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天極逆乾坤 » 010第十節:看我表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天極逆乾坤 - 010第十節:看我表演字體大小: A+
     

    「簫兄,你在旁邊稍等,這蠻漢修為似乎沒有你高,若你與他戰,便是無趣了。正好上次與你對戰我沒有佔得上風,甚為不爽,此次正好拿他練練手。」白凌風對蕭毅說道。

    「呵呵,蕭某的職責只是做你此次出遊的嚮導而已,似乎也沒什麼義務替你出手。正好按你所言,觀看白兄你的華麗演出了。」蕭毅聽罷笑著退了開去。

    白凌風一愣,隨即一想,蕭毅說的沒錯,他的確沒有義務為自己出手。

    「狂妄!」正在此時,長廷怒喝一聲。猛的騰至白凌風三丈之外,單手一掄長錘,直直的「刺」向白凌風。

    白凌風看再眼裡,心中一陣納悶,這算哪門子法術啊,既沒有印結,也沒有法法咒,更別說符印了,就算用鎚子砸人,也不是這麼個砸法啊。

    但是在下一刻,他便知道,自己的想法錯了。隨著長廷長錘的「刺」出,一道紅色光芒從長錘之上破錘而出,猶如一道烈火,猛的擊向白凌風。

    「這是……」白凌風大驚,急忙掐了個法印,虛宮之中立馬閃出一道白色光罩。

    「風影甲!起!」白凌風大喝一聲,周身瞬間出現一個蛋形白金色透明護甲,這一道護甲並非靜止的,而是環繞著白凌風急速旋轉的。

    也就在風影甲成型的瞬間,那道紅色光芒便擊到了身前。

    「噗!」那紅光擊在風影甲之上,猶如打在棉絮之上的箭矢,入了幾分,卻是削去了九成力道。最後真正打在白凌風身上的力道已經微乎其微,根本傷不了白凌風。

    「果然沒錯,此人竟是煉體之人,這一道紅色光芒,想必就是煉體之人真元所化的鬥氣了吧。如果用劍之人的鬥氣叫做劍氣的話,那此人所施展的便可被稱作為錘氣吧。幸好剛才反應夠及時,用對了風影甲這個物理防禦之法,不然這一錘便夠我受了。」白凌風心中慶幸,但是隨即又疑惑起來了,鬼界之內除了鬼神之外,都是鬼魂,這煉體必須得有與自己魂魄契合的肉身才行。即便是鬼神也不可能做出能與魂魄契合的肉身假軀來,眼前此人為何能夠煉體呢?不過此時並不是弄清這個的時候,最重要的是,現在如何擊敗此人。

    「哼!練體之人嗎?」心中冷哼一聲,白凌風便急速向地面落去,畢竟他除了金系之外還修鍊土系,地面之上相對而言佔有優勢。

    長廷見白凌風向地面落去,只當他是落荒而逃,便一引飛行法寶也追之而去,口中大喝道:「休想逃跑!」

    白凌風回頭看了一眼長廷,微微一笑,猛的一轉身一指。隨即只聽空中傳來「轟隆」一聲,一道水桶粗的黑色閃電猛的劈向長廷。

    黑噩天雷!

    事實上白凌風只不過施展了一個「招雷術」而已,但是親金獸的特殊靈魂讓這個靈虛境界的法術自動進階成了元嬰境界的法術。

    由於正在急速下落的過程中,再加上白凌風突然出手,長廷避無可避,被黑色閃電當頭擊中。

    「轟!」伴隨著巨響,長廷隨著黑色閃電落在地上,霎時間,激起漫天塵土。

    此時,白凌風已經落到了地上,正遠遠的看著隨著黑色閃電擊落的長廷。

    塵土緩緩退去,露出站在原地的長廷,身上還遊離著絲絲黑色電絲,眼睛死死的盯著白凌風。

    「咦?」白凌風滿臉驚異。

    這蠻漢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怪物啊。雖說著黑噩天雷還是還是黑噩天雷,但相比於十年前,白凌風修為上的差別,簡直可以說是天地之別,這黑噩天雷的威力也比之十年前大了不知道多少。那時的天雷若是打到赤煉紅英身上,怕也能給她造成不小的損傷。但是此時的天雷打在這蠻漢身上,這蠻漢好似一點損傷都沒有。這如何不讓白凌風感到驚異?

    「饒不了你!」長廷大吼一聲。身體貌似有點僵直的向前漫了兩步,隨後猛的躍起,將長錘高高的掄起,身體反向的折成了一個大大的圓形。

    驚訝歸驚訝,但卻不是分神的時候,看著躍來的長廷,白凌風簡單的印訣一掐,隨後迅速祭出,三道黃光一閃,化作三股沙塵,瞬間形成三道油沙塵組成的凌錐。猛的向長廷激而去。

    土系和合境界法術,飛沙術!

    沙錐撕裂空氣,下一息便擊上了躍在空中的長廷,但是長廷根本沒有閃避的打算,也沒有做出任何抵抗,直接用身體抗上了三道沙錐。

    「嘭!嘭!嘭!」伴隨著三聲碰撞只剩,一瞬間,三道沙錐便被長廷用身體硬生生的碰碎,化為塵粉,消散的無影無蹤。

    然而這三次碰撞給長廷帶來的只是小小的一滯,並沒有減小他這一錘的威力。

    「強悍!」白凌風心中暗道。手中卻不停歇,利用飛沙術給長廷所造成小小的一滯所帶來的短暫時間。白凌風立馬掐了一個簡單的印結,使出一個簡單的縮地之術,閃到了幾丈開外。

    堪堪閃過,長廷的鎚子便落在了白凌風原先站立之地。

    「轟!」一時間,地動山搖,巨錘落處,被砸出一個深深的大坑,同時,一道紅色光波迅速輻射開來。

    「這是什麼?」剛想閃躲,卻已經來不及了,那紅色光波實在來的太快,自己的縮地術又是在匆忙中施展,根本沒有退出多少距離,一下子便被掃中。

    「嗡!」被掃中的一瞬間,白凌風身子一硬,便動彈不得。

    「鎮魂!」白凌風大驚,原來這蠻漢根本沒打算靠用鎚子砸中自己來取勝,而是這招式之中蘊含鎮魂之效!所以先前看是充滿力量的一躍,完全是個幌子,真正的制敵招數其實是鎮魂。就算避過了鎚子的攻擊,也避不過鎮魂之威。白凌風完全失算,也暗嘆眼前蠻漢的高強之處。

    長廷看著一動不動的白凌風,哈哈一笑,大步向白凌風走來。「怎麼樣?現在還敢狂妄嗎?」

    白凌風依舊不能動彈,但是心中卻是有底,眼神中依舊露出那種桀驁的神色。

    「哼,看來不將你丟入煉獄烘爐,你是不知長進了。」長廷不由惱怒,伸手向白凌風抓去。

    「咣!」長廷的手還未觸及白凌風,黑光一閃,一道滿是黑色符文的光幕擋在了白凌風身前,將長廷隔在了光幕之前。

    「這是什麼?」長廷一驚,將手縮了回來。「哼,還敢在本將面前耍花招,速速將這光幕撤去,不然的話,本將也不見異將你這法寶毀了。」

    白凌風不能動彈,但是神念還可運轉,關鍵時刻祭出鬼獄,將自己罩了進去。

    見白凌風絲毫不為所動,長廷當即掄起巨錘,猛的砸向光幕。

    「轟!」一陣巨響過後,光幕絲毫沒有損壞,長廷反而被自己的力量振的倒退了幾步。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

    「哼!」見一擊不成,長廷又猛的掄起鎚子,連續在光罩之上錘下不下百錘。一時間,巨響連綿,猶如開春后的巨雷,在廣闊的壬匿鬼域的平原之上響起。

    百錘瞬間爆發,在幾息內完成,雖然平均每錘的威力沒有先前那一錘來的大,但是疊加起來的破壞力可想而知。

    百錘過後,長廷長吁了口氣,顯然這耗費了他不少真元。不過長廷百錘的爆發換來的卻還是如先前那一錘一樣的結果——光幕紋絲不動,絲毫未損!

    「這!這怎麼可能?」長廷看著眼前的光幕,不禁大驚!

    「呵呵,你也別費力氣了,我這法寶你破不了的。」此時,鎮魂的效果已過,白凌風恢復了行動,站在光罩之上笑著說道。

    「哼,是嗎?我倒不信!」長廷冷哼一聲,也不等白凌風答話,猛的向上一躍,在空中將上身一扭,將長錘橫著一提,大喝一聲:「鬼舞——千錘流星!」

    「嘩!」話音剛落,長廷的身子在空中猛的旋轉起來,猶如一隻火紅色的風車,一時間錘影漫天,猶如流星般落下,轟的一聲全都砸落下來,砸在白凌風的鬼獄之上。

    「轟轟轟轟……」這聲音已經不是春雷之聲可以比擬,激烈之狀,難以言明。

    白凌風感覺到鬼獄之內的空氣瘋狂的震動著,將自己震蕩的一陣眩暈。再次佩服眼前這個蠻漢的實力之強,但是不管怎麼說鬼獄並未潰散,白凌風並不會有什麼危險。

    長廷落下,杵著長錘站著,看著並未損壞的光罩,臉上寫滿了不甘。

    「哼!縮頭縮腦,算什麼男人,有種將這該死的光罩撤去,我們堂堂正正的打一場。」長廷大吼道。

    白凌風一愣,心道:「也對,這樣縮頭縮腦的戰鬥方法的確不可取,就算贏了也不光彩。只是先前情況危急,不得已出此下策,以後不到危急時刻萬萬不能再用此法。」

    「好!」白凌風也是大喝一聲,一抬手將鬼獄撤去,隨後法印一掐,施了個縮地,猛的退出數十餘丈。

    「哈哈,這才像個爺們,看招!」長廷見白凌風撤去光罩,又退出數十丈,便猛的舞起長錘,飛速向白凌風略去。

    「地縛!起!」白凌風掐了一個繁複的手印,口中念念有詞,在長廷距離自己三丈左右之時,猛喝一聲。

    頓時地面之上猛的冒出一個太極圖形,光華一現,立即消失無形。

    「轟隆!」長廷飛奔的雙腿一沉,一個踉蹌,險些跪倒在地,手中的巨錘瞬間重如泰山。身形立馬減慢了下來。

    「你!」長廷暴怒,兩眼睜的滾圓,憤怒的看向白凌風。

    「啊!!!」隨著一聲怒吼,頓時,磅礴的氣勢從他身上衝天而起,接著又大步向白凌風邁去,他知道,只要走出先前太極圖閃現的區域,便能擺脫這該死的重力。

    「哎,畢竟還是有著境界的差異啊,我這地縛術貌似對他起不到很大的作用。」白凌風心中想道。身形飛退的同時手中印結猛掐,黃色光芒一閃,便在長廷即將走出地縛術作用區域之前,那一片區域猛然間出現了一個沙旋,在地縛超重力的共同作用下,瞬間將長廷拉入沙旋之中,只留了一小截上半身露出土外。

    「你卑鄙!」長廷怒吼。

    「是嗎?我可不認為使用法術攻擊是卑鄙的行為。」白凌風嗤笑道。

    撣了幾下身上的塵土,白凌風抬頭對依舊騰在空中的蕭毅說道:「蕭兄,我們走。」說完祭出鬼域便要飛去。

    「膽小鬼!有種別走,待我出來再戰!」長廷嘶吼著。

    白凌風絲毫不理會長廷,神念一動,便騰空而起。



    上一頁    下一頁