兄修鍊玄道雖然雖然已是十載,卻是有點閉門造車的味道了,對這些不解也是情理之中的。這鬼界出現練體之人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那人生前便是練體之人,且修為不低,起碼是渡劫之人。因為只有修為到了渡劫之境,度過五行天劫,靈魂才能強大到可以破體而出,能將五行之氣短時間凝成實體,模仿出肉身的狀態,這樣便可運用武道,不過這種情況下,實力起碼降低三成。第二種便是此人執念巨重,當肉身死去,魂魄無法與身體分離,鬼界之門洞開之時,硬是將肉身帶入鬼界,成為殭屍之身,這樣的人如果修鍊鬼道煉體,則根本不用擔心實力降低。而且,這殭屍之身能在相當程度提高的五行防禦之力與物理防禦。先前那長廷便是殭屍之身。」蕭毅說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用黑噩天雷轟他,他居然如同沒事人一樣,原來是這殭屍之身的緣故。強悍!」白凌風不由讚歎道,心中暗暗乍舌。

    「不過,這樣的殭屍之身並不多見,能夠當上鬼使的更少,具我所知,十二鬼域之中,擁有殭屍之身的鬼使也就不到二十個吧。」蕭毅繼續說道。

    「不到二十個,都能讓我們給碰上,呵呵,看來我們此次出行,運氣還真不錯呢,或許還真能碰上五行獸也說不定。」白凌風笑道。

    「呵呵,或許吧,但是現在可不是考慮能不能碰上五行獸的時候,先考慮下怎麼將後面兩隻跟屁蟲甩掉才是。」蕭毅站在玉笛之上,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

    白凌風心裡一驚,他先前並未發現有人跟著,但是經蕭毅如此一說,便將神念隱隱探出,果然發現兩股強大的氣息遠遠的跟在身後。至於後方跟的是誰,他就不知道了。因為如果神念探出過於強大,後方跟著的人肯定能夠感知。白凌風心中又是暗暗的將蕭毅佩服了一通,雖然說在神念這方面,白凌風遠高於蕭毅,但是在經驗方面卻是遠遠不及的。

    「履霜境界?」白凌風疑惑道。

    「嗯,應該是,根據先前壬匿鬼王奇異的舉動來看,這身後二人有八成是壬匿鬼王派遣來的,而且其中一人便是那長廷。」蕭毅猜測道。

    「哼,我倒要看看這壬熙搞什麼花樣!」白凌風哼聲道,壬熙先前那異樣的神情與舉動,加上此時身後跟蹤而至的兩人,白凌風隱隱的猜測,這壬熙似乎在干著一些不可讓人知道的勾當。

    「前方便是鬼陰林了,我們下去吧,到了林地之中,容易將後面這兩隻跟屁蟲甩開,既使甩不開也好讓他們暴露行蹤。」蕭毅建意道。

    「嗯,好!」白凌風應道。

    隨即,一白一藍兩道光一閃,兩道人影進入鬼陰林之中。

    「咦?我說蠻牛,他們是不是發現我們了?」一身著灰色布袍體型消瘦的男子轉頭問一身著紅袍,體型高大的男子。

    「不應該啊,雖然那藍衣服的野魂是渡劫境界的高手,但是我們離的這麼遠,他們發現我們的概率不大。」紅袍男子說道。

    「那為何突然落到鬼陰林去,不是說他們是要去彌渡沼澤嗎?」灰袍男子說道。

    「他們是要去彌渡沼澤沒錯,但也說過主要是來遊歷鬼界山水。此時,或許他們對鬼陰林產生了興趣,想先看看鬼陰林也說不準啊,再說只要順著鬼陰林便能到達彌渡沼澤,他們降在鬼陰林後步行而去也不為奇。」紅袍男子說道。

    「但原如此吧,那我們現在怎麼辦?」灰袍男子說道

    「跟上去,鬼陰林他們沒我們熟,只要我們小心點,就不怕暴露行蹤,也不怕跟丟。」紅袍男子說道。

    又是兩道人影閃入鬼陰林之中。

    「蕭兄,看來那兩人似乎已經被我們甩開了!」在轉過幾道彎,進入一處相對比較茂密的林地后,白凌風略微感覺了下,不由說道。

    「恩,我已經感覺不到他們的氣息,從表面上來看,他們似乎已經被我們甩開了。不過,這鬼陰林他們比我們熟,或許能用其他的方法來跟蹤我們也說不定。」蕭毅說道。

    「哼,隨便他們吧,只要他們不向我們出手,便相安無事。如若不然,我倒想再試試,看能不能破那殭屍之身!」白凌風哼聲說道,獸族好鬥與桀驁的天性寫滿了整張臉。

    「呵呵,既是如此,那我們便直行向東,往彌渡沼澤方向走吧。」蕭毅笑道,看了眼天上的十二時星,辨准了子星后,帶著白凌風往東走去。

    幾里之外,一灰一紅兩道身形在樹叢之中分辨著,憑藉著對鬼陰林的熟悉,他們很容易便辨別出前面兩人走過的方向。所以從進入鬼陰林后一直未跟丟。

    在到達先前白凌風與蕭毅停留之地后,這兩人又對周圍環境仔細的辨認了一番。

    「瘦猴,看樣子,他們已經往沼澤方向走了,我們一直往東,就跟不丟了。」紅袍男子在觀察過一處樹木后,終於鬆了口氣,對著灰袍男子說道。

    「嗯,我看也是,希望他們進入彌渡沼澤后不要走向那片區域把。不然還真的不好辦。」灰袍男子說道。

    「希望如此吧!不然的話也只能交給神上處理了。」紅袍男子說道。

    「說來也怪,神上為什麼要這樣做?那東西既然如此可怕,為什麼不直接將它擊殺,這樣不就沒有後患了嗎?」灰袍男子疑惑的說道,倒也不是在問紅袍男子,反而有點像在自言自語。

    「你就少說兩句吧,神上自由她的打算。」紅袍男子低聲說道。

    灰袍男子聞言,神色有些不太自然,看了兩眼紅袍男子后,終於還是沒有出聲。不緊不慢的與紅袍男子往東走去。

    白凌風與蕭毅一路往東,似乎已經不太在意後方是否還跟著兩人,一路欣賞起林地之中的風景來。

    看著看著,白凌風不由的想起了他生前的「家」,他的領地,以及他的族人。還有那個帶給他絕望的「仇人」。

    「仇人?為什麼會有如此奇怪的感覺?」白凌風心中一陣怪異:「為什麼我在想到他時,會閃現仇人二字呢?我死前到底發生了什麼?血……深谷……藤條……赤橙色的光……人魂!」白凌風晃了晃腦袋,他能想起來的幾個片段湊合起來,只能讓他大略的知道自己是如何成就人魂的。但是卻始終不能讓他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

    「白兄,有何不適嗎?」蕭毅似乎看出白凌風有些異樣。

    「哦,沒什麼,只是此地與我生前所處的環境有幾分相似,所以不由的想起了點往事。說來已經十年了,我的幾個狼崽子此時應該也能夠獨當一面了吧!只可惜他們都只是普通的獸,沒一個靈智開蒙的。」白凌風說道。

    「一切紅塵往事,進了這鬼界便跟那浮雲沒什麼區別。想開了,什麼親情,什麼友情,什麼愛情,包括仇恨!都只是無數個輪迴裡面的一段小小插曲而已。」聽到白凌風的感慨,蕭毅深埋在心底的某根弦似乎被撥動了下。

    「說的的確不錯,呵呵,蕭兄倒是個明白人。」白凌風笑道。

    「哎!明白是明白了,只不過明白了晚了點,如果能在生前明白,我倒也不會落得此刻這番狼狽的境地了。」蕭毅嘆了口氣,似乎有些後悔之意。

    白凌風聽了有些驚訝,這平日里看似瀟洒無忌的蕭毅,心底似乎一直藏著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但此時的白凌風卻也不好問些什麼。

    正在此時,兩人已經行至彌渡沼澤邊緣。遠遠看去,整一篇沼澤被濃濃的霧氣籠罩著。霧氣不停的翻滾著,猶如條條巨龍在其間穿行,仔細看去,似乎還泛著點點綠光。

    「白兄小心,這迷霧之中含有毒!」蕭毅低聲提醒道。

    「嗯!好像有些奇怪,我看這迷霧之中的毒氣不似一般沼澤地中的沼毒,而是五行木毒。」白凌風說道。

    「不錯,而且這木毒繁複多變,據我初略判斷,這迷霧之中有不下二十中木毒。」蕭毅神念探出,辨別了一番。

    「不知是何人所為,又有什麼目的?」白凌風口中如此說道,但是早已將第一嫌疑對象定在了壬熙身上。只是他想聽聽蕭毅的想法,才如此說道。

    「按此時所能掌握的情況,最大的可能性便是那壬熙所為了,她本身便是個水木雙休之人,精於木系法術,這二十餘種木毒對於她來說也就是小玩小鬧而已。」蕭毅說道。

    「那現在我們該怎麼辦?霧中有毒,我們還去彌渡沼澤嗎?」白凌風問道。

    「去,為何不去,既然已經到了彌渡沼澤邊上了,哪還有不去之理?」蕭毅微笑的說道。

    「可是,這毒霧……」

    「哈哈,白兄難道你忘了,蕭某也修木系,這小小木毒還能難得到我嗎?」蕭毅笑道。

    說完便大步向沼澤走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