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11第十一節:鬼王壬熙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11第十一節:鬼王壬熙字體大小: A+
     

    「啊!!」眼看著白凌風即將離去,長廷又是一聲怒吼,硬是從沙漩之中拔起幾許,騰出雙手,隨後猛的將巨錘擲出。WENXUEMI.CoM

    白凌風神念一動,明顯的感覺到背後有危險襲來,身形一閃,那巨錘便從身側飛至了頭頂。

    「別費力氣了,你以為這樣的攻擊便能傷的了我嗎?」白凌風說道,但是話音剛落,他的眼睛便猛然睜大,一股不安的感覺爬上心頭。他看到那長廷是手上紅色真元湧出,直直延上,似乎牽連著什麼。

    順著紅色真元,白凌風猛然抬頭!一把長柄巨錘連著紅色真元正懸於自己頭頂之上!

    「糟糕!」白凌風一聲驚喝。

    「鬼舞——巨浪!」正在此時,半身還陷於沙漩之中的長廷猛喝一聲,雙手詭異的一動。

    隨著長廷的雙手詭異的一動,天空之上的巨錘猛的爆出一道刺眼的紅光,隨後猶如有人握著一般,猛的一陣舞動,瞬間鬥氣暴漲開來,只聽「嘩啦!」一聲,空氣猛的波動起來,猶如層層巨浪包裹著重鎚的萬斤巨力,向白凌風狂沖而來!

    加之這巨浪是由上往下衝來,如若被擊中,後果可想而知!

    但是此時的白凌風已經是避無可避!

    正當白凌風準備再次冒著被長廷罵不是男人的風險,用鬼域護住自己的時候,一道黑影閃過,擋在了白凌風身前,隨後黑光暴漲,形成了一道半圓形的弧光,猛的射向巨浪。

    沒有任何聲響,黑色弧光射入巨浪之後,那巨浪猶如被馴服了的野馬,瞬間安靜了下來,隨後消散不見。巨錘也緩緩掉落在地。

    待到此時,白凌風才看清楚,那急閃而來的黑影原來是一支巨大的黑色毛筆,也正是這支毛筆幫他擋下了長廷這氣勢磅礴的一擊。

    「長廷,不得胡鬧!」一個女子怒喝想起。

    白凌風從驚愕之中換過神來,看向發聲之處。

    金色長裙,曼妙的身姿,精緻的臉蛋之上透露著華貴與威嚴。一個女子從遠處走近,幾息之間便來到長廷與白凌風身前。

    「可是神……」

    「可是什麼?你鬧的還不夠嗎?」女子慍怒道。

    「他們沒有鬼通,末將秉公辦事,並沒有胡鬧!」長廷瓮聲瓮氣的說道。

    「秉公辦事?你可知眼前之人是誰嗎?」女子問道。

    「當然知道,這二人都是邢尹鬼域之中的野魂,末將再三勸他們回去,他們不應,這白衣青年還冒充鬼使,所以我才不得已出手的。」長廷說道。

    「哦?那你倒說說,他冒充的是什麼鬼使呢?」女子問道,白凌風在一邊也不說話,看著眼前的女子,也將她的身份猜了個七七八八,能讓一個鬼將自稱末將的,也只有鬼王和鬼神而已。

    「此人無知至極,不知我鬼界鬼使三稱謂,竟說自己是鬼神座下鬼仙。可笑至極!」長廷言道。

    「無知至極!可笑至極!看來的確如此啊!」那女子緩緩說道。原本看到眼前女子慍怒的模樣,還真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此時聽到女子如此說來,不由心中一松。可是事實上,這只是他的錯覺……

    女子說完先前的話,緩緩轉過頭來,眼睛瞪著長廷大聲斥道:「作為鬼將,竟不知道十年之前鬼神封仙之事,的確無知至極,可笑之極!還不快快給鬼仙賠罪!」

    「這!……」長廷聞言一愣,不由看向白凌風。又看看金衣女子,這才恍然大悟。也不顧自己的下半身還被埋在沙漩之下,猛的一抱拳對白凌風說道:「末將孤陋寡聞,有眼不識泰山,衝突神上之處,還請神上海涵!」

    「神上稱不上,鬼仙之稱遊離與三稱之外,論實力,我還不如長廷老哥你呢。直接稱我為鬼仙便可。」口氣說不上好,不冷不淡,不溫不火。不過這長廷的實力倒是讓他有些佩服。

    長廷訕笑,對眼前這個青年模樣的鬼仙打心底無絲毫敬意,此時只不過礙於鬼王在側而已。

    此時的白凌風也從空中緩緩落下,蕭毅也隨之落在了他的身側。

    落定之後,白凌風法印一收,將地縛之力收了去。隨即轉身對金衣女子道:「想必你便是壬匿鬼王壬熙了吧。」

    長廷聽到白凌風如此口氣,不僅微微皺眉,心道:「就算你是鬼仙,在我面前無禮也就罷了。竟然在鬼王面前依舊如此無禮,狂妄,是要付出代價的!」

    「呵呵,鬼仙所料不錯,本王便是壬熙,沒想到鬼仙如此年輕,修鍊十年竟然達到空冥境界,真是修鍊的奇材啊。」壬熙笑道。

    長廷所期待的結果並未出現,饒是白凌風對壬熙無禮,壬熙依舊笑臉相迎。這讓長廷又是一陣不爽。

    「僥倖而已,我也沒有想到壬匿鬼王居然是位女子,而且看上去如此年輕漂亮。」白凌風亦是笑著說道。

    壬熙聞言不由掩嘴一笑,頓時猶如牡丹怒放,雍容而不失秀麗,華貴而帶有羞澀。白凌風的話卻是隱隱的觸及了她千百年都未滿足過的虛榮。

    本來嘛,貴為鬼王,又有幾人能對自己說如此「輕薄」之言。但是,畢竟還是女人,饒是如她這般當了千百年的鬼王,卻依舊喜他人誇讚自己的容貌,不由對這青年模樣的鬼仙有了幾分好感。

    「鬼仙此來壬匿鬼域所謂何事?不知有什麼本王幫上忙的?」壬熙問道,眼中滑過一絲若有若無的不安之情。

    「也無他事,只是來這鬼界十年,卻是從未遊歷過整個鬼界,此次興緻來潮,便出來走走,就不勞煩鬼王了。」白凌風隨意的道,並未注意壬熙的異樣。

    「呵呵,那便隨鬼仙之意吧,今日長廷衝撞鬼仙之事,還望鬼仙不要掛在心上。」壬熙笑道。

    「那是自然,我與長廷老哥只是誤會而已,怎會往心裡去呢?」白凌風說道。

    「鬼仙果然寬宏大量,既是如此,那本王便告退了,如若鬼仙在我壬匿鬼域之中有何難處,到鬼王府中找本王便可。」壬熙說道

    「嗯,好的,鬼王請便!」白凌風學著人類的禮節,怪異的向鬼王做了個輯身拱手之禮說道。

    「那就告辭了。」壬熙說完便要與已經從沙漩之中脫身的長廷離去。

    正在此時,白凌風似乎想起了什麼,向壬熙說道:「鬼王稍等,我有一事相問。」

    鬼王剛要離去的身影一愣,轉身過來,看似很自然的向白凌風一笑,說道:「鬼仙有何事,請說便是。」笑顏如花,白凌風不禁感到一身清爽,如沐春風,竟然一時間忘記了該說些什麼,心中還不由起了一種從哪來回哪去的想法。

    「嗯?這是什麼?竟有迷惑心神的感覺!壬熙的笑容?她為什麼要對我施法?」一個激靈,白凌風頓時從迷茫的狀態清醒過來。轉而看向一邊的蕭毅,眼神迷茫獃滯,似乎頗為享受。

    正是白凌風的神念比普通人都要來的強大,壬熙並未考慮到這一點,施展迷惑之術之時,未把握好力度,所以才使得白凌風在被迷惑僅一小會兒之後便清醒過來。

    白凌風微微一笑,並沒有質問壬熙,因為他知道,自己並不知道壬熙的用意,此時如若將之擺到檯面上來說,這樣保證不會給自己帶來好處。

    於是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般,依舊客氣的問道:「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在鬼神殿修鍊的十年時間裡,偶爾聽聞鬼界有一奇特的生靈,叫做五行靈獸。心中頗感好奇,此次出行,聽聞壬匿鬼域的彌渡沼澤之中有五行獸出沒,所以想去碰碰運氣,看是否能夠有幸見識。我想,鬼王你是這壬匿鬼域的最高主宰,應該知道五行獸的下落,所以想問問你,這五行獸具體會在什麼地方出沒?畢竟,彌渡沼澤的地域也是不小。」

    看到白凌風開口說話,饒是壬熙早有預感,此時心中依舊不由大驚:「還真是好事不上門啊!」當然並未表現在臉上。

    白凌風如此問來,自己覺得並沒有什麼不對之處。但是在他說到五行獸之時,卻似乎看到了壬熙眼神中一抹不自然的神情。白凌風知道,這一抹不自然的神情當然不是出於對自己未被迷惑的驚奇。

    這一抹不自然的神情也只是一逝而過,若非白凌風神念強大,斷然是不會注意這一點的。

    壬熙微微一笑,說道:「這卻是不好說了,五行獸靈智過人,又神出鬼沒,從來沒有人能夠掌握它們的行蹤,況且,彌渡沼澤有五行獸這一說也並非百分百的實情,至少本王以及本王座下的十三鬼將是沒有見到過的。」

    「哦?這樣啊,倒也無妨,有無五行獸都無所謂,反正此次出來主是遊歷鬼界十二鬼域,領略三皇所開鬼界之風采,能夠碰到五行獸那是最好,碰不上也不重要,你說是不是啊,鬼王?」白凌風說著抬起頭來,眼睛直直的看向壬騎那雙明眸,故意將最後兩字說的格外響亮,似乎想看看壬熙鬼王還會不會流露出異樣的神情。

    可是這一次,壬熙卻是格外的平靜,絲毫沒有異樣的感覺,如若不是先前那迷惑之術,白凌風還會以為,之前那異樣的神情只是自己的一個錯覺。

    「嗯,那是自然,鬼仙既為鬼界的一份子,當然要對鬼界有個了解。呵呵,如若鬼仙無其他問題,那本王便先告辭了。」壬熙微笑著說道。

    「呵呵,我也不好再叨擾鬼王了,就此別過吧。告辭。」白凌風說完,一拉旁邊的蕭毅,蕭毅一個激靈,清醒過來,也立馬明白髮生了什麼事,表面之上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樣子,跟著白凌風騰空而去。

    看著飛遠的白凌風與蕭毅,壬熙搖搖頭嘆了口氣自語道:「本想用迷惑之術,讓他們去別的鬼域,卻沒想到這白凌風神念如此強大。」隨後又轉頭看向長廷,說道:「你叫上無言,悄悄跟在他們兩個後面,如果沒有碰上那傢伙,便不要暴露你們的行蹤。如果碰上了,你見機行事!切忌,此事萬萬不可泄露。如若他們沒有發現倪端,你們繼續隱藏。如若真被他們發現異樣,你只管阻止他們靠近便可,一切都由本王來處理!先前那次已經夠危險了,如果再出什麼意外,我怕瞞不過鬼神。」

    「是,神上!」長廷嗡聲應道,隨後騰空一閃,急速向白凌風消失的方向飛去。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